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被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伤 书名:妖王冷妃
    在街上又游了半个时辰,已过半夜,伍认命的跟着直到停下时他才发现原来已经走到了妖王府。

    长生仰头一脸沉思,要不要进去呢,这个时候他应该睡了吧,她从来也没遇到过这种况,若是不相干的人她大可以无视,但是现在她也算是寄人篱下,更何况她今天还是有些震动的,孤独一世重生后遇到他,她才发现原来她的心跳也会加快。

    “娘娘。”伍轻叫了一声,瞬间打破长生的沉思,她回过神来眼神变回原本的清冷,抬脚从容的走进王府。

    还未及院落熟悉的女声突兀的响起,苏纤舞带着大批的护卫正堵在她回院的路上。

    长生冷冷的看着她,淡漠道:“你还不睡?”

    苏纤舞瞪了一眼她后的伍,语气尖锐道:“哼,堂堂侧妃三更半夜才回来,还打扮成这幅鬼样子,今天本妃若不好好管教管教你,别人还以为我王府里没人管了呢!”

    “原来是这样。”长生眼中划过一道冷光,黑夜中无人发现,苏纤舞还十分得意的笑着,她以为今天长生必定是要受罚的。

    “我现在要睡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话锋一转让苏纤舞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她说什么?要睡觉,明天再说?

    她堵的就是现在,要到了明天她抵死不认那她怎么办?这个夜长生以为她真是笨蛋吗?

    见长生就要走,苏纤舞沉下脸冷喝一声:“放肆,本妃让你走了吗?”

    长生脚步一顿,眼睛缓缓的移到苏纤舞的脸上,冰冷的杀气不知何时弥漫,伍只觉得一瞬间全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股让他无法抵挡,连灵魂都为之颤抖的杀气和在武斗场的一模一样。

    艰难的看向长生,她黑色的眸子映着银色的月光,杀气有如实质般在她的眼眸中涌动,果然不错,是夜侧妃。

    伍心神一凛,王爷对夜侧妃的深已经不是秘密,若是苏侧妃和夜侧妃对上那死的人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苏侧妃。

    “何事喧闹。”

    比平时更为冷绝的声音响起,如平地一个惊雷,苏纤舞等人大惊,立刻跪下参拜。

    苏纤舞的心脏剧烈的跳了起来,不是说王爷已经休息了吗?现在怎么还出现在这里。

    宫绝夜第一眼就扫向长生,见她还穿着刚刚的男装,很明显现在才回来,眼色更沉的转向苏纤舞低喝道:“说。”

    苏纤舞被喝的一个激灵,浑都颤抖了起来,王爷虽可怕但从未对自己发怒过,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就是为了夜长生。

    “回,回王爷,夜妹妹扮成男装出去玩到现在才回来,臣妾也是想提醒她注意自己的本份,不要给王府抹黑。”

    宫绝夜冷眼一扫,声音依旧低沉道:“带这么多护卫,苏纤舞,你当本王是白痴吗?”

    苏纤舞浑一震,立刻俯趴在地上道:“臣妾不敢,臣妾只是,只是之前和夜妹妹有些冲突,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才带这么多人过来作个见证的,请王爷明查。”

    “哼。”一声冷哼仿佛哼在了苏纤舞的心头上,她的背后已经湿透,四肢颤抖的都无法控制,在王府里过了三年,对宫绝夜的害怕也减淡了许多,她也自以为是到妖王也不是那么可怕,最起码对她妖王一直是纵容的。可是今天这种惯例打破了,她这才发现传说中妖王有多么的可怕都及不上现在的百分之一。

    这个男人仅凭着他强大的气势,一声冷哼,一个眼神就让她如坠冰窟。

    然而现在知道晚了,传说妖王不轻易发怒,一旦发怒则比恶魔出世还要恐怖。

    “看来是本王平时太纵容你了,让你觉得在王府中可以只手遮天了,别忘了本王是谁。银。”

    “属下在。”

    银诡异现,跪地,跟着苏纤舞的护卫一个个面色发白,子发抖,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事会变成这样。

    宫绝夜扫视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众人,声音仿如九幽地狱爬出来的恶魔:“剥去苏纤舞的侧妃之位,从今以后不准再踏进王府一步,今参与此事的家仆都杖责一百棍,充军为奴。”

    所有的人都惊了,苏纤舞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她真的不敢相信就为了这件事王爷就要休了她,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丈夫就是天,就是地,一个被休的女人就算家财万惯也只是个弃妇而已,没有人看得起。娘家也不会让她进门,对于她来说这比死更可怕,苏纤舞泪流满面,跪着爬到宫绝夜脚边乞求道:“王爷,臣妾知道错了,臣妾以后再也不敢了,王爷您饶了臣妾这一次吧,王爷,臣妾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随着她的求饶,后的家仆也都开始求饶了起来,此起彼伏的哭喊声响了起来:“王爷,饶了奴才们吧。”

    “王爷,饶了奴才们吧。”

    黑夜仿佛为他披上了一层恶魔的面具,此时的宫绝夜才是天下人口中所惧怕的妖王,冷血绝

    “再加一百棍,行刑后即刻充军。”

    毕竟苏纤舞在王府里陪了他三年,这是他对她最后的警告。

    苏纤舞是个聪明人,但是在这种况下难免也大脑短路,难得糊涂了一回,听到宫绝夜只惩罚那些家仆而没有加罪于她,她还以为王爷对自己还是有感的,只要她在求上几回王爷就会回心转意了。

    现在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了,索抱住了宫绝夜的腿哭得更为凄惨道:“王爷,臣妾真的知道错了,臣妾以后不敢了,王爷饶了臣妾这一次吧……”

    她哭的惊天动地,撕心裂肺,长生在一旁无聊的直打呵欠,她很想像平常一样很酷的走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脚像是生了根一样,她只得认命的继续站在这里,希望这一切赶快结束。

    宫绝夜似看到她打呵欠,眼中冷光一闪,大步的跨开,不理后传来的哭求,只有冰冷的声音在黑夜中传了到众人耳中:“今晚执行。”

    冷酷的命令,无的手段,长生的脚终于找到了感觉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她的后是大片的哭声,不过还没等她洗漱好那些声音便消失无踪了。

    她撇撇唇,躺下睡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妖王冷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