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衡山五剑(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衡山大厅之上,最里面并排正端坐三个人,显得气势不凡。.

    坐在最中间的人穿一件棕色长衫,面目清俊中和,眼神清亮,黑发黑须,显得甚是精神,年龄大约不到五十岁。

    他旁的两人则分别是一男一女,左首男的年龄看起来比坐在中间的人还要大些,至少也有五十多岁,面色略微消瘦,颌下一道长长胡须有些灰白,却也显得飘然洒脱。

    而坐在右首那女的大约有四十来岁,衣着却不像前面两人保守,上紫红色衣衫,下襦群衣摆,脚下锦靴榴底,面貌竟然十分美丽,生的妩媚美艳,尤其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双丹凤眼,细眉斜上,美艳之中带着一股深蕴威势,虽然她的年龄相比较起来要小于旁那两人,可是气势却丝毫不弱于先前两人。

    如此美貌却深蕴威势的中年女子坐在这里,倒是给整个大厅之上增添一道颇为亮丽耀眼的风景,与其余两个显得比较古朴庄重的人有所不同,为整个气势威严肃穆的衡山大厅带来一股不同的感觉。

    等几人走进衡山大厅站定脚步,此时,坐在最上面的三人和周围两边数十名衡山派精锐弟子便全都注视向这里来,一时间,整个大厅上,几乎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他们五个人上。

    阿牛挑虽然着担子立在后面,可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般威严气势,感受到对方众人一起视向自己来的目光,不住心下有些忐忑发虚,不敢再向两边多看一眼,只是站在那里微微发着怔等待对方开口问话。

    萧寒和郝静恩两人却是面色平静,并不如何畏惧衡山大厅之上对方带来的气势,两人并肩上前,反而仔细凝神看向对面所坐的那三人,陆青和小南两人稍稍退后。

    “听说当今衡山派之中武功最厉害的有五个人,在江湖上称为‘衡山五剑’,声威赫赫,名震天下,坐在这里的三人应该就是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衡山五剑’其中里面的人了,今见到果然都是不凡!可是,他们应该一共有五个人才对,怎么现在这里的只有三个人?”

    两人相对视一眼,已经各自明白心中的想法,瞧出了对方的疑惑。

    他们意料的不错,这三人正是如今衡山派之中地位最高的掌派人物,不过其中名列“衡山五剑”之中的却只有两个人,而坐在左右两边首位的五十多岁男子和那四十来岁美艳女子就是名闻江湖的“衡山五剑”其中两人。

    一个掌握的是“天柱剑法”,一个掌握的是“芙蓉剑法”。

    这两人都是衡山派之中,地位超然,武功高深的人物,也掌握一定的门派指挥权力,地位仅次于衡山派掌门人,叫做门派掌派人。

    面前的这三人虽然只是坐在那里目光注视向他们,还未开口言语,但是气势隐然间透露而出,给萧寒的感觉与周围的众多衡山弟子截然不同,哪怕在他们三人后还站立着六七名核心弟子,也丝毫没有影响到一点这三人的气势。

    在他眼中的感受,也只有此时面前这三个人能够给他带来真正震慑之力。

    双方第一次见面,对方的武功威势已经带给他一种微微震动感觉,果然不愧是鼎鼎有名的中南第一大派,南岳衡山派的掌派人物!衡山派武功人才济济,难怪雄踞中南第一,可以如此威名赫赫,享誉天下。

    紫川海带着他们几人来到这里,便立即走到那三人面前,躬一行礼,神态十分恭敬道:“禀告三位师伯、师叔,弟子负责带领的人萧寒,已经到了这里。”

    坐在那里的三人听了不语,只是轻轻点了下头,轻轻一摆手,紫川海就不敢丝毫怠慢,闪开退到了一旁,只余下萧寒几人面对大厅三人。

    萧寒见就连先前带领他们一路上山来,以往神态威严,武功高强的紫川海在这三人面前也不敢有丝毫怠慢,神恭谨之极,似乎生怕有什么疏忽不对,心中更是微动。

    陆青和小南、阿牛在那里,他们也不由被这种没有见过的场面和气势震慑,暗自感叹衡山的气派阵势。

    陆青更是心中吃惊,眼前对方虽然人数并不算太多,但是每个人都是绝对的优秀学武人,至于坐在最前面的那三个人就更不必说了,这种场面和阵势,若让铁剑门和其比较起来,实在是差距太大。

    这就是,武林二级门派与三级门派的实力差别,不用细细体会和思虑,只凭直觉就能体会出来,区别非常明显!

