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金豆消失

    ( )两人一路便没了言语,狗蛋这次是见面尴尬,熊九九则是不知道该和狗蛋说些什么。

    曹氏没一会便醒了过来,瞧见熊九九,脸色明显的有些挂不住,大概是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有些丢脸。

    “曹婶。”熊九九是晚辈,自然要先打招呼。

    “娘,您没事?头还痛吗?在休息一会。”狗蛋急忙把挣扎着想要起来的曹氏扶了起来。

    曹氏冲着狗蛋笑了笑,道:“娘没事了。”随后又冲着熊九九一笑,“真是多亏了九儿,要不啊,咱这条老命都没了。”

    “曹婶客气了,咱们好歹也是同乡。”熊九九的笑容带着淡淡的生疏,对于曹氏她始终没有真正的笑容。

    曹氏笑了笑,不在言语,也没问要去什么地方,只是开始闭目休息了起来。

    马车行驶了一个半时辰才回到了熊家的宅子。小十早就在大门口翘首以待了,瞧见熊九九从马车上下来才松了一口气,随后却瞧见了后面跟下来的狗蛋和曹氏,吃了一惊。

    忙道:“九姐,狗蛋和曹婶怎么会来?”

    “小十先别问这么多了,先过来帮我把曹婶扶进去。”几人合力把曹氏扶了进去,熊九九付了马车钱,便跟着一起进到宅子里面,然后关上了大门。

    熊平江和熊氏这会都在田地里忙活,家里只剩下小十和熊九九了。先是把曹婶扶到了客房,家里的几间厢房已经全部住人了,剩下的只有几间仆人们居住的倒座房,好在都宽敞,里面本来就是收拾过的,熊九九把铺好,然后才把曹氏扶进来休息了。

    曹氏望着这大大的宅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熊家吗?从村子里发生蝗灾后,曹氏也知道熊家先行一步去了京城,她以为就熊家那几口人就算去到京城也一定过的很是穷困潦倒,谁知现在却是这番光景,让她心中怎么平衡的下来。

    不由的开口问道:“你们这宅子是哪里得来的?”

    狗蛋脸色一变,知道娘又说错话了。

    熊九九淡笑道:“自然是我们家买下来的宅子了,不然我们这么会住在这里。”她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这曹氏都落到了这般田地,竟有这般心思。罢了,等狗蛋找到事后,便让他们搬出去好了。

    曹氏也知道这话问的不对,忙笑道:“你看我这子,真是我和我家狗蛋应该多谢九儿姑娘收留我们的。”语气却无任何感激之意。

    熊九九面上的不悦之色已经很明显了,可是瞧了一眼旁边很不自在的狗蛋,终究是忍了下来,“好了,曹婶,您好好休息,我出去给你们煮些吃的。”

    几人便先后出去了,熊九九顺带把房门关上了。

    狗蛋瞧了一眼没有了笑容的熊九九,道:“九丫,我娘确实过分了些,不过等我们一找到住的位置就会赶紧搬出去的。”

    熊九九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你先暂时住在曹婶的隔壁,以后的事以后在。”

    他们无分文了,吃的,住的,哪一样不需要银子,更何况这京城的屋子就算凭租一个月大概也需要五百文钱。真不知道这狗蛋说的找到住的位置会是什么时候。

    熊九九知道他们大概还没吃东西,把早上剩的米粥加了切的薄薄的鱼片,煮成了鱼片粥,然后让狗蛋端去了曹氏的房间。

    等熊平江,熊氏午时回来的时候,便瞧见了狗蛋,得知曹氏现在住在他们家,都没说什么。熊平江和熊氏本就善良之人,就算以前这曹氏对熊家不怎么样,如果他们也不会赶曹氏走的。

    “爹爹,娘,你们先吃饭,我都准备好了。”熊九九招呼爹爹和娘吃饭,然后又扭头冲着方可飞几人道:“方大哥,你们也吃饭。”

    熊平江朝着曹氏住的房子瞄了一眼,道:“九儿,你是在哪里碰见你曹婶的?”

