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赌约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乌云冉冉 书名:默许浮生
    此时的莫语涵正有些不耐烦的扫着导购推荐的“新款”连连摇头,见这形周恒也无力的皱眉。

    过去的三年,在那个很多元的国度里他周围不乏各种类型的女人,欣赏美女他是懂得,可是如何打造美女他却不在行。那些不被莫语涵青睐的款式的确不符合她的气质,可是又说不上哪一种更适合她。无奈他也只能抵着头,陪她一起审度着货架上的衣服。

    傅逸生进来时就看到周恒和莫语涵两个人歪着头靠的很近站在货架前,他眉头微微一皱,很快移开了视线。在店内环视了一周后,他的目光锁定在一件并没有挂在模特上的绯色大衣。

    “给我一件M号。”

    他声音低沉,专注于另一个货架上的莫语涵和周恒二人根本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傅逸生。导购小姐只当傅逸生是买来送人,正为他包装衣服,他却直接拿过大衣搭在臂弯里走向莫语涵。

    当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莫语涵边时,她才抬起头来,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来人那张不太柔和却足够英气人的面庞。大学时总是幻觉看到了傅逸生的毛病已经多年没有发作了,怎么今天又一次没有预兆的重演了,这感觉还真是久违。

    傅逸生一眼就看到莫语涵前那抹扎眼的芥末绿,对莫语涵与周恒同时出现在这也略微了然,抬眼又对上了莫语涵如晴天霹雳般的表,他心头的那朵云瞬间被拨开了一大半。傅逸生嘴角勾起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将手中的大衣递给她,“去试试。”

    此时的莫语涵仍没从方才那个疑惑中清醒过来,以至于傅逸生说了什么她只是机械的接受然后服从。

    看着莫语涵有些呆愣的消失在试衣间的门后,周恒笑嘻嘻的踱到了傅逸生边,“师兄还是老样子啊!”

    傅逸生的目光始终直直的盯着莫语涵方才消失的地方,半响,他冷冷的说,“上次输的不够惨么?这次又要赌什么?”

    “上次语涵选择你那是她当时太年轻看不清事实,现在不一样了,她有自己的想法,不是你能左右的。”说这话时周恒的面上始终带着一抹讥诮的笑容,这次不是莫语涵长进了,而是事不能再被遮掩下去了,他傅逸生也从一个桀骜奋进卓越超凡的青年才俊彻底沦为一个不择手段唯利是图的负心汉了。

    傅逸生?负一生!这名字可真贴切。周恒在心里好笑的想着。

    傅逸生只是微微朝着周恒那边偏了偏头,仍旧不去直视他,“这次再输了可不是去国外待三年那么简单了。”

    说罢,两人都缄默了,因为此时莫语涵已经穿好衣服走出了试衣间。

    在她出来的瞬间,傅逸生的表竟然变得柔和了许多,神色中的一丝不甚清晰的得意一闪而过。周恒不屑的撇撇嘴,心里竟翻滚起压制不住的酸楚。你傅逸生会给她挑衣服那是因为她当了你老婆三年多了,有什么好得意的?!

    莫语涵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先是眼前一亮。她从未尝试过绯色的衣服,没想到傅逸生一眼便看出适合她,此时的她心里可谓是百味杂陈。她的丈夫终于也像别人的丈夫那样了解妻子了,然而,他是傅逸生,他对任何事都有极强的洞察力和掌控力,他掌控着她的感她的绪甚至她的命运,那么穿衣吃饭这类的小事对他而言更是没有什么难度了。

    “就这件吧。”傅逸生对着镜子中的莫语涵淡淡的说,不是征询的口吻,只是陈述一个决定。他从钱夹中翻出金卡递给了旁的导购小姐,“刷这张。”

    今天的导购小姐着实大开了眼界。本来这类成衣店的客流量就比较少,常常是几个导购服务一位客人。今天倒是闹,先是来了一男一女,先不说这两人是女的漂亮时尚男的风流不羁,单说这二人不甚暧昧亲密又已熟悉到可以一起来逛衣店的关系就让这些导购小姐们暗自揣测了一番。可是还不止如此,傅逸生英俊凌烈的气质足以让看到他的每一个人注目。至于他的来意,她们的猜测也算是贴合事实,他确实是为女友或是妻子选购礼物的,而这个幸福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先前进来的那位“漂亮时尚”的小姐。一时间店内的所有人都围着莫语涵打转。

    事实上莫语涵早已习惯了这种况,只是以往那些人中从未出现过傅逸生的影。

    接过导购递回的卡,傅逸生与莫语涵在镜中对望了几秒,他像是有话要说,却只是缄默不言的看着她。这短短的数秒被有些恍然的莫语涵无限的放大,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她似是从他的眼中读到了某种不明的绪。她灼灼的望住他,想从那双沉静如深潭的黑眸中探究出什么,然而这探究却因一个来电戛然而止。傅逸生看了眼来电显示,并不急着接通,他抬头看向莫语涵,“我还有事,你早点回家。”

    还不等莫语涵从刚才的恍惚中回过神来,傅逸生就已经毫不留恋的转离开。

    自从傅逸生进了这门,他就没有正视过周恒一眼,也只有在转离开的一霎间眼风冷冷的从他脸上扫过。

    周恒双手揣在裤子口袋里,痞痞的笑着,而那双桃花眼底却是冷若寒潭。傅逸生啊傅逸生,是男人的占有在作怪呢还是……你也在不经意间动了心?

