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酒会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冷灰 书名:双面腹黑爱人
    “我的”我随口应到。

    见天朗和谭诺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赶紧补充道“我捡的”两人这才把下巴找回来合上。

    我冲子卓挤挤眼睛,让他按计划形式,小家伙演技真不错,小嘴一瞥就开哭“谭阿姨,我找不到爸爸了。你带我去找爸爸好不好?”

    她当然不会放过这么讨好的机会,笑的像个狼外婆似的去抱子卓“好啊,阿姨这就带你去找”

    子卓就眼明手快的把果汁倒进了她的衣服里。事先我就观察过她的裙子了,是件大V字领口的长裙,我让子卓往她沟里倒。小孩子不明白什么是沟,我废了点力气才解释清楚。

    “对不起,谭阿姨。我不是故意的”子卓细声细语的道歉,模样楚楚可怜。

    谭诺蹙了蹙眉,硬把怒气压了下去“没事,没事。阿姨知道你是不小心的”

    不小心?才怪。这小子的演技都可以做演员了。子卓装作给那谭诺抹上的果汁,故作惊讶的咦了一声。

    谭诺强压着厌恶,问“怎么了?”

    子卓从她衣服上拿起那只假蟑螂“阿姨,这是什么?”

    谭诺尖锐的叫了一声,同时松开了手。这比我预想的效果反映要大。看来女人不怕蟑螂的少。幸好我早有准备,一伸手就把子卓抱在了自己怀里。

    “谭小姐,小心点,摔着这孩子你赔得起吗?”

    她双手在前拍来拍去,顾不得理我。

    在场的宾客全都看向我们这边。她这才停下动作,一脸怒容的瞪着我“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有句话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你懂吗?你拿酒泼我,拿蛇吓唬子卓。我只是还礼而已”

    也不知是因为心虚还是窘迫,反正她脸色特别红。声音也变的很尖锐。

    “你别胡说,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没吓子卓”

    “想做人继母就真心实意的对待孩子,别玩那些小把戏。你聪明,别人也不傻”

    “你别胡说八道”

    “我有没有胡说,要不要问问子卓呢?”我话一出口,在场宾客的视线全都聚焦到子卓上。

    他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眼神无辜又纯真,软软的童音更是招人疼惜。“就是她拿蛇吓唬我的,还不让我告诉爸爸”

    我们这么一闹,周围的宾客都开始悄声议论,谭诺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表可精彩了。我以为她会哭着跑走,哪想到她一迈步到了我前,抬起手就要打我。我双手抱着子卓,只能下意识的闭眼,琢磨着一巴掌是挨定了。

    “谭小姐,自重”

    我睁开眼睛见天朗抓着那女人的胳膊,脸色隐含着怒气。话是对那女人说的,但是眼睛确在瞪我。

    我有点后悔,觉得自己玩过了,毕竟这种社交圈子,面子比什么都值钱。我这么一闹,面子里子都没了。谭诺愤恨的瞪我一眼放下了手。

    一个男人踱步到我近前,笑着开口“谢谢你帮我照顾小卓”

    我稍一愣就明白了,这个和子卓长的很像的中年帅哥就是他爸爸。

    我还以微笑,中年帅哥又和天朗寒暄了几句,临走前再次道谢还塞给我一张名片,让我需要帮忙就去找他。谭诺那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唱戏都闪人了,看戏的也就一哄而散,该干嘛干嘛去了。

    就这样酒会开始不到一个小时,我和天朗就一起回了家。

    天朗沉默了一路,我也没敢说话。回到家以后他不发一语的坐进沙发里,看样子没准备去睡觉。难道是想训斥我?!虽然,挑起事件的是姓谭的女人,但是我也玩的有点过头了。与其被他骂还不如自己承认错误呢,这么一想,我决定先和他道歉。

    “对不起,让你难堪了”我嗫嚅的说。

    “对不起什么?”他脸色冷冷的,语气也很生硬。

    这是我第二次见他生气,在薛非家那次是他为我担心,但这次是我闯祸。质不一样。

    “我也不知道对不起什么,反正就是对不起”我低眉顺眼的站在他面前,好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

    “下次还胡闹嘛?”

