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激情未退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莫语涵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走到医院来了,但既然来了她也没多犹豫,到住院处问了下傅逸生住哪一间。

    听她询问傅逸生,原本低着头的小护士特意抬起头来多看了她一眼,“四楼左转第一间VIP病房。”

    那眼神让莫语涵觉得有些奇怪,那不是对一个普通病人的探访者该有的眼神,但究竟是哪里奇怪莫语涵也说不上。原本盘旋在她心中的不安再一次扩大。

    在她他的那段时间里,她希望他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在她恨他的那段时间里,她曾无数次的诅咒他诸事不顺,最好不能如意。可是当这个意外突然发生时,她的脑中竟让过一个异常诡异的念头:如果这个承受着她恨杂的男人突然不在了她会怎么样?

    她想,或许会害怕吧。害怕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让它既又恨的感寄托。想到他或许会消失,她的心房仿佛也被掏空了,那种空洞让她的不安一点点转化为无穷无尽的悲伤。

    电梯门在莫语涵的眼前徐徐合上,她冲过去死命的按了数下还是无望的看着电梯的指示灯一点点的上移。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陡然焦急起来,竟然再等不及一趟电梯,直接转向旁边的楼梯间。

    四层楼不算高,但是莫语涵却像爬了很久很久,在此过程中,她的勇气随着力气一点点的流逝。她害怕看到他生龙活虎毫发无伤的样子,她害怕看到他见到她时诧异的眼神,她更害怕他不省人事沉睡不醒,害怕他从不知她来过……

    良久,莫语涵轻轻的敲了敲门,没人回应,门却受到外力微微的敞开了一条缝隙。

    莫语涵小心翼翼的将门推开,窗子半敞着,薄薄的白色窗帘在门打开的一瞬间被冷风吹了起来,午后的阳光和煦的铺照在窗前的铺上。

    这个房间的一切都是白色的,白得几近透明,白得一尘不染,白得让莫语涵心慌。

    莫语涵有些失神的看着这房间内的一切,与她想象中的完全不同。本该半倚在双上的傅逸生并不在房间内,上没有人,被子被整齐的折好放在头,单很平整,几乎没有一个褶皱。房间内没有堆满鲜花,哪怕头也没有一捧,桌上空空的根本没有凌乱的文件……这里没有一丝属于他的痕迹。

    莫语涵后退一步,看了眼房间号,她没有记错,确实就是这间病房,可是这里根本不像有人住过。莫语涵想起那小护士的诧异而探究的眼神,她隐约觉得心底的某一些猜测正被一点点的证实。

    “语涵?”

    听到这个声音,莫语涵心中先是一惊,紧接着杂陈百味也全数变成单纯的喜悦。她回过头正见傅逸生穿着条纹病号服站在阳光中朝着他微笑。

    傅逸生的眼中写满了惊喜,显然没想到她还回来看他。

    那天在莫语涵家楼下分别后,傅逸生从未感到过那样的心痛与挫败,他想要发泄,却也不想被人看到他软弱无力的一面,所以没有约任何人,他一人在酒吧泡到很晚。不想回家的路上竟然出了车祸,结果非常惨烈,Q7已经报废,好在没出人命。

    车祸过后傅逸生一直行动不便,偏偏祸不单行,公司新接的项目也进展得很不顺利,傅逸生生病住院还要远程遥控公司的事,好在就在昨天那个项目终于步入正轨。这样一来便一直没有时间通知莫语涵。今天虽然闲下来了,但傅逸生也打算出院了,正好也无需莫语涵知道了,免得她担心。可是他没想到她竟然自己找来了。

    莫语涵定了定神打量傅逸生,除了右手臂打了石膏其他似乎都还正常。

    “没死就好,那我走了。”

    “你在担心我么?”傅逸生的眼中出了期待还隐隐含着笑意。那神就仿佛这段时间的天气,霾许久,终于在今天下午见了阳光。

    莫语涵回过头不屑的轻笑一声,“一点不好笑,我只是关心你死后遗嘱怎么写,那是我爸的公司,你手上那股份是莫家的,希望你到死都记清楚!”

