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担忧

    第65章:担忧

    熊平江只顾着喝粥,无暇去注意四周的目光。只是熊九九四周瞟了一眼,却不言语。待熊平江喝完粥后便将饭盒收了起来。却又听见耳边一个公鸭嗓子的话音,“钱家虐待你们还是咋的?一大早就盯着别人在不好好干活,改就将你们全部辞退哼,一群浪费粮食的饭桶。”

    熊九九一听便知那是钱秧的声音。皱了皱眉头,没敢回头。

    那钱秧又对着工人们好一顿训斥,这才嘻笑的来到熊九九面前,“熊九九,你这地可是咱家买给你的,你是否该好好谢谢我?”

    熊九九整理着手上的饭盒,没好气的瞪了钱秧一眼,道:“那谢谢钱公子了”

    真是不要脸的东西熊九九在心中暗骂一声,这人以前明明就一副很嫌弃她的样子。这半年来也不知是哪根经搭错了,只要瞧见熊九九便上前搭上几句话。就连熊九九翻他白眼,他也不在意,仍旧还是笑嘻嘻的。

    瞧着这眼前笑的猥琐的钱秧,熊九九便恨不得一拳头挥过去。

    那钱秧也不在意熊九九的不敬,只是瞧了旁边的熊平江一眼,板着脸道:“你这老家伙还不赶快过去收你们自家地的栗谷去扎在这里做什么”

    熊平江担心的往了女儿一眼。熊九九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让他先过去,不用担心,她能应付。熊平江这才过去帮小十他们去了。

    瞧见熊平江走远,钱秧这才继续对着熊九九笑了起来。

    “钱公子不知还有何事?”熊九九未抬头瞧他,只是忙活着手上的活。

    钱秧却是愁着一张脸,道:“熊九九,你家那块地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地?”皱眉瞧着凑近的钱秧,熊九九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两步。

    “就是你家的那块福地,才买回去的时候收成还不错,现在完全是一块废地了”

    熊九九轻轻的嗤笑了声,“钱公子那可怪不到我头上来,福地福地,顾名思义就是福气已经用尽,这才变成了废地。”

    钱秧扬了扬眉头,声音忍不住有些提高了,“那也不该如此的快。”

    熊九九心中有些烦躁,口中却平静的说道:“那关我什么事?地是钱老爷买去的,村长也没迫着他去买。钱公子要是没啥事的话,我就先行一步了。”说着拎起地上的饭盒,准备回去了。

    “等等”钱秧看着起的熊九九,竟想用手去拉扯她的衣衫。熊九九脸色一变,一个闪躲了过去。

    钱秧瞧见熊九九脸色的怒气,尴尬的搓了搓手,“福地的事我便不再追究了,我只是好奇你是怎样把我家卖给你家的废地变成了这样?”瞧着他们田地里的大丰收,口气忍不住有些不善。

    熊九九摇了摇头,脸色的怒气未消,”钱公子你问我做什么?我自然也是不知道原因的。”

    这钱秧刚才竟不顾男女忌讳,想在这青天白之下扯她衣衫。要是真被他扯住了,指不定会传出什么闲话来。

    钱秧却是直直的瞧着熊九九白嫩的面容。熊九九一瞧见这钱秧的眼神便来气,瞧见他现在这样望她,心中恶心的要命,却连忙转头走开了,她怕控制不住自己给他一拳便糟糕了。

    钱秧望着走远的熊九九,嘴巴里面喃喃的嘀咕道:“真是又白又嫩,比镇上那窑子里面的姐儿还要白嫩上三分。啧啧,没想到以前那个丑丫头竟也是个清秀小佳人。真不知这嫩滑的肌肤摸起来是什么感觉。。。。”钱秧说着嘴角上扬了起来。

    过了不久嘴角又垮了下去,“可惜啊,可惜,年龄太小了些,今年才十一岁,就算弄回去做个小妾,也是只可看不可碰。罢了,罢了,还是在等两年让爹爹把她索过来在给我做小妾也不迟”

    钱秧却未瞧见不远处熊平江担忧的神色。

    熊九九若是听见钱秧口中这些yin秽不堪的话,定会咬牙切齿的让金豆把这人活生生的给吞了

    熊九九本来好的心也被着钱秧给搅没了。只得坐在院子里陪着熊氏说说话。

    熊氏缝补着手上的衣衫,瞧着女儿竟在院子里坐了下来,忍不住想起昨个夜里和熊平江说的要给九九找个如意郎君的话题。想着这回要不要先探探女儿的口风。

    “九儿,今天怎么没去山上转悠了?”

    “娘,九儿这不是想在在陪陪你嘛。”瞧见娘的笑颜,熊九九的心也好了大半。

    熊氏闻言,又是温柔一笑,轻声开口道:“九儿,你觉得村里的那个男儿比较好一些?”

