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重温旧梦(2)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傅逸生低头亲吻莫语涵的头顶、额头和面颊,最后肆意的欺上她的唇。他轻轻碾磨,在她无意识的轻哼中撬开她的牙齿,他霸道的撩拨她,无所顾忌的将激点燃。

    莫语涵随着他的力道一点点的向后倒去,肩膀上的浴巾顷刻间抖落。

    完全赤、的暴露在他面前,她有一刻的恍惚,周的一阵清凉让她的意识陡然清醒。这是傅逸生,真真实实的傅逸生,不是梦。

    她有些抗拒的推搡他,而他的体早在她倒在他下前就起了反应。他已没有多余的理智去分辨她的拒绝是真还是假意。

    他一把握住抵在他前那双小巧的手腕,将它们桎梏在她的头顶。他强势的欺压向她,感受着下丰盈柔软正隔着薄薄的衬衫衣料不断地向他传递着量,傅逸生体的某一处被彻底的点燃。

    他吸轻咬着她的下唇、耳垂,还有脖颈,微干燥的大手在她的上肆意游弋,随处点火。

    莫语涵难耐的扬起下巴,傅逸生在她纤巧的锁骨处流连不止。

    淅沥的雨声越来越大将细碎的衣料摩擦声和两人**蚀骨的呻吟喘息声一并淹没……

    感受到莫语涵的兴奋,傅逸生松开了钳制她的手。

    他双手支撑在她的耳侧,欣赏着被困扰的她。

    莫语涵紧闭着双眼,两簇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似乎是因为他的突然离开而感到不安。她满脸潮红,嘴唇微肿,右侧锁骨处还留有他的印记,她的口正随着略微急促的呼吸起起伏伏……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为拥有她而欣慰骄傲,却已是第无数次为错过他而感到懊恼悔恨。

    他再一次俯贴上她的眉心、鼻尖,蜻蜓点水般的碰触似是全无、望的亲吻,又像是狂风暴雨来临前的前奏。

    莫语涵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攀附上傅逸生的脖子。

    理智告诉她上的人正是她避犹不及的定时炸弹,然而当这种熟悉又久违的感觉从记忆的闸门喷薄而出时,她不可抗拒的被卷入了激、的黑洞。

    她的手顺着他的衬衫衣领滑至他前,从他半敞开的领口探入,轻轻摩挲他坚实滚烫的膛。

    傅逸生深深叹息般的轻唤了声“语涵”,、望在一瞬间冲撞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他大力揉捏下绵软柔滑的她,引导着那双纤巧的小手解开他的衬衫、裤扣……

    两人总算赤、相对。

    最大程度的紧密贴合,傅逸生徐徐侵入了莫语涵的世界,她却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她从心里到体都不能像最初那样自然而然的接纳他,可是她也想象得到让他离开后自己会是空虚失落的。她的指甲在一番思绪和体的纠葛中陷入他背部的皮肤里。

    傅逸生没有动,只是将自己深深的埋在她的体中。

    他蘀她、舐掉眼角的泪,轻描她的唇,又歇斯底里的与她纠缠,当她的喘息一阵急过一阵时他才开始慢慢的律、动。很快,彼此留在对方体里最最原始刻骨的记忆被唤回了。

    夜的寒凉伴随着凄厉的雨声包裹着莫语涵,傅逸生上的温度让她无比留恋。她不可抑制的紧紧攀附纠缠着他,在他大滴大滴的汗珠的浇灌下,成为这一夜唯一绽放的夜玫瑰。

    ……

    醒来时天还没有大亮,铅色的天际除了圆滚滚的新,还有一牙淡淡的冷月。

    莫语涵很认,换了地方就睡不踏实,更何况独居小半年,她已经习惯了一方大上一展大被下,除了她自己下的方寸之地,其余全是冰凉没有温度的。可是现在她的头下是条坚实的手臂而非熟悉的丝绸枕面,后是滚烫的膛,还有温的气息一下下的喷洒在她的颈后耳根处,引起一阵阵的痒痒麻麻的感觉。

    关于昨晚的一切莫语涵不是没有印象,当时的她也并非神智不清。她清晰的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可是这并不妨碍她在彻底清醒冷静之后会羞愧懊恼。怎能因为一时的**和冲动就向他妥协?

    经历了昨晚,她的方向盘骤然扭转了180度,以不可阻挡之势朝着原路奔回,让她过往的所有努力毁于一旦。

    莫语涵蹑手蹑脚的起上粘腻,但她没有时间洗澡。

    她拨了电话给顾琴琴,“嘟嘟”的响了许多声电话才被接通,顾琴琴的嗓音有些暗哑,缓缓的吐出一个冗长的“喂”。

    莫语涵气得手抖,想想也指望不上她来接自己,恶狠狠的骂了句“你给我等着”就挂断了电话。

    莫语涵在酒店门口站了一会,昨天是时间太晚,今天又是太早,一样打不到车。

    迟疑一阵,她给周恒打了电话。

    “语涵?”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早打给他,周恒的声音中有些许讶异,好在听上去足够清醒。

    莫语涵松了一口气,“起了吧?”

