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时候迷糊是种本能(六)

    红|袖|言||小|说欧尧看着我们亲密的样子,忙吩咐了助理几句话,便转过头对我们说:“怎么,晚上吃饭吧?好不容易聚一次。”

    “好啊好啊!好久没见到玖月了,上次看到傅恒,他丫的竟然挽着个嗔地要死的鸟女人,我当着她的面就问他玖月是不是把你甩了——玖月,你们到底怎么了?”

    我心上一痛,却只淡淡地说:“没事,分了。”

    “啊?”她不可置信地:“说分就分了?”

    “是啊,他都结婚了,不分还能怎么着,走吧,我去收拾一下,吃饭去。”

    说完我急匆匆地逃离了现场,我可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我觉得我的伤已经痊愈了。真的,我只是受了点伤,而不是念念不忘。

    这并不是自欺欺人,我忘记他了,并且,我所有关于傅恒的柔蜜意,都很没出息地被那个叫师北承的男人给抹得一干二净了。

    这顿饭我们吃得开心极了,小晴和香南都被喊来了,加上欧尧和linda,虽然欧尧也不怎么说话,可是却一直笑着听我们几个耍宝,完全没有平里我努力装出的“职业淑女”的样子。

    我喝了很多的酒,并且还远远没有喝够的样子。

    好像心里压抑了什么不能言说的绪一般,这一晚我不停地说,不停地笑,不停地喝。

    “小月,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最后,香南终于忍不住问我。

    “没呀!我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我每天忙着工作恨不得一天有48小时,哪里还有那闲工夫去不开心?”

    “你骗不了我的。”香南目光深沉地看着我。

    这个死女人总是这样自以为是,以为只有她能看穿我所有的绪。

    可是——可是她是对的。除了她,大概真的没有一个人如此了解我的习,只有她知道,我总是在越悲伤的时候讲越开心的笑话,越难过,越疯狂。

    我慢慢地夹了一块水煮鱼,轻轻弹掉上面的花椒粒,然后放在嘴里,弯起眼睛看着她,十分享受地表说:“嗯!真好吃!”

    “我问你呢!别打岔,是不是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她转头看着linda:“你给她讲傅恒了?”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