    “上面的那三个人,年纪和我爹爹倒是差不了太多,虽然还比不上我爹爹气势,但是看起来也是十分厉害,个个都是武功深藏不露,不可小视!”她暗自心道,灵动的黑色眼睛眨眨,凝神注意向对面的那三人。

    郝静恩立在那里,却是脸色依旧平静,从容不迫,这时看到眼前的三位当今衡山派地位最高的人,心道:“这三位前辈想来应该是江湖上一直传闻的威名卓著的‘衡山五剑’其中三人,坐在最中间的那人,难道就是当今衡山派掌门人?”

    萧寒立在最前面,现在感受到对面不管是三位掌派还是余下众多衡山弟子,所有的目光都是齐刷刷注意到自己上,当下却也不在意,仍然脸色冷静,目光淡然注视向对面,显得不卑不亢,神态平静!

    “你就是前来投奔我衡山派的人,名字叫做萧寒?”

    平稳缓和的语声响起,正是坐在最中间的那名五十岁左右,面貌清正的人开口首先问道。

    他一说完,就和坐在其余两旁的一男一女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原来刚才萧寒一进衡山大厅,他们三人就都同时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凝神扫视到了他上,刚才萧寒感受到的心意波动,其实就是这三名高深人物同时运功扫视观察向他时候带来的内力波动,他的元珠本源感应极为敏锐,对于武功高强人发出的内力波动也感受得十分明显,自然传入他的心念中,引起波动反应。

    三名衡山掌派人物,都只是适才眼神微微扫视他几秒,就察觉瞧出了他的功力修为,都同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已经知道他现在是初级先天水平,互相对视了一眼,心想这么年轻就能达到先天境界,也算是很出色了。

    听到问话,萧寒点头开口说道:“不错,我就是萧寒,出铁剑门学武弟子,这次负门派掌门所托,特意前来投奔衡山本门!”他话声不小,语气平和,却显得十分坚定,铿锵有力。

    那三人听了他的话,还未说话。

    萧寒已经先躬对三人行了一礼,直接开门见山,问坐在中间那人,“这位前辈,请恕弟子直言相问,你就是当今衡山派的掌门人吗?”

    坐在中间的那棕色长衫人听了脸色微动,不由又转过头与坐在旁边的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微微一笑,缓缓地开口道,“你倒是开口问话直接,你难道现在很想亲自见见本派的掌门人吗?”

    萧寒眼睛一动,“什么,原来你不是衡山派掌门人?”

    忽然,三人之中坐在左首的那名五十多岁,面容稍显消瘦的人,目光此时又扫视他一眼,冷然开口道:“你年纪轻轻,什么都不知道,在这里也敢这般轻易鲁莽开口询问掌门人是谁么?”

    萧寒不由视向这人,见他坐在那里,前留着灰色长须,带着一股飘洒气度,看向自己的目光却是微微眯起,似乎含着一丝不在意,刚才的话显然是指责自己出言鲁莽。

    “你现在刚刚到我们衡山派来,还算不上我派正式弟子,进来这里不对三位长辈行礼,竟然直接鲁莽开口,就是外人也要接受我派惩戒,以儆效尤!”

    萧寒微微一怔,见这名老者虽然生得气度潇洒宽脱,却是目光微含威压,话语有些冷然之气,自己不过一时感到好奇,急于想知道谁是如今衡山派掌门人,却不料犯了对方门派大忌,至少也是个鲁莽不知轻重的罪过。

    紫川海在旁见到萧寒被掌派人训斥,于是连忙又站出来,对他说道:“萧寒,是我适才带你们上山来时候一时疏忽忘了向你介绍本门况,现在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坐在上面的这三位本门掌派!”

