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激怒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怎么不接电话?”

    “陌生号码,可能是打错了吧。”

    傅逸生鲜少主动打给莫语涵,现在已快要凌晨一点钟了,他终于想起来他还有个妻子么?想到他可能会担心、会焦急,莫语涵对自己刚才的行为非常的满意,心里竟升起一股快意。可是至此之后她却再也没有心思看电影,她一直留意着手袋中的手机,然而它却像坏了一样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再无动静。

    总算熬到电影结束,周恒碰了碰边已有些困倦的莫语涵,“这回要回家了吧?”

    莫语涵无力的点点头,再怎么逃避放纵,至少现在……那里还是她的家。

    ……

    车上显示的时间已经两点多了,莫语涵的手搭在车门上,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周恒抬头望了眼莫语涵卧室的窗户,“用不用我送你上去?”

    半响,莫语涵低着头推开车门,“不用了。”

    直到莫语涵进了楼道也没有听到后车子离去的声音,可是她太累了,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她抹黑进了门,卧室内微弱的光线透过门缝稀稀疏疏的打在大厅的地砖上。原来傅逸生没有睡。她心里不由得有些胆怯,微微颤抖的手指在墙上摸索着壁灯的开关。她尽量放低声音企图不惊扰到卧室内的人,可是客厅内却倏地变得灯火通明。

    此时的傅逸生只是脱去了外上还穿着白天的西裤和毛衣,他端着手臂坐在沙发上,他的手机就躺在面前的茶几上。

    “为什么不接电话?”

    莫语涵有多久没听过这样完全不带温度的声音了?仿佛又回到了他们谈恋以前,她还是那个与他无关的富家女,他则是众所周知的风云人物,众多女生心目中神一般存在的傅逸生。

    起初听到这久违的声音时,莫语涵还条件反的要害怕,可是铭泰大厦楼下的那一对登对的倩影终究让她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刚才在外面没听到。”

    “和谁在外面?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傅逸生当然知道莫语涵和谁在外面,就在刚才莫语涵走进楼门的时候那人还朝着卧室窗前的傅逸生挥了挥手。

    傅逸生的眼圈中布满了血丝,形容虽然依旧英俊潇洒却多了份憔悴和狼狈。如若是往常莫语涵恐怕早就心疼不已,可是此刻她只觉得可笑。

    他有什么资格这样质问她?他自己呢?一天比一天晚归恨不得住在公司,是真正厌倦了她还是谋划着跟别的女人暗渡陈仓?如果爸爸有一天不在了……莫语涵不敢想。

    “我困了,你也早点休息。”

    傅逸生站起来,慢慢的走向莫语涵,以一种不可置否的语气说,“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傅逸生背着光,表不明,可是莫语涵的心里异常的平静。很久以来她一点点的接受着他不她的事实,可是她以为那些不的因由始终只围绕着他们两个人,她从没想过在他们之间会出现第三个人。虽然没有确认傅逸生对谭晶晶的感,但是谭晶晶看向傅逸生的眼神她太熟悉不过了,那是一种近乎于痴狂的迷恋,而傅逸生对她也不是一贯的冷漠……

    莫语涵低着头,想绕过眼前的傅逸生。这样眼神胶着的对峙让她有些慌张,她害怕自己一时失控,泄露自己掩饰许久的秘密。

    一只手臂支在了莫语涵边的墙壁上挡住了她的去路。傅逸生高大的影将小的莫语涵一点点的包裹了起来。莫语涵不由得向后退了半步,鞋跟就已触到后的墙壁。

    傅逸生掐着莫语涵的下巴轻轻抬起,“以后不要这么晚回来,不要跟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走得太近,也不要试图挑战我的极限,嗯?”

    他的声音冰冷彻骨,在空清冷的房间内回。莫语涵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还不等她做出反应,傅逸生就已转进了卧室,只一瞬间他又变回那个冷漠淡然的傅逸生了。

    望着傅逸生的影莫语涵怒极反笑,究竟是谁在挑战谁的极限?

    “还愣在那干什么?洗了澡早点睡。”

    莫语涵怔愣了一瞬,跟进了卧室。

    她一边换着衣服一边状似无意的问,“你几点回来的?”

