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爱过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怀孕两个多月了,莫语涵的孕吐现象没有减轻,反而愈演愈烈。自从上次卫生巾事件之后,莫语涵更加疏远了顾琴琴,她现在这个样子更不敢让顾琴琴亲近,她再也不想给顾琴琴任何提示了。现在顾琴琴几乎以为她对柏拉图、苏格拉底等人入了迷,对她是既不解又不屑。不过正如了莫语涵的意,顾琴琴的造访次数也越来越少。

    近来,接触最多的就是周恒。莫语涵以前没发现这个师弟真的很细心。怀孕以来,莫语涵不甚关心自己的饮食,但是周恒却很在意。脂肪含量高的东西不许她吃,蛋白质含量过高也不可以。高糖的、太过温补的自然都不行,就连饭菜的口味偏重,他都会让师傅重做。

    莫语涵知道他是为了她,所以也乐呵的依着他。有时候她甚至会想,如果哪个女人将来嫁给了周恒,想必是非常幸福的。

    “忙么?”

    “我能忙什么?”

    周恒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含着笑意,“我有两张音乐会的票,要不要一起去?”

    莫语涵懒懒的捋了捋头发,“不想去,你叫琴琴陪你去吧。”

    “我之前打过电话给她了,她今天要加班。出来吧,不去的话就只能让那票作废了,再说你总这么在家憋着对你和孩子都不好。”

    莫语涵想了想,这几天周恒来的勤了,每次来都会带新鲜的蔬菜和一些用品,倒是省的莫语涵再去超市了,不过这样一来,她也确实很久没有出门了。

    莫语涵望向窗外,天边正有一团赤红色的霞云,小区楼下有两个孩子在跳绳,几个老人坐在花圃旁闲闲的聊着天……这派景象看上去惬意又美好。

    莫语涵想了想还是同意了周恒的提议,“那好。”

    周恒如释重负的轻笑一声,“那晚点我去接你。”

    如若不是为了出来走走,莫语涵真不会答应去听什么音乐会。她一向欣赏不了太过高雅的东西,听音乐会的过程中她甚至几度昏昏睡。不过好在周恒的兴致没有被她影响到。音乐会开场后,莫语涵几次看他都发现他听得很投入,回来的路上他心更是好的遮掩不住。

    “要去吃点东西么?”

    相对于周恒的精力充沛,莫语涵就显得有些疲惫无力。

    她仰躺在椅背上摇了摇头,“不想吃了。”

    “不饿么?晚上吃那么少。”

    莫语涵依旧摇头。

    “难道没什么特别想吃的?”

    “想到什么都反胃。”

    周恒无奈的笑了,“做母亲的不易从现在就看得出来了。”

    莫语涵哑然。虽说孕育新生命确实是件不易的事,但是这却是绝大多数女所渴望的。只是如果此时在一旁嘘寒问暖的是孩子的父亲,而她也可以肆无忌惮的朝他撒撒,这一点点的辛苦不易又算得了什么呢?这本该是个甜蜜的负担。

    车子停在了一处红绿灯前,莫语涵盯着红绿灯上缓慢变化的数字觉得眼皮沉重,睡意又一次的袭向她。

    再次醒来时,莫语涵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小区楼下。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什么时候到的?你怎么没有叫醒我?”

    “刚到一小会,看你睡得香所以没叫你。”

    莫语涵抱歉的笑了笑,打算推门下车,“那路上小心。”

    “等等。”周恒探从后排的座椅上拿过一件休闲西装,趁着莫语涵怔愣之际将其轻轻的披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晚上起风了,小心着凉。”

    莫语涵低头瞥了眼那西装,不由的将衣服的一角死死的攥在手中。

    她微微点头,“好,那你小心开车。”

    时值月中,一轮明晃晃的月孤寂的挂在夜空中,稀疏的薄云遮去了它小半张脸,是说还休的寂寥。

    莫语涵无意的抬头一看,正见薄纱般的云层在明亮的月盘上慢慢的变化着形状。

    看来真是起了风。

    莫语涵紧了紧肩膀上的衣服,一刻不留的往楼上去。

    傍晚出门时,天气还大好,没想到晚上起了风,她穿得确实单薄了些。好在周恒把衣服留给了她,只下了车子一会的功夫她就觉得小腿发凉,休闲西服下冷风早已将她的肌肤与薄薄的连衣裙隔了开来。

