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破镜(捉虫)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这几天莫语涵的心格外的好,莫景铭的病好转,傅逸生对她也比以前许多,至于离婚的事,莫语涵自动将其过滤。跟傅逸生在一起这么久,她难得有现在这样类似幸福的感觉,如若能一直这样,她想,她或许什么都不会追究。

    想着刚才傅逸生出门前还不忘约她晚上一起吃饭,莫语涵的心理顿然漾着甜蜜。梳妆台上摆着一张她和傅逸生的婚纱照,莫语涵又一次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三年前的两人。

    那时的傅逸生比现在要瘦一些,眼神更清冷,却仍是清俊人,她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差不多是那个样子,稚气未脱的脸上却有着一种让人不能轻视的骄傲。那时她那样怕他,但却止不住想要接近他。或许她只是众多思慕他的女生之一,好在经年之后只有她还陪在他的边。

    “嗡嗡”作响的手机铃声将她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是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彩信。莫语涵犹疑着打开它。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莫语涵呼吸一窒,脑中顿然空白了一瞬。

    那张照片的背景很暗,灯光极其微弱,但仍然看得出照片上的男人就是傅逸生。他端着酒杯正低头含笑,而他边的谭晶晶穿着低的连衣裙,雪白的酥向他袒露了一半。两人几乎是脸贴着脸在交谈,就仿佛他们手中交颈相吻的酒杯。

    莫语涵早就知道谭晶晶对傅逸生的心思,但是至于傅逸生对谭晶晶是什么样的感她并不确定,而这张暧昧的照片却告诉她,她担心的一切都已在过去的某个时分发生了。

    她以为她的执着付出终于要有回报了,她以为噩梦即将转醒,她以为他也渐渐发现了她的好,她以为她的幸福再不是遥不可及……

    她不能承受的捂着口鼻,无声的抽噎着。傅逸生怎么对得起她?他对不起她的信赖,对不起爸爸对他的栽培,对不起他们三年的婚姻,最最对不起的还是她他……

    莫语涵狠狠的咬着自己手心上的,直到感受到钻心的痛楚她才松口。她随手抓起一支口红狠狠地摔向面前的梳妆镜,镜子的一角受到利物得撞击瞬间以蜘蛛网的形状四散着裂了开来。虽然没有镜片碎落,但是有着裂痕的镜面却怎么也呈现不出一张完整的景象了。

    谁说破镜可以重圆?

    ……

    傅逸生回家时,整个房间静悄悄的,客厅里没有人,卧室内也没有。他拿出手机正准备给打电话给莫语涵,这才发现梳妆台得镜子坏了。

    他站在梳妆台前看到他的影被狰狞的镜子拆解的支离破碎,他隐约觉得不对劲,低头拨了莫语涵的电话,没人接听……隔了半响,连拨了数个,依旧没人接听。傅逸生的心也一点点的被冷却冰冻。最后,他发了一条短信给莫语涵,“镜子怎么坏了?”

    不是问她在哪里,也不是问她为什么没等他一起吃饭,只是这样一条没头没脑的短信,然而知人自然读得懂。不一会,傅逸生就收到了她的回信,依然是一条彩信,而那照片中正是自己与……谭晶晶。

    傅逸生不由得皱起眉头,他记得这是上次庆功宴时的形,可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被人偷拍了,还是以这样一个暧昧的角度。

    事实上傅逸生与谭晶晶至少保持着两尺的距离,只是从拍照人的角度看来,谭晶晶几乎是在亲吻他。而照片上他的神似乎在微笑,可是他在笑什么呢?笑他洞悉了谭晶晶的心思?笑她自不量力?然而无论是为什么而笑,这样的神在莫语涵看来想必不会多么赏心悦目。

    傅逸生陡然明白了状况不妙,他又打了电话给莫语涵,一遍又一遍。他想解释,可是她却始终没有给他机会。

    他找不到她,但是仍旧希冀着她能像上次一样,哪怕晚归,只要她回来就好。可是直到黎明破晓傅逸生都没有见到莫语涵的影。这是莫语涵第一次彻夜未归,傅逸生自然也是彻夜未眠。

