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正派武功第一人 逆苍天(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萧寒看完这块石碑上所刻写的碑文,饶是他一向心态沉稳,也不由吃惊,微微吸一口凉气,不又仔细读了一遍,再次视向坐在这块石碑前面纹丝不动的雕像,缓缓自言自语说道:“正派武功第一人,逆苍天是什么人?难道,莫非眼前这个石雕就是他的本人雕像!”

    陆青也看到了石碑上刻写的字,惊奇地说道:“竟然还会有这么厉害的人?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他怎么还会在这里刻着这块石碑,上面写的内容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闪电貂是最先发现这个石碑和雕像的功臣,飞速一下跃到了陆青的肩头,趴在她上,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好奇地视向面前呆在这里不知有多少年的石碑和雕像。。

    “青妹,这个下面写的是什么时间?”萧寒接着问。

    听了他的话,陆青立即注目向石碑最下面写的那行字瞧去,见上面写着“于明永乐二十年,逆苍天亲手”这十余个字,眨眨眼睛,想了想说道:“这个前面的明永乐二十年,应该是年代时间,明自然指的是咱们今天的大明王朝了,永乐就是以前的成祖皇帝,已经去世有不少年了,照这个碑文上所说,当初刻写这座石碑时候应该至少离现在有二三十年了!”

    萧寒对历史时期不太清楚,没有陆青知道得详细,听她说立碑的时间至少离现在也有二三十年,不由注目视向呆在这块宽大石碑前面的雕像,凝神瞧了一会儿,缓缓道:“青妹,你看,是不是当初亲自刻写这块碑文的人,就是咱们眼前见到的这个雕像的原主人?”

    陆青黑色眼眸也仔细瞧了半响,“我也觉得很可能是,可是那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留下这座石碑和雕像,倒是奇怪的很!”她说着,又微微凝起眉头,“寒哥,你且先等等,我再算算,永乐二十年,然后是洪熙、宣德大概有十余年,到咱们现在是正统十三年,嗯,不错,之间的时间差不多至少也得二十多年。”

    “青妹,你算得真准,我看到这个时间根本就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若不是有你在,恐怕我根本都不知道这个碑文已经写了有多少年了。”

    陆青听得他夸赞,心中更是高兴,脸上柔微笑道:“这是我爹爹教我的,以前我爹爹除了教我武功,还说我应该多看书,知道些东西,所以我倒是知道了解一些。咱们本朝太祖洪武年间开建明朝,一共是三十年,永乐是二十多年,经过洪熙、宣德,到如今是正统朝。这个碑上既然说刻写于永乐二十年,想来已经是永乐皇帝后期,虽然距今已经过了三代皇帝,也只不过才二十多年时间。”

    萧寒自然不清楚这些历史,听她话语伶俐,语笑嫣然地一一说了出来,基本上知道得也是差九不离十,心中更是喜欢,“青妹,你真聪明,居然知道这么多东西,你说的时间朝代我听得乱的很,不过只要知道你最后说的时间就行,对这些历史我真是一窍不通。”

    陆青呵呵一笑,“寒哥,我也只不过略微清楚一些,这些都是我爹爹教给我的,我爹爹他可是什么都知道!”

    “嗯,青妹,我虽然还没有见你爹爹,但是相信你爹爹定然是个不一般的英雄人物,我若是能够亲面见到他,那就好了!”

    陆青见到他脸上流露出的由衷敬佩之意,很敬仰自己父亲,十分欣喜,美目又眨了眨,微笑道:“寒哥,等到你到了我家以后,自然会见到我爹爹,像你这般年轻出色,我爹爹见了你,也定然喜欢的很!”

    听到这里,萧寒想起两人目前最要紧的是,怎样想办法离开这里,又看了看石碑问道:“青妹,号称正派武功第一人,逆苍天这个人物究竟是谁?我出偏僻,可从来没听到过这个人。”

    哪知道,陆青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个人,以前从来没有听过,不过,这个名字倒是叫的有气势,我逆苍天,真是好有气势!”

    “还有这个写碑文的人,自称武功正派第一,而且还和邪派另一个人大战一场,”萧寒仔细瞧向石碑,接着问道:“那个邪派武功第一人,邪黄泉又是何人物?这个人,青妹你知道么?”

