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艳遇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做出决定后,莫语涵通知了朋友,她要去旅行,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顾琴琴举双手赞成,“语涵应该去散散心。”

    周恒质疑,“你一个人去可以么?”

    “就是想一个人去散散心。”

    周恒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她要摆脱傅逸生不但与他无关,甚至不需他的帮助。

    想起那晚在金贵的一幕,周恒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捏了一把,让他痛得不能自由呼吸。他莫语涵,他了她七年,这七年里他从未想过放弃她,如今她更是好不容易要脱离傅逸生,如若让他这时放弃他会很不甘心,更何况她答应他要好好考虑他们的关系。

    “语涵……”周恒刚要语重心长的开口,却对上莫语涵近乎于哀求的目光。他笑了笑,或许应该给她跟多的空间。

    “那还是报个当地的旅行团吧,你对那里不熟悉,你跟一个团我比较放心。”

    周恒让了步,莫语涵心中感激,而他的顾虑也不是全无道理,她便按照他的意思报名了旅行团。

    时间就定在周末,莫语涵没有准备太多。周恒送她去了机场,看着她进了安检才离开。

    飞机上的一个半小时,莫语涵都处于昏睡中,醒来后便发现已经到了赤峰。

    飞机场外的旅行团大巴车很显眼,莫语涵一眼就看到了。跟导游报了名字,她便挑了个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下。其他的旅客都陆陆续续的上车,大巴车很快就坐满了,只剩莫语涵后的位置。

    车子缓缓的开动,可刚开出不远又停了下来。莫语涵闭着眼睛靠在窗前,听着声音知道是又有人上了车。莫语涵随意的扫了一眼,只见那人个子很高,穿着件宽大的深蓝色冲锋衣,头顶上的鸭舌帽压的很低,几乎遮住了他整张脸。莫语涵没在意,他径直坐到了她后。

    这次车子总算离开了机场,在宽阔的马路上疯狂的奔驰着。

    半梦半醒的睡了一会,莫语涵转向窗外,车窗外飞速流逝的景色既千篇一律却又让她觉得与众不同。与X市不同,这里没有张牙舞爪的梧桐,路旁尽是直俊朗的杨树,虽然枝桠都已是光秃秃的,但却是另一番风味。

    “可以跟您换个位置吗?”

    感觉边的动作,莫语涵不扭过头来。她漫不经心的瞥了眼刚刚换到边的人,眼神便再也移不开了,她的呼吸刹那间停滞了。

    他的帽子依旧压得很低,她开不见他的眉眼,但是那下巴和颈项的弧度却与莫语涵记忆深处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似乎注意到了她的注视,那人也不急不缓的转过头来,朝着她淡然一笑。相比较莫语涵的惊慌失措,这笑容显得过于从容沉着,像是已经演练了无数回,只等这一刻。

    依旧是那张英俊的脸,那样自信满满的笑容,没有酒醉后的迷离,也没有被拒绝后的绝望。

    莫语涵不怔愣,“你怎么会在这?”

    “旅游啊,不是交钱就可以么?”

    莫语涵回头望向早已消失在后的飞机场,“你坐哪班飞机来的?”

    “跟你一班,不过是买了经济舱而已。”

    莫语涵错愕了一刻后不轻笑,她已经说了那样的话,他怎么还是能魂不散?

    傅逸生专注的看着她的表,研究了一会便渐渐的收敛了笑容,不再与她说话,端着手臂压低了帽檐闭目养神。

    莫语涵转向窗外,却再没心看风景。

    半响,感到后有人轻轻碰触她,莫语涵回头,见那小姑娘神秘兮兮的指了指她旁的傅逸生以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你男朋友真帅。”

    莫语涵愣了一瞬,连忙否认,“他不是我男朋友。”

    谁知这时本该在闭目养神中的傅逸生却缓缓的转过头来,很坦然的承认,“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他将“朋友”两个字咬得那么重,莫语涵心里不由得一滞,那天在金贵,她为了脱,竟说了“做朋友”这类的鬼话,可他不知是将这“鬼话”当了真还是故意说出来折磨她。

    然而,只一刻,她就得到了答案。

    她抬头看他,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那微微勾起的嘴角,半眯着的双眼,像是在挑衅,又带着些戏谑,仿佛在对她说,“后悔了吧?想反悔么?”

