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要我当教练?(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奾迁 书名:小小青苹果
    谭越把语文书放进抽屉,拿出历史书准备上课。

    前排的钟凯又扭头过来,“你要历史教辅吗?我借给你。等你周末买了的时候再还我就可以了。”“谢谢你了,不过不用,我对历史还算了解,爷爷在博物馆工作。”谭越谢过这个的同学,翻开书慢慢浏览,心里暗暗和汉字的音调较劲儿。

    “叮铃铃···”

    “上课!起立!”

    “老师好!”同学们齐道。

    一个男中音温和地回道:“同学们好!请坐下吧!今天我们要开始第二章了,请哪位同学来给我们讲讲第一章里面的内容。”沈墨看了看教室里这些坐的整齐的学生,望到后面一个新面孔,道:“就请新来的这位同学给我们讲讲吧!”

    徐歌在心里直骂这沈墨不是好东西,人家才刚来哪里知道你之前讲了些什么啊!而寝室的其他三个则为谭越捏把汗,怕她回答不上来,老师可是说过要记入期末成绩的。

    谭越看自己认识的几个都有点为自己着急,轻松地朝他们笑笑示意他们不用担心。她站起来摞开椅子看向讲台上站着的戴了个无框眼睛的年轻男子,没想到,中国还有这么年轻的老师来教历史啊?

    “你开始吧!”沈墨抚了抚眼镜,他心里很是看不惯这种上学迟到的人,而且还是近两个周的人!如果她让自己不满意,期末要她好看。看来这个老师是在大学的时候被教授荼毒地有点严重了。

    “哦!”谭越清了清嗓子,回想了一下爷爷给自己讲的,学着他这样说:“鸦片战争前,中国仍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封建制国家

    ···进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我所记得的就是这么多了,老师。”她心里也有点看不惯这种找学生麻烦的老师,说完就一股坐下去了。和谭越交往不深的同学们,觉得她很是有个,其不知她更火爆的他们还没见过呢。

    沈墨被谭越的做法搞得哭笑不得,觉得现在的学生还真是叛逆。虽说自己严格了些,可都是为了他们好啊,怎么自己这么不受欢迎呢。他再摸了摸根本就没边框的眼镜,掩饰尴尬。咳了一声,道:“谭越同学讲得不错!那我们就接着讲第二章,第二次鸦片战争···”

    一上午就在3个有两个都是严格老师的课上混过去了,弄得谭越是精疲力竭外加饥肠辘辘,和寝室几个外带些女生,一窝蜂往食堂疯跑,占领最佳位置,抢到最好的菜。这是最没有形象也是最不会看你形象好不好的时候,抢到饭才是王道。

    当然,最后风卷残云之后就只剩大妈几个,米饭无数卧于食堂各处,还有菜汤油迹淡淡飘香,以为还有饭的那些从教室里奋斗刚出来的同学闻到这个味进来后风般退出,要到明天才能吃得下一小碗米粥,可想而知里面的景有多么的倒人胃口了。

    吃得忒饱的几人在场上转了几圈,坐到观望台上看足球场的人带球过人,再看看篮球场上三步进篮,别提多爽。

    “铃铃···”

    谭越拿起手机看了看,是欧阳手机号码,她自从昨晚后就决定和欧阳复合,她相信欧阳也是那么想的。毕竟,当初个个形表露,都是为了不拖累自己罢了。

    “喂?”谭越按了绿键,起走下观望台。台上,刚才是谭越兴致盎然地给大家伙讲篮球,现在是媛欣声并茂地给大家说现场说足球,场面甚是烈。没想到,女生也是如此地球类运动啊!

    谭越看上面她们笑得灿烂,她坐进足球看台上和欧阳讲电话,“现在不是晚上十一点了吗?你怎么还没睡?”

    “我就睡了,听我弟弟说你们中午是要睡午觉的,就在你们睡之前打过来,没打扰你吧?”欧阳洗了澡,给自己穿了件大号篮球服,现在什么都得节约啊,可没那个钱买睡衣,去年带来的睡衣已经短得穿不了了。他另一只空着的手拿着早就旧得发黄的毛巾擦着头发,钱少得已经舍不得买毛巾了,更何况是吹风机呢?

