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瘸腿的爹爹

    这具体里残留的记忆只是告诉熊啾啾她现在是熊九九了,她爹叫熊平江,熊啾啾就觉得奇怪了,这爹起的名字也正常的,怎么给自己的孩子们起名字的时候都是用数字代替的。例如她这具体排行老九,所以叫熊九九。。

    体的记忆还告诉她,这具体的娘叫陈莲,不过自从嫁给瘸腿爹爹后,别人就是称呼她为熊氏了。而且,这个娘也太能生了,十三岁就嫁给了爹爹,十四岁就生下了熊一,不过饿死了。后来依次生下了熊二,熊三,熊四,熊五,熊六,熊七,不过全部都死了。在到后来就是熊八,熊九九,熊十,熊十一。貌似这熊九九也是死了,只不过那无量的差把她的魂给楞塞到这具体里面来了。

    如果可以熊啾啾真的很想抗议,就算让她重新活过来,可是能不能找家正常点的,这家都是怎么过子的啊,养的那么多孩子竟然全部都活活饿死了。

    叹了口气,熊啾啾也知道不能怪熊家人,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待的这个朝代是任何历史上都没有的,这个朝代上的贫富差距非常的大,贵族和平民之间的差距也是非常大的,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女人的地位也是非常低的,就像是这具体的娘陈莲,她嫁给了熊平江,只能落个熊氏的称呼。

    从体的记忆中,她知道了这里是一个叫山洼洼的小村落,村子背靠着一座大山,村子里面有三十多户人家,临近的是一个叫桑园的村子,不过比他们居住的这个村落大了几倍,而且桑园村还有一个小地主,非常的贪财,至于为什么体会有这样的记忆,是因为熊九九的爹在小地主哪里帮过两个月的工,结果连一文钱都没有拿到。

    “小九,赶快回屋吧,外面冷死了。”熊八不知道自己妹妹站在门口哪里在想什么,既不出去,也不进来,就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被熊八这么一叫,熊啾啾也回过了神,慢慢的哆嗦着往外移动了两步,发现到处都是白茫茫的,虽然天空中没有在落雪了,可是地上的积雪差不多有脚脖子那么高了,白茫茫的大地和山林间一点绿色都看不到,她是彻底绝望了。别说吃的,草根都不一定能挖到。

    她,熊啾啾不会真的饿死在这样一个地方吧。

    弓着子慢慢的蹲了下去,因为她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头重脚轻了,该不会又要晕过去了吧?熊啾啾这样想的时候,脑袋越来越晕了,然后真的就一头扎到在了雪地里。

    “小九。。。”饿昏过去的一瞬间,熊啾啾听到后熊八软绵绵的叫喊声了。

    ********

    熊啾啾是被一个人给摇醒的,眼睛睁开的同时,她也闻到了浓浓的香味,是米粥的香味。

    “小九,赶快起来吃点东西就好了,爹爹回来了,带着粘米回来了。”熊八的声音听起来有力气多了,想必是因为吃了东西的缘故。

    熊啾啾现在饿的根本起不了了,让熊八把米粥端了过去,香味也更加浓烈了。

    这米粥端过来了,熊啾啾才发现这粘米颜色黄黄的,根据体的记忆知道这是贫民们吃的东西了。这种米煮成的粥虽然闻起来很香,味道却不怎么样,可是饿极了的她就觉得这碗带点苦味的粥是世间最好的美味了。

    连着喝了两碗,熊九九才停了下来,两碗粥都是米少水多。而且她一次也不敢吃太多了。

    “老八,你九妹怎么样了?”一个斯文的声音在熊啾啾的耳边响了起来。

    熊啾啾抬头望了过去,是记忆里的爹,熊平江。

    熊平江也很瘦,穿着一的粗麻布衣服,头发用一根布条绑在头顶,长相竟然也很斯文。看起来倒像是个文弱的书生。

    “爹,小九没事了,醒了,刚喂她喝了两碗粥。”熊八对着自己的爹爹嘿嘿一笑。

    熊啾啾只是定定的看着边的爹,没有说话,就算还残留着这具体原主人的记忆,可是让她突然叫一个陌生人爹,熊啾啾有些难以启齿。

    “九儿,怎么了?怎的这样望着爹爹?”熊平江对着上的熊啾啾温柔一笑,然后瘸着腿朝前走了一步,坐在沿边上,伸手把熊啾啾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熊啾啾惊呼一声,然后就已经跌坐在自己爹爹的怀抱里了。

    熊平江看着惊慌失措的女儿,笑道:“九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几天不见就不认识爹爹了?”

    “不。。不是。”软软的童音从熊啾啾的口中吐出。因为喝了粥,说话也不在是那么软弱无力了,“九。九儿只是体有些不舒服。”

    随便扯了个理由,熊九九的眼光便投上了别处,不敢在看眼前的爹爹了。

    熊平江不知为何眼前的女儿像是突然生疏了许多,他也没多想,只是以为自己天天去帮工,所以女儿对他有些生疏了。

    “九儿,不舒服那你就在睡会。我去镇上给你娘抓药去。”说着就将熊啾啾放回了炕头上,然后转头对旁边的熊八说道:“老八,你在家好好照顾妹妹和弟弟,然后抽空去里屋看看娘知道不?”

    熊八点了点小小的脑袋,“爹,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去给娘抓药,我肯定会照顾好他们的。”

    熊平江又嘱咐了一些别的事,熊啾啾只是坐在炕头上看着眼神温柔的爹爹,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爹爹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像一个普通的贫民,他的气质实在太好了,虽然又黑又瘦的,可是说话的声音还是动作都很斯文。

    “我知道了,爹,您赶快去给娘抓药去,不然等会天都黑了,路就不好走了。”

    “恩,那我走了,你一定要把妹妹看好,妹妹病才好知道吗?”

    “爹,我知道了。”

    熊啾啾还是坐在炕头上看着一瘸一拐走出去的爹爹,不明白为什么这具体没有留下任何关于他是怎么瘸腿的记忆。到底是熊九九也不知道,还是这具体根本没有留下关于这一点的记忆?

重要声明:小说《地主婆的发家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