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缺点什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冷灰 书名:双面腹黑爱人
    酒会设在张赫文家里。而今天的宴会是为了帮子卓过生。我有点后悔没早点问清楚,连份礼物都没来得及准备。

    子卓看到我的那一刻几乎是飞奔过来的,拉着我的手,满场飞。这让大部分宾客都把我当成了今天酒会的女主人。有些宾客甚至问我什么时候和张赫文结婚,我只能尴尬的解释。

    不过这个尴尬很快就解除了,袁杰往我旁边一站,询问声变成了,我是不是袁杰未婚妻,因为袁杰的态度不只是体贴殷勤可以形容的。我啥都不想说了,因为我头疼!

    “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袁杰体贴的递了一杯温水给我“是不是不适应这么多人围着你?”

    “我没事,你别那么紧张”我笑的有点勉强,但是看到孟小凡挽着天朗出现的时候,我的笑容就彻底凝结了。我现在才明白,不是城市太小,而是他们都属于一个阶级的人,肯定在一个圈子里晃。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吧。越是不想遇到,就越是头碰头。

    “哇,梓柠姐,没想到在这看到你”孟晓凡笑的很假,的有点过了。

    这女人,这个虚伪做作空有其表的女人,真的是无可救药了,昨天的泼妇架势端的多像啊,怎么在男人面前一站,就变成柔柔弱弱的林黛玉,温和无害的小绵羊了。上门找完麻烦,确又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居然可以把伪善进行的如此彻底,我服了,佩服的五体投地。

    “昨天才见过,这么快就想我了?”我意有所指,并不是说给谁听,只是不习惯和这么伪善的人谈笑风生。作秀,对于我来说太难了。

    袁杰端酒的时候,在我的耳畔道“别生气,不值得”

    我只能说聪明如他,一句话就听出孟小凡的份了。

    袁杰很有风度的递给孟晓凡一杯酒,微笑着道“聪明的女人不会胡乱吃醋,你要做的不是打败敌,而是征服你边的男人”

    哈!说的好,我真相给袁杰鼓掌叫好了。

    “天朗,我不想喝酒”孟晓凡的笑容僵在脸上,可怜兮兮的咬着下唇,那么我见犹怜,但是,我看的想吐。

    天朗了然一笑,接过袁杰递上的果酒“很多东西不是争取就能得到的,自信固然是好事,但是如果自信过头就变成自负了”

    天朗的话听的我云山雾罩的,他到底说给谁听的?袁杰嘛?袁杰似乎听懂了,但是他确依然笑着,只是他在对我笑,而不是对天朗。

    虽然看到孟晓凡和天朗一同出现,让我的心已经被陈年老醋泡透了。但是我仍然笑着,因为我除了微笑以外,也没什么话可说了。我一直挽着袁杰的胳膊,因为,只有这样,才不至于把指甲插jin手心里。

    “妈妈”子卓扑过来,打破几人之间的暗潮涌动。他黑曜石般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望着我“妈妈,你有没有男朋友?我爸爸想追你,我想问问他还有机会嘛?”

    这娃儿就是个天才,这少年老成的口吻确占据了童言无忌的优势。

    “子卓,我们去吃点心好不好?”我尴尬的岔开话题,努力转移他的注意力。但是,他聪明的像只猴,就差根尾巴了。我这么蹩脚的招数很容易就被洞穿了。

    子卓摇头,不友善的望向天朗和袁杰“你们能不能躲我妈妈远点?”

    谁说孩子太聪明是好事?那只会让大人在他面前显得很蠢。生意场上收放自如的两个大男人,难免愣了一下。

    袁杰率先反映过来,子卓有多黏我,他早就领教过了。所以也没太惊讶这个小号程咬金的举动。

    “小绅士,你妈妈是我的女伴,作为主人来说,你不能打劫宾客的女伴哦”袁杰摸了摸子卓的头发,结果对方毫不客气的一扭脑袋,还附赠了一个白眼。我终于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

    子卓见在袁杰那讨不到便宜,自然把矛头对准了天朗“既然你有女朋友了,能不能把妈妈让给我?”

    应对袁杰,天朗收放自如甚至游刃有余,但是面对子卓就囧了。他脸色微变,转开脸假装没听见子卓的话。但是子卓很执着的过去拉他的衣摆“把妈妈让给我好不好?”