    莫语涵撇开眼,她终于无望的发现,她又一次违背了自己的初衷。本想着逃出那座城市,逃出那个傅逸生为她制造的牢笼,可是想不到跌跌撞撞茫然不知去路的她竟又一次扎向了他的陷阱。

    ……

    大巴车晃晃悠悠的开了几个小时才到达远近闻名的科尔沁草原。导游给游客们分配了各自的蒙古包,不出意料的,她与傅逸生被分到了一起。

    莫语涵本就有些晕车,只在包间内待了一会就觉得闷气短。

    她悄悄的出了包间,只想着透透气却不知不觉的沿着包外的小路走出几十米,直到发现没有路了才停下来。

    草原上的风确实很大,停下来没一会莫语涵就觉得有些冷。她搓了搓手想回包里拿件衣服,一回头却发现傅逸生不知何时已来到了她后。借着包厢门前微弱的灯光,莫语涵看清他手中拿着的正是她的羽绒马甲。

    他走上前来,将衣服递给她。她搓了搓手,毫不客气的接过穿上。

    “要回去了么?”傅逸生面色平静。

    莫语涵摇了摇头。

    “那一起走走吧。”

    大巴车上的傅逸生还会挂着一抹顽劣戏谑的笑容,可是此刻的傅逸生却只能又深沉来形容。莫语涵突然看不懂他的表,那双墨色的眼眸中似乎蕴含着太多的内容。

    或许就是因为还有不解,她没有拒绝他的提议。

    枯黄的草根随着冷风起起伏伏,发出沙沙的声音。月色下隐约看得见冰封的河流弯弯曲曲的伸向远处黑压压的山脉。夜幕下的科尔沁像只熟睡的雄鹰,看上去死气沈沈却又让人觉得其中蕴藏着勃勃生机。

    走出很远,莫语涵依然听得到后的包厢内传来的高亢嘹亮的祝酒歌,与面前这片没有边际的黑寂形成鲜明的对比。

    前面的傅逸生突然停住脚步,他回头看着莫语涵。

    夜色中她依然感受得到他灼灼的目光。她不有些惊慌。

    “语涵,那天之后我想了很久,我觉得你说的不对。”

    她没有问哪里不对,她不敢看他,只是越过他的肩膀状似很不经意的看着前边的枯树上系着的马匹。

    “你那个拼图块的故事确实很妙,但是我觉得不对。我也听过一个故事,想说给你听。”

    莫语涵的心底一瞬间杂乱如麻,她没有领教过傅逸生的说服力,但是她知道只要他开口她便已经败了大半。

    她开始后悔,她不该一时迷答应陪他走走。她很清楚自己在他面前有多脆弱,她不想刚刚做好的心理建设被他一个故事轻易的击垮。

    她绞着手指,咬着下唇,声音在冷风中有些颤动,“我不想听。”

    还不等傅逸生说话,莫语涵就已跑到前面解下马儿的缰绳。

    今天刚下大巴车时她就看到有牧民三三两两的骑着马从他们边慢悠悠的经过。那时莫语涵便觉得这骑马看上去没什么难度。她早就想试一试,此刻正是好机会。

    傅逸生回过神来时,发现莫语涵已经踩着马镫爬上马背。她的动作笨拙,不经意间竟然惊了马儿。莫语涵惊叫,可是一切都已来不及了。傅逸生眼见着那匹枣红色的马嘶叫一声驮着莫语涵冲进了无边的黑暗中。