    陆青摇摇头,显然也是不知,“我只听我爹爹对我好像说过,咱们整个天下分为正邪两大派,在几十年前时候,正邪两大派曾经有过非常激烈的大战,至于这两个号称正邪两派武功第一的人名,倒是没有听说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萧寒凝视向这座石碑,缓缓地说道:“这个人既然会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树立此碑,说明他应该说的不是假话。”又注目向坐在石碑前的那个人形雕像,见这个雕像躯体高大,姿昂然,坐姿端正,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孤傲拔的气势,虽然只是个雕像,但是当初象征的气势应然而出,不同一般。

    他直视着这个面前一动不动的雕像,心中不由升起一股难言的敬仰之,然后说道:“这个前辈定然也是以前曾经出正派之中的绝顶人物,非比寻常,正巧让咱们两人今偶然进入这个洞**遇到了,也算是缘分。既然能做出这般惊天动地的豪举,就是一位难得的前辈高人,今在这里能够遇到他的雕像,虽然不是本人,也值得我一拜!”

    他和陆青虽然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偶然发现了这雕像,而且距今时间久远,但是却并未轻易触碰这个人的雕像。

    他更是生来敬仰这等绝世少有的英雄豪杰人物,虽然面前的只是一个死死的雕像,还是将自己的长剑放在旁边,退后几步,对着面前的雕像,十分恭敬地向对方行了三礼。

    陆青抱着闪电貂立在那里,见到他居然向雕像行礼,眼眸微微有些惊奇眨了眨。

    迎面而对的那座高大拔的雕像,只是默然端坐在石碑前面,眼睛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就如同土坯石刻一般,死寂无声,依旧纹丝不动地坐在那里,没有半点反应。

    陆青心道:“寒哥向来敬仰这些罕见的高深武者,如今有机缘在这里遇到了这一位高人,尽管对方只是一个死雕像,他也仍然对其充满了敬仰之,倒是难得!”

    萧寒对着这个雕像行完三礼,抬起眼睛注视对方,清朗语声开口说道:“这位前辈,虽然未见你真人,但是从你亲手书写的后面石碑内容可以看出,当初你也是出正派一位少有的英雄豪杰人物。晚辈萧寒,出中南武林衡山派,也算是正派中人,今能和青妹两人有缘在这里偶然相遇前辈,也算缘分!晚辈十分敬仰你书写下来的以往事迹,心存敬仰,才对你躬行三礼以表心中的敬意。你放心,你留下的这个遗迹和碑文,我们绝不会出去告诉外人知道,以免你的东西受到外人扰毁坏!”

    他说完,当下不再打扰这个雕像,和陆青两人出了小岛,回到了洞府的外围,坐在地面继续休息。

    那座雕像,依旧端坐那里一动不动。

    休息完毕,两人起来又想在这个天然形成的洞**四周寻找踪迹,看有没有什么能够通往外面的地方,可惜令人失望的是,这个面积约有数百平方的宽阔天然洞**就好像自然形成的隐秘之地似的,四周全部是厚厚密实的坚硬岩壁,除了他们两人先前走进来的狭长通道,再没有别的出路了。

    陆青渐渐有些失望起来,担心对萧寒说道:“寒哥,这里没有任何出路,咱们出去也不能上去到峡谷上面,是不是永远也出不去了?”

    萧寒尽管心态沉稳,可是面临此时景,也不由得有些无可奈何,这个天然洞**里面气候干燥温和,环境雅致,又有泉水常年环绕,本来乃是绝佳的隐居之所,可是怪就怪在太隐秘,太与世隔绝了,除了外面那条面临深渊峡谷数百米垂壁的洞口之外,再也没有任何通路了!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隐秘难进,就算是飞禽走兽也没有一只出现,在这个洞**之中,除了那个泉水环绕的小岛中央所矗立的石碑和雕像,幽幽地什么都没有!

    好在两人都是并不如何在乎,索坐下来,呆在一起。

    闪电貂趴在陆青的怀中已经憨憨地睡着了,她则抱着闪电貂斜斜靠在萧寒怀中,萧寒端坐在那里,一手握着**地面的长剑,一只手臂伸出抱着她腰间,两人都是不语,一起望着洞**四周闪闪发亮的岩壁出神。

    “寒哥,”陆青开口。

    “嗯?”萧寒听了,轻声问道:“怎么了,青妹?”

    “你说咱们永远出不去这个地方了,你会不会因为给我找参王这件事后悔?”

    萧寒轻轻一笑,“青妹,你说呢?”