    他不敢怠慢,然后一一详细向萧寒介绍了对方的份和名称。

    原来坐着的这三人,并没有衡山掌门人在,都是衡山的三位掌派人物,乃是仅次于掌门人的人物。

    左边刚才开口冷言训斥萧寒的人,名叫方归天,衡山派“天柱剑法”掌握人,在“衡山五剑”中排位第二,武功高深,虽比不上掌门人地位,可是资历在整个衡山派中仅次于掌门人,非同小可。

    右边的那名穿着亮丽,妩媚美艳的中年女子,名叫**淑,衡山派“芙蓉剑法”掌握人,在“衡山五剑”中排位第五,也是一名门派掌派人物。

    而坐在中间的那人名叫上官云峰,乃是当今衡山派掌门人亲兄弟,如今暂时代替掌门管理门派事务,他虽然不是衡山派最名声显赫的“衡山五剑”之中的人物,但是武功修为也是与“衡山五剑”五人可以相提并论的人物。

    听完紫川海的简单介绍,虽然只是寥寥数语,立在下面的萧寒等人也清楚了这三个人的份地位和实力名望,都是如今衡山派中最厉害的人物。

    想不到,自己一直想要见到的衡山派掌门人却不在这三人中,饶是如此,自己今亲上衡山,能够亲眼见到这几位威震中南地界的武林人物,也算不枉一行!

    坐在中间的上官云峰这时见到萧寒立在那里,昂然,带着一种年轻武者少有的拔傲然之气,却又不失冷静稳重,含蓄内敛,心中倒是感到有些满意,不仅微微点了点头,开口道,“本派掌门正在闭关修炼,过一段时间才可以出关,所以门派的事务暂时由我来代理,你若想亲自见本派掌门人,至少也得要过些子才有可能。萧寒,你说这次上衡山来,是受铁剑门所托前来入本门学武的吗?”

    萧寒见到上官云峰倒是对他语气和蔼,便点头说道,“正是,弟子出安城铁剑门,乃是铁剑门弟子,受铁剑掌门推荐前来投奔加入衡山派,这是铁剑掌门的亲笔举荐书信!”他说完,认真毕敬地从口怀中掏出一份当初铁剑门主的亲笔书信,走到前面递上去。

    这时,早有在上官云峰后的一名衡山弟子走过来接过,将其交到上官云峰手中。

    上官云峰拿起那封书信,打开抽出里面的信笺,凝目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嗯,不错,的确是铁剑门亲自举荐的。虽然铁剑门地处偏南,但是其门派创始人乃是我衡山派门下弟子出,与我衡山派关系也算颇有渊源,现在也算是我派属下的分支,既然有这封铁剑门掌门的亲自书信举荐你加入衡山派,那么我衡山派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了。我没有什么意见,不知道方师兄和赵师妹,你们二人可有什么意见?”

    坐在两旁的方归天和**淑听了,一时没有直接开口作答。

    陆青和阿牛听得上官云峰已经答应萧寒加入衡山派,两人心中都是大喜。

    上官云峰接着说道:“这封亲笔举荐书信,我先留着,后掌门人闭关出来的时候我再交给他。”

    萧寒见自己终于可以成为一名正式的衡山学武弟子,自然心中也是十分高兴,今后自己就可以立足于衡山,从中南地界一步步走向当今整个天下了,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希望所在,如何会不高兴喜悦。

    郝静恩和小南见衡山代理掌门人已经答应收萧寒为衡山弟子,两人脸上也都露出欣慰笑意。

    “且慢,上官师弟,就凭这一封书信,便这般轻易地答应这个份资历一般的年轻人加入门派,我倒是觉得不妥!”这时,坐在左边的那名“衡山五剑”之一的方归天开口说道。

    他眼神瞧向立在那里的萧寒,再次扫视他一遍,缓缓开口道:“听说这个年轻人虽然年纪轻轻,却负武功高强,上次竟然能够凭借一人击败我们衡山门下的核心大弟子,如果不再在今天众多本门人面前认真考核一下他的武功,后这件事传出去,别人倘若说起一个外来的普通年轻弟子居然能将我衡山最优秀的弟子击败,岂不是被人笑话我们这个百年来位居中南第一大门派的衡山派名声么?”