    傅逸生顿了顿说,“比你早一点。”

    莫语涵回过头看她,脸上还挂着一抹讥诮的笑容,“那也没多早嘛。”

    傅逸生明显僵硬了的表让莫语涵郁了整晚的心终于有些好转。

    “那也是我要对你说的话,以后不要回来太晚,不要跟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走得太近,还有……也别试图挑战我的极限!”莫语涵也不看傅逸生,她自顾自的说着,但是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

    傅逸生端着手臂望着已经落锁的浴室门嘴角勾起一个不甚明显的弧度。在他的印象中莫语涵一直是柔柔弱弱不具攻击的小女人,可是最近一段时间里,他慢慢的发觉她似乎有着一属于自己的攻守策略,并且运用自如,常常趁他不备几乎让他措手不及。

    ……

    那夜过后,两个人谁也没有再提那晚的事。傅逸生回家的时间倒是越来越早,莫语涵则还是跟“乱七八糟的人”频繁来往。

    周恒约好了光大银行的李行长商谈铭泰贷款的事。还不到夜幕降临,天边却压上了滚滚的黑云,灰黑色的幕布下,凌乱的街道显得有几分萧索。雨往往无常,只一瞬间的工夫整个城市就浸在了狂躁的风雨中。

    莫语涵正愁着一会出门不好叫车,就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她对傅逸生在这个时间回来已经不觉得惊讶了,他最近回来的都很早,或许是因为竞标案拿下了,他也不像之前那样繁忙了。

    傅逸生看着穿戴整齐的莫语涵倒是有几分惊讶,“外面下大雨,你要去哪?”

    “跟朋友约好一起吃饭。”

    傅逸生不动声色的挑挑眉,“非得今天去?”

    莫语涵微微侧过头看似无意,声音却越越低,“都约好了……阿姨做了晚饭,你一下就好了。”

    已经换了拖鞋的傅逸生顿了片刻又换上皮鞋说,“我也不在家吃了,回来就是拿个东西,顺路送你吧。”

    莫语涵看着窗外有几分踌躇,说实话她害怕傅逸生看到周恒,倒不是因为傅逸生知道周恒对她的心思,只是因为周恒现在正帮着她对付傅逸生,她多少有些心虚。可傅逸生却不等她犹豫,率先走出门,“走吧。”

    ……

    “去哪?”

    坐上车后,莫语涵紧了紧大衣说,“丽景。”

    傅逸生从后视镜中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冷么?”

    也不等她回应,他还是将暖气开到最大。

    细密的雨水打在车窗上,相较于外面的暴风骤雨,车厢内不断攀升的温度让莫语涵口有些憋闷。

    傅逸生看着后视镜中的莫语涵面颊红润一双灵动的眼睛幽黑明亮,他竟然有几秒钟的失神。直到跟在后面的车子开始不耐烦的按起喇叭,他才回过神来。

    即便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中,丽景的生意依旧红火得很。刚到晚饭的时间,门前的车位就已经满了,傅逸生将车子停在路边。

    “路上小心。”还好没有遇上周恒,莫语涵几乎是逃也似地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傅逸生的声音却不紧不慢的在后响起,“晚上结束时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

    莫语涵有些讶异的看向他,他仍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模样,那神跟以往拒绝她时没什么两样。

    “不用了,从这里叫车回去很方便。”

    傅逸生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将雨伞递给莫语涵,“结束以后打电话给我。”

    如若是往常,他有这一份体贴,她恐怕早已感恩戴德的将自己定义为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可是现在呢,在他一步步的将她推离他后,她决定不再回头。

    莫语涵在餐厅内环视一周,根本没有周恒的影子,她拨电话给他,“我到了,你在哪?”

    周恒的声音依旧带着慵懒的笑意,“我也刚到,正在停车。”

    周恒看着对面的R8嘿嘿笑着,他闪了闪大灯,对边副驾驶位上的中年人说,“对面那是我一朋友。”

    即便是在这样视线不好的天气中,周恒那辆蓝色的X5 还是非常的显眼。傅逸生的眼底闪着寒芒,嘴角却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这就是她说的朋友?

    傅逸生的车子顺着车流驶入了环路。刚才出来时他确实只是想送莫语涵一程,可自从看到周恒后,他心里隐隐的泛起不安。周恒对他的挑衅从来都是□的,起初他并不放在心上,可是莫语涵明知道周恒对她的心思还不避讳的跟他来往,这让傅逸生多少有些不理解。

    车子漫无目的的随着车龙涌动,如果一个人回家等待不免会让他想起莫语涵晚归那一晚自己的失态。踌躇了片刻,傅逸生拨通了陆浩的电话,“在哪?”

