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要不要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第二天一早,傅逸生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送到莫语涵面前,“你在这里住习惯了,这房子还是留给你吧。”

    “不用了,我已经找人去打扫城西那边了。”

    傅逸生的眼眸暗了暗,“还有一件事,我们离婚的事可不可以暂时不让我母亲知道?你也知道她体不好。”

    傅逸生有个优点就是非常孝顺。

    在他高中毕业时父亲就因病去世了,是母亲一人供着他读完大学,所以他对母亲的感非常深厚。结婚后他也曾想过把母亲接来一起住,但是母亲顾及莫语涵怕她不自在,而自己也习惯了一个人不愿搬来。傅逸生拗不过母亲,只好让她独自留在家乡。好在X市与家乡不过两小时车程,他一有空就会回去看看。

    当然这个婆婆对莫语涵也非常好。也或许是知道了她从小生惯养,对她一向宽容慈,还时不时打电话来关心她吃好不好睡的怎么样,傅逸生有没有欺负她……倒是比傅逸生这个丈夫更显得有人味。

    莫语涵低着头点了点,将协议书收好,“我暂时不会跟妈说的。”

    听她还称呼傅母为“妈”,傅逸生的目光瞬间柔和了许多。结婚三年,没想到竟是在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了所谓夫妻的谊。

    ……

    莫语涵离开了,将所有与她有关的东西都带走了。整个房子似乎被掏空了,而这里也仿佛只住着一个单汉,从未有过女主人。

    她不仅想要把他从自己的记忆中抹除,她似乎也想将自己从他的记忆中抹除。

    这是在替他着想么?可是谁稀罕她这样自作主张?更何况那些有关他们的过往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岁月的车轮碾入记忆的最深处,岂是那么容易就剔除的?

    门铃骤然响起,打破了一室的宁静。

    自从搬到这以后,鲜少有人来访,进进出出的除了傅逸生和莫语涵就是家里请的阿姨。阿姨刚刚才离开,那这时候又是谁?

    傅逸生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他静静的听着,原来门铃是一首老歌,音调不甚欢快却非常动听,但在他听来也非常陌生。

    以前他总是回来得很晚,在莫语涵提出离婚后,他有心留住她才比以往回家早了许多,然而那时候莫语涵早就养成了自己开门的习惯。所以,在一起过了三年,他竟连门都没有为她开过一次,更不要说其他。

    傅逸生双肘支在膝盖上,将脸埋入手掌中。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着实差劲,难怪她要离开,他没有给她家的感觉,他是真的伤了她的心。

    门铃声响了许久终于停了下来,可是来人并不不打算善罢甘休,安静了半响取而代之的是不太客气的敲门声。

    傅逸生终于不耐烦,起去开门。

    门外的人也早没了耐。门刚打开一个小小的缝隙,陆浩就大咧咧的挤了进去,“干什么呢?这么长时间才开门!”

    傅逸生坐回沙发上自顾自的点了支烟,“找我什么事?”

    “来看看你死了没有!这些天你不在公司好多事都没法进行。”

    傅逸生悠悠的吐出一个烟圈,“你先看着处理吧,我过些天就会回去。”

    “过些天是多久?一个星期?一个月?”陆浩的气不打一处来,“我真不明白你小子怎么想的!当初莫语涵对你那份心谁都看得出,你表面上不怎么在意,我寻思着你私下里总不至于那样,没想到你还真是表里如一不让人失望啊……要我说你现在这样全是自找的!就算之前再喜欢,谁家姑娘被你冷落那么久还不反抗啊?还有那啥……当初咱俩说那话不都是玩笑么,你跟人家解释解释会死啊?!”

