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惊人的声音

    熊九九从来没去考虑这公子为何会给她银子,在她看来,这银子可能就真的是因为那公子不喜欠别人的东西。有钱收的事,她是从来不会拒绝的。更何况她只是贡献了一点湖里的水。果然啊,这样的生意做起来最划算了。

    华丽的马车内,顾看着自家的公子言又止。

    顾昱半眯着眼睛,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儿有话就直说吧。”

    听闻顾昱这么一说,顾立刻直了子,嚷道:“公子,那小儿有什么好的,竟让你如此维护她。不就是一些水,至于要给她赏钱吗?”她就是看不惯那小儿,瞧瞧她刚才在屋里那市侩的模样,不就是一两银子吗?她至于笑成那样吗!

    “无,就是觉得那小儿甚好。”所以不想见她那么早就饿死了!至于那味道甘甜的湖水,他虽然觉得怪异,却也没放在心上。

    “公子,既然觉得那小儿好,为何不让儿将那小儿带回府上.”她就是想不明白,高高在上的公子怎会这样对待那小儿。

    “无需,带回府上做什么?这样好。”他只是对她的家的水敢兴趣,不希望她那么早死罢了,“好了,不要说了。他们应该快回来了,你下去等着吧。”

    顾咬了咬下唇,点头道:“是,公子。”

    熊九九在躺在炕头上,心里还在想着上这一两银子。

    听到‘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了,抬起子就看见熊八回来了。

    “哥,你回来拉。”熊九九见着是八哥回来了,急忙从炕上爬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因为上揣着‘巨款’的原因,竟没感觉肚子有多饿了。

    “恩,午时了,熊八帮忙把妹妹的草鞋摆正,啰嗦道:“小十和十一呢?娘怎么样了?”

    熊九九穿上草鞋,从炕头上蹦了下来,笑嘻嘻的说,“小十和十一跟娘都在里屋呢。哥,你要去邻村的学堂的话,需要多少银子呢?”

    “这个不清楚,不过夫子人很好,听说只需要交上一点的银子就可以去学堂读书了。”熊八说着,眼神里闪出一丝的向往。在这样一个年代里,只有读书才能有出路。熊八想让家人过上好子,只有去学堂读书这条出路了。这个年代也是有商人,不过地位和贫民一样低下。

    熊九九摸了摸脑袋,看来暂时八哥想去学堂读书的愿望还是不能实现的。这银子不仅要给娘看病,还要熬到月底,没有多余的钱去给熊八读书了。所以,只能在等等。

    夕阳西下,上山寻药的那些人也全部返了回来,闹哄哄的一片,好不闹。

    熊九九听见外面的声响,从门缝望了出去,那些上山挖药的人都反了回来。手上除了刀剑,就在也没有别的工具了。所以他们应该还没有挖到药。只是让熊九九觉得奇怪的是,上山挖药为什么不带铲子之类的工具,只带着刀剑呢?难道直接用刀剑挖不成?

    熊九九嗤笑自己,别人挖药关她什么事。又往外瞧了瞧,那俊美公子一直都没下马车。其实那公子除了脸色苍白点,她根本瞧不出有啥毛病。也不知道那公子得了什么病,千里迢迢跑到这么偏远的位置来寻药。

    “九姐,你在看啥呢?”小十不知何时凑到了她的边,跟着也从门缝里往外瞄了瞄,看见那些那些刀剑的人,立刻把脑袋缩了回去,“九姐,他们有啥好看的!爹爹说了,不让咱们搭理这些人的。”

    “恩恩,我知道,我没搭理他们,只是偷偷看看。”熊九九点头如蒜,眼光却还没从那边收回来。啧啧,多么豪华的马车啊!

    “九姐……”小十撅着嘴巴扯了扯熊九九的衣角。

    “好了,我知道了。”熊九九这才收回了目光。那马车上面的装饰应该就够她家吃一辈子了,还真是奢侈啊。

    晚上等熊平江回来,大家喝了粥,熊九九便躺在炕上,透过屋顶的破洞瞧着外面的星星。没有了污染,这个世界的星星都是非常闪耀的。

    瞅着外面的星星,熊九九拉了拉上的被褥,不知何时沉沉睡了过去。

    睡的迷迷糊糊中,熊九九又听到外面传来的高谈论阔。轻声嘟囔了句,拉过被褥盖过头顶。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熊九九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是,公子。”外面响起了整齐嘹亮的吼叫声。震的熊九九猛的从炕上窜了起来,跳下炕头,一把拉开木门,动作一气呵成。

