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黄玫瑰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将车子开到地下停车场后,陆浩走进街角的一家咖啡厅,选了处视野开阔靠着窗的位置坐下。

    店里的女服务生见他进门就捧着Menu跟了过来。还不等陆浩开口,她就笑着说,“一杯蓝山,一份羊角面包对么?”

    怔愣了一瞬,陆浩笑着点头。难怪这小姑娘会记得这么清楚,已经十来天了,他在这一坐就是一整天。

    陆浩望着街对面偶有车辆进出的小区,不感慨这种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一个多星期之前陆浩本来是去向傅逸生辞行的,谁知峰回路转不但没走的了反而摊上了这么个大麻烦。

    那天一早陆浩将整理好的资料送到傅逸生面前。

    傅逸生挑眉,“这是什么?”

    “澳洲那期工程开工有段时间了,按照咱原定计划我早一个星期就改过去了,这不是一直等着你回来么。现在一切步入正轨,这是之前的项目总结,过来跟你说一声,要没什么其他安排我今天就把这边工作交接一下。”

    傅逸生将资料夹放到一边,“那事你不用去了,换别人去。”

    “为什么?”

    傅逸生的目光又落回书桌上,口气淡淡的说,“还有其他事交给你。”

    陆浩还以为是什么新项目,没想到确实老板的家事。说来这也不能算家事了,毕竟他要监视的人已经不是傅逸生的妻子。

    这些天他一早就来到这里,却鲜少见莫语涵出门。偶尔见她出来也只是到附近的超市买些常所需。当然这个时候他这个从不逛超市的人也要被迫看看时下的瓜果,了解一下洗衣粉的牌子。

    事后他向傅逸生抱怨这些时,傅逸生却只是淡淡的笑,那柔和的目光似乎是落在他上但又不像在看他。然而无论如何可以看得出,听到那些时傅逸生的心是非常愉悦的。

    “那她就没见什么人?”问话时傅逸生已经半敛着笑容又翻开了桌上的文件。

    陆浩的嘴角抽了抽,都急成这样了还要装出一副淡定的臭模样,不就想问莫语涵有没有见周恒么?

    陆浩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懒懒的坐回沙发上,他故意将话题岔开,“有啊,顾琴琴偶尔会去。说起这事,我就郁闷。有一天晚上,我看嫂子家的灯都熄了,就打算打道回府,竟忘了顾琴琴还没从她家出来,结果刚一出咖啡馆正跟那丫头碰个照面。还好我当时反应够快,说陪朋友在附近吃饭。那次算是瞒过去了,可后来那次我就窘大了。”

    “那天下午顾琴琴陪着嫂子去逛超市,按照您老人家的吩咐咱得寸步不离啊,我就也跟着去了。看她们从一排柜架上拿东西,我就在旁边转悠,谁知道嫂子是没看见我结果又让顾琴琴那丫头给看见了。我当时那叫一尴尬,我能说啥?想了半天就胡乱编了个理由说是路过那里忽然想起要买些东西,还随便抓了件东西在她眼前晃了晃。当时那丫头看到我手上拿的东西脸都憋红了,我还不解,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拿着一包女士内裤。真他妈邪门啊!拿什么不好!”

    “真难为你了。”傅逸生轻笑一声,但还没忘记刚才要问的事,“除了顾琴琴还有其他人么?”

    陆浩正郁闷,又听傅逸生这样问,不由得笑了开来,“嗨,看来你还是不放心那小子啊。唔,他倒是也去过几次,不过不算频繁。看得出那小子对嫂子是真用心,每次去时都拎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和零食,好像怕嫂子吃不饱一样。”

    “他不是和顾琴琴一起去?”

    “不是啊,几乎没一起过。”

    傅逸生已所剩无几的笑容在一瞬间敛了起来。在他的印象中,莫语涵很少跟周恒单独见面,一开始他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后来发现了心里却不免酸涩。他们要单独见面的机会多的是,但是几乎每次见面都会是三个人,想必那是莫语涵的意思,她知道周恒对她有意,应该是为了避嫌吧。

    现在他们离婚了,住的地方也不近,莫语涵不愿意见他,却让周恒一而再再而三的单独上门。傅逸生不敢想这代表着什么。他拿着钢笔的手一点点的握紧……

    他想起离婚前一晚自己说过的那些混话,说不后悔都是假的。只是因为那晚遇到了周恒,周恒的每一次出现都在提醒着他,对于很多事他已无力掌控。直到莫语涵再一次提出离婚,他才发现自己正在失去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他第一次那么错愕、惊慌,乃至恐惧……

    当然在傅逸生的心底,他并不相信莫语涵会上周恒。早些年有的是机会他们都没能在一起,过了这么久再两人擦出火花的概率更是小之又小。时至今他仍然坚信莫语涵对他是有的,但是以莫语涵现在的决绝,她对他的那份谊恐怕已不足以将她留在他边了。

