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给你吃排场(已修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奾迁 书名:小小青苹果
    这是一个夏的午后,阳光炽地照在大地上,街巷子里的人们无不撑着阳伞往家赶。这时候的城市几乎只剩下车鸣声,还有那些为了血汗钱而不得休息的农民建筑工人顶着烈在刚刚崛起的高楼外“嘣嘣”地作业,为了这大城市的繁荣付出了青甚至是生命。

    城市的西区坐落着一所百年老校,虽然外表不够奢华,但它的美丽却让人移不开脚步,还有在这里学习的那些优秀的学生,无不为它挣足荣誉,为它添彩,这些毕业考到全国各地的名牌大学的莘莘学子不知繁几。它的正门上方悬挂着一块不知经历几多风霜的红木牌子,牌子上雕刻着几个刚劲有力的汉字——轩辕高中,全省的父母最想送孩子们来念的中学。

    今天中午,这座城市名列前茅的老校校门右侧停下了一辆半新的吉普的车,车的后门“砰”的打开,从里面伸出一双乔丹球鞋,它的主人修长的纤瘦的小腿上看不到丁点汗毛。顺着小腿往上,是一乔丹的限量球衣,球衣上面是乔丹先生惯有的号——23。她左肩挎着一个深蓝色的篮球背包,斯文地走下车来,手反力哐的一声将门关上。

    “谭-越!温柔点,我上个月才买的车啊……”一个年轻男子从半开的窗冒出头,不客气地向这个叫谭越的人说道心疼地摸着他的车。

    谭越跨着优雅的脚步头也不回,而说出话却让年轻男子嘴角直抽“等你能把车开进你学校再来说赔偿的事,我想你这二手市场的东西,也值不了几个钱。”说着,人已经走到门口,转过来无奈地对这个俊逸的男子说到,“您可以去停车吧,我还等着报道呢!”“我就去就去!等你考驾照的时候,我才不帮你·······”男子嘴上虽然嘀咕着,脚却已经松开刹车,轰上油门,把车从校门牌下开过,往校门左边那宽阔的停车场去了。

    学校里三三两两一群的学生走在林荫道上,躲避烈的烘烤。谭越把包里的帽子拿出来,扣在头上。随意地走着,两眼却细细的看着学校里漂亮的景色,看看近代欧式食堂那边的人群,看看木质办公楼的横幅,在绿树丛包围着的场边上停下脚步,远远望着那些打着篮球的男生,嘴角不自觉地绽开笑容,炫人夺目。耳边传来他们运球那清脆的声音,还有那高喊传球的高昂和进球的利落,他们得分时的搂抱着分享喜悦。这些无一不与她那些记忆相重合,意识沉入记忆中回想她那时候的快乐。谭越不知道,她的穿着,已经让那些打篮球的男孩们盯住了,决定让这个不知规矩的小子吃尽苦头。

    球场中,穿8号球衣的男生讨好地建议道:“廷哥,看!那小子背的可是我一直叫我哥给买的新款安踏篮球包啊!”

    13号的廷哥转着球对8号球衣的男生调侃道:“怎么,你小子又想趁队长不在的时候请他吃顿排场,按老规矩来整整他?”8号则不好意思地回他个爽朗的笑脸,用右手抓了抓头发,眼神已经在不经意间瞟向32号与他长相神似的男生,示意他上场。这个面容冷漠的男孩并没什么反应,只双收环臂抱着,纤长的手指看似在抹汗,实际上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了解他的8号皱了皱眉头,勉强算是同意了三七开的分赃方式。

    于是,就有了32号走到廷哥面前,不知在他耳朵边叽里咕噜外加比划地说了些什么,反正最后只见廷哥嘴角微微上翘,看来谭越是要吃苦头了。球场里穿同色衣服的那几个人就在那里商量了起来谁主攻,谁引敌了······

