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我们一起加入衡山派(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月关儿若是能像陆青一样会武功,这件事自然就好办多了,可偏偏她就是不会一点武功,奈何?这个事实,就算萧寒再如何勉强也是不能改变的。。

    “算了,寒哥!月姐姐不会武功,强进衡山派学武也勉强不得,不如先等你进了内门,后咱们再想办法。”陆青对他说道。

    “不!”萧寒说道:“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她进入衡山派学武,如果三位掌派不同意,我也不会加入衡山派!”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斩钉截铁!

    上官云峰和**淑听了,脸色微动。

    方归天却冷哼瞧向他,“萧寒,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还没有进入本门就这么大嚣张气焰,那后进入门派还不得将掌门人都不放在眼里,要是再这般胡缠下去,那就依你的话,直接将你一起踢出门派,叫你们都下山去!”

    萧寒却眼神视着他,丝毫不变,自己的事一直是这个人从中作梗不断阻扰,此刻心头怒火升起,冷然盯视向对方一言不语。

    月关儿这时也缓缓开口道:“萧大哥,算了!不要因为我一人耽误了你的大事,其实我学不学武也没关系,能进固然好,可是进不去也强求不得。”

    “别人强求不得,我偏要强求!”

    萧寒怒声说道,“我既然答应了这件事,今就一定要让月姑娘进入衡山派,弟子最后恳求三位掌派,若能让她顺利进入本门学武,弟子后定当感激不尽三位掌派的恩!”说到这里,他的眼中露出极为恳切的神,陆青和月关儿倒是还从来没见到过他这般对人恳意请求,月关儿更是心中感动,说不出什么。

    上官云峰张开口想答应,他可不想这么优秀的一个弟子从衡山派中走出去,不管后到了哪里可都是本门一大损失,可是,方归天却正乐得所见,冷然一笑说道:“好,萧寒你这个年轻弟子倒是有脾,既然是你这么说,我们就成全你,就依你不遵本派门规,现在也能将你撵下山门去!来人!”

    他正要喊出口,忽然一人立即阻止道:“等等,且慢!”正是上官云峰。

    方归天“嗯?”的一声,他本来决意要趁此机会将萧寒打下山门,驱出门派,以他的份地位,原本其余的衡山派人没有谁敢出面阻止,可是,偏偏上官云峰阻止他的行动,毕竟现在对方居代理掌门之位,他在衡山就算份地位再高也不好在这位代理掌门面前强自驱走门下弟子。

    上官云峰这时淡然看向另一边坐着的**淑一眼,“赵师妹,这件事关重大,不可草率处置,这位月姑娘要进入本门,你意下如何呢?”方归天坚决不同意,而他又独自压不倒方归天,只能现在征询另一位掌派人物,**淑的意见了。

    先前坐在旁边的**淑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可是现在等到上官云峰亲自向她发问征求意见,众人的眼光才又齐齐注视在她的上。

    这位衡山派唯一的女掌派人物,也是位居名闻天下的“衡山五剑”其中之一,声威赫赫,享誉正派武林,乃是与西北武林华山派之中的“华山三雄”,中原武林之中的嵩山派“十三太保”这些最有名武林豪杰并称齐肩的人物,绝对也是非同小可!

    当今五岳门派之中,当属华山派、嵩山派和衡山派三大门派实力最强,明朝洪武年间,华山派势力最为兴旺,也是由其最先开始倡导位居天下五岳的五大门派联合,共同组成五岳联盟,以壮大五派共同的声威。

    数年后,在华山派掌门人牵头带领下,五大门派掌门人共同在中岳嵩山首次会盟,并且邀请少林和武当两大门派作证观礼,禀告天下,算是五派联盟最初形成。到了建文元年,五大门派第二次在中岳嵩山会盟,共同推举华山派为门派联盟最高领导,这次邀请了天下四大一级门派少林、武当和昆仑、峨嵋全部参加,共同见证,五派联盟在天下正式形成,并且也得到了四大门派的承认。

    虽然,其中的经历也甚是崎岖多变,不过,华山派在其中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最终促成了五派的正式联盟,当初若没有华山派排除诸多困难和一力承担,五岳联盟未必能存到现在,当时的华山掌门雄心勃勃,深谋远虑,为五派联合耗费心血,自然得到了其余四派的共同拥护,也凭借实力和自威望占据五派联盟的首位。

    嵩山派是另外四派之中实力仅次于华山派的门派,最先两次的五派会盟,就都是在中岳嵩山举行的,可见其地位在五派联盟之中也绝不一般。

    衡山派向来位居中南地域第一大门派,影响力自然不可小视,原本与泰山派、恒山派势力相当,近些年来发展迅速,门派内武功人才济济,已经越来越得到华山派和嵩山派的重视,隐隐然足以与这两派并肩齐行。

    而在五岳联盟最强的三派之中,各自地位最高的人分别就是华山派的“华山三雄”,嵩山派的“嵩山十三太保”,衡山派的“衡山五剑”,这些人论份地位,绝对都可以相提并论,互相毫不逊色,由此可见衡山派这五人的厉害。

    在“衡山五剑”之中,**淑虽然武功稍逊色于前面的四个人,但是所练的“芙蓉剑法”也是衡山派之中十分厉害的剑法,就像她本人的特点一样,样貌优美,风姿卓越之中带着凌锐不凡英气。她如今刚刚四十岁,不仅面貌美艳,而且武功高强,为人行事也是雷厉风行,少有犹豫寡断,而且整个衡山派所有女弟子都在她的门下,所以在门派之中势力也不小,不管是如今衡山掌门人上官云鸿,还是门派第二号人物方归天,平时都要格外重视这个赵师妹,不敢轻易得罪,可见其厉害!

