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烧毁记忆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接近午夜,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周恒从车子后座拿了一把伞递给莫语涵,“快上去吧。”

    莫语涵接过伞,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又被周恒打断,“快上去吧,别着凉了。”

    莫语涵垂下头,她自己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但是她知道无论她现在说什么周恒都不愿意听。

    “好,我上去了,你路上小心。”

    推开家门的瞬间,莫语涵被屋内兜转的冷风吹的打了个寒战,地板湿湿凉凉的,原来是出门前忘了关窗。

    莫语涵赤着脚走进卧室,卧室窗帘半拉着,光线极暗,她有些吃力的摸着墙上的开关。刚开了灯,脚却无意间踢到了边的一个硬物。

    莫语涵吃痛的坐在地毯上,眼泪都流了出来,低头看才发现是早上晾了衣服忘记把脸盆收起来了。

    莫语涵负气的将脸盆踢到老远,看着一粒粒鲜红的血珠从脚趾的趾缝里流出。

    这一天真是倒霉,怎么就跟去了金贵?怎么就遇到了傅逸生?

    渐渐的莫语涵感受到体里某块坚硬的壳在一点点的碎裂,她一手捂着口,试图进行最后的挣扎,直到她拉开头柜拖出药箱。她的手不由得顿了一下,体里那块原本已经有了裂缝的壳在一瞬间碎成粉末状。

    药箱的后面藏着一只鞋盒,极不起眼,曾经却被莫语涵视作珍宝。

    搬家以后她将这个鞋盒塞进头柜,她以为她再也不会打开它,可是今晚她的双手却有些不听使唤的颤抖的掀开了盒盖。

    莫语涵和傅逸生离婚时就没想着带走一样傅逸生的东西,这个鞋盒里也确实没有傅逸生的东西,但是这里却储存着她对他最初的惦念。

    鞋盒里藏着的自然是一双鞋,一双极不起眼的白色帆布鞋。她之所以珍视它是因为这双鞋曾带给她与傅逸生第一次较为亲密的接触。

    那时傅逸生刚答应做她男友没多久,莫语涵还未能从那种意外的兴奋中平静下来。她开始适应他女友的份,开始名正言顺的出现在他的周围。他去图书馆看书,她也抱着本漫画跟去。然而傅逸生虽然已经是她男友,但是他对她与以往并没什么不同。

    莫语涵清晰记得,也是一个像今天这样的雨夜里,她跟着自习完的傅逸生走出图书馆,看他自顾自的撑起雨伞走下台阶,而她则是极不愿的掏出自己的伞,不误落寞的跟在他后。边不时有共撑着一把伞卿卿我我的小侣经过,那原本和谐温馨的场景却刺痛了莫语涵的眼睛,那一对对几乎重叠的影让莫语涵的心底渐渐泛起酸楚。

    一路上她憋着一口气,委屈得不愿与他说话。直到快到宿舍时,莫语涵才不得不停下脚步。

    学校的排水系统很糟糕,每当下过雨后,宿舍门前这条路就会被积水填满。

    莫语涵低头看着脚上那双崭新的白色帆布鞋不由得却步。走出老远的傅逸生似乎这时候才想起来后还有一个人,他回头看还在马路对面的她,只迟疑了一瞬便又折了回来。

    直到现在莫语涵都记得他当初的表,眉头微微拢起,满眼遮掩不住的不耐,刚毅的面庞在夜色中显得异常冰冷。

    莫语涵微微心痛,却见傅逸生一脚踩在污水里,手臂毫无预兆的伸向她的腰向上一提,轻轻松松的将她捞起送到没有污水的干净路面上。

    整个过程只耗时十几秒,还未等他上的气从她上散尽,还未等她从震惊中回神,傅逸生已经走出很远。

    之前种种委屈和郁愤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这个小小的意外像是一颗甜蜜的种子落入莫语涵的心房,伴随着她一起成长。

    少女的感有多卑微,莫语涵不是没有体会过。过去他总留给她一个背影,可是她依旧踩着他的影不离不弃。经年之后,他终于回过头看她了,而她却已不是当年那个懵懂的小女孩,名存实亡的婚姻生活磨去了她的棱角,同时也磨去了她对他所有的切和继续追逐着他的勇气。