    周恒抵着头苦涩的笑着,他不确定,如果知道了后一种可能莫语涵会不会心软。

    “傻笑什么呢?”莫语涵提着纸袋的手碰了碰边的周恒。

    “笑你那老公,越来越婆妈了。”

    有么?莫语涵歪着脖子想着傅逸生方才进来后说的几句话,不到五句,而且每一句话不超过十个字。

    莫语涵没有直接回家,她先去了医院。去时却发现父亲已经睡下了,她没想打扰他,只是坐在边陪了他一会。

    特护进门时看到坐在边的莫语涵,起先是惊讶,接下来是惊慌,“我刚才去了趟卫生间。”

    莫语涵前一天来医院的时候发现特护不在房内,行动不便的父亲正吃力的往边挪动,她当时就心疼的无以复加,后来一生气就向医院的领导反应了那小姑娘玩忽职守。事后她也有些后悔,或许人家真的只是凑巧走开。

    莫语涵的表很疲惫,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这是我分内的。” 小姑娘心中有愧连连摆手。言毕,她又不好意的转向窗外。

    窗前干枯光秃的树枝被冷风吹得摇曳着,一阵紧似一阵的风声吹在窗子上发出闷闷的声音。

    小姑娘小心翼翼的看向坐在边发呆的莫语涵,“莫小姐,我看一会要下雪了,这里有我呢,要不您先回去吧。”

    莫语涵来时天气就已转,这时窗外风声呼啸,更显的屋内静谧的让人发慌。她突然很想叫醒父亲,他太静了,静的让她不安。

    莫语涵伸出手去,还是还不等触碰到莫景铭,他就像是受到感应一般不适的轻哼了一声。

    莫语涵收回手,轻叹一口气站起来,“这里就交给你了,明天我会再安排一个特护,这样你也可以轻松一点。”

    回到家时房间里面依旧是没有灯光,想到傅逸生从衣店急匆匆的离开时的形,莫语涵有些烦躁的摩挲鞋柜上方的墙壁,寻找着光灯的开关。找了许久没找到,莫语涵索脱了鞋子,赤脚进门。

    客厅内有从窗外投进来的亮光,今晚的月亮很圆,却被稀稀拉拉的云层遮挡了大半张脸,投影到客厅的地面上倒像是一幅很有意境的水墨画。

    莫语涵没心思欣赏这些,她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又拖着酸痛的腰腹和双腿东奔西走了几个小时。

    她抹黑推开了卧室的门,月光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上的人似是坐了起来,用不甚清明的声音问,“怎么进门也不开灯?”

    这还是近两年里,傅逸生第一次回来的比莫语涵早。惊讶之余,她的心底泛起了一层略微酸楚的甜蜜。

    莫语涵打开卧室的灯,正看到傅逸生穿着睡衣,头发有些凌乱坐在上。他微微皱着眉,眼睛半眯着,显然是刚被吵醒。

    “吵醒你了?”

    傅逸生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怎么这么晚才回了?”

    话一出口傅逸生有些后悔,这问话极像是载满戒备的怨怼,他也不确定莫语涵会将他的话理解成什么意思,然而他从来没打算限制她的交友自由,即便那人早已对她心怀不轨。

    好在莫语涵是个神经比较大条的人,而此刻筋疲力尽的她满脑子都是病上父亲的模样,她无力的坐在上,“刚才去了医院。”

    傅逸生望着她片刻,再开口时语气已温和了许多,“累了吧,早点休息吧。”

    其实早在半个月前,医生就已经通知了莫语涵和傅逸生,让他们做好准备。莫景铭的况非常不理想。他的体制很差,手术的成功概率极低,不得已只能放弃手术,采用药物治疗。治疗了半个月,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出现了严重的心衰现象,更令人头痛的是,他对药物的过敏反应非常严重。

    整个晚上莫语涵都被沉重的悲切笼罩着。她害怕某一天早上醒来,她就已经失去了父亲。想到此莫语涵双手掩面,无声的痛哭。旁的傅逸生很安静,像是在给她时间宣泄。

    半响,她抬起脸,一张面纸被递到了面前。她侧过头看傅逸生,隔着一层薄薄的水雾,他的影子有些走形,可仍然是那个好看的轮廓,跟多年前一样。她灼灼的望着他,任由那层水雾一点点的积厚、满溢。

    她回想着当年看到他时的形,即便知道他或许是她生命中的一口井,可她还是奋不顾的跳了下去。

    拿着纸巾的手停在空中许久,见莫语涵只是呆呆的望着自己,傅逸生无奈的拿着纸巾在她的脸颊上粗略的擦了擦,动作不算温柔,莫语涵心里却开始升温了。

    时至今,傅逸生还是有这种魔力,能让她前一刻还在冰天雪地,下一刻就觉温暖如了。

    ……

重要声明:小说《默许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