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计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七伤 书名:妖王冷妃
    长生微微挑眉,这哥俩倒是难得的人才:“原松?背景。”

    定忠收敛了一下绪才道:“他就是原嫔的父亲,现任的兵部尚书,手下掌管三堂六司,是丞相柳飞扬的头号走狗。”

    长生没有说话,神色一片慎重,定忠和定孝也不多言,只定定的看着长生,良久长生的辰角勾起一抹弧度,冷酷的眼神扫向定忠和定孝道:“想报仇?”

    “是。”

    没有一点犹豫,两个年轻的男子脸上是一片坚毅和仇恨,为了报仇他们假装成太监在这宫中三年,受尽屈辱,吃尽苦头,只要能报的了仇哪怕让他们下一刻死去他们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好。”长生闻言道:“不过这是你们最后一次为了自己可以放弃一切。”

    定忠和定孝一愣,看向长生冷酷的神脑中灵光一闪而过,虽然主人表达的极为无,可是他们知道主人是在为他们考虑,他们不是只有报仇,能遇到这样的主人何其有幸,若能报得了仇,他们便再无自我,一切以主人为尊。

    见他们的神色长生知道这两个人已经懂了,不错,有脑。

    她夜长生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天高地广,没有一处能绊下她的脚步,纵使是以死亡之地著称的美事基地她也是一人独闯,从不与任何人联手,然而重生在这个世界,她的想法有几分改变,前世一生孤独,这一世若能有两个真心相伴的伙伴或许也不错。

    “那么下面便听听我的计划吧,不过你们要紧记,我的边目前就只有你们两人,绝对不要相信其他人,知道吗?”

    “是,我们明白。”

    三人在屋子里讨论良久,直到天色落幕长生才将整个计划整理完毕,定忠和定孝两人听的是目瞪口呆,他们到底遇到了个什么样的主子啊,那谋略,那智慧,真是不可用凡人的智慧来衡量。

    “整个计划基本上就如此执行下去,你们一定要办好,以后过什么样的生活可都要靠你们了。”

    长生抿着唇,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定忠和定孝神色一正道:“是,我们兄弟一定不负主子的期望。”

    “恩,那你们先下去吧,计划越早实行越好。”

    定忠眨着眼,脸色尽是狡猾道:“是,我早看那两个人不爽了,明天看我们不整死他们。”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彼此都一副狠相,长生喝了口茶道:“看来已经选好猎物了,只要不弄死,其他你们看着办吧。”

    “是,谢谢主子。”兄弟两开开心心的退了下去,长生眼中闪过一道深色,明就是她的计划正式拉开序幕的时候,今晚她会很忙,拿出几张纸,长生开始书写,火光在宫中照耀了起来,一夜奋笔。

    “林长生,你给我滚出来。”

    中时分,长生正悠闲的看着书,柳玉儿那尖利的嗓门顿时在前院响了起来,终于来了,唇角挑起一抹冷笑,长生放下了书优雅的向着前院走去。

    “娘娘,柳妃娘娘带着好多人。”灵儿急匆匆的来通报就见自家娘娘正一脸淡然的向着前院走去。

    “去看看。”

    灵儿顿时大急道:“娘娘,她们来者不善,我们还是避避吧。”

    “往哪避。”长生不甚在意的朝前走去,周上下一片从容。

    “林长生。”

    “柳玉儿,大中午的就跑到本宫的雨影宫来,莫不是太喜欢这雨影宫,所以才前来吗?”

    长生刚一出现就用这样的话来讽刺柳玉儿昨来大闹的丑事,柳玉儿本就愤怒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哼,鬼才喜欢你这雨影宫,一个冷而已。”

    “噢?那不知娘娘经常来光顾雨影宫是为何?”

    “哼。”柳玉儿手一挥,她后的护卫立刻将两人押了上来,这两人正是定忠和定孝,长生秀眉一挑道:“不知他二人犯了什么罪要柳妃亲自押来?”

    柳玉儿脸色狠道:“这两个狗奴才居然敢冲撞我琉璃宫的人,将本宫的贴婢女和太监都打伤了。”

    一说到此处柳玉儿点的两个人站了出来,各个脸上都青紫交错,端的是五颜六色,长生心中大笑,脸上却尽显怒气,向着定忠和定孝两人问道:“是你二人做的?”

    两人低下了头,定忠小声回道:“是,不过是因为他们在背地里辱骂娘娘,奴才们看不过去才……”

    “放。”柳玉儿的贴宫婢跳儿立刻叫道:“分明是你们存心到琉璃宫找事。”

    长生见此沉下了脸道:“宫中上下都知道我雨影宫是冷,这雨影宫的奴才也都是规矩行事,小心做人,因为他们的主子地位低下,只要他们一做错事必定是受罚无疑,这种处境下的他们会去当红的琉璃宫找事?你们当本宫是三岁小孩子任人可欺的吗?”

    此话一出连柳玉儿都愣了愣,长生说的确实是事实,一个是相当于冷宫里的奴才,一个是在正受皇宠的琉璃宫奴才,两方比较,冷宫里的自然不可能上门去找麻烦,这不是找死吗?

    跳儿一听顿时急了:“娘娘,不要听这女人胡说,真的是那两个奴才来闹事,小四可以做证的。”

    柳玉儿的贴太监小四立刻道:“是的,娘娘,的确是他们来找事。”

    “你二人是一路人当然会互相帮助,不过此事如何大家心里有数,如果你们要闹,本宫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毒在柳玉儿眼里一闪而过,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跳儿和小四道:“就算是本宫的人存心找这两个奴才的麻烦那又如何,雨影宫里的两个奴才怎可与本宫的人相提并论,今天本宫一定要扒了他们的皮。”

    长生冷哼了一声道:“柳妃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本宫就不是妃。”

    “你只不过是一个人。”

    “是吗,好,既然你一定要惩罚这两个奴才本宫也没什么话好说,不过你的人也要受罚,否则本宫不介意让整个皇宫都知道你柳妃有多恃骄而宠。”!

    ,

重要声明:小说《妖王冷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