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出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伤 书名:妖王冷妃
    一道黑影又出现在房内,双手拖着一方纸,银从黑影手里拿过方纸恭敬的递给了宫绝夜,拿过方纸扫了一眼宫绝夜难得的挑了挑眉,他还真没想过这个女人居然这么有来头,宫锦澈的林妃,琉火国细作之女,十前被原嫔下毒至死,宫锦澈为其在皇陵里立了灵儿,却不想原来将她水葬了。

    林长生?

    他明明记得她说自己叫夜长生,难道是为了隐藏自己的姓名吗?

    宫锦澈眼神微凝,银站在一旁不敢出言,黑影也跪的笔直,沉吟了一会他开口道:“将她发生的所有事都整理好给本王。”

    “是。”

    仿佛有无尽的黑暗要将自己吞没,长生浑一震双眼刷的睁了开来,那双黑眸似寒夜缀星,冷光人却璀璨耀人,小玥拿着毛巾的手一抖,怔怔的看着长生,所有的记忆在刹那回笼。

    “出去。”冰冷的声音让小玥心下一抖立刻跪到地上道:“奴婢小玥参见新侧妃。”

    “出去,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长生闭着眼睛可是那股冰冷的压迫却让小玥连头都不敢抬,小玥子微颤,好可怕,但是王爷吩咐过她一步都不能离开,虽然惧怕的厉害可是她依旧跪在地上:“侧妃娘娘,王爷吩咐奴婢好生照看您。”

    视线冰冷如刀锋,长生慢慢的坐了起来,她的上被换上了一件淡红色的纱衣,沉默着掀了被子就要下,小玥大惊立刻去扶,嘴里急道:“娘娘,您体虚弱要躺着好好休息啊。”

    素手如闪电劈过,小玥的体软软的倒了下去,她从没有想过新侧妃下起手来这么快,这么狠。长生面上淡淡,站在原地沉吟了一会便将小玥的衣服扒了下来换在自己上,然后又将她拖到上盖好被子,自己走到镜前照着小玥的样子简单的梳理了一遍。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小丫环低着头肩膀还有几分颤抖,看起来一幅受了委屈却又强自忍着的模样,站在门外监视的护卫两人交换了个眼神,看着小丫环低着头快步走开的模样微微摇头,刚来屋里的对话他们隐约听到了,看来这个新主子的脾气也不太好啊。

    小丫环走到墙角终于抬起了头,不是长生是谁!

    淡蓝色的丫环服没有减低她的气质,站在洁白的墙根下她如一朵清幽冰洁的雪莲,遗世独立。

    她的时间绝对不多,虽然已经避开了所有的暗岗,但由于她对这王府里的地形不熟,连大门都不知道在哪里,如果乱逛的话恐怕就得被怀疑了,而且就算找到了大门她可不能保证不被人认出来,毕竟由于昨天的诈尸一事这府里有不少人对她印象深刻着呢。

    半晌过后她转朝着最偏僻的地方走去,这一路也让长生对这妖王府有了一个概念,守卫森严,擅闯者必是凶险万分,当然这种守卫对她来说只是小意思,能避则避,不能避就抬头的借着丫环服饰走过去,谁也没想到本该是新侧妃的长生会在这个时候穿着丫环服乱逛吧。

    直走了约半盏茶的功夫才确定这是妖王府最外围的一道墙,不得不说这妖王府大的让她咬牙切齿,冷冷的回视了一眼,退后几步疾冲,蹬墙,单手撑顶,脚落地时她已经在王府之外了。

    长生没有一丝停顿立刻向着巷口跑去,她刚刚的行为肯定已经落在了暗卫眼里,她现在只能争取时间,幸好昨夜吃了不少东西又好好的睡了一觉,否则她还真不知道有没有那个体力这般大肆运动。

    就在长生翻墙而出的下一刻,宫绝夜得到了消息,原本还在处理事务的他一动不动,大概过了三,四秒才冷酷道:“无用,拖下去。”

    报告的手下连喊都不敢喊,任由人将他拖了下去。

    宫绝夜那只黑色的眼眸里闪烁着妖异的冷光,薄唇抿成了一个冰冷的弧度,半天才道出两个字:“很好。”

    隐在暗中的银浑一个激灵,眼前一闪而过那个女人绝色却清冷的面容,银在心里默默念道:祝你好运。

    他很少见过有人能让主子上心,而能让主子上心的人一般下场都很场,不过在心里他隐约还是有些期望的,因为那个女人是如此的不同,连他这个只能作为影子般的存在也会被她吸引住视线,无法忽略她的存在。

    “隐。”一如往的冷酷,听不出特别的声音。

    “在。”

    隐收回了思绪,再现时已然跪在了宫绝夜的面前静候命令。

    “立刻把她带回来。”

    “是。”

    “等等。”

    隐疾去的形一顿,他转过不解的看向宫绝夜,说实话这种况他从未见过,主子一旦下命则不会再更改,而这次他居然叫自己等等。

    “不要伤着她。”

    “………”影现在已经无语了,他只觉得他的耳朵可能听错了,一向冷血无的妖王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女人而说出这种话呢,不可能的,是他听错了吧,影不确定的向宫绝夜看去,这一看就看到了那只冷彻入骨的黑眸,影骤然一惊赶忙退下。他今天真的太失态了,想必主子也一定查觉到了吧,作为影子他本该没有丝毫自己的感的,而这二十三年来他也做到了这点,可是自从那个女人出现后不仅是他,就连主子也变了呢!

    风霜,越秦北门之外的一个小镇,当长生出现在这里时已经化成青衫长袍,玉面俊美的少年公子哥,当然不要问这件长袍是从哪来的,因为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问题。

    从离开妖王府到现在已经三天过去了,越秦里依旧鸡飞狗跳,但是却没有人想到她居然有本事逃出了越秦,当然这三天她过的也是够逊的,彻底的做了几回梁上君子,若她还是以前那个长生恐怕她自己都要笑自己了,但是她现在只感觉到无比的疲惫,透支,她的体又严重透支了,难道是她前辈子血债太重,所以重生后才会这般狼狈?

    狠狠的咬了一下唇,长生面色苍白的走向最近一家旅店,现在她必须休息,再这样下去别说三个月了,恐怕再来三个月她都好不。

    小二看到她一俊朗,穿的也体面立刻满面笑容的迎了过来:“这位公子,您要打尖还是住店?”

    长生脸色不好道:“住店。”

    小二也极为看人脸色,看她的模样也不多言立刻转道:“请公子上楼。”

    !

    ,

重要声明:小说《妖王冷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