    傅逸生挑着眉瞥了眼陆浩,他怎么知道他和莫语涵之间的事?而且以前他虽然不怎么向着自己,可也没像现在这样彻底倒戈了。

    陆浩不自在的轻咳两声,“前两天遇到顾琴琴那丫头了。我之前不是得罪人家了么?同学一场正好给她赔个不是,一起吃了顿便饭,就听她埋怨了你几句。”

    原来是这样。

    傅逸生顿了片刻开口,“语涵她……好么?”

    见傅逸生这样,陆浩无奈道,“现在知道关心了?早干啥去了?想知道她好不好自己去问!”

    傅逸生轻笑,现在的莫语涵是何其决绝,想必是再也不想见他了。让他去问谁?顾琴琴还是周恒?

    ……

    刚离婚时莫语涵总是很恍惚,难道就这样结束了?然而对新生活她一直在努力适应,包括对新房子的格局。这里没有傅逸生的痕迹,但却免不了在午夜梦回时伸手去摩挲边被褥。直到被冰凉的触感惊醒,才知道这个房间内再不会出现那个人。

    这种况持续了足足大半个月,被失眠折磨了许久莫语涵再从梦中惊醒的次数才慢慢的减少,有时也能破天荒的一觉睡到天明。

    这年头离婚已不是什么大事,凭什么别人离了婚还可以照常生活她莫语涵却不行?

    莫语涵开始学着说服自己。谁没有点往事?说没有个旧?渐渐的她遥遥的望到了那片沼泽的边缘,除了偶尔失神陷入回忆,在许多人看来失去了他她似乎也不那么疼痛了。

    傍晚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周恒。

    “吃饭了么?”

    “还没有。”

    周恒叹气。这些天他时常打电话来,也不怕她烦,只是猜到她一定顾着心里的不痛快会怠慢自己。

    “出来吃饭?”

    莫语涵想了想,正好感觉胃里空的确实有些饿了,“好。”

    周恒挑眉,这些天他约了她好多次,唯独这一次她爽快的答应了。

    “想吃什么?”

    “翡翠蒸饺。”

    顺便叫了顾琴琴,三人一起去了城南一家很有名的点心店。

    以前上大学时莫语涵就很喜欢拉着顾琴琴跑去吃点心,结婚后她住到了北边,离那里远了人也懒了下来就再没有那心思和经历专程跑去吃东西。难得今天她想吃蒸饺,周恒想都没想就选了这里。

    这是自莫语涵离婚后的第一次小聚。顾琴琴以为她终于想开了愿意接受现实了,从刚才见面时就兴奋的啰嗦个没完。点菜时更是嚷嚷着莫语涵比一个月前瘦了太多,着她点了不少菜。

    又是一阵腹鸣,莫语涵正好从善如流的点了许多以往很吃的菜。

    可当翡翠蒸饺被端上来时,她却顿时没了胃口。来时明明很想吃的。

    莫语涵将碟子向远推了推,勉强抑制着陡然翻滚起来的胃液。

    “语涵?没事吧?”

    见她一手捂着口鼻眉头紧蹙,顾琴琴轻拍着她纤瘦的脊背,不焦虑。

    好一阵,莫语涵才将将抑制住一阵阵泛起的不适。她抬起头嘴角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没事,从昨晚开始胃就不舒服了,估计因为白天也没吃什么东西,乍一闻到饭味有些难受。”

    “啧,你还真不会照顾自己……好在我们住得近可以互相照顾到。”

    “回去吃点药就好了,以前也常这样。”

    听她这样说,顾琴琴总算放心下来,可桌对面周恒的脸色并没有因为莫语涵的解释而有所好转。

    看着她苍白的脸,他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后来莫语涵只喝了半碗粥,顾琴琴和周恒也没了胃口。三人的聚会第一次这样草草的结束了。

    回去的路上最先经过顾琴琴家,将她送到,周恒接着送莫语涵。

    直至顾琴琴的影完全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沉默了一整晚的周恒才开口,“明天去医院吧。”

    他的声音难得的低沉,让人不可置否。

    “我都说没事了,以前也会不舒服,吃点药就好了。”

    周恒从后视镜内瞥了眼莫语涵,她的脸色依然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很疲惫。

    “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不是胃病。”

    莫语涵不解的看向他,可心脏却没来由的开始加速,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一点点的放大……

    周恒目视着前方,漫不经心的说,“为什么不能是……有了?”

