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策略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36新欢

    周恒从傅逸生手上接过莫语涵的行李,这次傅逸生没有多说,将行李交给周恒后,他对莫语涵说,“回去好好休息,不要着凉。”

    想起早上小希的话,莫语涵的脸立刻涨的通红。她胡乱的点点头,与傅逸生告别。

    莫语涵心神不宁的上了车,好半天才发现周恒根本没有发动车子。她疑惑的回头才发现他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周恒勾起嘴角敷衍的扯出一个笑容,并没有回答她。

    莫语涵不知所措的掏出化妆包,镜子中的她脸色苍白眼神黯淡但却并没有什么不妥,她转过头来还想对周恒说些什么,他却突然倾过来,在她怔愣的瞬间蘀她系好了安全带。

    “发呆有损智商。”周恒边说边轻笑着将车子驶如车道。

    一路无话。

    即便莫语涵再迟钝也看出了周恒的异样,而这种异样足以让她心生愧疚。她曾无数次信誓旦旦的说要与傅逸生一刀两断,也答应过周恒要好好考虑他们的关系,可是无论她有多努力还是避免不了刚才那样混乱的局面。虽然这不是她的错,但她已经清楚的感受到心中那道原本就不太坚实的围墙已在一点点的破裂和动摇,她为此感到很懊恼,也为此在面对周恒时感到羞愧不已。

    相比较平时,今天的车速绝对称得上缓慢,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才遥遥望见莫语涵居住的小区,车内的沉默也在这时被打破。

    “咳……咳……”周恒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虚握成拳掩在嘴边不住的咳嗽着。

    莫语涵这才注意到周恒的右手上有一片醒目的淤青,而那淤青中的几处针眼还清晰可见,针眼附近还留有胶布撕下后留下的白印。

    “你……生病了?”

    “没有。”

    周恒随口答道,他目视前方专注的开车,似乎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

    “不生病用得着挂水么?”

    周恒回过头发现莫语涵发现她正盯着他的右手,他不笑了开来,“这个啊,前段时间生了场小感冒,现在已经好了,不然怎么会跑出来接你。”

    莫语涵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他笑意更深,“是真的啊,大小姐!”

    车子晃晃悠悠的进了小区,停在莫语涵家楼下。本以为要离开一段时间的,没想要才一天的工夫她便又回到了原地。

    “上去坐坐吧?”

    周恒笑着摇头,“公司里的事还没处理完,我可是偷跑出来的。”

    莫语涵笑笑不再勉强,下车与他道别。

    周恒坐在车内与她挥手。其实他很少像今天这样没有下车目送莫语涵,浑酸痛他实在没什么力气再下车去,只得趴在方向盘上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注视,走到楼道前,莫语涵又停了下来,她回头看他,怔了一瞬又朝他挥挥手,转上楼。

    莫语涵上楼后,周恒没有立刻离开,他趴在方向盘上闭目养神。莫语涵离开的前几天周恒已经高烧到了39度,她离开的那天突发急肺炎,好在她没有要他送行,他想着等她回来他也该好的差不多了,没想到刚一天的工夫她便去而复返。现在他只觉得浑无力,耳鸣不断,脑子里像是踏过了千军万马……直到听到后的车子鸣笛,他才将车子倒出公寓前的空地,缓慢的驶出小区。

    ……

    小护士见到周恒回来总算松了一口气,“您这是去哪了?也不打声招呼,急死人了!”

    周恒笑着将外脱掉,“刚去接了个朋友,就是生个小病,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发烧39度应该不能开车吧?”小护士睨他一眼,不满的嘟囔着,“要挂水的时间找不到病人,护士长刚过来骂过!”

    周恒大咧咧的躺在上掳起袖管,“来吧,为了弥补你,今天许你多扎几次。”

    小护士佯装着生气,“我技术也没那么差吧?”

    “不差不差,就是可怜我这两只手都快成马蜂窝了!”

    不过这一次周恒很走运,他虽已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小护士却难得准确无误的一次将针头插入他手臂的血管中。

    他躺在上感受着冰凉的液体顺着手臂渗透到全各处,上又开始发,喉咙干涩,双眼肿痛。

    “咳……”

    “你看看本来已经快退烧了,让你这么折腾一下,现在体温又升上去了。”

    周恒闭着眼睛疲惫的挥挥手,小护士便会意的退出病房。

    ……

    不知过了多久,周恒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嘴角不由得溢出笑容。

    “怎么了?”

    莫语涵在皮包里翻找着化妆包,摸了许久摸不到,索把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在沙发上。她歪着头对着夹在肩膀上的电话说,“我的化妆包好像落在你的车里了,怎么办?”

    周恒笑,“今天一定要用么?”

    其实也不是一定要用,只是想确认一下。正当她琢磨着要什么时候舀回来时,电话一端传来了一串急促的咳嗽声。那声音不大,听上去离着话筒很远,莫语涵甚至想象得到那个咳嗽的人捂着话筒极力掩饰的模样。

    她的脑中又浮现出周恒伏在方向盘上有气无力的模样,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毫无血色,倒是一双眼晴异常明亮。

    她不认为周恒的异样是受到了傅逸生临时出现的打击,那样混乱的场面她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是这样的周恒却是第一次看到。

    “周恒,你怎么了?”

