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她就是刘倩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伤 书名:妖王冷妃
    苏纤舞怒极反笑了,说实话她还真没见过有人在妖王恐怖的注视下如此从容的呢!不过这女人越从容不就越衬的她三年前的胆小,想着她心中的怒火不又烧了起来,臭女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宫绝夜眯了眯眼,黑色的眸子里散发着无尽的幽暗:“她就是刘倩儿。”

    苏纤舞立刻回道:“回王爷,她就是刘倩儿。”

    长生站了起来,笔直的回视道:“我叫夜长生,你所说的刘倩儿现在恐怕已经回到家里了。”

    “什么?”苏纤舞惊叫出声才发现宫绝夜还站在她前,那如恶魔般的眼神一下子锁定在她的上,她子一抖:“王,王爷,她,她说谎,她就是刘倩儿,不然怎么会被红娘和刘氏二人一起送来呢,王爷,您一定要相信臣妾啊。”

    长生勾了勾唇道:“呵呵,堂堂一个王府居然连这点线索都查不清,这位王妃,你不会连刘倩儿的面都没见过就让人家嫁过来吧。”

    “……”苏纤舞一时无语,再看宫绝夜时她的心跳都快停止了,可能是这三年来心也被磨硬了不少,苏纤舞强壮着胆喝道:“大胆,你竟敢胡言,王爷,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宫绝夜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冷声道:“银。”

    一阵冷风刮过,一道黑影诡异的出现在房中,俯首道:“银在。”

    “刘倩儿,目前所在。”

    黑影一低头如风一般消失,不过一分钟黑影再次出现,声音如冰一般冷彻:“刘家村。”

    苏纤舞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完了,完了,这银可是王爷的头号影子,手下暗线无数,在越秦里只有他不想知道的,没有他不知道,现在他说刘倩儿在刘家村那就一定是在刘家村了。

    啪的苏纤舞直直的跪了下来,慌张道:“王爷请恕罪,臣妾,臣妾也不知道会这样,王爷……”

    宫绝夜却没有看她,而是将眼神放到了长生上,她一白衣,墨发披散,浑没有一点装饰,脸色也还很苍白,但即便如此她全却散发着一种清清冷冷的气势,让人不为之侧目。

    好,很好,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遇到这种人了,更何况还是个女人。

    “你,就是刘倩儿。”

    冷酷的声音让苏纤舞一愣,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长生扬了扬眉道:“你想将错就错。”

    宫绝夜黑眸中闪过一道亮光,这女人聪明,难得的他的薄唇微微勾起,跪在地上的苏纤舞刚好看到这一幕心中大震,她嫁给宫绝夜三年了,还从来没看见过他冷酷的脸上有别的表

    女人总是敏感的,一瞬间一种强大的危机感从苏纤舞的内心深处冒了出来,她恨恨的瞪着长生却不敢说什么。

    “不错。”

    长生微微扬首,眼中闪过一道不屑道:“但是我不想,你们还是派人把刘倩儿找回来吧。”

    宫绝夜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女人是因为怕他才拒绝的,寒气一下子从他的体里散发了出来,苏纤舞一个哆嗦惶恐的低下了头。

    “你怕本王?”

    长生勾了勾唇,那样子极尽孤傲:“我夜长生的字典里还从来没有怕这个字。”

    宫绝夜冷眼扫视着她,突然若惊鸿,长生眼中划过一道冷光,子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了过去,脚步一转堪堪避开了宫绝夜狂霸的手擒。

    似没有想到长生居然有这等功夫,宫绝夜的形只微微一顿又再次欺上,这次他的速度更快,整个人都仿佛模糊了一般看不清动作,但一脸冷静的长生却左闪右闪,在每个关键处总能避其锋芒。

    一瞬间已经出手二十招以上,但是却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不要说是苏纤舞和银了,就是宫绝夜的内心也是震憾不已,从最初的一层功力到三层,五层,甚至于七层,他依旧奈何不了她,一抹异芒从他的眸子闪过,瞬间速度暴增,长生在那一瞬间整个子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但是她的心依旧很平静,平静到没有一丝波动。

    只见她的上向后一仰,脚下一错,一道劲风刮过她的鼻间,转过头就见一玄衣的宫绝夜正稳稳的立在不远处。

    苏纤舞不懂武,所以最多也只是觉得眼前的女人能躲过妖王的攻击很不简单而已,但是蒙着脸的银却已经完全呆滞了,只有他清楚主子到底有怎样的实力,而这个女人看似轻松的躲闪却让主子无可奈何,这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实力啊,这个女人又到底是什么份,为什么刚刚他查不出呢?

    长生也眯起了眼睛,虽然看起来她躲的很轻松,但其实她的心里也是大惊,这个男人的速度太快,甚至快的有些恐怖,若不是凭着她惊人的直觉和前世杀手的经验,恐怕早在第一招就被擒了。更何况她现在的体一点力气也没有,若她还是前世的夜长生的话哪会躲的这么狼狈。

    宫绝夜负手而立,脸上是永远不变的冷酷,那双黑眸里却闪出了人的冷光:“你是谁?”

    长生暗中调整着呼吸,眼神却直视着宫绝夜道:“我已经说过了。”

    “本王问的是你的份,你是谁派来的?”能轻松的躲过自己的攻击这世上不出几人,但是他可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女人,只能说明她是被人暗中培养的。

    “我会在这纯属是个意外,长话短说吧,我本来是中毒了,以为死定了,不过谁想到那刘家人把我顶替了刘倩儿作了新娘子,更诡异的是我居然死而复生了,其实我自己也还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这不算是假话,只是长生却省了最关键之处,宫绝夜看向银,银心领神会道:“送回时确实没了气息。”

    宫绝夜心中略一沉思道:“不管你是谁,既然入了本王的新房,你就是本王的新娘,通知下去,王府的新侧妃就是她了。”

    苏纤舞瞪大了眼睛,不甘而怨恨的瞪向长生,她怎么也想不通王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恐怕长生现在不死也重伤了。

    长生忽略了苏纤舞怨毒的眼神,看宫绝夜冷酷的模样知道他不是在说笑,她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区别刚刚的清冷,现在她的上散发着不逊于妖王的冰冷气势。

    一字一字道:“不,可,能。”

    宫绝夜勾了勾唇,整个人瞬间邪肆了起来:“如果你能走出这个房间,本王就收回刚刚的话。”

    他到是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

重要声明:小说《妖王冷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