    鞋盒的最下面还端端正正的躺着一本书。纸张的边缘已有些发黄,书角处皱皱巴巴的,是上次搬家时不小心泡到了水。书脊处仍贴着X大图书馆的索书号,这就是傅逸生当年借阅过的那本《红与黑》。暗红色的书皮上蒙了尘,莫语涵随手拍了拍,有东西从书中掉落。她小心翼翼的将其拾起,她当然记得那是什么。她没去看照片的正面,只看着背面上自己稚嫩的字体不失笑。

    “一生一代一双人。”

    年少时总会把感和誓言看得太重,只是他们的关系一直都与一般的侣不同,她没敢要他的誓言,他也没想听她的许诺,可是在她心底她早已一厢愿的将自己和他死死的捆绑。

    良久,莫语涵翻过照片,只有傅逸生的半张脸,微微抿起的嘴唇,刚毅的下巴,美好的颈项曲线,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时的样子,后来在他们还不是侣时她偷偷拍下的。

    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天,一切又恍若隔世。

    莫语涵低头翻了翻鞋盒,发现角落里还躺着一支银灰色的打火机。

    明明告诉自己绝不带走任何一样傅逸生的东西,可是临出门前莫语涵还是鬼使神差的将鞋柜上的打火机踹到口袋中。

    莫语涵“吧嗒吧嗒”的按着打火机,想象着傅逸生点烟时的动作。她有一刻失神,似乎这一切都早已有了定数。如若不是当初眷恋他最后的温存,也不会偷偷带走打火机,也不会给她勇气让她忘却过往。

    莫语涵拉过脚边的脸盆,将点燃的照片扔了进去,《红与黑》被分尸,一片片一页页的在火盆中枯萎,最后变成灰烬。

    火势有一瞬间变得很大,莫语涵想,这是要将那段记忆也一并烧毁吧。

    ……

    时间不会因为谁的感伤而放慢脚步,那天之后傅逸生果然消失了,这一周里她再未见到他,也没有听到关于他的事

    小玲将刚送来的几桶百合提进店内,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切,怎么又来了?”

    莫语涵朝着窗外张望了一下,继续埋头于一本旅游杂志。

    “语涵姐,我们门前这条路是不许停车的吧?那车堵在那别的车子也不好过来,影响我们生意,怎么没人管啊?我看直接把拖车公司找来把它拖走算了!”

    莫语涵轻笑着,“用不着拖车公司。”

    莫语涵拨了电话给顾琴琴,“你有多久没来看我了?”

    “真没良心啊莫语涵,你跟傅逸生离婚时我可是天天去看你啊!现在失恋的人是我!是我!你不来看我还让我去看你?”

    莫语涵把话筒拿的稍远些,顾琴琴气势如虹,伴随着她的咆哮声还有一阵阵“叮叮咣咣”的声音传到莫语涵耳中。

    “你在干什么?那么吵!”

    “我能干什么?植物大战僵尸!”

    莫语涵的脑中立刻浮现出上一次去探望顾琴琴时的可怕形,她不知道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过成那样。

    窗帘不分昼夜的拉着,屋子里凌乱不堪,一整箱泡面已经吃掉了一半,垃圾桶的垃圾堆得小山一样高。原本光鲜亮丽的顾琴琴更是头发散乱小脸蜡黄,穿着件卡通大睡衣两眼暗淡无光。

    莫语涵不是不记得自己离婚时是什么样子,那时她只是食不好,精神不振,但是生活还是照旧,可是顾琴琴就大不相同,她不但在生活上不善待自己,作为一个上班族,她竟然不怕触了老板的霉头,堂而皇之的请了半个月病假。

    不得不说相较于莫语涵,顾琴琴对对生活的抵抗方式显得更为凶猛。

    起初莫语涵还很担心好友,也痛恨陆浩对感不认真的态度。可是最近,莫语涵开始意识到,关于顾琴琴和陆浩的感她似乎只听了顾琴琴的一面之词。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道理莫语涵还是懂的。

    “不要吃泡面了,来接我下班吧,我请你吃饭。”

    “还是不了,我只想在家里睡到死,不想让自己意识清醒,不想让自己静下来,我总怕想起他……”

    明知道陆浩和顾琴琴的感矛盾可能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听到顾琴琴的话莫语涵的心脏还是不由得抽搐了一下。顾琴琴所说的那种感觉她再熟悉不过了。

    “算了,咱不提这事。对了琴琴,我发现我最近被人盯上了,你说要不要报警?”