    莫语涵瑟缩着摸着包包中的钥匙,钥匙插、入锁眼,熟练的微微一转,可防盗门刚刚敞开一条缝隙就听后一声重重的叹息声。

    莫语涵吓得手一抖,还不急反应就被后的人压在墙壁上,肩膀上的衣服随之滑落在地。

    “玩的好么?”

    大半个月不见,那张脸依旧英俊人,剑眉星眸,直的鼻梁,薄唇微微抿起,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可是那笑容却让莫语涵觉得背心发凉。

    “你怎么在这?”

    他仿佛没有听到她的问话,很轻佻的挑起她的一缕头发,送到鼻尖处轻轻闻了闻,“好端端的怎么一股烟味?”

    说话时还有意无意的瞥了眼落在地上的西装。

    莫语涵垂下眼,不想与她争辩,只是双手抵在他前,试图让那个紧贴在她上的膛远离一些。可是无论她如何用力,上的傅逸生却纹丝未动。

    温的气息喷洒在莫语涵的脖子上,痒痒的。

    傅逸生埋首在莫语涵的肩窝出,嘴唇紧紧的贴着她的白皙脖颈上的肌肤但并没有其他动作。

    、露在外的皮肤乍一接触那冰凉的触感,莫语涵只觉得浑上下都不由得战栗起来。

    “你喝酒了?”

    无人回应,莫语涵气结,使尽全力气推他,“你压着我……疼。”

    听她这么说,傅逸生才稍稍远离她,脸上的表也比方才温和了许多。

    说话间莫语涵发现电梯的指示灯动了起来,上面的数字正一点点的向着他们所在的楼层靠近。“叮”的一声,电梯停在了这一层。莫语涵心一紧,就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她拉着傅逸生迅速钻进了家门。

    莫语涵贴在门上静静的听着门外的动静,她听了许久才听出外面细碎的聊天声正来自隔壁的小两口。

    直到门外回着重重的关门声,莫语涵才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再一回头才发现自己又被那人圈在了怀中,手掌之下正是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莫语涵抬头,正对上傅逸生灼灼的目光。屋内没有开灯,周遭的一切都是墨色的,唯独那双眼睛在黑暗中泛着剔透的光芒。

    似乎是发现了她的注视,手心下那心跳的节奏竟越来越快。还不等她有所反应,双唇上传来的绵软触感便又将她定在原地。她圆睁着双眼,只看到他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便安心的闭上双眼。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像是在品尝天下最美味的食物。

    伴随着那熟悉而久违的触感,记忆的闸门再一次被开启,那些有关于的回忆像洪流一样袭向了莫语涵。

    他曾无数次吻过她,那时又是什么味道?青涩,酸辛,还是甘甜?

    傅逸生灵巧的舌早在莫语涵错愕之际就毫不费力的敲启她的贝齿,长驱直入攻城略地……

    一团黑寂紧紧包裹着二人,使得这感官上的意识更加铭刻。

    莫语涵有一刻的沉寂,直到耳边满是两人微微错乱的喘息声……

    “唔!”傅逸生闷哼一声。

    伴随着“啪嗒”的开关声,已有些凌乱的两个人毫无隐藏的暴露在了明亮刺眼的灯光下。

    “属小狗的?”傅逸生一手捂着嘴不满的挑着眉看莫语涵。

    “你来干什么?”话题又回到了进门之前。

    傅逸生没有回答,自顾自的坐到沙发上点了一支烟却只是轻轻的夹在指间。半响,那只夹着香烟的手懒懒的去揉他的太阳,任谁都看得出那神疲惫极了。

    傅逸生极其无力的靠在沙发上,紧闭着双眼,衬衣的领口微微常开露出前一方坚实的肌肤,那只夹着烟蒂的手无力的垂在了侧。

    “喂!我的沙发!” 莫语涵声音不小,可是傅逸生却仿佛已经睡实了,根本不为所动。

    莫语涵无奈,将那半截香烟从傅逸生的手指间轻轻抽出。回去找垃圾桶时又听到后一声“语涵”。

    莫语涵以为他是在叫她,可回头一看才发现傅逸生并没有醒来。

    “语涵……”

