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反常的金豆和毛毛

    第71章:反常的金豆和毛毛

    熊九九冷笑,谁不知道你已经休了几个平妻了嘴上却道:“钱公子,父母之命媒唆之言,这种事不是我想答应便可以答应下来的”她知道,就算这钱秧去她家提亲,爹爹和娘可不会答应。

    钱秧闻言,脸上的怒气倒是消散不少,摇了摇手上的纸扇,抹了抹额头上的出来的汗滴,这才道:“你说的也对,不如,你现在便和我一起去跟你爹娘说说吧。”说着,厚起脸皮,竟想去扯熊九九的衣袖。

    熊九九一个闪躲,脸色的懊恼越发的明显了。她都这样说了,这姓钱的竟还要纠缠她。

    熊九九闪了过去,便瞧见这钱秧不知为何踉跄的往前踏了几步,一个没站稳便扑到了地上。接着自己也被人扶了起来。扭头一头,竟是狗蛋。

    “你没事吧。九丫。”如果的狗蛋高壮了不少,五官也长开了,浓眉大眼,也更加的俊朗了。

    “谢谢你了,我没事。”熊九九瞧见狗蛋终于松了一口气。

    钱秧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懊恼的拍了拍上的泥土,便冲着狗蛋怒道:“你这死民竟敢如此对我”

    狗蛋也不畏惧这钱秧,虽说这钱家有些家财,不过却算不上什么贵族。自己以后只要小心些不着了他的道便是了。

    “钱公子是你无礼在先”狗蛋直视着钱秧。十五岁的狗蛋已和这钱秧差不多了高了。不过,却比这瘦弱的掏空了子的钱秧壮实了不少。

    “哼,我无礼?熊九九可是我看上的女人,你一个民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赶快给我滚,这里没你的事儿”

    “钱公子,请自重”熊九九冷声道。

    狗蛋闻言,却不闪躲,只是向前一步,挡在了熊九九的面前,一语不发,只是瞪着钱秧。

    那钱秧瞧了瞧狗蛋高壮的躯,终还是恹恹的怒骂了几句,便摇着手中的纸扇走了。

    “九丫,你没事吧。”狗蛋瞧见钱秧走远,这才急忙转过子。

    熊九九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刚才多亏你了。”要不是狗蛋来了,她可能就要吃亏了。想着这里,不由的叹了口气。

    狗蛋四处瞧了圈,没发现金豆的影子,轻声训斥道:“你怎的一个人过来取水?怎么不让金豆跟着。你又不是不知那钱秧的子,下次可要注意了。”

    熊九九闷声点了点头,她自然是知道那钱秧的子,只要是村子附近稍微有点姿色,又没定下亲事的女子便会被他扰。平时她走到哪里都会带着金豆,这次想着不过是取些水,应该没啥事,谁知却让那姓钱的盯上了。

    “好了,赶紧走吧,别让你爹他们等急了,这么的天。。”狗蛋说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又嘟囔道:“这天气忒反常了一些吧。”

    熊九九递过一个水袋子给狗蛋,道:“喝点水吧。”

    狗蛋也不客气,接过水袋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一袋子水被他喝下去一半,这才又把水袋子递给了熊九九,挠了挠脑袋,笑道:“九丫,你这水真好喝,怎么还冰凉凉的,可解渴了。”

    “不还是湖里的水,不过是天气太,你太渴罢了。”

    狗蛋嘿嘿一笑,想了想也是。过了一会又道:“九丫,我娘让我娶村尾的那个小傻妞。。”

    小傻妞名芳萍,住在村尾。因为看见人老容易害羞,因此得来小傻妞这个称号,并不是真的傻。

    “哦,那准备什么时候成亲?”熊九九拎着水袋,扭头看了狗蛋一眼。

    狗蛋摇了摇头,“我不同意,我娘就揍了我一顿。。”后面的话,狗蛋没敢说,他娘说问他是不是还想娶九九这个死丫头。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他不敢说给九丫听。

    “怎么不同意了,小傻妞不错的。”熊九九闷闷的嘀咕了一句。她倒是真的希望狗蛋能和芳萍成亲,这样曹婶应该便不会那么责怪他了吧。

    熊九九的话虽小,还是被一旁的狗蛋给听了去,老神在在的道:“我就是不喜这小傻妞,在说了,我现在还小,不打算成亲。。”

    熊九九扑哧笑出声来,狗蛋都十五岁了,多数男子在这个年纪都定了亲,或者已经成亲了。

    狗蛋瞧见熊九九的笑容,直直的瞅着她,像是看傻了一般。

    两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来到了地里。熊九九也早就嘱咐过狗蛋,让他不要把刚才的事告诉爹和娘了。