    天边微微泛起白光时,傅逸生就出了门。他先去了医院,莫景铭还在睡梦中,他问过特护,特护说莫语涵昨晚没来过。

    傅逸生开着车子在清冷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走停停。他想到了周恒,可是他不愿打电话给周恒,也或许是不敢。他害怕莫语涵彻夜未归真是因为那个人。最后他打给了顾琴琴,谢天谢地,对方支支吾吾的回话泄露的莫语涵的行踪。

    太阳刚刚露出半张脸的时候,傅逸生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敲开了顾琴琴家的门。睡眼惺忪的顾琴琴在看到傅逸生后立刻石化当场。她没想到一贯清冷高傲的傅逸生真的会追到她家,他不是不在乎语涵吗?

    顾琴琴曾经无数次想要拆散莫语涵和傅逸生,然后让莫语涵接受那个了她许多年的小师弟。顾琴琴以为那才是她的幸福。顾琴琴与所有认识傅逸生的人有着同样的想法,眼前这个男人不会给她的好友带来幸福,他显然不是她的良人。

    傅逸生不管不顾的强行推开门。

    “嗨嗨!你干什么?这是私闯民宅啊傅逸生!语涵稀罕你,我可不待见你!”

    傅逸生的手刚触碰到卧室的门,门就被猛然的拉了开来。他愣了一瞬后死死的望住眼前的人,她只是低着头不看他,“你走吧。”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傅逸生的语调平平,仿佛刚才那个破门而入的根本不是他,然而他淡淡的话语依旧掷地有声。

    不是那样么?莫语涵却不这样想。连她都看得出谭晶晶的心思,她不信傅逸生会看不出来。可他明明看出来了,还跟她独处一室,还让她上了他的车,还与她在公司同事面前那样亲昵……

    莫语涵忘不了谭晶晶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还有她说话时那种尽量掩饰都遮掩不住的轻蔑与不屑。她明白谭晶晶之所以敢这样对她,完全取决于傅逸生对她的态度,任谁都看得出傅逸生对她并不切,不她还隐忍求全跟她结婚过子,其后的因由是什么任谁都猜得到!可是当初她莫语涵怎么就没想到呢?

    大家都说傅逸生不是她的良人,她怎么就不信呢?然而,悔之晚矣。

    最终傅逸生还是没能成功的将莫语涵接回家,他本以为她就是耍个脾气,等他解释过了就冰释前嫌了,然而他还是把事想得太简单了。当他看到莫语涵决绝冰冷的眼神时,所有解释的话语都哽在了喉间几乎让他窒息。

    ……

    一整天里,公司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低气压的侵袭,众人均战战兢兢的做着手上的活儿。本来傅逸生的脸色刚刚好转了几天,可是今天不知是怎么了,他的神比过去还要霾,让人捉摸不透。

    陆浩进门后就看到傅逸生正一手指着下巴看着一份文件,然而一刻钟过去了却不见他翻页。

    “嗨,您这又是怎么了?嫂子给您气受了?”本来是一句玩笑话,却不想正中傅逸生的要害。

    “贷款的事怎么样了?正事不干,在我这瞎晃悠什么?”

    “得儿,兄弟我就是来跟你说这事的。”陆浩皱着眉头一副极其困惑的模样,“我真怀疑那个李行长是不是失忆了,当初说的好好的,怎么说反悔就反悔……”

    傅逸生突然想起了前些子莫语涵约了“朋友”吃饭那次。他知道莫语涵自然是不会搞什么小动作,但是那个周恒可就说不准了。

    “看来这事得我亲自跟李行长谈谈,你就别管了。”

    “成!”

    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的陆浩又折了回来,他双手支在书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书桌对面的傅逸生,“跟哥们说说,到底啥事让你这么……忧郁?”

    傅逸生顿了顿,懒懒的靠在椅背上。他半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陆浩,嘴角似笑非笑的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见傅逸生这样打量着自己,陆浩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得!得!当兄弟没问哈!”