    谭越看着他们围成一团,只感觉着心狠狠地一抽,想着曾经自己与兄弟们也是这样亲密的(还不知道已经被别人算计上了···),自己是个女生,但他们却待我如亲兄弟。她走到树荫下,把背包取下放在围树的水泥围子上,帽子拿在手里打转,一手理了理因帽子压得有些变形的柔软的短发,也不管水泥上面有没有灰尘,潇洒地坐在了下去。她细细地品味着那些现在想起来心酸却又曾带给自己很多幸福快乐的记忆。想着‘如果他给我道歉我就可以考虑原谅他吧?毕竟,曾经一起经历过那么多快乐的子,即使他最后还是和自己分手了,离开了,去追求爷爷让我不要追求的那些欧美的浮华去了。难道他是因为爸爸是NCAA的顶级教练才和我恋的吗?他如何能这么做?’···

    ······

    推推搡搡间,7号在8号的挤眉弄眼和大伙的好自为之的表下慢慢踱向谭越的这棵树。他看着那个坐在树荫底下,貌似潇洒,实而出神的人。7号自己都想不通,怎么会过来叫这个小子,‘难道是因为要毕业了,希望见一些进入这里的新鲜血液?还是自己有点好奇这个似男似女的人会对学校规定有咋样的反应?’不由有点觉得滑稽,他用宽阔的手掌抹了抹脸上的汗,打量着这个如老钟入座般的小子,修长的腿着一条乔丹纪念版的球裤自在的伸出树影,上是配的球衣,想这是该好好教训,不然不知道这学校是姓什么的!谭越察觉到有人已走近旁,却不予理会,只想这一刻属于自己,好好享受这树荫下的凉和难得的平和。

    不是吧!?太阳这么烈,还没点汗水,是不是男人哦?皮肤也忒白了点吧?7号有点想不通为什么连腿毛也看不到。这脚上的球鞋,不知为什么总觉得鞋码有点小。但是从眼下看来,是男生没错啊?这当头,有哪个女生不是淑女就是小鸟依人啊?再说,学校还没招女队呢!男生没错!他这样想着。这时候这个强壮的男生起了怜悯之心,居然担心眼前的这个小子今天的名牌服加包包会不会被脱得只剩内裤。又觉得说不定内裤也是限量的,他想到这不觉好笑,笑声打扰到了沉浸在回忆中的谭越。

    谭越全打量了一下这个不知为何靠自己这么近的男生,发梢还滴着汗,很有男人气概,长着一张不帅也不算丑的脸,脸上有些胡茬,她心里想‘他还没有胡茬吧?那些应当还是绒毛的胡须会由谁给买剃须刀呢?’,心仿若被人刺了一刀。再看衣服,上下都是赤红色为底,白色为边,做工还算过得去的全球服,她又想到,‘他最喜欢穿黑色的球衣,说和我的金色最配,我俩都喜欢穿乔丹的衣服,他说有同一个偶像真不错。都是骗人的!骗人的!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她几乎要咆哮出声了,‘这不是刚刚打球的那伙人中的一个吗,怎么到我这里来了?也许是伤着了吧,怎么没注意看呢?难道没有他,自己连对篮球也失去了吗?’自嘲的撇撇嘴角。7号却觉得这个男孩一会儿出神一会儿笑又自嘲的表,虽然还是很帅气,但是怎么都觉着怪异。左思右想了一下,打消自己以为这个小男生和自己的女朋友生气的时候有那么些像的错觉。用手按按今天已经因这男孩两次翘起的嘴角,开口对谭越说到:

    “我们的队友想和你斗牛,有彩头,有没有兴趣?”

    谭越并不想理这个男生,可想着武哥铁定知道自己在这儿,怕走开了待会找不到,只好对这个男生道:

    “对不起,我并不感兴趣,也不大想感兴趣”

    韩雨想到,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识趣啊,一看就是新来的。

    “你新来的吧?”