    说着莫语涵就沉着脸往外走,却被后人猛的拉了回去。莫语涵只觉的额头一阵疼痛,她已经结结实实的装进了傅逸生坚实的膛。

    傅逸生僵着一只手紧紧的拥抱莫语涵,嘴唇在她的额角处亲了亲,“语涵,出车祸时我真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当时不怕死,我只是不甘心,我有好多事还没有做。我不甘心最后一次见到你时还没能让你消气,不甘心还没看到你幸福就离开。”说话间,傅逸生顿了顿,“但如果要把你的幸福交给别人我不会放心,你的幸福还是由我来给……还有,我不甘心我们唯一的一个孩子在我不知况下来到人世又在我不知况下悄悄的离开,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还没有机会弥补,如果未来有机会,我们一定要后很多孩子……”

    傅逸生还想说,莫语涵却已听不下去,她用力的扭动了几下想挣脱傅逸生的桎梏,嘴里还不忘愤愤的骂着,“不要脸!”

    傅逸生却并不生气。残了手臂被人臭骂的人反而心很好,他笑着搂着莫语涵,“其实我最不甘心的是,那天……那天我还有话没说完。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对你的感么?我对你的感一开始不是利用,在你提出离婚后想留住你也不是源于男人的占有,离婚之后又后知后觉的想追回你更不是因为被放弃的不甘心,无论是过去的三年还是现在,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源于我对你后知后觉的感。除了我爸去世的时候,我从没有哪一次像你说要离婚时那样难受不舍,的定义有很多,我承认我的商不太高,但是如果说那种不能承受的失去的痛苦是源于,那么我你,而且是深。你要问我是从什么时候上你的,那么无可奉告,因为我也不知道,但是你离开后这种感才被挖掘出来……”

    莫语涵怔怔的看着傅逸生,她有些吃力的将他说的话一字一字的拼凑在一起。

    来医院之前莫语涵想过很多种可能,或许傅逸生伤的很重根本没有醒,自然也不知道她来过,或许他神智清醒,看到她来了还会嘲笑她心里根本没有放下他,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没有让莫语涵觉得很窘迫。

    她完全没想到傅逸生会对她说这些话,完全没想到傅逸生会表白,完全没想到他竟然……她……

    她呆呆的望着他,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一闪一闪让他着迷。他不由得低下头,轻车熟路的捕捉到那两片柔软的唇,轻轻辗转碾磨。这种触感熟悉而久违,傅逸生用那只完好的手臂拖着莫语涵的脑后,轻轻揉搓,她发丝间隐隐散发出人的香味让他沉迷。他不家大手上的力度,让她与自己贴靠的更近。

    听到她微微凌乱的气息,他的心里开始呐喊。

    莫语涵没想到,自己失神的瞬间却已被敌人攻的溃不成军。她惊慌的想要挣脱他的怀抱,无奈他却没有放手的意思,她气急败坏的在他前用力的捶打两下,只听傅逸生闷哼一声,手上的力道减轻了不少,莫语涵就是趁着这个空当推了傅逸生一把退出了她的钳制。

    傅逸生一只手臂使不上力,被她这么一推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硬生生的撞上了后的写字台。莫语涵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可伸出的手只在空中停顿了一瞬便收了回来。

    傅逸生明显神一滞,他显然是被撞痛了,可是仍挑着眉笑了开来,“语涵,你心里还有我对不对?”

    莫语涵轻哼一声,“做梦吧你!我只是来看你死了没有,还好你没死,不然我会伤心。你虽然是个极不称职的丈夫,但是对赚钱倒是拿手,如果铭泰少了你我一时还不知去找谁呢!”

    傅逸生缓缓的走到莫语涵面前,一只手毫无预兆的覆在莫语涵的左上,“跳的这么快,撒谎可不好哦。”

    莫语涵怔愣了一瞬,恼羞成怒的甩开他的手,“臭流氓!”

    傅逸生的手又转移到莫语涵的肩膀上,柔和的目光泄露了他对她的宠溺,“看来真是周恒那小子把你带坏了,口是心非都学会了。”

    “什么口是心非,你别做梦了我对你早就没什么想法了!”

    “哦?那刚才那个吻又是怎么回事?”

    莫语涵一时语塞,羞赧的吱吱呜呜,末了干脆狠狠的“呸”了两声,擦了擦嘴就逃也似的出了病房。

    望着她夺门而出的影,傅逸生难得开怀的大笑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嗷唔~~人家要大力的撒花撒花,傅逸生开始大力的反击鸟~嗷唔~

        要离开南京的人表示压力很大,最近本科同学研究生同学各种散伙饭天天都有,老相好们一个个见不完啊见不完~要怪只能怪某人人缘太好哈哈哈,所以稍稍忙碌,但是会尽量保证更新速度。

        明天不更,周四下午准时更新╭(╯3╰)╮你们~
  •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