    这天晚上傅逸生又留在公司加班,当然谭晶晶也在外间加班。

    下班不多久整幢办公楼就已经人去楼空,至少这层楼里就只剩下谭晶晶和傅逸生。傅逸生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直到谭晶晶端着一杯咖啡姗姗而至。

    不像白天里那样疏离客气,谭晶晶没有敲门。尽管谭晶晶对傅逸生早有想法,但是她始终与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在她不确定傅逸生的心思时她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可是就在今早,公司上下都因傅逸生陡变的脸色而惴惴不安,她本也是战战兢兢的去送文件的,可是却很意外的收获了他的灿然一笑。就是那抹笑容像是定心丸一样给了她勇气,她以为是时候让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了。

    谭晶晶没有像往常那样有些拘泥不自在的叫他“傅总”,而是闲闲的倚在傅逸生面前的办公桌上,极其随意的将手上的咖啡递给坐在面前的这个男人。

    傅逸生低着头浅笑了一声,接过了咖啡杯却只是放到一边。他双手手肘支在椅子的扶手上,十指交叉极有兴致的打量着谭晶晶。谭晶晶被他灼灼的目光看得心慌,她避开他的视线,却在不经意间将他半敞的衬衫领口下的一片光滑坚实的膛收入眼底,她不由得脸上发

    见到这形,傅逸生眼里的笑意已经敛去了大半。他长臂一伸,将谭晶晶抱坐在办公桌上,正当她惊魂不定时,他已欺到了她的双腿之间。谭晶晶再一抬头,才意识到自己与这个思慕许久的男人间的距离有多么的近。

    谭晶晶心中窃喜,看来傅逸生对她也不是没有心思,正如公司里流传的那样,他是看上她了才会那样提拔她,才会对她与众不同吧。而之前又听到陆浩玩笑说傅逸生在家受了老婆气,眼下或许真是忍不了那个女人了。

    “喜欢我?”他的声音沉沉的,有些暗哑,语调上扬充盈着惑。

    谭晶晶听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发狂的节奏给这本就暧昧的气氛增添了一抹□。

    “嗯?”头顶上男人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这不就是她想要的么?

    看到谭晶晶风万种的点了点头,傅逸生终于满意的笑了,“那你愿意为我做什么?”

    听了这话后谭晶晶怔愣了一瞬,然而,即便有些失望,即便与自己预想的有些出入,可她仍止不住欣喜。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愿意和她在一起就是好的开始。

    她抬起头来分外诚恳却语调轻柔的答道:“Anything!”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傅逸生的脸上已经再寻不出一丝笑意,他轻轻探到谭晶晶的耳旁,“那么……从下一刻起,从我的眼前彻底消失。”

    “为什么?”她猛然抬起头,满眼的不可置信,颤抖的声音泄露了她诧异乃至恐惧的绪。

    傅逸生翻出手机中的彩信送到谭晶晶面前,“这是什么?”

    谭晶晶有些颤抖的接过手机。

    “可是我太太的手机号码你是怎么知道的?让我想想……”傅逸生托着下巴思考了片刻,然后眯着眼睛说,“偷偷翻过我的电话薄?”

    每次开会时,如若不方便亲自听电话,傅逸生都会把手机都会留在秘书那,谭晶晶要在那个时候翻找莫语涵的电话号码也不是不可能。

    她慌忙摆手,“不是不是……我是无意……”

    话一出口她就怎么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知道,无论说什么,一切都已不可挽回,或许从一开始她本就一无所有。

    转眼间,傅逸生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前,她绝望地看着他拔的背影,听到他冷冷的说,“希望明早我到这时,桌上已经有你的辞职信了。”

    言毕傅逸生一刻不留的出了门。说实话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得知这女人的小动作后他想过很多种更加狠戾的方法去惩罚她。但是犹豫了许久他还是决定不把事搞大,家里的状况已经够然他头痛了。所以只要谭晶晶愿意消失,他就放她一马。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