    “有问题吗?”谭越并不抬头。

    “我们学校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想穿着球服在学校里走,就必须是我们自己篮球队的,除非和我们斗牛不输。如果输了的话,球服及一切装备,都归我们篮球队。当然,不妨告诉你,还从来没有胜过我们的斗牛者,要不你直接脱了,我善良点留你条内裤穿。”韩雨冷脸说道,心里却想着这孩子不听教诲啊!想着自己当初可是也吃了这排头的,还好队长手下留了,不过,眼睛上下瞄了眼谭越,这小子这么瘦弱,就算队长不在,我们几个也是可以轻松解决的,希望这装备可以多卖点钱啊,最近手头被队长捏得有点紧呢。

    谭越看看自己的装备,只觉心里起伏不断。自己该和他都断了的,为什么还要留下他送自己的球服呢?还舍不得扔掉,难道还是喜欢他吗?想着当初他送自己球服的温柔,感觉一切都已经那么的不真实,都过去了,这是最后一次想他了,我还这么小,他就走了!我凭什么还要想他?不要了吧,脱给这人吧?不对!自己是女生,脱了成啥样了,虽然里面有穿运动内衣,但是布料也不多啊?再说,没理由一进这高中就被人压着吃了吧?打篮球的人可没有这个习惯啊!看来又是一个把自己当男生的人,难道是因为我缺少女人味,所以才不和我在一起的?可是妈妈不是说自己这长相男女通吃都没问题的吗?看来又被妈妈忽悠了,错了吧?错了错了!!那就吃女的(希望女的可以吃得掉哦)!!!但是这衣服就当是留着当教训吧。谭越甩开手上的帽子,猛然站起。把韩雨吓了后退一步,想着,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啊?咋个一惊一乍的?还是咱要毕业的稳重些啊,不觉心里自得起来(作者语:还是不够稳重啊,你!)···

    “我不会脱的,斗牛是吧?和谁?”

    “跟我来····”说着,韩雨转就朝篮球场走。

    谭越捡起自己的东西,跟了上去。

    走向那群似笑非笑的男生们,都是臭男生。谭越想着,还是女生好,哼!

    ······

    “你把包丢在这吧,待会输了衣服脱在上面就是了”8号球衣的围了上来。

    谭越心里直抽抽,有点生气了,说道:“要来就来,别像个女生一样!”

    “唷呵呵····”大伙有点取笑8号的意思。

    “林晓润,今天看你的咯~”有人笑道。

    “来就来,还怕一毛头小子啊!老子再咋说,也高二了,在队长手下也有一年了吧?!丢谁也不能丢队长的脸啊?小子你过来,我还不信了,还斗不过你个毛头小子!”8号林小润说着嘣嘣地拍着球进入半场,心里美滋滋地估算着这装备可以转卖多少钱趁队长没回来,早点下手好些。

    谭越跟了上去,心里却有点觉得这些人实在不懂礼貌。竟然连名字都不介绍介绍!

    说着和林晓润对站着,互相盯着对方,虎视眈眈。

    “别说我欺负你,先让你来”林晓润说着把球扔给谭越。

    谭越在手下熟悉着球,一下又一下······看着眼前的这个男生,和他一般高,因为年龄的关系,比他壮得多,也许他现在又长高长壮了吧?但是还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感觉他和眼前这个高自己半个头张着手臂上下防守着的人重合在了一起,似乎他在对自己微笑,温柔地说“小越,别打,别打,不然我就不要你了。”“你已经不要我了!!”谭越在心里咆哮着,“我偏要打!偏要打!你回来啊!回来啊!!”分不清两张脸谁是谁,只想赶走,赶走自己就快乐了,于是,篮球在谭越不断加力的手下发出越来越大的响声······

    记忆还是这么的深刻,他还是这么的温柔,只是他的声音在越来越亮的篮球声中时断时续,时续时断···

    作者语:迎书友要求,咱改改,是有点不太好啊!

    我会陆续改的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青苹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