    傅逸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让莫语涵这样的逆反,他没有多想解下另一匹马,轻巧的跨上马背朝着莫语涵刚才消失的方向追去。

    终于,她惊慌失措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傅逸生焦急的指点莫语涵,“夹紧马肚,拉紧马缰。”

    她依言照做,依旧控制不住的惊慌,眼泪滑过面庞,被冷风吹干,留下丝丝拉拉的痛楚。不知跑了多久,马儿总算跑累了,缓缓的停了下来。

    莫语涵奄奄的滑下马,傅逸生连忙跳下去抱她。她吓坏了,在触到这个温暖怀抱的一瞬间便不可抑制的哭了起来。

    傅逸生轻轻顺着她脑后的头发,轻声安抚她。

    良久,莫语涵总算平息下来,“你怎么追过来的?”

    傅逸生失笑,她那样逃命似地骑马跑开,他怎能不追过来?

    莫语涵指了指他后的马,傅逸生才了然的笑了,“大学时我曾在内蒙支教半年,你忘了?”

    莫语涵想了片刻,确实有这么一回事。那时他们刚在一起不久,傅逸生却申请了去内蒙支教,他的用意那时的她并不了解,只知道他们分开半年里,她曾苦恼了许久,也曾任她对他的思念杂草般的疯长着。

    莫语涵吸吸鼻子说,“我没忘,那半年我过的并不好,那时的我确实离不开你。”

    夜色中,傅逸生的眼眸不可察觉的暗了暗,她的弦外之音他怎会听不出。那时她舍不得他,而现在却已时过境迁。

    傅逸生深深的叹了口气,“我承认那时候选择离开半年确实与你有关。当时我还不适应自己的新份,也不适应边突然多了个人,对这里又充满着好奇和期盼,所以听说有支教的名额我就报了名。”

    他支教回校后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短暂的分离而破裂,她也就没有去追问他选择支教的原因。可没想到时隔多年她竟然收到了他的解释,而这一切都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莫语涵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看着伫立在一旁的马问他,“那你是在这里学的骑马么?”

    傅逸生不笑了开来,他的声音依旧爽朗有力,莫语涵甚至感觉得到他的腔随着他的笑声一起一伏的震颤,“当然不会在这里,我支教的地方是这附近旗县的一所中学。不过幸好我学会了骑马,不然我怕你再从我边逃开时我却再也追不上你了。”

    他话中的深意她当然听得出,她向后挪了挪子,试图退出他的怀抱,可他却将她死死的锢在怀中,不给她再次远离她的机会。

    “语涵,或许你不愿意听,但是我知道的那个故事一定要说给你听。”傅逸生不再理会莫语涵的捂耳、扭动、捶打他等不配合的暴力行为,开始娓娓讲述着一个古老的传说,“我听说上帝造的第一批人并非我们现在的模样,那时的人有两个头四只手臂四条腿,也就是现在生物学说的‘雌雄同体’,可是后来上帝发现这样的‘人’太聪明了充满了威胁,于是便将‘人’一劈为二,人才都成了我们现在的样子,所以每个人都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那就是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也就是说我们的选择看似很多,可是对的选择其实只有一个。莫语涵,我好不容易找到你,请不要让我再错过你。”

    作者有话要说:前面傅逸生节节败退,后面就要步步为营了。

    这次追到科尔沁是远远不够的,他要经过很多很多的努力才能重新赢回语涵。后面的故事相对轻松一些,不会像之前那么沉重了,应该可以大快人心吧嘿嘿~

    另,说到听歌,之前有读者朋友email我说她每次看这文都听丁当的《猜不透》,我自己也很喜欢这首歌,推荐给大家。其实这文的灵感来源于王菲的《棋子》,一并推荐给大家。都是些老歌,但很经典~

    请大家多多支持,各位的支持才是我写文的动力~

    下次更新时间周六下午三点前╭(╯3╰)╮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