    他已不是她的谁,他只是她的一块旧伤、心角的一处旧疾,此刻的她恐怕正千方百计要治愈这伤痛吧。

    然而治愈伤的方法无外乎两种:等待时间来洗涤,抑或找个新欢来取代旧

    傅逸生不怕莫语涵选择前一种方式,那至少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可以让他重新赢回她的心。他会竭尽所能让她知道,除了一场空的婚姻,他也可以给她。然而如果莫语涵选择后一种方式,傅逸生不敢想……每每想到都会觉得有些呼吸不畅,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捏了一把。

    “还有什么?”傅逸生敛起思绪垂下眼,不想被陆浩看出他的异样。

    “没什么,昨天下午顾琴琴去嫂子家之前在小区外的药店买了药。”

    “什么药?”傅逸生倏地的抬起头来。

    “别激动哈,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担心,就等那丫头出来后问了药店的人。”陆浩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说,“嫂子那也不是啥大病,据说那药是缓解女生理期症状的。”

    ……

    那天顾琴琴急匆匆的进了门,还不等摘下硕大的墨镜就直拍脯。

    莫语涵嗔怪的看她,“见鬼了?”

    “鬼倒没有,估计被贼给盯上了。昨晚上大姨妈来了,直到现在肚子还不舒服,刚才路经你家小区外面那个药店就进去买了点药。再出来时就觉得有人跟着我,大白天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吓死人了!你可小心点啊,晚上别一个人出去。”

    莫语涵失笑,“这个小区的防盗监控很全面……哎,你说那贼是看上你的色了还是觉得你有钱啊?”

    “莫语涵!人不能这么没良心……咦?哪来这么多花啊?”

    刚进来时顾琴琴还没注意到,这会才发现客厅的一脚堆着几捧鲜花,全是黄玫瑰。新鲜程度不一,顾琴琴估摸着应该是一天一束吧。

    莫语涵没有回答,顾琴琴径自拿出里面的卡片来看,心里琢磨着周恒这小子要送也不该送黄玫瑰啊。直到看到卡片上的字才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几张卡片都只有五个字“语涵对不起”,苍劲有力的字体几乎穿透纸背。

    看着那嚣张的字迹,顾琴琴微微讶异,想不到天生冷血的傅逸生竟然想挽回语涵。

    顾琴琴回头看莫语涵,如若是以前得知这个讯息她应该很开心的,可是眼下这些事仿佛都已与她无关了。

    顾琴琴咬着墨镜腿斟酌了片刻,“语涵,你怎么想?”

    莫语涵看了看那些花,神依旧很淡漠,“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

    顾琴琴还想再问问莫语涵对感的规划,傅逸生既然已经出局了,那周恒呢?可是小腹传来的不适感让她只能暂且搁下这个问题。

    “药药!”

    莫语涵将顾琴琴进门时拎着的药递给她,又为她倒了一杯温水。

    吃了药,顾琴琴又一刻不停的冲进卫生间。

    看着顾琴琴风风火火的影,莫语涵不失笑。再一低头瞥见那黄澄澄惹眼的玫瑰,心下黯然。

    黄玫瑰的话语是“对不起”吧?

    “语涵!语涵!”顾琴琴半拉开卫生间的门叫着她的名字。

    “什么事啊?”

    “卫生巾在哪里啊?”

    莫语涵心里一惊。她怀孕已经两个多月了,搬到这边后她根本没有用过卫生巾,家里自然没有准备。

    “呃……上个月用完了。”

    “你家不是总备着很多么?”顾琴琴随意的抱怨却让莫语涵心虚的厉害。

    其实这段子里莫语涵都在避着顾琴琴,顾琴琴约她吃饭看电影她都以各种理由回绝了。除非顾琴琴要来家里看她,否则两人联系多数都是通过电话。

    莫语涵害怕,她害怕与顾琴琴接触多了会被顾琴琴发现她怀孕的事。她不想别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尤其是傅逸生。这个想法从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一刻起就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其实,这些天莫语涵都在办签证,她想趁着还看不出孕时候先躲去国外,然后在外面将孩子生下。至于以后还要不要回来她想等孩子出世再说。

    她终于要从他编织的梦魇中彻底的抽了。从此往后她的生活再与他无关,她的梦中也再不会有那个曾经让她魂牵梦绕的影。

    她就要解脱了,可是心却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轻松。

    

    

  •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有些朋友说买不到V或者买了却是空白,这真的不是我的错呀~~~~(>_<)~~~~

        最近**不是很稳定,时不时抽搐,麻烦买了文但看不到的朋友请多刷几次或者重新登录试一试。如果前台显示有新章节更新那么我确实已经更新了,如果V章节其他读者留言表示能看到那么很不幸,**刚好在您看文的时候抽搐了。

        很感激大家在这么艰难的时候还在追文,so所有长短评大力送分,知道姑娘们不在乎银子,但是这是我想到最能表达感激的方式鸟~鞠躬~

        如果明天**依旧坚、,还是下午三点之前更新╭(╯3╰)╮

        顺便推个文
  •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