    **淑绝对是衡山派一道最亮丽的风景,那份美丽绝艳,和那份武功强势,都不是一般的人所能抗衡的,既然连掌门人上官云鸿都不敢轻易开罪,现在上官云峰自然也不敢忽视她的存在,便征求她的意见了。

    陆青刚进来时候,曾经对她有些出言无礼,激怒**淑亲自向自己出手,虽然被萧寒在旁边挡住,可是这位女掌派还是在陆青心中留下了强势的印象,此刻又看见这位赵师叔准备出面,不仅心下微感忐忑,悄悄向萧寒旁靠了靠,一双黑色眼珠眨动瞧着对方。

    **淑却早忘了那件事,这时听得上官云峰开口询问自己,便又眼神视向了立在那里的月关儿,上下稍稍审视了她一遍。

    月关儿望向她的眼神有些局促,不敢多看,忙又低下了头。

    “赵师妹,你是传授咱们整个门派女弟子武功的师父,这个姑娘,你看怎样?”上官云峰又开口问道。

    **淑听了上官云峰的话,又看了看方归天,知道这两个人一个想让自己答应,一个不想让自己答应,可是她又瞧了瞧月关儿,倒是不知为何,对这个普通年轻女子有些说不出的喜欢,然后开口缓缓说道:“既然她是刚刚进入本门的弟子萧寒推荐的人,我倒想瞧瞧这个年轻女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知道上官云峰和方归天之间的纷争,于是说道:“我的主意并不是针对两位师兄任何一人,只是既然她是女弟子,进入门派就要在我门下学武,我就给她出一道考核,她能过了这一关,我就答应收他为徒!”

    上官云峰和方归天都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回答,居然还要再给月关儿设个考核,不过也算是给了月关儿最后一个机会,对于上官云峰和方归天来说,都不算直接伤了他们的面子,两人便也只得点头同意了。

    最后决定这件事,就落到了这位**淑的手上。

    月关儿听了,不抬头视向坐在上面的**淑,心道:“还要给我设考核,我能通过什么考核呢?”

    ————————————————————

    一道长长石阶通向上方,足足有千米,月关儿现在就站在石阶前方,抬头望着上面的石阶通道,有些忐忑不安。

    **淑给她的考核并不难,反而很简单,在衡山门派一处山道选了地方,是一条笔直通向上方修筑的台阶通道,大约有一二千米距离,**淑要月关儿在一炷香时间奔到目的地,跑过这段山道。

    目的地就是她和上官云峰、方归天三人所站之地,他们站在上面目的地,正居高临下望着下面独自一人站立石阶前的月关儿,等待她最后跑出的结果。

    陆青此时抱着闪电貂,在旁边恼怒说道:“这算什么考核啊,一炷香时间内跑完这段山道台阶,一炷香顶多也就是十分之一时辰,月姐姐又不会武功,她怎么能跑完这么远的距离,何况这里是陡峭的山道不比在平地跑路,衡山掌派出这样的难题分明就是不想让我们通过!”说完,眉头冷然皱着,虽然心中甚是不满却也发泄不得。

    小南站在旁边,自然也心知这个考核对月关儿来说,的确有些难了,若换成是自己,在一炷香时间自问通过这个考核没有多大难题,可是换成一点武功不会的月关儿,那就难得多了,见到陆青气愤难平的样子,在旁边安慰她道:“算了,陆青妹子,你在这里着急也没有用,既然月姑娘都答应要拼力试一试了,咱们就在这里拭目以待,给月姑娘加油,看看最后结果如何!”

    陆青听了小南的话,知道白发牢也没用,嘴唇又是微微一撅,“只能这样了,月姐姐过不了这一关,寒哥也要跟着倒霉了,难不成最后两个人都要因此离开衡山派?这些衡山派的掌派,真是好没人!”