    熊九九吞下口中的米饭,道:“我是在集市上瞧见他们的,当时曹婶病的很严重,这才把他们接了回来。”

    熊平江点了点头,道:“他们有难,咱们不得不帮,可是若是这曹氏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你也无需忍着。”他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了去。

    熊九九笑道:“爹爹,我知道了,赶紧吃饭,多吃点蒸。来,娘您也吃,尝尝我这蒸做的怎么样。”

    熊氏笑道:“咱们家九儿做的菜无人能及。”

    狗蛋和曹氏一直在房间里面待着,没有出门。这曹氏这几天倒也很老实,一直没在说什么失理的话,定是狗蛋和她说了些什么。

    曹氏和狗蛋也都认识金豆,因此金豆都没有避开它们。

    这几狗蛋一直在田地里帮工,熊平江也按照每天五十文的工钱给他,毕竟狗蛋现在也算是替熊家帮工的。狗蛋知道自己现在缺钱,也就没有拒绝这五十文钱了。

    倒是几天后,熊九九有天夜里便突然发现金豆没有回家,毛毛倒是还在。她心中虽然担心,却只是以为金豆还在山上,并未多想。

    第二晚上,金豆依旧还是没有回来,熊平江和熊氏也注意到了。

    “九儿,金豆怎么从昨天晚上都没瞧见了?”

    熊九九摇了摇头,心里慌了起来,平时金豆不可能连续两天晚上不回来的。它碰到了什么事吗?

    安王的寿宴就是明天了,她在想如果明天金豆还未回家,便去给安王祝寿,随便请安王帮忙寻找金豆。熊九九最担心的事便是金豆被人抓了去便糟了。

    熊九九他们又在焦急中度过了一天,金豆到晚上的时候依旧还是没有回来。

    “九丫,先别担心,我想应该没什么人能够抓住金豆的。”狗蛋站在门边,安慰着正紧张的望着门外的熊九九。

    熊九九胡乱的应了声,心中急切的道,豆子,你在哪里,赶快回来啊。。。

    可是熊九九的呼唤依旧没有用,她在门外足足等到了亥时。夜深人静,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狗蛋依旧固执的陪伴在熊九九的边。

    倒座房里忽然传出了曹氏的声音,“狗蛋,你这破小子,怎么还不睡觉你可不是主人,你明个还要早起给别人帮工呢赶紧睡了”曹氏的声音响亮,吵的小十和熊平江他们都醒了过来。

    熊九九心中升起一股怒气,这曹氏吃她家的,住她家的,在说了狗蛋也是自己要去田地上帮工的,不是谁他的这曹氏说的却好像是谁虐待了她儿子一般

    “九丫,你莫在意,我娘就是这个样子的,我进去说说她去,你也早点休息。”狗蛋说着急忙跑进了曹氏的房间里面。

    曹氏瞧见儿子进来了,忙拉着儿子开始嘀咕了起来,“狗蛋,这咋这傻呢你陪她站外面做什么?她现在可是不用做事的小姐你明个还要去田地里帮工,还不赶紧歇息了。”

    狗蛋脸色有些难看,小声道:“娘,您怎么能这样说话?”

    曹氏不以为然,“我怎么说话了?我说的又没错”

    狗蛋看了曹氏一眼,愤愤的低声道:“娘,您有没有想过九丫他们凭什么收留咱们?咱们现在无分文,吃他们的,住他们的我去田地里帮工,熊大叔也给了很高的工钱,你刚才这样说话让我以后怎么面对熊大叔他们?娘,拜托您以后为我想想可好”

    曹氏不满了,“你是我儿子熊九九那丫头片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有什么不能说的?要不。。。狗蛋你取了九儿怎么样?”曹氏说着眼睛一亮,似乎觉得这个方法可能。

    狗蛋臊的脸都红了,气道:“娘,你凭什么以为你儿子现在配的上九丫?凭什么以为九丫要嫁给我以后这些话莫要提了,就算我真喜欢九儿,也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得到她的好感我希望等我有了这个资格在说”现在的他一无所有。

    曹氏还说了些什么,熊九九已经无心去听了。她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看来等金豆和安王得事忙完后,她还要和这曹氏说清楚了,最好给他们些银两,让他们自己去找个住的位置了。

    熊九九叹了口气,瞧了一眼外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还是睡觉,金豆今夜可能又不会回来了。看来只能等明天去给安王祝寿的时候,请求安王帮自己寻找金豆了。熊九九想着,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安王得寿宴会整整持续一天一夜的时间,熊九九亥时末才起来,这时熊平江,熊氏和狗蛋都去到田地里帮忙了。她寻来铜镜,看了一眼铜镜中面容清秀的女子,扯出一个笑容,想了想,从箱底翻出一件淡绿色长裙,上配了一件淡黄色的长袖衣衫,脚底是淡粉色的布鞋。

    熊九九稍微站远了些,顺着铜镜打量了下这衣衫,感觉算是喜庆了。又坐回到铜镜面前,把头发挽成了双鬓头。因为没有任何头饰,所以也就没插头饰了。

    又咬牙把那根上好的人参用家里唯一的锦盒包了起来,准备去送给安王做寿礼。

重要声明:小说《地主婆的发家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