    “嘿,这就对了嘛,这么早回家有什么意思……兰亭2号包间!速度点哈!”

    今天晚上原本有个竞标案的庆功宴,傅逸生本来是不想去的,可眼下既然已经要找个地方消磨消磨时间,傅逸生决先定去兰亭,等着莫语涵一起回家。

    负责竞标的项目组以女同事居多。因为有个英俊倜傥的老总,在公司里时她们就争奇斗艳的,今天想到傅逸生可能到场,众人更是下足了功夫。没见过傅逸生私下里的样子,“白骨精”们都渴望着发觉傅逸生和蔼可亲的一面。

    然而傅逸生还是让她们失望了,他一个人坐在包厢的角落里,表比在公司时更加冷峻。大屏幕上一遍遍播着王菲演唱会上一首歌的背景音乐,屏幕里的人表生动,歌词随着音乐在一行行的替换,却听不到有人唱歌。没有人敢在这样的傅逸生面前“放肆”。

    眼见着包厢内的气氛越来越沉寂,陆浩有些无奈,他放低了声音央求道,“我说您这是跟谁拧巴呢?您看您一来就在这玩气质装忧郁,搞得功臣们都生怕发出什么不和谐的声音破坏了您的雅兴。”

    傅逸生微微挑眉,“我又没不让大家唱。”

    陆浩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早知道不叫你来了,这谁出的馊主意非得老板在场啊?!”

    傅逸生摸出烟盒点了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悠悠的吐出一个烟圈,嘴角淡淡的勾起一抹笑容,“这么不待见我,干脆点,把工作也辞了得了。”

    听了这话,陆浩的眉头拧得更紧,“有必要这么绝么?”

    傅逸生似笑非笑的哼了一声,将香烟含在嘴边,低着头拿出火柴,一根接一个的点燃、熄灭、点燃、熄灭……

    半响,陆浩终于看不下去了,“要么你就收起那张扑克脸让大家尽兴,要么你就回家陪老婆去!”

    在陆浩说这些时,傅逸生始终是微微低垂着头,他夹着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右手便自然的垂在侧,而他额前的碎发刚好掩去了他的表

    良久,待指间的烟蒂上积起了一截长长的烟灰时,傅逸生将其按灭在烟灰缸中,他拍了拍陆浩的肩膀,“你上去唱一首大家自然就不拘泥了。”

    “得儿!关键时候还得哥们出场!”

    看着陆浩坐在台上高脚椅上眉飞色舞的模样,傅逸生有点恍惚。他刚和莫语涵在一起时,他们宿舍的几个人非要庆祝他告别单。他本来是不愿意参加这类活动的,何况告别单对他来说并不是多么值得庆祝的事,但是那几个家伙早早订好了位置,还通知了莫语涵和班里其他几个女生,于是他也被赶鸭子上架似地簇拥着进了KTV的包间。

    他不喜欢封闭过严的空间,也不喜欢太嘈杂的环境,可是莫语涵却乐在其中,和几个女孩子霸着点歌机叽叽喳喳的没完没了。后来几个同学起哄着非要他们俩人来首歌对唱,傅逸生自然是不会配合他们,他不是看不出莫语涵含脉脉的眼神中满是期待,他只是一贯视若无睹。然而,她似乎也不伤心,还替他解围说要一人代表他们两个人。

    众人虽然都有不满,但是谁都知道傅逸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只是遗憾,恋并没有改变他分毫。当时莫语涵唱的歌叫什么来着?傅逸生记不清了,可是那种苍凉悲戚的味道却让他动容。

    一股浓烈的香味袭向傅逸生,他的眉头不由得拢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谭晶晶已经坐到了他的边,她轻轻摇晃着酒杯,眼睛亮亮的,“恭喜傅总成功拿下那个竞标案。”

    傅逸生这才注意到,谭晶晶今晚化了很浓的妆,比起平的端庄干练,今夜的她更多了份媚态。她穿了件低黑丝绒的连衣裙,不用刻意去看寻找也是光一片。

    傅逸生淡笑着与谭晶晶碰杯,“谭助理功不可没。”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