    小南微微一笑,却也是无可奈何,这时转眼视向独自立在台阶前的月关儿,见她站在那里不动,一言不语,眼睛盯视着脚下的台阶,神色却是没有多少变化,显得出奇的冷静。

    当**淑提出这个考核的时候,萧寒和陆青立刻就提出了反对,就连郝静恩和小南也觉得这个考验对于月关儿来说,太难了!不会武功的人,若能在一炷香时间跑完一两千米路程已算不错,可在这里是山道,沿着陡曲的山路台阶向上奔走可不比在平地上奔跑,对月关儿这个普通柔弱女子来说,看似平常简单,其实是个难度很大的考验。

    尽管萧寒和陆青两人表示反对,可是也无权改变**淑提出的考核,其实这个考验自然是让月关儿知难而退,既然她明明知道通过不了就干脆主动放弃就算了。

    可是,月关儿犹豫了一下,还是最后依然答应下来了。

    陆青本来对方归天和**淑两人不满,现在看到他们一直故意难为自己等人,开口道:“上官掌门,这两位掌派有意刁难我们,明知道我们完成不了还要这样让我们通过考验,我反对!”

    **淑听了,艳眉立即一轩,怒声开口:“这里是衡山派,一切说话自然是由我们说了算,你这个小丫头在这里反对有什么用,再跟我多嘴,小心我对你出手不留!”

    陆青毫不示弱,冷哼一声:“你要出手就出手,难道我们怕你不成?”

    上官云峰知道自己这位师妹可绝对不是什么好脾气,陆青若真正惹恼了她,后果可比惹恼方归天更严重,连忙开口阻止道:“好了,大家不必多争执了,既然是赵师妹执意如此,我们也只能这样了,就依赵师妹的意见行事!”暗自心中苦苦一笑,他虽然居代理掌门,可是自己一个人终究也还是对抗不了方归天和**淑两人,郁闷道:“看来除了我兄长之外,就连我也镇压不住这两个人!我这代理掌门人在他们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郁闷恼怒之只能压在心中。

    “月姐姐,他们是故意在难为我们,如果你觉得完成不了这个考核那就趁早放弃了罢,你终究不会武功,免得为了考核耗尽体力伤到体,不如你就弃权吧。”陆青看到月关儿犹豫不决的样子便对她说道,她和萧寒等人已经不对这个考核抱有什么信心了。

    “不,陆青妹妹,我要亲自试试!”月关儿忽然摇了摇头,她的决定倒是让陆青等人有些出乎意料,眼神带着一种坚定,这时缓缓说道:“萧大哥为了能带我进入衡山派,连自己的学武前途都能耽误,我要是不珍惜这次机会怎么能对得起他对我的关心好意,所以这次,我说什么也要试一试,就算最后不成也要最后试过了才能知道!”

    萧寒立在那里听了她的话,不由视向她,眼神微有变化。

    却见月关儿已经做好了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亲自试一试。

    上官云峰和**淑两人听了她的决定,也不由脸色微微一动,露出一丝满意,**淑的目光微微审视向月关儿,眼神也微微有些变化了。

    现在,众人在**淑选定的这个地方都准备完毕,等待看月关儿最后的结果,其余衡山弟子也都对此有兴趣,纷纷跟随着三位掌派来到这里。

    在长长的山道石阶两旁,更有不少零零散散衡山内门弟子站立于此,注目观看,渐渐有百余名人围观在旁。

    陆青和小南呆在月关儿旁,萧寒和郝静恩两人却是并肩站在不远处,凝目注视向月关儿,并未开口说话。

    此刻,所有众人的目光焦点全部聚集到月关儿一个人上,看她如何行动。

    三位掌派站在上方,上官云峰和**淑两人面对向下面的月关儿,方归天站在一旁观看。

    附近石台香案上插着一根小指粗的檀香,一名内门弟子立在旁边负责点燃,大声说道:“檀香点上,现在准备开始!”说着,伸手点燃了檀香,了了的轻烟升起,刚才喊话的有劲声音也传到下面。

    月关儿在下面听见考核开始,立即暗自咬了咬牙,右手提起自己腰间的青布衫裙,立即拔起脚步,顺着山道石阶“登、登、登”的声音疾步向上奔走。

    陆青和小南则在旁边跟着她,边为她鼓劲加油,虽然人数少,也算是充当啦啦队作用,陆青仔细瞧着,喊道:“月姐姐,加油,只要你坚持,最后胜利一定是属于你的!”

    小南望向月关儿,也大声喊道:“月姑娘,加油,不要放松,我你!”

    这边加油,那边场上的月关儿则用尽最大的力气,脚下急速地迈过一个个方方正正的台阶,向目的地不断前进。

    多亏她以前干得体力活倒是不少,至少体素质也算健康有力,此时,她一手提着自己的裙倨,一手不时擦着额头流出汗水,暗自咬着牙向上面全力奔走,眼看着距离目标一点点地接近,也渐渐开始气喘吁吁起来。

    陆青和小南两人则一直随着月关儿行进,在旁边给她加油鼓劲,三个女子一直沿着山道向上,周围旁观的众多衡山弟子瞧见这般景,倒是觉得甚是有趣。

    郝静恩立在那里观看,忽然脸上一笑,说道:“也亏得小南和陆青两个人,肯这般为月姑娘加油,我看她们俩个只差恨不得亲自上前背起月关儿姑娘,替她过了这一关。”

    萧寒却脸色不动,只是立在那里,一双眼睛注视着努力向上疾奔的月关儿。

    .com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