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生日(2)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莫雨涵精心的梳妆打扮,除了结婚纪念和傅逸生的生就属这一天最让她上心了。她将这个时节的衣服全部翻了出来,衣帽间里堆成了小山的形状。她一的比在前,对着镜子打量自己,挑出几还算满意的又穿上比对,历经了两个多小时的精挑细选她才选中最满意的一,接着又是挑选首饰和高跟鞋……一切都准备就绪后,莫语涵开始等待,随时准备着接到傅逸生召唤她的电话。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午饭时间已过,电话仍安静的躺在茶几上,门铃却一阵紧似一阵的响起。门镜中是一捧鲜红的玫瑰,莫语涵兴奋的打开门,却对上一个陌生的面孔。

    “是莫语涵小姐么?请签下单。”

    莫语涵接下玫瑰,失落中还隐有些许安慰。正当她琢磨着傅逸生或许被什么事牵绊住时,骤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将她从失魂落魄中唤了回来。

    “生快乐,语涵。”

    他总是这样叫她,语气轻柔温和,且饱含深。但是此时此刻,这样的深在莫语涵听来却是极为刺耳的。

    “谢谢。”

    “花收到了么?”

    “是你……”莫语涵恍然大悟,随即发现自己的失态又讪笑着道谢。

    周恒似乎听出了她的失望,可面对她的不冷不也不会觉得受伤。他慵懒的笑着,嗓音透着能够令人眩晕的甜腻,“不是傅逸生失望了?”

    莫语涵轻笑,可不就是!

    “本想着给你庆祝生的,但是猜你肯定会跟傅逸生一起过,所以只能在电话里送祝福了。咦,怎么这个时间你还会在家啊?”

    原来他是故意的!莫语涵甚至想象得到周恒此时的表,再想想这过往的几年,莫语涵突然有些恨他,他总是能在这种微妙的时刻将她的美梦轻轻戳破。

    莫语涵紧紧的握着电话,脑子中编织着各式冠冕堂皇的谎话。

    良久,莫语涵听到电话中轻叹了一声,“其实我的境遇并不比你好啊语涵,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傅逸生。”

    方才弥漫在空气中的那一点点的恨意陡然间烟消云散了。莫语涵卸下了戒备,整个人放松了下来,怀里那一捧大的夸张的玫瑰花令她手臂酸麻,她贴着墙壁一点点的向下滑着,最后干脆屈膝贴坐在墙角。

    她犹豫着,不知此时是要安慰周恒,还是要再度表明自己的立场。她恍然发现,无论是那个稍有些残忍戳破她美梦的周恒,还是眼下这个有些怨怼却足够深的周恒都让她不知如何面对。

    良久,莫语涵听到自己近乎呢喃的声音,“对不起……”

    电话里安静片刻后再度响起了周恒爽朗却低沉的笑声,“嘿,傻姑娘,谁要听你说‘对不起’。”

    莫语涵突然有些感动,同样是不,可她对周恒又比傅逸生对她好多少呢?

    莫语涵勉强扯出笑意,“又装老成!以后不许叫‘语涵’,要叫‘学姐’听到没有?”

    周恒笑了一声,还是没有乖乖的回答她的问题,“记得要按时吃饭,过生更要多自己好一点。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全天待命。”

    莫语涵笑着答应着却没有真将那些话听进去。一整天里,她没有吃饭也没有找周恒为她庆祝生,她只是穿戴整齐的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了什么节目她已经不记得了,她只清楚的感觉到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直到挂钟上的时针和分针再一次同时指向“12”,傅逸生还是没有回来。

    她过了一个没有他的生,从早上醒来一直到这一天结束,她没有收到他的一点讯息,这一次她是彻彻底底的被遗忘了。

    桌上的玫瑰花像是周恒讽刺的笑脸,莫语涵有些懊恼,将那捧玫瑰一根根的抽出,随手插在边的鱼缸里。

    傅逸生回来的时候正看到莫语涵光鲜亮丽的坐在沙发上。灯光打在她莹润的脸上让她的五官看上去更加的立体深刻,精致的妆容和耳垂上熠熠生辉的小钻石使得本就标致的模样多更了份媚。看得出莫语涵是精心打扮过的,她耳朵上的那副耳坠子也是他去年送给她的,她鲜少佩戴却极小心的保存着,怎么今天拿出来了?

    看着莫语涵神专注的盯着电视机,傅逸生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太好受的感觉,当鱼缸壁上齐齐靠放着的一排红玫瑰映入眼帘时,这种感觉开始迅速的扩大。

    傅逸生的眉头不由得拢了起来,“怎么还没睡?”

