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顾昱的反应

    第94章:顾昱的反应

    “来人,赶快将她捞起来”安王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卫兰菱一眼,对着周围佩戴刀剑的士兵们吼叫道。

    卫兰菱看了安王一眼,皱了皱眉头,委屈的道:“父王,她这不是没事嘛?”

    “来人把郡主带下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她在出门”安王握紧拳头,严厉的道。

    立刻便有几个年长的妇人扯着卫兰菱出去了,出去的时候卫兰菱还气愤的看了一眼蛇窝里的熊九九。

    熊九九躺在蛇窝里面根本不敢乱动,全都颤抖着,眼泪也随着眼角落了下来,真是又气又惊。

    一群剑士和士兵们围着蛇窝却没有一个敢下去拉人的。

    安王蹭的一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怒喝道:“你们还等什么赶紧将人救上来”

    “安王,这些蛇?”其中一个剑士开口询问道。“这些蛇都是郡主养的,若是不将这些蛇都杀了,属下无法下去救人。”

    “那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将这些蛇都给杀了”

    那剑士应了一声,便准备用手中的刀剑去刺毒蛇。

    “等下”顾昱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那忙着处理毒蛇的剑士随即停了下来,不解的看向顾昱。

    顾昱也不言语,而是来到蛇窝面前,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将瓶中的粉末洒到了蛇窝里面。没一会众人便瞧见蛇窝里的毒蛇全部软绵绵的不再动弹了。

    顾昱如玉的面容上没有一丝波动,还没等剑士们反映过来的时候,便纵跳进了蛇窝里面将熊九九上的毒蛇扒开,随后抱着熊九九跃出了蛇窝。

    熊九九任由顾昱抱着自己,浑颤抖不已,上的衣服混合着刚才野鸡的血迹还有蛇的腥味,狼狈不堪。

    顾昱抱着熊九九来到安王面前,道:“安王,顾昱便先行一步了。”

    安王瞧了瞧浑颤抖的熊九九道:“还是先把她送到我客房去,等这边处理好了,我便过去。”

    顾昱点了点头,便抱着熊九九走了出去,来到毒蛇窝旁边的时候,忽然道:“将这些蛇全埋了,记得埋远些。”

    剑士和士兵们点了点头,便开始忙活了起来。

    顾昱来到门口那清秀婢女绿竹边的时候,抬头看了她一眼,那绿竹吓的一跳,努力将自己的影往后缩了缩,安王没有发话,她可是哪里都不能去的。

    绿竹想着自己在怎么说也算是君主的贴婢女,伺候郡主都几年了,安王在怎么样也不会把她处死的吧?

    安王也随着顾昱的眼光看向了绿竹,面色一沉,开口道:“绿竹,你既是郡主的贴婢女,怎能任由着郡主做出这等事?来人,将这女婢给我拉下去随着这些毒蛇一起埋了”

    绿竹吓的打了一个激灵,忙跪了下来,急切的道:“安王饶命,奴婢在也不敢了,安王饶命啊。”她不明白平时郡主也会经常用些奴仆来喂养这些毒蛇,为何单单这次安王会生这么大的气?

    “来人赶紧将她拉下去”安王这次是铁了心,既然是郡主的贴婢女,却任由这郡主做出这样的事来,留下也是无用。

    这绿竹立刻被上前的士兵拉了下去。

    一路上都传来绿竹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和不甘声。

    素心一直都是紧张的看着蛇窝里的熊九九,直到熊九九被顾昱抱走,她这次松了一口气。心中却也开始为九九担心起来。

    奈家三公子和四公子都未说话,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熊九九用手紧紧握着顾昱的衣袖,面容冰冷,体还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顾昱俊美的面容上没有任何的表变化,只是抱着熊九九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顾昱将熊九九放在头,然后便出去了。熊九九躺在上,攥紧拳头。

    没一会顾昱便又进来了,后面跟着几个奴仆抬着一个木桶,木桶里面冒出气。

    几个奴仆把浴桶放在屏风后面便出去了,顾昱来到头,看了熊九九一眼,道:“去洗洗吧。”

    说完便退了出去。

    熊九九又在上躺了好一会,才来到浴桶旁边,手脚依旧有些发抖,慢慢的脱去上的衣衫,进到浴桶里面,她的面容已经平静了下来,轻轻的搓洗上的血迹和异味。

    血迹都不是她的,她没有受到伤害,可是却比被毒死更加的难堪与气恨。

    她以为在这鱼龙混杂的京城,只要不得罪或者去招惹那些权势贵族便不会有事,所以还特意找了个偏远的位置居住,她以为只要有几亩良田,过着自己的小子便很逍遥。从未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是却也让她彻底清楚了,她不过是一个贫民,在这样一个时代,她的命就是不值钱的。

