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太太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所以每个人都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那就是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也就是说我们的选择看似很多,可是对的选择其实只有一个。莫语涵,我好不容易找到你,请不要让我再错过你。” 傅逸生一口气说完,索也坐在地上,他搂着莫语涵的腰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听完他的“理论”莫语涵怔了一下,继而破涕为笑,“傅逸生,这话真可笑!我在你边那么些年都没能让你发现我就是你那个‘对的选择’,只离开了不到半年你就幡然悔悟了?”

    “是啊,我是有多迟钝才错过你……有时候我也希望自己干脆继续糊涂下去,这样就不用丢下公司的事跟着你跑来科尔沁了,但是现在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感,就再也不能当做不知道了。”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莫语涵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右腿因为被坐在下太久已经有些血液不通,她刚站起来便又不争气的跌坐了回去。

    傅逸生扶着她,“慢慢来,看是不是崴了脚?”

    “好着呢!”莫语涵奋力甩开傅逸生的手,一瘸一拐的往包厢的方向去。

    少数名族多数是能歌善舞、酒量惊人且好客的。莫语涵回去的时候正赶上最闹的时候,她一进门就被旁人拉住喝酒。莫语涵推脱不下,将一整杯酒一饮而尽。

    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划入腹中,莫语涵立刻就觉得小腹一阵明显的坠胀不太对劲。她急匆匆的跑到卫生间一看,果然是扰人的大姨妈,还好她早有准备。

    换好了卫生巾,她靠着墙壁难耐的待了一会。她半弯着腰,捂着冰凉的小腹,发觉这次似乎比过去更加凶猛。

    莫语涵忐忑的回到包间,好在祝酒歌已经停了下来,桌子上除了离开之前的制品和茶,还摆着一只硕大的烤羊腿。

    傅逸生将一块烤得外焦里嫩的羊递到她面前。

    她看着眼前的羊心凉了一半,“说了我不吃!”

    她语气强硬,脸色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痛经而变得有些惨白。

    傅逸生却丝毫没有动气,声音异常柔和,“尝尝吧,不能因为它让你失望一次你就永远否定它,这对它不公平。”

    莫语涵当然听得出他话中有话,她还想推脱却发现同桌的人都已投来期待的目光。

    “我说姑娘,哪有来草原不吃羊的?尝尝吧!”说话的男人是当地的牧民,面前的羊就是出自他手。

    “对啊,尝尝吧,巴特尔手艺很棒!”

    莫语涵再不好意思推脱,小心翼翼的将一小块送到口中。

    没有想象中的腥臊味酸涩,质鲜美滑嫩,与记忆中的味道完全不同。

    看着莫语涵又将一块羊送到口中,傅逸生的眼神异常的柔和,见她的嘴角沾了孜然他很自然的抬手替她擦掉。

    莫语涵专注于眼前的羊,没想到又被傅逸生偷袭成功。她不动声色的将空空的碟子往旁边推了推,自己坐到离他更远的地方。

    ……

    在大巴车上睡了一路,晚饭时又喝了些酒,众人始终处于亢奋的状态,晚饭后也没有要休息的意思,闹闹的张罗着打牌。

    “语涵,一起打牌吧?”

    叫莫语涵打牌的正是路上坐在她后的小姑娘,经过一路的接触她们已经彼此认识,她让莫语涵叫她小希。

    “我不会打,你们玩吧。”

    没请到莫语涵,小希又去拉傅逸生,出乎意料的傅逸生竟然爽快的答应了。

    莫语涵蜷着腿坐在他们边看了一会,很快就支撑不住了。她扯了条毯子,找了个离空调最近的角落,枕着自己的书包,开始酝酿睡意。

    处于特殊时期,莫语涵本来是极易被睡意侵袭的,偏偏这次小腹绞痛得厉害,她始终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

    渐渐的她依稀觉得后的谈笑声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她感到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于是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努力去听,听了许久还是听不清楚,索放弃,继续睡觉。可是小腹传来一阵阵的疼痛,让她总是睡不踏实……

    不知过了多久,莫语涵感到绞痛感渐渐的减轻了,她梦到自己回到了家中,暖气很足,上干燥舒爽,小腹传来阵阵暖意,她终于再无意识,沉沉的睡去。

    ……

    在这个时节草原的夜很长,过了早上七点,天才刚刚亮了一小片。莫语涵是包厢内最后一个起来的人,她醒来时小希他们早已精抖擞的吃过早饭。

    见莫语涵起来洗漱,小希神暧昧的跟在她后,“原来你骗我。”

    “什么?”莫语涵含着牙刷口齿不清的问。

    小希扬了扬下巴,莫语涵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正看到傅逸生在包间门外与巴特尔聊天。

    “你还说你们只是朋友呢,单纯的朋友哪会一起睡?”