    朦胧的看着外面排列整齐,拿着刀剑的队伍,瞬间傻眼了。

    顾昱站在即将出发的队伍面前,眼神瞟到了站在队伍后方,木门里面的瘦弱小孩,眼神顿了顿。那瘦弱女孩面容上的怒气以及过后的茫然让他心中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熊九九似乎也发现那俊美公子的目光在她的面容上停留了片刻,立即反应了过来,猛的退后一步,关上了木门。背靠在木门上,她开始喘起气来。低头瞅了一眼上的麻衣,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她穿着一件麻衣入睡的,不然刚才丢脸就丢大了。

    叹了口气,熊九九又爬回炕头上,刚才完全是一股起气作祟,现在一松懈下来,她才发觉自己冷的要命。虽然睡意全部都跑了,熊九九还是窝在了炕头上。脑海中又回想到刚才那俊美公子看自己的眼神了。那公子,该不会把她当怪物了吧?

    试想一下,在这么一个思想封建,贫富差距如果大的时代,自己刚才那怒气冲冲的眼神,早就够她死几百次了!所幸的是,那俊美公子人似乎还好。

    叹了一口气,熊九九暗暗在心中警告自己,下次万万不可在犯这样的错误了。不然肯定连小命都不保的。捞过炕头的粗布麻衣,一件件的在了上。

    这次,她算是真的醒了。

    一天的时候,熊九九都不敢再往马车那边看了。怕那公子怪罪下来。

    熊八一大早起来就跑到了邻村去学字了,熊九九把熊氏扶了出来,坐在外面晒晒太阳。现在熊氏已经可以自己下地走路了。不过走的时间长了腿会痛。所以熊九九便很少让她下地走路了。

    小十和十一一天都跟在熊九九边,也不出去找村子里的伙伴们玩了。

    晚上那些上山挖药的人又是空手而归,熊九九根本不意外,这山那么大,且需要那俊美公子亲自找人上山寻的药肯定不会是普通的药物,自然也就没那么快能挖到。看那少年气血虚弱,指不定就是在这山上挖千年人参了。

    这山,村里的人都说里面有很多奇珍异草,只不过多数的都是由灵的,不会那么轻易的别人寻到的。这些人自然也不会轻易的挖到。

    果然,转眼十天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些人还是没有任何的收获。这十多天,熊九九倒是很少看见那俊美少年下马车。不过经常看见那叫儿的少女下车转转。

    每次那少女见着熊九九都要皱下眉头,表示自己的不满,熊九九就当全然没有看见。

    就在熊九九以为这些人晚上又要空手而归的时候,却猛的听到了山那边传来了‘嗷,嗷……’的怒吼声,震耳聋。

    怎么……回事?熊九九呆立在屋子外的空地上面,朝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这声音一听就是大型的野兽的怒吼声。

    村子里的人也都听到了那怒吼声,全从屋里走了出来。熊八,小十和十一也从屋里走了出去,来到了熊九九的边。

    “姐,怎么回事?”小十抓紧熊九九的手掌,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

    茫然的摇了摇头,熊九九怎么会知道那是什么怎么回事?转头看了一旁的熊八,眼神带着询问。

    熊八瞧见妹妹的眼神,轻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大型野兽的怒吼声。”村子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大型的野兽一般都是在森林深处的,从来没有猎人敢进到森林深处去捕获猎物的。那样只是自寻死路。

    “公子,公子,您听到声音了吗?他们成功了!”村口的空地那边传来一阵阵的欢呼声。

    熊九九惨白着脸色朝着村口那群人望了过去,难道那声音和进入山中挖药的人有关系吗?可是他们不是挖药吗?怎么会和野兽扯上关系?还是说她一开始就会错意了,其实顾冬口中的药材是一种大型的野生动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姐,你没事吧?”边传来十一有些胆怯的声音。“九姐,你冷吗?怎么在发抖?”

    熊九九这才发现自己上抖了吓人,使劲攥了攥拳头,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硬生生的扯出一个笑容,“十一乖,姐姐没事。”

    看闹的村民很快就散尽了,只留下熊九九他们几个还站在空地上面,一动不动。

    ‘嗷……嗷....’吼叫声突然又响了起来。声音更加的悲惨,甚至隐隐的带着一股焦急。

    PS:葡萄求求推荐票票啊。

重要声明:小说《地主婆的发家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