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湖泊

    回到屋子里的熊啾啾在炕头前站了会,然后看了一眼用黑色布帘子遮住的里屋,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自己这具体的娘。

    在黑布帘子站定了一会,她才掀起了布帘子,然后走了进去,里屋很暗,根本连个透气的窗子都没有,还好屋顶好好的,没有像外面一样破了个洞。微微的闭了下眼睛,过了一会她才看清楚屋子里面的况。

    地面微微有些潮湿,角落里砌着一张炕,炕头边上站着小十和十一两个弟弟,炕尾站着熊八。上躺着一个人,屋子有些黑暗,也看清楚那人影,不过她知道那就是她这具体的娘了。

    “九姐,你来啦。”小十跑过来牵住了熊啾啾,然后拉着她走到了边了。

    “九姐。”十一也跟她打了个招呼,又连忙地下了头。

    “九妹。”熊八也对着自己的妹妹笑了笑。

    她笑了笑,然后来到了娘的前,既然回不去,昂昂也能活的很好,那么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还不如就让自己以熊九九的份活下去好了。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自暴自弃的人,既然现在的生活不好,那么她就努力让自己过上想要的生活,就像以前一样。

    以前父母刚刚出意外去世的时候,叔叔霸占了他们全部的家产,甚至连一个住处也没有留给他们,虽然嘴上说会抚养他们长大,可是对他们不是打就是骂的,看着叔叔婶婶嘲讽的语气和嘴脸,她毅然带着弟弟走了,那时候的想法真的很简单,觉得只要不让弟弟在被打就好了。

    带着弟弟在外面流浪了几天,他们很多时候连吃的都找不到,可是只要找到吃的,她也一定会先让弟弟吃饱,那段时间看着弟弟的瘦弱的面孔她真的很想回去找叔叔他们,这样虽然会挨打,可是弟弟却可以吃饱,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回到叔叔家去,幸好后来他们碰上了自己的恩人,这才过了一段很舒服的子,后来恩人去世了,她也只有辍学上班供弟弟读书了,那时候就算不能读书了,虽然上班也很苦很累,可是能够和弟弟在一起,能够看到弟弟吃的饱穿得暖她就觉得很幸福了。

    “九。。儿。”躺在上的瘦弱人影忽然出声了,声音软弱无力,还带着沙哑感,一听就像卧病在好久的病人了。

    看着上瘦弱的人影,熊啾啾怔了怔,想着既然决定要以熊九九的份活下来,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她都要适应,她的家人,她的名字,她现在所处的环境,背景,全部都要适应。

    “九姐,娘叫你呢!”旁边的小十推了自己姐姐一把,发现她越来越奇怪了,每次叫她,她都呆愣愣的。

    “恩,娘。”熊九九连忙开口应道,既然决定了,那么她就是自己的娘了,他们就是自己的亲人了,自己从今以后的名字就熊九九了!

    “咳。。九儿,你。。快出去,你。。的风寒才。。刚刚好。”上柔软的影一边咳着,一边担心着自己女儿的体。害怕女儿又染上的病原。

    “娘,我没事。”眼睛已经适应了这种昏暗的光线,就着光线看着躺在上的瘦弱女人,她觉得自己的口有些闷闷的。

    上的女人脸色苍白,脸颊凹陷了下来,唇色也是苍白的很。长相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已经被病痛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九。。儿,你。。快出去。”上的女人说着又开始咳了起来。

    熊八也开口道:“是啊,九妹你先出去吧,你的病才好,不能见湿气和病气,有我们在这里陪着娘就好了。”

    熊九九点了点头,知道在坚持他们也不会让自己留在这里的,所以让娘好好休息,然后就转走了出去。

    掀起黑色的布帘子,她就直接走了出去,外面因为房门开着的原因,所以非常的亮,走出去后,她就又感觉到口正上方一点的位置有些发烫。

    “怎么回事?”隔着层层的衣服揉着那个位置,刚进屋的时候都觉得有些不舒服了,不过只有一会的时间,她也就没有在意了,现在发现那个位置又开始灼了起来。

    把房间敞开的门关了起来,她扒开领口的衣服,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当她看到散发出灼感的那个位置的时候就愣住了。

    这个到底是什么?这具口的位置怎么会有一个这个奇怪的纹

    这个纹有些奇怪,竟然有一种透明的感觉,像是用白色的纹笔给纹上去的,形状也有些奇怪,而且她老是觉得这个纹的形状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不规则的圆形,而且其中一个角有一个小小的白色的圆孔,这个形状,这个位置。。。似乎。。似乎。。

    熊九九的眼睛猛的瞪的大大的,这纹的形状,还有纹的位置,似乎和以前她在地摊上买的那块玉有些像啊。那时候佩戴的位置刚好就是这具体纹的位置。

    难道那块玉也跟着自己一起来了?她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很荒唐的念头。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湖泊。

    “啊。”熊九九尖叫一声,窜到了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眼前会出现这样的一个湖泊?该不会是幻觉吧?这样想着的时候,她连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却发现那湖泊还在自己的面前。

    “九妹,你怎么了?”熊八听到妹妹的尖叫声,连忙兮从里屋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

    “八哥,我没事。”熊九九连忙摇了摇头,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哥哥,深怕他跑出来一脚踩到了那湖泊里面去了。还有为什么她觉得八哥看到湖泊的时候并不惊讶?难道他看不到吗?心底窜起了小小的疑问。

    “真没事?那你刚才叫什么?”熊八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了。还有他妹妹的眼神怎么一会往他上瞧瞧,一会往地面上看看,地面上有什么东西吗?他也往地面上看了过去,却发现只有**的土地,根本什么都没有嘛。

重要声明:小说《地主婆的发家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