    莫语涵皱着眉头,一时听不明白小希的话。

    “哎哎,不知道你在闹什么别扭,你老公对你那么好你闹一闹就消气吧!”

    莫语涵顿了一下,拿出牙刷,一字一顿的说,“他不是我老公。”

    “呵,看来是还没消气呢。”小希边说边打着哈欠。

    “没睡好吗?”

    “是啊,一个包厢里就一个小空调,难道这里的人都不怕冷么?一整个晚上我都冻得我没睡着。不像你,有个好老公。你不知道昨晚你刚睡下没多久,他就不玩了,估计是怕你冷着把自己大衣给你盖着还搂着你睡,那么亲密简直完全当我们其他人是空气啊呵呵……早上起来见到我估计是不好意思了,还特意告诉我你是他太太。嘿嘿,所以你也别瞒着我了。”说罢,小希用手肘碰了碰处于呆愣中的莫语涵,“遇到这么好的男人,你也消气吧!女人啊,结婚前要学会小题大做,眼里不能容一粒沙子,结婚后呢就恰恰相反了,要学会息事宁人,如果不是很大的矛盾象征的闹一闹就好啦!”

    小希后面说了些什么莫语涵已经听不进去了,她拼命的回想着昨晚上的梦,回想着那人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然而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有阳光的草原与夜幕下的草原完全不同,即便是草枯马瘦的季节,晴空下的草原还是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

    众人吃过早点都出了包间活动,牧民牵着马或骆驼驮着游人欣赏着辽阔且有些苍凉的北国风光。莫语涵心奄奄,没兴趣骑骆驼更没兴趣骑马,她的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小希的那几句话。

    “要不要骑马?”巴特尔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莫语涵后,莫语涵回头看,他的旁正是昨晚那匹驮着莫语涵在夜色中狂奔的马。

    莫语涵摇摇头,“不了,谢谢。请问导游在哪个包间?”

    ……

    看到莫语涵收拾东西,傅逸生皱眉,“这是干什么?”

    “听说旅行团下一站是呼和浩特,祝你旅途愉快!”

    言毕莫语涵便拎着旅行包快步登上了导游为她安排的去机场的车。

    她很不喜欢被他追赶的滋味,他总是让她违背初衷,让她失去自我。她讨厌他的自信与强势,她痛恨自己的动摇与怯懦。她告诉自己如果不能在他面前坚定不移,那么就离他越远越好。

    可是事远没有莫语涵想象的那么容易,当她拿着导游为她订好的机票登上返回X市的飞机时她又一次绝望的发现那个魂不散的男人就在自己边的位置。

    这次甚至不用与人再换座位,他就在她旁。

    见到他的那一刻她什么也没有说,因为她发觉自己甚至没有力气再去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傅逸生倒是很好心的主动解除了她的疑惑,“我本来就不是来旅游的,我告诉导游我是来追我太太的,所以她给你订了机票的同时也给我订了一张。”

    莫语涵无力的抹脸,“傅逸生,停下来吧,求你了……你只是不甘心有人背离你的意愿,你只是不相信有女人能抗拒你的魅力,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自虐,我对你完全没有免疫力,所以我很怕受伤,才会想要离开你……这个理由不至于损害到你的自尊吧?求你了,停下来吧!”

    傅逸生的嘴角缓缓上扬,他目光灼灼的望着眼前这个气急败坏的女人。良久,他悠悠的开口,“好,只要你愿意停下来不再逃跑,我就陪你停下来。”

    莫语涵无力的望向窗外,厚厚的云海让人浮想联翩,可是她的思维却只能停滞在了前一刻。

    一个半小时并不算久,她一路与他无话。飞机停稳,她急匆匆的下机,傅逸生始终尾随,直到周恒出现,他仍没有离开的意思。

    突然接到了莫语涵的电话,她让他来接机,周恒就觉得疑惑,这才刚走了两天怎么就中途折返?本来还想等见面再问原因,可待他看到她后的人时,他便已了然。

    周恒顿了顿脚步上前去,他接过莫语涵手上的旅行包,却对着她后的傅逸生说,“谢谢你照顾语涵。”

    傅逸生顿了顿,淡笑,“不必客气,因为这从来都是我的责任。”

    作者有话要说:写完这章,我突然觉得语涵快要崩溃鸟~阿门~~傅逸生这样强势且执着的滴男人你伤不起啊!

    本来说好明天下午更新的,但是明天突然有事,临时改在今晚更新。这周要猛更,需要动力,不要大意滴撒花花吧我亲耐滴姑娘们~~

    PS:明天有事不确定可不可以更新,后天一整天我都在火车上,最迟四号下午三点前更新,四号开始恢复更吼吼O(∩_∩)O~

    推个文,家师又一力作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