    我张了张嘴,很想喊冤。但是一看他沉的脸,声音自然就降低了八度“不胡闹了”

    “那你觉得怎么解决呢?”

    解决?!这点我没想到,我还以为道个歉就没事了呢。员工犯错还能怎么解决?!

    “要不,扣钱吧”

    “哈哈哈哈”天朗忽然大笑,吓得我吱流一下蹿出去三米远。

    “你跑什么?”他用长指拂过自己的眼角,俨然是笑出眼泪了。

    “你笑什么?”我警惕的盯着他,好像他会变成大灰狼啃了我一样。

    “我笑你是个笨蛋”他极力的忍着笑,但是肩膀一抖一抖的。

    我眨巴眨巴眼睛,试探的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你没事吧?气傻了?”

    他冷不防的拉了我一把,让我整个人都跌在沙发里。

    “你干嘛?不许打我啊,你敢动我一下,我就。。。。我就。”

    “就什么就?”他笑吟吟的看着我。

    “我就咬死你”我很幼稚的呲呲牙,希望能有点威慑力。毕竟高体形完全不占优势。只有这嘴牙比较硬啦。

    我的白痴举动再次把天朗同学逗得哈哈大笑,好半天才停下来

    “我是看你被她泼了一酒,还站在那等着挨打才生气的,你想哪去了?”

    “哦!”我很白痴的应了一声,越想越不是滋味“那你摆着张臭脸干嘛?”

    “逗你玩啊,你像个小白痴似的进门就道歉,我觉得有意思的”他不甚在意的说。

    “习天朗,我宰了你”我揪着他的衣领就是一顿乱捶,这什么人啊,逗我玩很有意思吗?!什么天使?!骗子!!

    场景分割

    最近我简直快忙飞了,考驾照,学跳舞,外加一个跆拳道班,我简直比老黄牛还勤奋。这些都是拜天朗和Fox所赐,他们让本姑娘在有生之年第一次活的这么努力。

    学跳舞是天朗要求的,他说作为一个专业的私人助理,最基本的工作是照顾他和藏獒先生的饮食起居,其次还要陪同他参加大小酒会,交际应酬。所以跳舞是必修课。于是我参加了一个交际舞的学习班。每天练习两个小时。

    考驾照是为了给Fox跑腿和在天朗喝酒的况下帮忙开车,于是,每天再加两个小时的驾驶练习。

    跆拳道是我自发要学的,目的是为了防止Fox再把狐狸爪子伸向我。但是天朗还是把学费给报销了。由于此门功课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所以我倍加努力。每天要练习三个小时。

    这样一来,我每天的生活都很紧凑。不到一个月,我整整瘦了十斤。薛非见了我以为我在给人做苦力,非要宰了天朗不可。

    不过这样艰苦的生活也很磨练意志,俗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虽然天没降大任于我,但是照顾天朗和Fox这两个混球比大任还重。所以我照样得苦心志,劳筋骨啊。

    今天的风沙很大,我就把跳舞课安排在家里了。还好家里很大,舞伴也是现成的。

    换好鞋,放上音乐一切准备就绪。

    “天朗,做我舞伴”

    随着我的呼唤,天朗的房门被推开了,他伸了伸懒腰,对着我笑。

    “你还用心,真想变社交名媛啊?我觉得以你的资历,没戏”

    该死的Fox,他怎么又出来了。我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还不理我了,玩深沉呢?”

    他继续找我麻烦,估计是闲的无聊想找我斗嘴打发时间。我就不理他,无聊死他。

    “瞧你那小气劲儿,我都好几天没出来活动了,你不能总让我睡觉吧”Fox的口气微酸,似乎有些不满。

    这段我看了很多关于双重人格的资料,第一人格和第二人格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严格来说他们还是一个整体,但是他们会独立思考,有不同的喜好,天朗活动时间,Fox确只能沉睡,虽然我不喜欢这色痞,但是我也不能剥夺他的权利。

    “我没这么说,你慢慢活动,我去做饭”我退了一步,不想把气氛弄僵。

    “别走”Fox拦住了我,我下意识的缩缩脖子。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他蹙眉瞪我。

    ,

重要声明:小说《双面腹黑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