    熊九九洗的很慢,脸上的泪水早已风干,那婢女她知道安王定不会饶恕,可是安王得女儿了?他肯定不会处置自己的女儿,最多就是关上几天,那卫兰菱便有可以四处收集毒蛇,祸害人命了

    她本是一个现代人,自然是受不了这样的委屈,她现在恨不得那郡主去死最好是被毒蛇分食。让她尝尝她加诸于别人上的痛苦与死亡。可是熊九九她现在办不到至少是目前。

    “姑娘,你洗好了吗?”门外传来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熊九九一怔,道:“快了。”她现在被水这么一泡,到没有在颤抖了,只是手脚还有些不利索。

    “姑娘,老奴是进来给您送衣服的。可以请来吗?”门外又传来了那个苍老的声音。

    “请进。”熊九九道。然后将子往下缩了缩。

    接着便听见开门的声音,“姑娘,这是顾少爷让我给您的衣衫。”

    熊九九隐隐的从屏风瞧见一个人影将她的衣衫搭在了屏风上面,然后又将一个东西轻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什么?”熊九九轻声问道。

    那老奴道:“回姑娘的话,这是顾少爷让我还给姑娘的锦盒,说这是姑娘的东西,可记得收好了。”

    是她的人参盒子,熊九九一惊,知道大概是这顾公子帮她拿回来的。

    “姑娘,需不需要老奴帮忙?”那老奴放好东西,便站在了一旁。

    “不用了,麻烦你先出去吧。”

    那老奴闻言,便推门出去了,随后又将房门关好了。

    熊九九洗干净了子便出了浴桶,穿回了自己的衣衫。然后急忙来到桌子面前,打开木桌上的锦盒,瞧见是她那根人参这才放下心来。

    “好了?”熊九九听见房门外传来了顾昱的声音。

    犹豫了下,熊九九这才将房门打开,瞧见外面站定的顾昱。

    “多谢顾公子了。”熊九九躬道谢,她虽然不明白这顾昱为何要帮她,不过却还是要开口道谢的。

    “不用。”顾昱说着脚步一抬,便进到了屋子里面,“你没事吧?上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熊九九摇了摇头,道:“多谢顾公子的关系,小女没事。”

    “九儿姑娘你没事吧”熊九九陡然听见外面传来了安王得声音。

    顾昱和熊九九同时朝外往了过去,安王正从门外走进了屋子里面。

    “多谢安王得关系,小女没事。”熊九九心中其实是有些责怪安王的,若不是因为安王对她太过关注,卫兰菱也不会找她麻烦了。可是她又有些矛盾,安王之所以收她做文客,其实是处于好意,想要帮她。

    “没事便好,没事便好,兰菱那丫头其实心肠不坏,只是我对她没有太多的关注,哎,谁知道会变成这样。”安王有些痛心疾首,卫兰菱会变成这样,他知道自己也有些责任,可是在怎么样她也是他们卫家的嫡女。

    熊九九站着没有说话。

    一旁的顾昱开口道:“安王,兰菱郡主希望您以后多多管教。若是在这样,迟早惹出祸端来。”

    安王沉默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熊九九也想到了这次的来意,急忙将手中的锦盒递给了安王,道:“小女祝安王生辰快乐。”

    “多谢,”安王接过熊九九手中的锦盒继续道:“九儿姑娘你多休息片刻吧。”

    他们虽然非常好奇熊九九为什么在蛇窝中却安然无恙,却也不好在问些什么了。

    熊九九摇了摇头,道:“多谢安王得关系,小女已无大碍。只是”

    “只是什么?”安王询问道。

    “只是希望安王能够帮小女一个忙。”熊九九若不是已经没有了办法也不会来找安王的。她在家的时候已经问过毛毛了,毛毛说它也不知金豆的下落,它说上次找到熊九九不过是因为泉水的味道罢了。也就是说毛毛只能找到他熊九九却寻不到金豆。

    至于为什么毛毛能够寻到宝贝,熊九九也问过了。

    毛毛的回答是,机缘,每次它也是来到宝贝的边才能感觉到宝贝,而不是它早就知道宝贝在什么地方的。

    安王道:“九儿姑娘请说,若是本王能够做到的事,定会帮你实现。”他因为女儿的事也想对熊九九做些补偿。

重要声明:小说《地主婆的发家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