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除夕(2)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傅逸生到的时候莫语涵正因一阵又一阵的鞭炮声辗转反侧,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没有听到敲门声。

    傅逸生按了门铃,没有听到门内应该应时响起的门铃声,然后改为敲门,但又不敢太大声,怕惊扰了邻居。

    敲了足足五分钟,始终听不到门内有什么动静。他突然开始烦躁不安。说实话他不太觉得莫语涵会出什么事,可就是担心。说不清是担心自己远道而来却有可能见不到她,还是担心这个除夕夜她有了新的去处。

    他拨了她的手机,关机。又拨了家里的固定电话,好在这一次电话响了没两声就被人接起。

    傅逸生在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快开门!”

    “什么?”

    “冷死了,语涵,快开门!”

    莫语涵以最快的速度清醒过来,又以最快的速度冲下去开门。

    当傅逸生风尘仆仆披着遮掩不住的疲惫站在门前时,她才得以确定这不是在做梦。此时此刻,那个本该在两百多公里以外的人真真切切的就在眼前。

    她看到他脸上绽开的笑容,还那么漂亮。

    “不请我进去么?”

    莫语涵机械的后退一步,眼神始终没有离开他的影,“下雪了?”

    “嗯,刚刚开始下的,还真不小。”傅逸生抖了抖肩膀上的雪花,将手里的食盒递给莫语涵,“吃饺子没有?妈让我送点给你,你最的六鲜馅饺子。”

    莫语涵接过食盒,鼻子酸涩。她转过往厨房走,极力掩饰着自己的绪。

    她加了水在锅中,准备煮饺子。傅逸生跟进去,“我来煮吧。”

    莫语涵点了点头,不看他,自顾自的打开盒盖,白白胖胖压边整齐的漂亮饺子一只贴着一只的摆放的很齐整,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傅逸生之手。她的心在这一刻漾了起来,她没有想到,一个本该孤寂冷清的除夕夜竟然会在最后一刻逆转了形势。

    傅逸生掳起衬衫的袖管,几条微微隆起的青色血管攀附在他坚实的小臂上。这是莫语涵再熟悉不过的了,这感觉真是久违。

    离婚以前,家里请了阿姨,傅逸生很少下厨,但偶尔也会来了兴致在她面前展露拳脚。每每这个时候,莫语涵都会站在一旁,说是要帮他打打下手,可是这个不称职的“助手”连油盐的所在都搞不清楚。后来傅逸生也习惯了,需要什么时干脆自己去拿,再也不会指望着莫语涵。

    帮不上忙莫语涵依然喜欢站在他边,她喜欢看他专注的模样,与喜欢他愉悦低沉的笑声,似笑非笑勾起的嘴角一样,他专注的神,她喜欢极了。

    可是,眼下的况变了。莫语涵的新居傅逸生一点也不熟悉,饺子煮好了,他连找了俩个橱柜都没找到盛饺子的笊篱。

    莫语涵会意的拉开最下面的橱柜拿出笊篱递给他,又从旁边的橱柜拿出俩个小碗以及醋和辣椒。

    傅逸生看着她抱着碗筷和调料瓶子有些艰难的起,正要去替她关上柜门,但见她直起腰来自如的向后一抬脚,棉拖鞋的外侧准确无误的擦过柜门上的把手。“叭”的一声,柜门受力轻轻的合上。

    这个动作一气呵成,轻巧迅速。他突然意识到他的语涵已经不是厨房里的移动木桩了。

    煮了两大盘饺子,最后只剩了小半盘。傅逸生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想着自己可是真饿了,都忘了要跟语涵说些什么了,只顾着吃饭。抬起头才发现莫语涵的碗中全是破饺子,而她自己仍在努力的制造着破饺子。

    “不好吃?”

    “不是。”莫语涵边说边夹了一只饺子,咬了一口,把剩下的半个放在堆满破饺子的碗里,又去夹新的。

    “那怎么就吃一口?”傅逸生扬眉。

    她专注的咀嚼,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好半天才后知后觉的问,“怎么没有花生米?”

    傅逸生愣了一下,继而笑了开来。

    在他的家乡,每年大年初一的饺子里都要包进一两枚钱币,老人们说吃到钱币的人就会在新的一年里有很好的财运。后来因为顾忌钱币太不卫生,傅母索将钱币换成了花生米包在饺子中。

    每年初一莫语涵最最在意的事就是能不能吃到包着花生米的饺子。

    “这次忘了。”

    “这事怎么也能忘?”莫语涵小声嘀咕了一句,不甘心的又夹起一只,一口吞下,细细咀嚼,确定是真的没有花生米才不甘不愿的相信了傅逸生的话。

    “一个迷信的说法而已,怎么那么在意?”

    “以前我一次都没吃到过,每次都是你吃到,真怀疑你是不是作弊……”

    话说到一般莫语涵就已经后悔了,“以前”、“过去”这都是他们之间的忌,她怎么这么轻巧的又跟着他回顾过往呢?这可真不应该!

    莫语涵讪讪的喝了口茶水。

    傅逸生笑,并没有继续那个关于从前的话题,“那下次改成七鲜馅的饺子好了,每个里面都包一个花生米,保证你吃得到。”

    “那有什么意思?”