    熊九九一怔,想到了昨天晚上爹爹和娘的谈话了。难不成娘的念头还未打消?还想现在就让她定下一门亲事不成?

    “娘,村里的男儿们没一个比得上咱熊家的男儿。”知晓娘的意思,熊九九说话也有些无精打采了。她才十一岁啊搁现代那可还是儿童来着,让她以后如何面对一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孩子?

    “怎么会没一个看上眼的了?隔壁的虎子了,那孩子憨厚老实,娘觉得还不错。”熊氏说着望了女儿一眼,瞧着她没什么精神劲的样子,又继续道:“那狗蛋,小黑,二娃,刚子。。他们怎么样?”

    “不要,不要,不要娘你问我这些做什么?”熊九九气闷,口气也忍不住有些冲。

    熊氏没想到女儿竟会这么大的反应,忙安慰道:“娘这不是问问你的意见吗。其实也没啥,就是觉得你今年也十一岁了,再过两年便可以嫁人了。娘和爹想帮你早寻到一门亲事先定下来。”

    熊九九忍住心中的一口浊气,只是无声的望着熊氏。眼圈也微微红了。

    “九儿,怎么了?”熊氏瞧着她的红眼圈被吓了一跳,连忙起放下手中的活计,来到熊九九的前。

    熊九九摇了摇头,并不说话。

    “九儿,到底咋了,你倒是跟娘说啊?”熊氏急了,以为女儿受了啥委屈了。

    “娘,娘,呜呜你为什么要将九儿嫁了?是不是不喜欢九儿了?呜呜。。。难道你和爹爹都不九儿了吗?”熊九九低着脑袋,手指狠狠的掐了大腿一下,眼圈里的泪珠瞬间掉落下来,自己也痛的嘴巴一抽,差点忍不住痛呼出声。

    熊氏闻言倒是松了一口气,她刚真以为女儿被谁欺负了。忍不住揉了揉九九的脑袋,笑道:“傻丫头,娘和爹爹怎么会不喜欢你了,九儿就是娘和爹爹心头的宝贝。咱们永远都不会不喜欢九儿的。”

    “那娘为什么。。?”熊九九抬起脑袋,泪眼汪汪的。

    “因为九儿大了呀,便需要找个夫君,然后好由夫君继续疼九儿。”

    “娘,我不要九儿现在不要,九儿想陪着你们。”

    她才不要,这一世不到十八岁她是不会嫁做人妇的十一岁定亲,十三岁嫁人,面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她该如何有兴趣?

    “九儿莫说傻话了。”熊氏拍了拍熊九九的背,只当女儿是在说傻话。

    熊九九望着笑的温柔的熊氏,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烦闷。是啊,他们和她是不同时代的人,想法和自己的是绝不相同的,她该如何说服他们?

    “算了,娘,我和金豆去山上转转去。”熊九九抹掉脸上的泪珠,唤了金豆和自己一起。房子里的毛毛听见声响也连忙跟了出来,哧溜溜的爬上了金豆的脑袋顶上。

    熊氏瞧着走远的女儿,笑了笑,只当是九儿害臊,不想谈论这些事

    骑着金豆,晃悠在山脚边上的熊九九脑子有些空的。来这里一年多,她以为自己早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自己似乎也喜欢上这种悠闲的生活了。可是突闻自己十一岁便要定亲了,十三岁便要嫁做人妇,却也开始痛恨这样的生活了。

    “金豆,毛毛,我该怎么办?”熊九九喃喃细语。难不成要她公开,面对面的和父母谈论自己的婚事,告诉父母她不嫁不到十八岁她不嫁人

    那不被父母当做异类才怪。

    这个年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根本不能说什么

    罢了现在想也无用,至少爹爹对这附近的儿郎是没有一个满意的。那么至少目前是安全的了。

    叹了口气,熊九九便又骑着金豆慢悠悠的转了回去。只有毛毛时不时的回头盯着熊九九瞄上几眼。

    熊九九用手指揉了揉毛毛,笑道:“毛毛,你是担心我吧,放心,我没事的。”和毛毛金豆呆一起时间久了,她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它们的喜怒哀乐了。

    中午吃了午饭后,小十去了地里帮忙,十一也是快速的扒完了最后一口饭,抹了下嘴巴,提起一边的木棒子往外冲了去。

    “十一慢点”

    “恩,九姐。我出去了。”随着说话的声音,人也冲到了栅栏外了。

    熊九九这才发现十一弟好像每天吃了午饭便会跑出去,只是却没和村里的伙伴一去出去玩。而且每都是提着手中那根奇形怪状的木棒子出去的。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十一便又回来了,只是满的汗臭味。

    熊九九皱了下眉头,发现十一这段时间每天晚上回来都是一的臭汗味。忍不住开口问道:“十一,下午去哪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地主婆的发家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