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不及细想的原因+入v通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伤 书名:妖王冷妃
    长生安静的点了点头,直到他走出房间那平静的小脸上却瞬间一寒,那股心痛的感觉挥之不去,怎么会这样?

    脑海中闪过一道人影,那女人之前对她下的针就是不怀好意,只是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了这个女人,让她要这样对自己。

    她勉强坐了起来,开始打坐,脑中渐渐空明,那股锥心之痛竟也渐渐淡去,脑中却在思考着那女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心中一有甜甜的感觉,她的心便痛得死去活来?

    “不是饿了?就吃这么点。”宫绝夜端过只喝了半碗的参汤,一脸的不解。

    长生露出一丝笑意,淡淡的看向宫绝夜道:“饿了那么久多喝了不好,等过会儿再让人送点过来吧。”

    “恩,好吧。”宫绝夜将碗递给婢女端走,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柔静静的看着长生,长生却目光垂下,沉默了会才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恩?”宫绝夜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长生说的是蓝芯儿,心中一丝欣喜冒了出来,长生这般问难道是因为她也是在乎他的,所以她才会问蓝芯儿的名字,想到这他的心中满是幸福,眼中一道流光闪过,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更温柔的笑意:“她叫蓝芯儿,是蓝风国的十一公主,但是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出现在王府完全是因为她的医术无双,长生,你不要误会,我只喜欢你。”

    这般急切的解释,这般深(情qíng)的表白,长生的眉头微微一皱却瞬间松开,快到连宫绝夜也没有发现,她微微扯了扯唇道:“她的医术承自哪里?”

    “啊?”他还以为她会有那么一点点感动呢,结果还是一样的冷漠,到底什么时候她才会懂自己的心呢?眼中的黯淡一闪而过,再扬起时却依旧是满满的宠溺:“她是绝(情qíng)谷现任谷主秋志心的小徒弟,从十岁时和秋志心学习医毒,虽然辈份最小但是她的医毒水平却比同门师姐弟都要出色,你能醒来也是因为她全力救治。”

    是吗?

    长生眼中划过一道讥讽,那个女人指不定怎么害她了呢,这个笨蛋还这么相信她,算了,她在昏迷期间肯定已经着了那女人的道,现在只能靠她自己寻找出路了,靠这个笨蛋顶(屁pì)用。

    然而她却没有细想让她暗自生气,甚至一点都不肯告诉宫绝夜蓝芯儿真面目的具体原因到底是什么?

    这一步走错,此后却是夜夜懊恼。

    “出去,我要睡觉。”冷冷的下了逐客令,将莫名其妙的宫绝夜轰出了门,长生虚脱的靠在(床chuáng)上手慢慢的抚上了心口的位置。

    刚刚她的汤只喝了一半,心却突然的痛了起来,撕心裂肺的痛意让她再也喝不下一口,但是在宫绝夜面前她还是只能强作镇定,不表现出一丝的痛苦。

    这对常人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因为那种痛能让你意志崩溃,甚至满地打滚都嫌不够,但是她却连皱眉都是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不得不说她的意志已经不是钢铁能形容得了得了。

    现在宫绝夜被她轰走,见不到他,脑子里也不想他,那股心痛也渐渐的缓和了,甚至消失了,长生皱着眉脑中却想不出一点关于这种病的信息,在现代她从未听闻在想到一个人时心会痛得无法控制,当然这并不代表在这个时空里没有,而她现在最怀疑的就是那个蓝芯儿给自己动了手脚。

    眼中杀气汹涌,她深深的呼吸了口气,暗骂自己最近怎么变得这么沉不住气,连杀气都不能控制自如,难道是因为这次受伤对(身shēn)体刺激太大了,但是杀气好像不用(身shēn)体控制的吧?

    想来想去都想不通,还有那天出现在琉府里的杀手,那个眼神她实在是忘不掉,如果真的是他怎么办?再怎么说他也是个皇帝,看来这妖王府还是呆不下去了啊。

    想来想去结果就只有一个字——烦,干脆往下一躺,算了,先睡一觉吧,(身shēn)体受损太大才刚醒就又困了,盖上被子她沉沉的睡去。

    ————————————————————偶是分割线——————————————————————

    “事(情qíng)办得怎么样了。”

    某街道的一间平民房中,一(身shēn)粉衣罗裙的蓝芯儿正得意的坐在椅子上,眼神嚣张得看向站在窗边背对着她的男子。

    “已经办好了,你答应得事什么时候做到,我可一天都不想等下去了。”

    男子转过(身shēn),眉若刀削,甚至和宫绝夜还有三分相像,只是那一双冷酷的黑眸已经表露出他的(身shēn)份,七夜皇朝的皇帝宫锦澈。

    “放心吧,孤既然应了你就一定会办到,只不过……”他俊美的脸上浮现一丝邪魅的笑容,神色惑人道:“为什么会看上他?不过是一个妖孽而已。”

    蓝芯儿脸色一沉,不悦道:“那又怎么样,我就是看上了他,就算他是妖,是魔,我一样要和他在一起,还有我希望你记住,我和你之间不过只是一场交易,不要妄图打我的主意,否则我可不是吃素的。”

    说完十分不屑的离开,宫锦澈看着她离开的背景脸上的邪魅瞬间消失,眼中闪烁着冷绝的光芒,唇角却勾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

    这个女人倒是自大的可以,她以为他是看上了她吗?空有一幅皮囊的恶毒女人而已,在他眼里她连夜长生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但是他倒真想看看在那个人是不是也如他所想。若然不是,夜长生那你该(情qíng)何以堪?

    “来人。”

    话音一落一道人影便从跳入房中,跪地低头,动作简练。

    “何事?”若蓝芯儿在这她一定会惊奇的发现七夜皇朝的皇帝并不是如自己所想得那般不堪,单凭他冷酷神(情qíng)就堪比宫绝夜,只是她自以为是的被蒙在鼓里,像个小丑一样被人摆弄于股掌之中。

    “妖王,琉太子,雪太子都在查我们,皇上,我们藏不了多久了。”

    “孤知道了,放心,事(情qíng)很快就会结束了。”

    夜长生,我为你费尽心思,等着吧,这一次我会折断你的翅膀让你再也飞不出皇宫高墙,就算把你困在金丝笼里我也在所不惜。

    入v通知:

    偶在这必须说一句抱歉,这本书在明天就正式上架了,七知道这必定会流失大量的读者,但是能上架是对七的一个肯定,七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写这本书也是想有收获的,现在努力得到了成果,七很高兴,也会更加努力,希望亲们能继续支持我,万分感谢。

    !

    ,

重要声明:小说《妖王冷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