    天朗仍然歪着头不看子卓,貌似在找机会溜走。孟晓凡坏心眼的抱起子卓与天朗平视“天朗,小宝宝在和你说话诶”

    天朗将目光投向我,我知道他想让我帮他解围,但是他边站着那个女人是他女朋友,我现在说话,只会让孟晓凡恨我入骨,而且,我现在帮他解围让袁杰何以堪啊。

    可看到天朗那么为难,我又有些于心不忍,就在我试图去抱子卓的时候,张赫文忽然加入了聊天的队伍,他从孟晓凡怀里接过子卓,转头对着我笑“杜小姐,你有男朋友了嘛?”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呢,所以傻乎乎的看着张赫文,没说话。

    “妈妈,我爸爸问你有没有男朋友?”子卓再次打破了几人之间的静默,但是确让我觉得更加尴尬。

    孟小凡,天朗,袁杰,张赫文父子全都一瞬不瞬的盯着我,让我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子卓是孩子,所以他很执着,为了不让他再问第三次,也为了不让全场的宾客全都聚焦到我们这,所以,我迟疑了下,摇了摇脑袋“没有,但是,我现在不想交男朋友”

    我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表都变了,袁杰笑的很无奈,孟晓凡狠呆呆的瞪我,天朗似乎松了口气,恢复了往常的笑容,真奇怪,我没男朋友他高兴什么?

    本来我还有一丝丝的喜悦的,转念一想,他摆脱了子卓这个小家伙的纠缠,当然会高兴了,这貌似和我说的话一点关系都没有。

    NND,我只能说,我很郁闷,相当郁闷。

    “无论如何,谢谢你来为子卓过生,我还以为你不想来呢”张赫文感激道。

    我有点迷茫,来这完全是巧合,何来的想或不想啊?我疑惑的看向袁杰,想问他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好像也不明白。我没多嘴的去问张赫文,也许他是记错了。说不定他以为给我请柬了,但实际上没给,到时候多尴尬啊。

    宴会上的气氛很闷,闷的我透不过气,孟晓凡和天朗成双入对的样子更是刺眼,

    孟晓凡简直像贴狗膏药黏着天朗不放,而天朗似乎有话对我说,但是一直没机会脱

    可是,他能对我说的,估计只有早点回家类的废话,或者是询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所以我躲避着他的视线,像前几次参加酒会一样,进行不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我就找地方躲清静去了。寻觅了一圈,我选定了张赫文家的一间偏厅,房间不大,摆着一沙发,一很棒的音响设备。

    我捧着一杯红酒,把高跟鞋甩到一边,按下了音响的播放键,很意外,我听到了weezer的歌。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熟识这支乐队的,也许是因为天朗和Fox喜欢他们的歌吧。

    这恐怕是他俩唯一的共同好了。想到这些,我忽然想笑,其实他们原本就是一个人,每人都是双面的,我也是如此,我会宠我喜欢的人,当然也盼望着被喜欢的人宠。所以会有成熟的我和幼稚的我。

    我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何时袁杰竟然坐在了我旁边,如果不是他敲茶几,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发现他。

    袁杰习惯的拢了拢我额前的头发,他似乎很喜欢这个动作“梓柠,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指了指音响“歌,我很喜欢”

    袁杰轻轻的叹息一声,将双臂伸展开,放在沙发靠背上,似乎在听音乐,也好像在沉思。

    我抿了口红酒,酸,涩,甜几种道汇聚在一起确让人很着迷,所以我一尝再尝。将杯中的酒饮尽的时候,我笑着道“袁杰,可以帮我拿瓶酒嘛?最好陪我喝一杯”

    “我的荣幸”他站起行了个绅士礼,说真的,很帅。只是,他不是我的那杯茶,所以只是纯粹的欣赏,而不会心动。

    我们一杯一杯的对饮,很少说话,偶尔交换个眼神,对视一笑继续再喝。原来酒的味道是不一样的,我的意思是第一杯入口和后面的味道就不一样了。开始是酸涩,后来是苦涩,在往后就变成了甜的。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苦尽甘来嘛?

    袁杰又为我倒了一杯酒,递给我的时候柔声问“梓柠,我可以吻你一次嘛?”

    我已经喝的有点晕了,往常喝完酒之后我都会想笑,但是今天我确很想哭,但是我不容许自己掉眼泪,所以我笑的很痛苦,很勉强。

    “你能原谅我不你嘛?”我愧疚的问他,不敢与他对视。这么好的男人,这么优秀的男人一再被我拒绝,一定觉得颜面无存吧,最重要的不仅仅是面子,他会伤心吧,一定很心酸就像我现在这样。

    他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光,凄然的笑了“我不怪你,哪来的原谅。”

    我知道现在说对不起很愚蠢,也毫无意义,所以我对着他傻笑,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就一次”他忽然揽住我的腰,贴上我的唇瓣,我的脑袋被酒精折磨的有些木呐,反映也比往常慢了很多。所以我几乎没有躲避的时间就和他吻在了一起,他的吻很轻柔,没有丝毫霸道的气息,唇舌柔软而湿润。

    !

    ,

重要声明:小说《双面腹黑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