    他的表看上去很艰难,颤抖的睫毛,紧蹙的眉宇都像是在告诉她他被困在了一个可怕的梦魇中。

    她回将燃尽的香烟扔进垃圾桶,去厨房翻出了之前买来的绿豆。

    听说绿豆有解酒的功效。莫语涵抓了几把豆子,将其洗净,又剥了些许百合,放在锅里小火炖着。

    傅逸生再次醒来时,满屋尽是绿豆的香味。客厅内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熄了,唯有从厨房投过些许的光亮。

    傅逸生半眯着眼看过去,发现莫语涵正站在灶台前盛汤。上还围着一条粉红色的HELLO  KITTY围裙。

    傅逸生的嘴角不由的向上扬了扬,这是那个跟他朝夕相处了三年的女人么?他从未见过她这样的一面。

    可就是那昏黄灯光下她恬静柔和的侧脸,让他所有理智与顾忌在一刻间全部溃不成军。

    不知何时,傅逸生已经走到了莫语涵的后。他缓缓的伸出双手,极其自然的将前的人搂如怀中。

    莫语涵子一僵,盛汤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半响,她听他说,“语涵,回来吧。”

    莫语涵轻笑,不动声色的朝旁挪了一步,退出了他的怀抱。

    “回去哪里?”

    傅逸生紧抿着双唇,眼中似有波涛汹涌。良久,他像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我们复婚吧。”

    “为什么?如果你是觉得有愧于我才决定这样那大可不必了,我现在过的很好。”

    听了这话傅逸生淡淡的笑了开来,“我不知道有愧于你该是什么样,我只知道这段时间我总是时不时的想起你,无论用什么方式都没法将你从脑中赶走,就连梦中……你也没有放过我。我没法不去关心你现在好不好,会做些什么,可是你已经离我那么远……如果这些都是因为愧疚,那么就当愧疚也好……语涵,我很……想你。”

    傅逸生的目光死死的锁在莫语涵的脸上,他渴望从她的表中收到一些令人欣喜的讯息,哪怕难过、轻蔑或者愤恨……这至少说明她还是在意他。然而,结果却令他非常失望。

    她将手中的汤碗递给他,面上一派平和毫无波澜,像是根本没有听过他的那些话。

    “喝了快走吧。”

    傅逸生低着头看着那碗绿豆汤,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这是他第二次自以为是。

    第一次是在他们离婚前夕。他自然知道莫语涵对他的感,所以从未想过她是真的想要离开他。可是后来他发现自己错了。当他意识到她并非玩笑时,他的心理有过一阵的慌乱,可是他并没有给自己机会多想。

    在那之前他从未对她对自己承认过他她,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既然这样,那么分开也没什么不对。可是他没想到,失去她他竟然会那么难耐,仿佛是突然置于低气压的环境下,整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他不敢想她和周恒会有什么样的未来,因为每每触及这个问题,他的心脏都会感受到分明的疼痛。

    而今天就是第二次。他自信满满的以为莫语涵对他仍然有,自信满满的认为两个彼此相的人就应该在一起。可是结果却是这样的令他意外。

    “你还我么?”他的声音有些暗哑,不知是不是酒精在作祟。

    莫语涵抬起眼,大大方方的与他对视,表异常柔和,甚至还有淡淡的笑意。仿佛非常欣慰,她淡淡的说,“我过你。”

    

    

  •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字数够给力吧哈哈,刚刚才写好腾腾滴捏O(∩_∩)O~

        看人家这么勤奋,花花神马的不要大意的来吧吼吼!打滚要花花~长评神马的更好鸟~吼吼

        如果明天晋、江同学依旧坚、,还是原定时间更新╭(╯3╰)╮
  •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