第九章 你凭什么不要我?

    岳腾显然是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猥琐的笑着,不停地找借口给她灌酒,一杯又一杯!紫珊没有气愤,尽管刚才她解了他的尴尬而他此刻还如此落井下石。

    



    此刻心痛的感觉代替了所有,她只想醉的不醒人事。因为醉了,她就可以忘却所有的事,也包括那个让她心碎却始终无法忘怀的人。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旁的两个英俊的大男人哪会不知道岳腾的那点小心思,夏靖文只是一个劲的喝酒,他的表淹没在影中,周笼罩着一层晦暗的不容靠近的气息。

    



    而肖然也只是静静的坐着,冷冷的看着她一杯一杯的把烈酒往嘴里灌。

    



    其实他的心是疼的,他不愿看到她这么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不愿看到她这么义无反顾如飞蛾扑火一般伤感的神,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喝这么多酒……他还是更想看到她茫然单纯的样子。

    



    可是,一想到她刚才看着那个男人那种幽深似海的表,那种患得患失的忧伤神,他的心就乱了,烦躁不安的绪充斥了整个心。

    



    她用指甲掐自己时那决绝的样子,他尽收眼底,那渗出的点点血珠让他心疼不已,但他却只能装作莫不在乎的样子。

    



    他断定她和这个男人之间是有着某种深深的羁绊的,深的连他也看不真切,他于是又暗暗生气起来,这种没来由的生气让他觉得他都不像自己了。

    



    可是他就是生气,生她的气,不替她挡酒也算是对她小小的惩戒吧!

    



    不知喝了多少杯,紫珊觉得她的头有些晕了,很想吐。

    



    她对着岳腾,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去洗手间补个妆!”说完便跌跌撞撞的走出门去。

    



    她的心是寒的,夏靖文不来扶她那是自然,他从来就是那么绝,并且他已经说过他们俩不认识。可是肖然怎么可以不管她?她毕竟是他带来的秘书啊!

    



    她的眼眸变得更加冷冽,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在洗手间,她吐了个痛快,打扫卫生的大妈看着她一个女孩子吐成那样,也生了怜悯之心,一脸担心的说道:“小姐,你没事吧?”

    



    紫珊当即泪就要涌上来,馨雅和东俊走后,有多少年没人问过她有没有事,她就只是这么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走过来,不断的包裹自己的心,让自己变得坚强,不断的磨砺自己的棱角,让自己变得圆滑。

    



    但这些年她还是觉得酸楚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渴望着关怀与安慰的。连打扫卫生的大妈都知道问一句,夏靖文和肖然怎么就不知道?

    



    她看着镜中艳的自己,微卷的头发微微的束起,有两缕发丝顺着她光滑的脸颊自然的垂下,眼色迷蒙却自有一股摄人心魄的味道。

    



    她对着镜子大骂起来:“夏靖文,你什么东西!你凭什么不要我?你他妈的不是人!”她用了毕生的力气,扯着嗓子大骂,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骂完了,她无力的蹲下,也不管大妈诧异的眼光,她是真的累了,此刻她只想要好好的休息。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偷走总裁心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