    “为什么要盯上你?绑架你然后跟傅逸生要钱么?”

    莫语涵轻笑,她一直知道她这位好姐妹的想象力比常人丰富。

    “或许吧,有两黑色的A6每天定时定点的停在我们店附近,听小玲说我下班后他也就跟着走了,你说不是盯上我了是什么?”

    听了这话顾琴琴腾的从上坐起来,“他跑去盯你干什么啊?”

    莫语涵掩嘴笑,“你到底要不要来接我下班?”

    “来来!”

    一开始莫语涵也不明白陆浩不去盯着顾琴琴跑她这来干什么,直到去过顾琴琴她才想明白。陆浩或许早去顾琴琴家守过了,只是顾琴琴连着数天不出门也不去上班,陆浩或许以为她根本不在家,而顾琴琴在X市的朋友也只有莫语涵而已,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只有盲目恋中的人才能想到。

    不一刻就看顾琴琴踩着一双足有十公分高跟鞋来了,虽然脸色依旧不好,可打扮却很光鲜靓丽。还不等顾琴琴走到店门前,就见那辆A6的主人终于露面了。

    他冲下车子,将顾琴琴一把拉住,顾琴琴甩开他,他又上去拉住她,她反抗,他索把她搂在怀里不肯松手。

    顾琴琴拼命的捶打陆浩,陆浩也只是压着牙不出声,踢他的腿踩他的脚他也不躲闪。

    “放开我!”

    “不放!”

    顾琴琴刚要屈膝一顶就被陆浩灵敏的反手一挡,“哎哎,亲的,这可使不得。”

    “你跑这来干什么?”

    “你说呢?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去你公司找你人家说你请了半个月的病假,去你家楼下等你几天不见你出现,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才跑来给莫语涵当门神……”

    “分都分了找我干什么?”

    “人家夫妻离婚还得协议呢,咱俩的事怎么能只你一人说了算?”

    莫语涵一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的两人拉拉扯扯。

    小玲吃惊的捂着嘴,眼睛睁得老大,“原来那人是在等琴琴姐!好浪漫哦!”

    莫语涵笑,“看来我这顿饭钱又省了。小玲,去过草原么?”

    “唔,没有,不过听说很美呀。语涵姐你要去么?还是夏天去比较好,现在去的话草都枯了吧。”

    听说失恋治疗法之一就是旅行。莫语涵挑来挑去还是选中了内蒙。

    虽说深秋的季节并不适合去草原,但是厌烦了这个到处充斥着老旧回忆的城市后,莫语涵对那片视野开阔的天地生出了无限的向往。

    作者有话要说:《问》梁静茹

    谁让你心动

    谁让你心痛

    谁会让你偶尔想要拥他在怀中

    谁又在乎你的梦

    谁说你的心思他会懂

    谁为你感动

    如果女人总是等到夜深

    无悔付出青

    他就会对你真

    是否女人永远不要多问

    他最好永远天真

    为她所的人

    谁让你心动

    谁让你心痛

    谁会让你偶尔想要拥他在怀中

    谁又在乎你的梦

    谁说你的心思他会懂

    谁为你感动

    只是女人容易一往

    总是为所困

    终于越陷越深

    可是女人是她的灵魂

    她可以奉献一生

    为她所的人

    如果女人总是等到夜深

    无悔付出青

    他就会对你真

    只是女人容易一往

    总是为所困

    终于越陷越深

    可是女人是她的灵魂

    她可以奉献一生

    为她所的人

    写语涵烧东西那段时我一直在听这首歌,很好听哦,分享给大家╭(╯3╰)╮

    下次更新时间周三下午三点前~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