    轰的一声,莫语涵的脑中空白了一瞬,她怎么就没想到?

    自从父亲说过想早些有个孙子,那天晚上以后傅逸生再没做过保护措施。而最近一段时间里她总是没什么食,就算有时候很饿,可真等看到饭菜时,又会瞬间失去胃口,甚至时常作呕。就像今晚。

    失神了片刻,莫语涵垂下头,“拐角处有个药店,停一下吧。”

    结果没有令莫语涵失望,同时也令她相当失望。

    莫语涵思前想后的不甘心,第二天又跑去医院化了验。结果还是一样的,那两条红色短线是那么的触目惊醒。

    显然,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不是没能力去抚养他,而是没有勇气。

    化验结果出来后的一周里,莫语涵一直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中。她对这孩子的感很复杂,有为母亲的怜,但也会因对这孩子父亲的失望而忍不住迁怒于他。

    要还是不要呢?

    从未有哪一次让莫语涵这样为难,即便是在傅逸生的问题上都没有让她如此踌躇过。

    这一周里,莫语涵时常做梦,有时梦到可的孩子在向她伸手,还有时梦到以前和傅逸生在一起的时光。

    一夜夜的时梦时醒,可她没发现自己有多憔悴。她脑子里都是她和傅逸生的林林总总,还有他们的孩子。有时她甚至会想,如果自然流产了或许也不错,至少老天替她做出了选择。

    周恒已经怀疑她是怀孕了,也看着她买了验孕棒。可是那晚之后他却像消失了一样,她不找他,他也没有来问过这事,似乎是故意留给她做决定的时间。

    “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接到莫语涵的电话,周恒并不意外,“考虑清楚了?”

    莫语涵咬着嘴唇良久才“嗯”了一声。

    “今天找你就是想请你陪我去趟医院,还有……这事不能让琴琴知道。”

    莫语涵也想过一个人去把孩子做掉,无声无息的让他离开这个世界。可是想到医院,想到冰冷的手术台,她昨晚几乎整夜没睡。她是真的害怕,既害怕医院里清冷的气氛,又害怕那种失去的痛苦。

    她想,她需要一个人陪伴,她需要旁人的支持鼓励。当然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顾琴琴,可是怀孕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顾琴琴知道。若是她知道了,以她的子一定会去找傅逸生麻烦,即便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顾琴琴难免不说漏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恨他,莫语涵并不打算让傅逸生知道有这个小生命存在过。她只知道她之所以会鼓起勇气披上刽子手的外衣去拿掉孩子,就是痛下决心再也不与他有任何瓜葛。

    与顾琴琴相比,周恒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他永远不会想让傅逸生知道这件事。虽然这种事请他帮忙莫语涵难免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也没的选择。

    ……

    手术室外坐着数位年轻的妈妈,莫语涵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是其中一个。

    她盼了三年,盼这个孩子的到来,除了对母亲份的向往,她也一直希冀着有个孩子能够牵绊住傅逸生。她以为有了孩子家或许会更像个家,傅逸生也不会再那么冷冷清清,会更有点人味。然而这孩子总算来了,却来得这么不是时候。

    眼下,莫语涵只想着斩断一切与傅逸生有关的东西,包括这个无辜的小生命。

    “下一位,莫语涵!莫语涵在么?”

    

    

  •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标题想歪的同学主动浮上来哈~

        这文突然V了,但是我会大力的送分,登陆25字以上送分,前18章能留言符合要求的都送,长评优先,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滴O(∩_∩)O~

        下次更新时间明天晚上八点前╭(╯3╰)╮
  •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