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51)

    直到快要下班的时候,欧尧再次适时出现,站在我办公桌面前,我抬起头,才发现他如此英俊,尖尖的下巴,倨傲的表

    然而这样一个大男人,公司里人人惧怕的男人,却每一次都会在我面前温柔而寂寞地笑,他,很寂寞吧?

    那么多女人喜欢他,崇拜他,可是还是抵挡不了他的寂寞。

    我站起来,说:“欧总,我想,晚上有空的话,陪我去吃饭吧。”

    他点点头,说:“好的啊,反正我也正有此意,结果被你先说出来了,那么就该你请客了。”

    我撇撇嘴,“欧总,抠门!你那么有钱,总是来榨员工的这点碎银子。”

    居他笑,拿了我的包,说:“走吧。”

    我看了看手机,上前去扔进他手中的包里,跟在他后面走。

    现在真好,也不用打电话发短信给师北承,告诉他不用等我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上了车子,他问我想吃什么。

    我吸了吸鼻子,看着他,我相信,我此刻的表一定是可怜极了,因为从欧尧的脸上我看到了叫做心疼的东西。

    他说:“是不是不开心?”

    赭我点头。

    他问:“因为师北承?”

    我点头。

    他不再说话,用力打了一圈方向盘,车子急速拐向出口处,我一个坐不稳,赶紧抓住车门。

    “去哪?”

    “去找他!”

    “不要!”我拦住他的手,定了定神,祈求他:“欧尧,不要去,我们已经完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口隐隐作痛,那一句“完了”,以及那一句脱口而出的“欧尧”,让我们两个人都瞬间停滞了。

    他将车子停在路边,转过脸,认真地问我:“你叫我什么?”

    我有些尴尬,脸颊两侧的头发也已经长到前了,我用手指绕过发梢,想来这个动作也是极为煽的。随后我轻轻念:“欧尧,我叫欧尧,可是,这个名字,因为我把你当成朋友,而不是我的老板。”

    他的神瞬间落寞下来,然而转瞬便化为了苦笑。

    “也好,至少比老板更进了一个级别。”

    我也笑了,“那么,可不可以陪我去喝酒,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失恋了,我只想喝酒,喝很多很多的酒,然后天旋地转,想不想他都会变得很开心,没有痛苦。”

    他望着我,我从不知道这些话对于他来说究竟有多残忍,因为我从来不曾估测相处仅仅几个月的我们,他会有多深的感给我。

    我以为,那只是单纯的好感,喜欢,因为我从不喜欢他的份,从不他的钱,所以,他想把我纳为己有,毕竟,遇到一个不他的名号的女人不容易。

    那晚我们去了酒吧,只有我们两个人。

    喝了很多酒,酒后乱语我记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还犹存清醒的时候,我记得我一直在念师北承的名字,师北承,师北承,你这个痴种!

    手机在包里一直响,然而我和欧尧都没有听到。我们开心地说笑,我给他讲在米兰的故事,给他讲我在米兰的那个男友。

    我说,他叫傅恒,很帅,并不输你,也不输师北承。

    我说,傅恒很有钱,但是你可能更有钱。

    我说,傅恒家世很好,和师北承一样是富二代,只是他这种程度的富二代,却不能落入季小晴的眼里。

    我说,傅恒后来骗了我,不,或者说,三年前就骗了我,他有另外的女人,那个女人是家里给安排好的结婚对象,他说他不能拒绝,否则他会什么都没有。

    我说,我很幸运,有过傅恒那样优秀的男友,虽然后来他甩了我。我有过师北承那样优秀的富二代,曾经和他在一起,如果那算在一起的话。我有你这样人人赞羡的男人陪我喝酒,听我发牢,我好幸运,为什么今天不是感恩节,我想感谢全世界,感谢我妈妈,如果她没有跟着有钱人跑了,我也就不能出国留学,也就不会认识你们这么多的幸运。

    我感谢我有钱的继父,虽然是因为他害得我亲生爸爸一直躺在病上,一睡就是十几年。

    我说了很多很多话,欧尧也不阻止我,只是一味用他那独特的方式听我,眼中的深被醉酒的我完全地忽略。

    最后,我说:“对不起,欧尧,我好像,利用了你对我的好,我好像很卑鄙。”

    他摇头,说没关系。

    后来摇摇晃晃地去洗手间,洗了脸,企图让自己更清醒一些,然后拿纸巾的时候才看到包里的手机屏幕正一闪一闪,我掏出来,笑。

    “喂?”我的声音含糊不清。

    “你在哪?”他的声音焦急万分。

    “我……”我看了看四周,“我也不记得名字,只知道是酒吧——哦对,上次那个酒吧,哈哈,上次你告诉我不要再来这种地方的地方。”

    “玖月,你别动,等着我!”

    还没待我说完,他就挂了电话。我定了定神,努力沉稳自己的步伐,脚上的高跟鞋丝毫不影响醉酒的我正常走路。

    出了洗手间,回到我们的座位,看到欧尧,我说:“欧尧,我是不是特别傻?”

    他伸手,撩起我眼前的长发,温和地说:“不,傻的是我。”

    我扯了扯嘴角,坐下来,困得厉害,眼皮已经抬不起,我趴在桌子上,呢后来,欧尧张开手臂,让我倒在他的怀里,我闭着眼睛,清晰地闻到这不是师北承的味道。可是师北承,你在哪里,现在,是她在你的怀里吗?

    你们那样伤,那样,如今,会更加珍惜彼此的吧。

    喃着,只觉得口渴得要命。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