    陆青黑色的美目视向他,“咱们现在两人困在这里了,再也不能出去看外面的风景繁华了,是不是会这般一直静静地呆下去,永远不被人知。”

    萧寒又一笑,缓缓道:“就是出去到了外面世界,不也是这么大么?也许,外面繁华的世界还不如这片幽静的地方,虽然只有这么大地方,但是对于你我两人已经足够了。”

    陆青说道:“我出不去了,我家里人会担心挂念我的,我父亲母亲,还有我哥哥,都再也见不到我了!你说,他们会不会担心牵记我一辈子?”

    萧寒听了,眼睛视向洞**的苍穹顶部,望着天上照而来的阳光,淡淡地说道:“我也想我的家人,除了你,还有我的妹妹,小雨。”

    “寒哥,咱们永远出不去这个地方,是不是完成不了其他的事了?”

    萧寒眼眸微微一闪,淡然视着洞**更加耀眼的苍穹顶部,然后视向旁的陆青,说道:“青妹,你还记得郝大哥当初对我们说的一句话么?”

    “寒哥,郝大哥对我们说得什么话?”陆青有些好奇地问道。

    “他说,人生在世,不能实现的事还是大多数的,世间不如意的事,十有**,就算是为武者,也未必能够改变多少。可是,只要找到一件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事做下去,就算是这一辈子再有多少没有实现的东西,那也不枉这一生了!我现在想起来,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说着,他已经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她的体,看着她笑说道:“青妹,如果咱们两人出不去这里,一定会有很多遗憾的事。不过,只要有你在我边,就算有再多的遗憾,我这一生也不枉了!”

    陆青感受到他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臂,向他瞧了一下,内心感动,脸上柔流露,缓缓说道:“寒哥,自从遇到你,和你在一起,我就从来没有后悔过,就算咱们出不去,只要咱们两人能永远呆在一起,那就是最好的。”

    萧寒注视着她柔美丽的脸庞,淡然炫丽的容貌,还有紧紧贴在她鬓角边的几丝黑色柔发,令人无比的喜欢怜,一阵感动心想无论在哪里,只要有她在自己边,一切已经不需要计较很多了。

    两人坐在洞**之中缓缓湍急流过的泉水旁边,相拥靠在一起,心底都是一阵说不出的宁静欢喜之意。

    悠悠然然,相濡以沫,若得良伴,此生何求?

    悠悠然然,相濡以沫,若得良伴,今生何求?

    铁剑门主当初赐予萧寒的那柄长剑,还直直正正地插在地面上,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

    而远处那座静坐的雕像,此时不知觉间在光芒照下,更加显得无比高大魁伟,似乎在默然瞧着眼前的一切。

    闪电貂见到两人相拥在一起,立即飞离开陆青的怀抱,接着蹦蹦跳跳地又越过了泉流环绕,到了小岛中央的那个端坐在石碑前的雕像上,落在雕像的肩上。

    陆青见到闪电貂又离开自己,笑着说道:“寒哥,貂儿又跑了。”

    萧寒微微一笑,说道,“去追上貂儿吧,莫让它跑远到了外面!”

    陆青起到了小岛,见到闪电貂又趴在小岛中央那个端坐不动的雕像前,睁着滴溜溜眼睛好奇地瞧着对方,于是格格一笑,扑上来要抓住闪电貂。

    闪电貂见到陆青和自己嬉闹,于是玩耍心起,形一跳之下躲过去。

    陆青欢笑着和闪电貂绕着雕像和石碑,来回抓拿嬉戏起来。闪电貂天活动,见到陆青和自己嬉戏,便灵动跳跃闪躲过,蹦来跳去之间竟然跟在她后窜来跳去。

    陆青和闪电貂活像两个活宝似的,绕着小岛转来转去,玩耍嬉戏,然后向坐在那里的萧寒一招手,笑道:“寒哥,你也过来和貂儿一起玩吧,好有意思。”

    萧寒心中也被引起了乐趣,正准备起走过去。

    忽然这时,先前一直呆在陆青旁边的那个死寂沉沉的高大拔雕像,居然发出微微的一笑,缓缓地开口说道:“两个小娃娃,真是有意思!”

    这个声音一出来,竟不像是从雕像口中发出来似的,语声显得苍老浑厚,平平淡和,居然带着一丝难以言明的磁,令人惊奇。

    萧寒和陆青冷不防,这个先前一直丝毫不动的雕像竟然还能开口说话,两人都是不住心中一惊。

    .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