    傅逸生不再接话,只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一时间餐厅里安静极了。

    捧着肚子在椅背上靠了好一会,莫语涵才开始收拾碗筷,但是动作极慢。她在斟酌,斟酌着怎么开口。

    今天的傅逸生很不同,她很高兴他没有像之前那样霸道强势,笃定了她一定会回到他的边。她很不喜欢他的那种气场,它让她过去受到的伤害和面对他时该有的自尊都显得微不足道。

    不能这样,她对自己说。

    所以她一味的执拗着,反抗着。

    可是今天不同,他风尘仆仆的连夜赶来只为送饺子给她,这在市内已经很不容易,更何况是从两百多公里开外的地方。他大老远的来了,留下妈妈一人在家,也是为了来陪她过个年。然而,他为她做了这些,他也只说是遵照了傅母的“指示”……而且今天的傅逸生温和少言彬彬有礼,不像此之前那样强势的迫她,只是三言两语的回应她的话,仿佛又恢复到了他们离婚以前。可与那时候不同的是他始终在朝着她微笑,弯弯的眉梢眼角都藏满了亲昵和宠

    她不知道什么让他有了变化,总之这样的傅逸生她没法再下逐客令,但也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让他留下。

    “一会……还回去么?”

    傅逸生扬了扬嘴角,有些讪然,“我可以不回去么?”

    莫语涵整理着碗碟,脑中努力搜索着一个含蓄的应

    “我刚刚开了好久的车……睡沙发行么?”

    莫语涵端着碗碟往厨房走,“你可以睡客房。”

    莫语涵为他铺上了新的单和被罩,就连枕头也是新的。

    傅逸生看着这个布置简洁的房间,猜测着他该不会是这个房间第一个客人吧。

    他努力在这个房间中寻找着她的蛛丝马迹,可是,这房间太简单了。双人头柜以及大立柜,比宾馆都不如。

    任何人的痕迹都没有,这间房间是崭新的。

    直到听到隔壁的关门声,傅逸生才关了灯,躺上、

    没想到这一年才刚开始,他就这样忙碌了。

    新年钟声敲响时他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然后如他所愿的看到莫语涵错愕却有些兴奋的表。他回想着她吃饺子时鼓着腮帮子的样子,还有她小心翼翼问他会不会走时强作镇定的神……他终于可以欣慰的告诉自己,母亲说的另一种可能是不存在的。

    傅逸生欣慰的叹息,闭上眼。脑子里又是他自信满满的跟母亲说“明年一定带她回来陪您过年”时,母亲不太愉悦的声音。

    当时傅母的语气非常生硬,从小到大,只有他犯了“严重”错误的时候她才会用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

    “为什么你这么笃定语涵一定会回到你边?嗯?傅逸生。”她连名带姓的叫他。

    “我她,她也我。”他理所当然的回答。

    “你怎么知道她你?你怎么知道她现在还你?”

    傅逸生一时语塞,傅母继续说,“就算语涵她还没变心,那么她为什么就得回到你边?难道说你就要跟你在一起么?如果你们是初初相识的小侣,彼此相,那么她不嫁给你就是她不对。但是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以后你怎么还能这么确信她会回到你边呢?”

    “没错,人对喜欢的东西都有,就拿前段时间你们公司买地这事来说。你看上的应该不只一块吧?但是你全部拥有它们了么?再比如,你小的时候很喜欢背着我买游戏光盘,你也不是每次只看上一款游戏吧?但是你会将你觉得不错的全数买下来么?所以喜欢的未必就要拥有,有也未必就一定要占有。对于有些喜欢的东西是没能力拥有,对于有些东西则是没那么喜欢,时间长了那种拥有它的愿望也就淡了。语涵对你,或许就是这样。”

    傅逸生抹了一把脸,母亲说的他怎么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妈,您是要我放弃么?可是,我舍不得……”

    “唉,哪有当妈的愿意看到儿子难受心痛的?更何况语涵是这么好的姑娘。妈只是希望你能设处地的替她想想。想想过去妈是怎么教你的,多替别人想想对自己也有好处,对亲人该是这样,对人更是如此。但是,如果她真的不你了,那么就好好的放过她也放过自己吧。”

    那天,傅逸生彻夜未眠,他承认他骨子里是个有点霸道的人,但是对莫语涵表现出的强势远远超出了他的正常状态。他原本不该那么凛冽的,他知道,他是开始着急了。

    母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最后一句更是正中他的要害,让他的脑中、耳根子后,还有心口都是一片清凉。然而,无论如何他不会放弃她。因为,他害怕。

    相比较失去带给他的恐慌,他更怕她不能幸福。

    莫语涵提出离婚,他们的孩子未能出世,这些他无力逆转。有那么几次她毅然决然的拒绝他时,他也动过放弃的念头,安慰着自己时间会冲淡一切。然而,她总要有个归宿。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担心她的“归宿”也许不能很好的照顾她,担心她在他庇护不到的地方收到伤害,这种心就像嫁女儿一样,只是并不甜蜜。

    他不能放心的将她的幸福交付给任何一个除他以外的男。所以,他一点都不想放弃。只是在那之后他想明白许多,他找她回来是想对她好,并非单纯的占有她。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