    “不会!我很高兴你能打电话给我!对了,你刚才的意思是你弟弟在我们学校?”谭越想起那个长得很像欧阳的男孩,才发觉,欧阳已经离开自己一年了,不可能还是那么高的,她用手拍拍额头,怨自己以为看到欧阳就不会思考了。

    “是啊,就和你一个年级啊!他本来也和你一样在美国读书的,但是···”他顿了顿,继续道,“你知道,我父亲去世后家里的经济收入就急剧下降,大半是靠父亲的安家费过子,所以就把弟弟接回来读了,还好,他并没有你中文的苦恼!”欧阳努力开了一个玩笑。

    “噗!”谭越很给面子的笑了,“我加入足球队了!”

    “什么?你怎么回事?”欧阳气急,“难道就因为我们分手了,你就不顾自己的体吗?当初你是怎么承诺我的?啊!?”

    “你冷静一下!”谭越劝道,“我当的不是中场也不是前锋,是门卫而已啊!”

    “哦,那倒还好。但是门卫好容易摔的,你确定不怕痛?”欧阳还是有点担心,半是担忧半是玩笑地说。

    在球场上的林晓润跑过来,蹲着谭越面前喘气,她指指手机,示意自己在说电话,“痛怕什么!?只要我决定去做了,就已经做好受苦的准备了。”她不想欧阳总把自己想得那么脆弱,不过心里还是因为欧阳的担忧感到开心,“你快睡吧!明天你肯定要早起练球的,到时候在给我电话吧!”说完和欧阳道了晚安,挂上电话看着已经坐到自己边来的林晓润。

    “什么事?”谭越瞧着眼前这个都这么大块头但是还是很幼稚的学长。

    “怎么什么事!?”他大叫,“刚才牧师跑到我们场地来炫耀说你已经答应进他们的足球队了!还问我怎么回事!!”他现在来的目的除了自己来兴师问罪外,还带着个神秘任务,队长教给自己的哦。他心里好高兴,队长居然相信自己的办事能力耶!他这个半脑瘫掉的人哪里知道只要给谭越说谭越就会答应的,甚至是放弃足球门将的位置。

    “我有心脏病,除了当当门将外,我还能够以什么方式和你们一起呆在这么宽阔的一个场上!观众是我最不想当的一类!我要参与进去,即使是站在球门边半个小时也没一个球过来!”谭越也有点管不住自己了,干脆说个痛快。

    “呃!”林晓润气结,不知道说什么好,“你···呃,你别急!我不说你还不行吗?别急别急!不然心脏病急出来了可怎么好。”他伸出汗唧唧的手去给谭越顺气。

    谭越慢慢平息下来,心里想自己怎么就和这么个二愣子生气呢?害得自己差点心脏病发。她一瞬不转地盯着眼前这个人,实在为Cici学姐哀悼啊!这愣头青肯定还没有和Cici学姐和好,她想到这里笑出了声。

    “你怎么笑啊你?”林晓润有点莫名其妙,“我都还没说让你给我们的新人当教练呢!!”

    “什么?!教练?”谭越惊讶的窜了起来,“真的?”她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放,激动的在原处转来转去。观望台的几个看这边的况都纷纷走过来,看谭越这样一直转来转去,只好问林晓润是怎么回事。

    “教练?!你开什么玩笑?”媛欣有点无语,怎么李原这老顽物也学牧师用这样的方式把不可能上场的人留住?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叶媛欣嘛!”林晓润的气也堵得通不了,“你们足球队都可以以这样的方式把你留住,为啥咱公主就不行?你们足球组建女队,我们篮球队怎么可能比你们差!我告诉你!我已经跟于洁说了,等星期一可以播广播的时候就招!哼!”他很是讨厌这个把公主抢走的人。

    “你别这么急!”平静下来的谭越走到林晓润边。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青苹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