    莫语涵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电视,“跟朋友出去玩了,刚回来。”

    “跟谁出去玩到这么晚?”说罢傅逸生想了想又补充道,“太晚回来不安全。”

    “下次不会了。”

    傅逸生望了莫语涵数秒,脑中杂乱翻滚着的许多个念头让他烦躁不安,或许是太累了思绪才会不受控制天马行空的编制着各种莫须有的场景,他需要休息也需要冷静。

    待傅逸生走向浴室时,莫语涵才看向他。刚才这些看似关心的话语在她看来都是无关痛痒的,他对她始终是关心太少,才会对她的那些谎话深信不疑。

    傅逸生洗了澡出来时,莫语涵已经换好了睡衣躺进了被窝里。今天的莫语涵实在有些不寻常,傅逸生心头压着疑惑,却没有问出口。

    光灯被关掉的一瞬,夜的黑再一次袭向了莫语涵,她双眼望进黑暗中,神智有一丝游离。室内静悄悄的,只听得到两人清浅的呼吸声。

    “今天是我生。”陈述之后,莫语涵发觉似乎不对,又补充道,“应该说是昨天。”

    傅逸生不由得舒出一口气,原来是因为这个。他为了那个竞标案快要忙疯了,忙得连莫语涵的生都忘记了。半响,他侧过子将边的人拉入怀中。

    莫语涵一点点的被她迷恋已久的气息吞噬着,傅逸生隐隐的发烫的坚实膛让她长久提吊着得心脏稳稳的落回原处。

    一整天没有吃饭休息,莫语涵的理智也随着她的体力一点点的涣散,当她彻底放松下来的这一刻她也彻底被周的温度融化了,神智尚清醒时的那些凛冽的想法都已背离了她,完完全全的挣脱了她的掌控。

    莫语涵鼻子一酸,说出的话竟然像是在撒,“以前你都记得的……”

    男人多数都是吃软不吃硬的,被突然大变的莫语涵不冷不的晾了许久,这一刻,傅逸生除了有些诧异,竟然还有些久违。

    傅逸生的声音比往柔和了许多,声音低低沉沉的也像是只说给她一个人听,“明天给你补过一个。”

    “嗯。”莫语涵紧闭着双眼,有气无力的应声,而下一刻筋疲力尽的她便完完全全的跌入了睡梦中。

    虽然正经的生没有过成,但是傅逸生的补救行为还是让莫语涵有些喜出望外。早上出门前他还不忘这事,提醒莫语涵一起吃晚饭。

    太阳落山前傅逸生的车子准时停在了公寓门口。今天的莫语涵只是稍作打扮,不复昨的隆重,虽然还是喜悦的,但是补过的生总不比正经的生

    傅逸生在电话中简略的跟她讲过今晚的安排,先去她最的那家餐厅吃晚餐,饭后再去看场电影。在莫语涵的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约她看电影。不比那些电影好者,电影本并不会太吸引莫语涵,只是两人相携去看电影的状态总让人联想到“浪漫”“甜蜜” “相”这些温馨的字眼。大学时她像每个女孩子一样憧憬,而在她看来这些美好温馨的字眼应是每一段恋该必备的要素,她也曾拉着傅逸生去看电影,只是那时他反感电影院,他们至多会在大学的多媒体教室看过一部枪战片。

    车子的前面竟放着张近期的电影简介,莫语涵兴匆匆的拿来看,“我们一会去看哪一部?”

    傅逸生不动声色的勾起嘴角,他许久没有看到这样的莫语涵了,“随你喜欢,不过先吃了饭再说。”

    傅逸生订好的位置在靠窗的最后一桌,这个位置既安静又看得到街景。

    傅逸生他拉开一边的椅子,莫语涵自顾自的走到另一边,正要入座才发觉傅逸生还站在椅子旁边。他特意为她拉开椅子?莫语涵心里浮上一种异样的感觉,怔愣了一瞬还是走过去坐了下来。

    等了半响,点好的饭菜没有上,一个包装精细的蛋糕盒大小的礼品盒却被侍者用托盘托着送了上来。

    这样大小的礼物盒显然不会是首饰,莫语涵疑惑的拆开包装。莫语涵抬头看了看傅逸生,此时他正望着她,一贯疏离的目光中却含着浅浅的温。这礼物着实让她惊讶,倒不是多么贵重,只是它完全不是傅逸生的风格。一双婴孩般的宝贝并排躺在银色丝质鞋盒里料上,浅粉色的皮面在餐厅灯光的照下折出细细碎碎的耀眼银光。皮料很软,鞋底轻薄,鞋口除还有可的褶皱和镶嵌规整的碎钻。

    “你以前的那些鞋是好看,可是总看你穿着不舒服,你个子不矮用不着穿那么高跟的鞋。”傅逸生的语气无波无澜。这些温存的话语应该是带有感的被表达出来,而不他这样平平淡淡的陈述。但是莫语涵知道,这才是傅逸生,而他表现出的关心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至少他注意过她穿的鞋不合脚。事实上莫语涵也更偏舒适的平底鞋。

    在认识傅逸生之前莫语涵对自己的材是百分之百满意的,165公分的高,45公斤,不胖不瘦凹凸有致,她穿平底鞋的时候也更多。但是傅逸生足有185公分,穿着平底鞋的莫语涵才刚刚到他的肩膀,她总觉得自己再高一些就会离他更近一些,看起来也更般配一些。

    莫语涵看着这双宝贝心中百味杂陈。虽然以前的傅逸生也极有风度,但是却鲜少像今天这样细心体贴。傅逸生的变化本该让她欢喜的,可是她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不是么?然而莫语涵的心绪又因另一个问题变得杂乱如麻:他对她是真的转变了,还是……他只是有愧于昨的遗忘?

    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莫语涵的思绪。来电显示上周恒的名字大咧咧的跳动着,莫语涵有些犹豫的看着傅逸生,傅逸生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桌上的嗡嗡躁动的手机眉头微皱,眼神中还透着一丝不解,似是在疑惑她为什么不接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