    “嗯,刚起,昨天聚会怎么样?”

    “还不错,就是现在有点麻烦,你方便的话可以过来接我一下么?”

    周恒没有问莫语涵为什么没赶在昨晚回市区,莫语涵自己主动解释说,昨晚下雨又没有便车搭就选择留宿一宿。

    “其实你可以多睡一会,我晚点过来接你也是一样的。”

    “唔……”莫语涵转向车窗外,“换了地方睡不踏实,昨晚几乎一夜没有合眼。”

    周恒看她,眼里除了心疼似乎还有其他什么。

    半响,他说,“要在前面加点油。”

    “好。”

    工作几年,傅逸生始终保持着上班族的作息,即便现在为铭泰的总经理,他依然不会比员工起得晚。

    他醒来时,天刚大亮,他的体上还留有作夜亢奋之后的记忆。他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满怀期待的将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一点点的睁开,在发现了柔软宽敞的大上只剩他一人时,那一点点还未及放大的笑容就已经凝固了。

    卫生间内没有人,隔壁房间也没有人。

    傅逸生赤着脚,站在头前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头上那几张红票子就在这个时候引入了他的眼帘。

    十来张百元大钞被压在傅逸生的手表下。

    他没有戴着手表入睡的习惯,睡觉前他总会将它摘下放在头。他清楚的记得直到昨晚入睡之前这些钱都没有出现……

    待反应过来是怎样的状况后,傅逸生能做的只是无力的按压住自己“突突”跳动的太阳

    ……

    莫语涵最闻不得汽油味,站得老远等着周恒把油加满。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迟疑片刻掏出手机,显示屏上的名字张牙舞爪的跳动着,似乎在喧嚣着来电之人的急躁与愤怒。

    她用几秒的时间发愣,然后匆忙的将电话切断,正好周恒的车子已经停到了她的边。

    “怎么慌慌张张的?”

    “哪有,就是觉得有点冷……”

    “快上来!”周恒从后座上扯过一条毯子搭在莫语涵腿上,语气嗔怪,“这都冬天了,怎么还穿这么少?”

    说话间莫语涵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一次她看都没看直接挂断了电话。

    周恒诧异的看过来,她讪笑,“是陌生号码。”

    他再没多问,打了把方向盘将车子驶出加油站。

    ……

    傅逸生简单的洗漱,穿好衣服,戴上手表,收起了他“一千块”的酬劳。

    刚出房门,正遇上打扫客房的服务生,“先生,是要退房么?”

    “对。”傅逸生点点头朝着电梯走去,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

    他记得这个服务生,昨晚他带莫语涵上来时也曾与她打过照面。

    他清了清嗓子,“请问……今早有没有见到昨晚跟我一起上来的那位小姐?”

    昨天深夜里,只有傅逸生和莫语涵入住酒店,而且声势浩大,服务生对他们自然是有些印象,今天早上她换班之前曾在前台跟同班的姑娘聊天,正好见到莫语涵被另一个男人接走,她当时还有些诧异,现在已经大概明了是怎样的况了。

    她看着眼前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不免心生同,“额……早上有位先生来将她接走了。”

    顿了一瞬,傅逸生点了点头,塞给服务生五十块小费道了声“谢谢。”

    傅逸生坐上车,并没有直接发动。手机被他捏在手中许久,已经附上了一层薄薄的汗液。

    他以为经历的昨晚他们之间会有不同,他以为她的缴械投降,主动的拥抱和亲吻都是宣告着她的回归。当他餍足的拥着她入睡,他以为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在今天早上给她一个早安吻。可是,傅逸生万万没想到,胆小怯懦不负责任的莫语涵竟然在他醒来之前就逃之夭夭了!

    想到周恒,傅逸生满腹的怨气陡然转变为火气。他仔仔细细的回想着莫语涵前一晚的表现……似乎没什么破绽。但是就是这短暂的自我怀疑让傅逸生丢盔卸甲。

    他竟然怀疑她的迎合只是源于她体对他的渴求,他竟然怀疑她的心脏已在他看不见的这段时间内住进了别人。

    傅逸生合上双眼深深的叹气,还要多努力才能让她回到他边?

    半响,他翻开手机发信息给她。

    ……

    莫语涵盖着毛毯抵着车窗昏昏睡,短信“滴”的一声穿破车内的静谧。

    “对昨晚的服务满意么?”

    看到这条短信时莫语涵的心脏毫无预兆的罢工了数秒。昨晚的一幕幕像幻灯片一样在她脑中循环播放,又一次勾起她的耻辱感和罪恶感。

    她脸色潮红,拇指颤抖着点了“删除”。

    “怎么了?”周恒疑惑的看她。

    “没事,总有一些地产公司和保险公司发各种广告过来,呵,看来是该换号码了。”

    “这个没有**的时代哦!”

    莫语涵将手机塞入包中,她以为只要不回复他就不会再发来。可是好景不长,不一刻又是“滴”的一声,一条新的短消息。

    “看来是不太满意,不然怎么只有那么点钱。不过,售后服务包君满意。”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