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仙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伤 书名:妖王冷妃
    不好意思,这两天开学,学校没网线所以断了两天。

    长生眼中的暗芒一闪而过,唇角抿出一道冷冽的弧度:“很好,我会如你所愿,但是你要听我的安排。”

    纵使柳玉儿天天都想林长生死无葬之地,可是当她听到这诡异的回答后着实愣了,林长生想干什么,没有人会自己要死,她有什么谋?

    仿佛看穿了柳玉儿心中所想,长生冷然道:“你放心我不会害你,反而会帮你,你不是想知道皇上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吗?现在就有一个好机会,就让你看看自己在皇上心里到底有多重要吧。”

    柳玉儿脑中思绪万千,林长生的提议太有惑力,可是另一方面她根本就想不通她到底在想什么,如果有什么谋呢?没有一个人会好端端的提这种意见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很简单,我会假死出宫,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再也不会和你争皇上的宠,在初期你要暴露是你下的毒……”

    柳玉儿眉眼一瞪道:“你说什么吗?”

    长生瞥了她一眼道:“你不是想知道自己在皇上心里到底有多少重量吗?这就是个机会。”

    柳玉儿有些犹豫,其实她心里也想知道,如果皇上震怒了呢,不,不可能,皇上不可能林长生多过她的:“可是这太危险了。”

    长生微微一笑,隐去了脸上一闪而过的讥讽:“我说的只是初期,相信就算是你做的你也不会傻到自己认罪。”

    柳玉儿眼中划过一道亮光:“你是说,栽给别的……”

    长生手一举,柳玉儿即将要出口的话便堵在了喉咙口,她也意识到了伸出小手捂住了小口,柳玉儿现在只觉得林长生好可怕啊,心思缜密到令她胆寒。

    “你,你真的要这样?为什么?”

    长生淡漠道:“我想要自由,当然信不信由你,当然如果你不做我也会找别人合作,不过到时候你可要当心了。”

    这绝对是赤luoluo的威胁,柳玉儿能说什么,这个计划对她百利而无一害,还能让她看清自己在皇上心里到底算什么,说实话她的心里是有那么几分期待的,可是又有点害怕,这一点都不像以为的她。

    想到这她看了长生一眼,自从这个女人转了子以后她越来越摸不透皇上的心思,甚至连人都很少见到。

    一系列的想法从脑子里闪过,柳玉儿咬了咬唇道:“好,我同意,说吧,什么时候,我要做些什么?”

    长生勾了勾唇,仿佛早就料到了柳玉儿会答应一般:“其实你要做的很简单,只要在我死后极力阻止我进入皇陵就行。”

    “什么?你,连皇陵都不想进?”宫里的女人有谁不想死后进入皇陵安葬,那将是无比的荣耀,甚至连家族也根着沾光,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等我死后七天就将我水葬,其余的我会帮你,不过在你被人怀疑是凶手时你要好好表现,相信这点不用我教你了吧。”

    “恩。”柳玉儿点点头,面色沉重。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大概就这几天吧,不送了。”

    直到柳玉儿走出雨影宫她的脑子还有点迷糊,真的很难以理解林长生到底在想些什么,林妃,多么荣耀的份,可是这个女人却一点都不屑,甚至以假死出宫,她说要什么自由,自由有什么用,有钱吗?有权吗?有钱吗?

    柳玉儿摇了摇头,不再去想,算了,反正她要出宫也是一件好事,少了一个对她有威胁的人,而且又和她无关,何乐而不为呢?

    今天的天气有些沉,乌去密布的,总觉的有什么事要发生,正在处理奏折的宫锦澈深吸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觉得心绪不宁,微微皱眉,到底要发生什么事,为什么觉得那么不安呢?

    “皇上,皇上。”

    九金急切的声音从远及近,一直跑进御书房连礼节都没顾得上,宫锦澈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悦道:“发生什么事,这么惊慌?”

    九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声音还有些抖:“皇上,林妃娘娘,仙逝了。”

    “啪”宫锦澈手里的折子掉在了地上,下一刻他猛然站起怒声道“你说什么?”

    九金一下子跪在地上道:“回皇上,刚刚雨影宫的宫女来报,林妃娘娘仙逝了,太医已经过去查了,死因还未明。”

    “放。”生平第一次宫锦澈如此失态,连粗口都暴了,他大步跨下,冷声道:“去雨影宫。”

    雨影宫里一片混乱,灵儿跪在边哭的一塌糊涂,一素白的长生静静的躺在上,脸上是一片惨白,口也失去了该有的起伏。

    当宫锦澈赶到时一片哭声让他的脚步慢了下来,为什么到处都是哭声,为什么梁上挂满了白灯笼,不,不可能,她不可能死的,她是那么聪明,那么睿智,她怎么可能会死呢。

    脚步虽慢却也在一步步靠近,一明黄的他站在里时被一片白色包围着,他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中央的白上,她就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往的冷漠,没有往的狡洁,她怎么可以就那么安心的躺在那里呢。

    泪在无声中落了下来,他曾以为这一辈子他都不会为任何人掉一滴泪,也不会为任何开心难过,可是在遇到她后他的心就像失去控制一般,会开心,会暴怒,现在他的心开始发慌,希望这不过是她戏弄他的一场游戏。

    九金小心翼翼的看向宫锦澈,一向冷心硬肠的皇上居然流泪了,这真是奇了迹了:“皇上。”

    声音很轻,可是宫锦澈的世界却一下子爆炸了开来,他几乎是最大步伐的走近边,他大力的握住了长生的肩膀一下子将她提了起来,怒吼道:“不要躺在那里,不要睡,朕命令你,醒来,现在给朕醒过来,不准再睡了,否则朕不会放过你的,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

    声音从最初的怒吼到渐渐低喃,最后近乎哀求,七夜皇朝最尊贵的帝王,一生都未如此卑微过,可是长生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宫锦澈一把将已经冰冷的体拥入怀中,该怎么办,心那么痛,他该怎么办?!

    ,

重要声明:小说《妖王冷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