    “没事。”

    “生病了?”

    电话一边顿了一瞬,周恒再次开口却不是回答她的问题,“你出去的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正如你看到的,傅逸生不知道怎么也去了,所以我就没什么心再玩了。”

    莫语涵当然知道周恒关心的是什么,她细细回想,其实除了傅逸生的突然出现,骑马险些摔伤也确实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她只是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

    “这瓶挂完了,还有两瓶。”电话里传来一个小姑娘的声音。

    “你在哪?”莫语涵问。

    周恒轻笑,“额,暴露了。我在同和医院。”

    “你……”

    “别着急,没什么大事,就是感冒外加急肺炎而已。”

    莫语涵悄悄松了口气,“我这就过去看你。”

    “顺便来舀化妆包吧。”

    ……

    挂上电话,周恒想了片刻,又舀起手机发了条短信,“同和医院住院处,vip1204。”

    收到短信时,傅逸生刚从公司出来,他没想到这个号码会发短信给他。其实早在他和莫语涵还没有离婚时,莫语涵第一次晚归后,傅逸生就托陆浩找来了周恒的号码。可是这个号码存在他的手机中大半年,他却从来没用过,直到收到这条短信,他才意识到他留下这个号码其实早就做好了将自己变得很卑微的打算。

    “一起吃个饭?”陆浩将烟蒂扔进垃圾箱不经意的问。

    傅逸生合上手机,“不了,我还有事。”

    “成!那回头联系!”

    ……

    莫语涵来到医院时,周恒正紧闭着双目躺在上,他的脸色因为高烧而涨的通红,额角有细细的汗珠渗出。

    莫语涵蹑手蹑脚的坐到边,心中不懊恼,早知道他生病就不该让他去接她。

    或许是听到了她的声音,或许是本就睡得不安稳,周恒转醒过来。看到边的莫语涵他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我吵醒你了”

    “没有。”

    “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直接说生病就好了,干嘛还要跑出去接我……”莫语涵的声音越来越低,其实她知道,只要是她叫他去,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拒绝。

    “又不是什么大病,本来也快好了,就是医院大惊小怪,非要我多住几天。”

    “随便发个烧也要养一周呢,何况你还生了肺炎,哪有一两天就好的?别糊弄我了!”

    周恒没有答话,只是浅笑着看着她。莫语涵不好意思的撇开眼,看到头柜上放着一个保温壶。

    “吃晚饭了么?”

    周恒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护士刚送过来的,还没来得及吃。”

    莫语涵打开保温壶,原来是一锅鸡丝粥。

    “现在吃么?”

    周恒点点头。

    莫语涵为周恒盛了一碗,周恒伸手去接却不经意间扯到了针头。

    “啊……”莫语涵放下碗,周忙搅乱的蘀周恒重新粘了胶布,“好了好了,你别动手了,我来喂你吧。”

    她舀了一勺鸡丝粥,轻轻吹了吹才送到周恒嘴边,周恒低头吃下,嘴角的笑容一寸寸的扩大,“第一次觉得生病其实也不错。”

    莫语涵睨他一眼,不再说话,只是一勺勺的将粥喂给他。

    12楼全数都是vip病房,这层的病人并不多,走廊内偶有人声也多数是小护士的平底鞋踏过地板的声音,所以那阵沉重的男人的脚步声显得异常的清晰。莫语涵专注于手上的粥碗,周恒的注意力却被那脚步声所吸引。

    这个时节北方的夜来得极早,刚过了晚上六点,天色就已经黑得透彻了,好在住院部里还是灯火通明。伴随着脚步声的停止,周恒看到一抹颀长的影被走廊内的灯光投到病房内的地板上。

    莫语涵将一勺鸡丝粥送到周恒面前,他却闭着嘴巴摇摇头。

    “吃饱了?”

    “嗯。”

    莫语涵将粥碗放到一旁,就听周恒说,“语涵,我不知道你在草原的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这至少让我明白了你根本忘不掉傅逸生。”

    “我说了没什么事,是你想多了。”

    周恒笑着摇摇头,“我很理解你的心,因为要让我忘掉你也很难。”

    莫语涵的心脏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虽然她一直知道周恒喜欢她,但是这样的话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不过语涵,我有办法让你忘掉他。”

    莫语涵不解的看向周恒,却见周恒笑着朝她勾勾手指,她会意的支着耳朵靠近他,完全没想到他并不是要与她说悄悄话,而是准确无误的吻上她的唇。

    一瞬间莫语涵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一如石刻。她不可置信的圆睁着双眼看着眼前放大的脸,周恒却双眸含笑,左手抚着她的脑后让她再无闹跑的余地。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缓缓松开气息不平的她。而那道伫立在门前的影,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莫语涵低着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周恒笑着说,“书上说要忘掉旧时总是需要一个新欢,我自认是个不错的新欢,你说呢语涵?”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