    因为平时熊家人都喝惯了熊九九湖泊里的水了,到也不会像狗蛋那样大惊小怪了。

    等到落西山,熊九九和熊氏便先行一步,回去做饭了。

    熊九九一直没敢把自己碰见钱秧的事告诉家人,怕爹和娘会立即给她寻一门亲事。

    晚上吃了饭,早早的躺在上休息。熊九九便在想该怎么摆脱这样的困境。

    一直窥视着家里的陈玉,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钱秧,除了村长以外,格格不入的村民们。熊九九在想到底还有没有必要在这个村子里面住下去反正现在家里有些闲钱了,倒不如搬去别的地方住,那样自家也可以多收购几亩土地,到时候光凭着她那神奇的湖水在加上田地便可以让一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子。

    要不干脆告诉爹爹搬家得了,搬去丰州城,这样还能天天见着十一了。可是想着爹爹曾经说过,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求在这平静的小山村平淡的过上一辈子这样的话。

    “爹爹大概不会同意搬去京城吧。”熊九九躺在上,轻声嘟囔了一句。看来这件事实施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了。

    熊九九现在也只是想想,根本不敢告诉爹爹,爹爹要是知道她有这个想法,不还得骂死她。

    还是等到去京城看过十一过后在说吧,那时候也知道京城是个啥样子的了。搬不搬也好有个打算。

    想着想着就这样沉沉睡去了,梦中瞧见了昂昂的笑容。

    熊九九知道这钱秧听了她的话,肯定会来提亲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三天,不过是三天时间时间,这钱秧便抬起好几箱的聘礼来到了熊家。

    熊平江和熊氏脸色铁青的看着外面的一帮人。就连小十和熊八也是怒气冲冲的。熊九九更是恨不得这钱秧去死

    院子外面的一帮人只是抬着几箱的聘礼,却不敢进门。

    院子里面金豆虎视眈眈的盯着那群人,一副谁敢进来便拍死谁的表。那群人你望我,我看你的,楞是不敢进门。

    “养你们这群饭桶是干什么的还不赶快给我进去”钱秧惧怕的瞧了院子里的金豆一眼,扇着纸扇,冲着那群挑着聘礼箱的人吼叫着。

    “钱公子,这熊拦在院子里,咱们怎么敢进去啊。”那帮人不干了,被克扣月钱也总比被这大熊拍死的好。

    钱秧脸色一板,怒道:“你们还反了不成,在说了这熊是家养的能有什么危害,赶快把东西搬进去”

    熊家人只是站在院子里面,也不说让金豆让开。

    抬着聘礼的那帮人,又瞧了瞧朝他们呲牙咧嘴的金豆,摇了摇头,说什么就是不进去。

    钱秧拿他们没办法,只得对着里面的熊平江和熊氏喊道:“我可是来上门来提亲的,赶快让这熊让开”

    熊平江脸色有些难看,道:“钱公子,你还是回吧,小女没有这个福气嫁到钱家”

    熊平江知道终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这一天的来临,还是让他觉得恼怒与气愤。

    “你在说什么看上你女儿可是你家的福气。以后都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不用在顶着大太阳去做苦力,难道不好吗?”钱秧冷笑一声,想不到这熊家人会如此的倔强。

    “不用请钱公子回吧。”

    钱秧哼了一声,倒是跟他们杠上了。让那些抬起聘礼箱的人在原地等着,自己也席地而坐,摇着手中的纸扇。

    熊九九皱着眉头看着外面的一群人,走到金豆面前,悄声道:“豆子,莫让他们中间任何一个人进来了,知道吗?”看着姓钱的能撑到什么时候。

    果然,钱秧实在没什么耐心,没过多久,便骂骂咧咧的走远了。

    熊平江和熊氏担忧的望了熊九九一眼,到也没说什么。

    时间一晃半个月便过去了,钱秧这半月到是没怎么纠缠着熊九九了。大概是被钱家老爷说教了。

    最近这几毛毛和金豆都有些反常。首先是金豆,常常半夜时候吼叫,熊九九说过它好几次了,它就是不听,依旧如故。

    再者就是毛毛,每天都是吱吱吱,吱吱吱的在熊九九面前叫着,一副焦急的模样。熊九九问它怎么回事,它还是吱吱吱,吱吱吱的。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熊九九看着最近都很焦躁的金豆和毛毛,不得其解。“是不是天气太的关系?”熊九九眯着眼睛望了一眼屋子外面的大太阳,估计着可能是太的关系吧。

    想着把湖水显现出来让它们喝,它们却还是焦躁的乱叫着,看都没看泉水一眼。

    到底怎么回事?熊九九愕然。

重要声明:小说《地主婆的发家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