    众人一听他的话,倒觉得说得不错。

    萧寒的份本来只是一名普通从铁剑门前来投奔学艺的年轻弟子,他先前曾经打败衡山门下核心弟子,就是代表铁剑门击败了衡山派,可是在中南地界之中衡山派乃是第一大门派,武林二级大门派,而铁剑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三级门派,两者差距甚远,不能相比。

    现在如果一点动作都没有,就如上官云峰所说将他这么简单轻松收入到衡山门下,让中南武林人知道了,那不是要笑话衡山派后继无人,门下没有优秀潜力的年轻弟子,反而被铁剑门弟子打败吗?

    方归天从衡山本门利益名声出发考虑,也并不是要如何有意难为萧寒,而是有意要在这里再认真考核一下萧寒的真正武功实力,亲自瞧瞧他的武功实力。

    如果他被衡山门下弟子打败,那么衡山派自然可以挽回名声威望,如果还是被萧寒打败,那只能证明萧寒的武功的确不可小视,如此一个优秀武学人才加入进衡山派之中,岂不是也对实力根基雄厚的衡山派大大有利!所以于于理,方归天,这位衡山派第二号人物,决定今无论如何也要在萧寒入衡山派之前,给他来个正式考核,看看他的武功实力到底如何。

    上官云峰却没有马上答应,虽然他也听说萧寒在衡山脚下大败七名核心弟子,不过按照规定,他毕竟现在只是一个刚刚投奔上山的年轻弟子,心知方归天有心要考验看看对方的实力,必定会派衡山门下武功高强的核心弟子出战,萧寒和核心弟子的份差距还是很大的,是不适合直接与核心弟子交手的。

    可是,他虽然是门派代理掌门人,却没有真正衡山掌门的决定权力。

    若是没有方归天的反对,自然可以凭他一句话让萧寒加入衡山,可是现在方归天提出反对意见,他却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位在“衡山五剑”之中武功第二,门派份地位仅次于掌门人的方归天,就连他这个代理掌门平时也不得不有些戒备恭敬。

    于是,上官云峰便只好将目光视向了坐在右边首位的那名四十来岁的美貌的中年女子,衡山“芙蓉剑法”掌握人**淑上,**淑也是“衡山五剑”其中之一,虽然相比较其余四人武功稍低,但是在衡山派之中也是威望甚重,尤其衡山派之中所有女弟子全部都是她的门下徒弟,在门派内势力也是占据份量不小!

    “赵师妹,你意下如何呢?”

    **淑听了,瞧向上官云峰,又看了看对面的方归天,缓缓开口说道:“既然是考验新来学武弟子,那就便给他一次正式考核,如果他能够通过考核,那后成为我衡山弟子也岂不是更增加威望,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她的意思显然也赞同考较一下萧寒的武功到底如何。

    上官云峰见**淑也同意,只得点点头,“那么,不知依照方师兄的意见,由我门下哪位弟子考较萧寒的武功?”

    方归天听了微微一笑,双目溘然缓缓闭上,然后道:“上官师弟,你是本门代理掌门,还是由你来拿主意做决定吧!”

    上官云峰视向他,微有不满,心道:“你说由我来做决定,还不是处处干涉在我面前,现在却又将这个决定推给我上,哼,分明是没有将我这个代理掌门放在眼里!”可是没有办法,这位方归天不论武功还是论资历,都在他这个代理掌门之上,就连他也没有办法奈何。

    他视向两旁本门弟子,然后说道:“川海,你是本门第三大核心弟子,又唯一精通擅长本派的‘石癝剑法’,萧寒只是刚刚加入我派的新弟子,由你来考较他的武功足以,记住,你们两人只是互相比试较量,不可真正动手伤害,点到即止!”

    紫川海听了微微一怔,没有料到上官云峰竟然挑选的还是让他对敌萧寒,不过这也难怪,以他的本门第三大核心弟子的份武功,出来考较一名刚刚加入本门的年轻弟子,上官云峰派他出来还是给予了萧寒足够重视,显得有些以大欺小了。

    不过,只有曾经跟萧寒亲自交过手的紫川海,才心中更明白这个年轻人的厉害之处,虽然上次是萧寒与郝静恩两人联手击败以他为首的七大核心弟子联手进攻,可是最后的战斗萧寒凭借自实力,的的确确一对一出手击败了他,虽然萧寒现在内力才刚刚达到先天境界,比他差了整整一个层次,可是战斗之中真正爆发出的威力足以给他十足的威胁,就连他都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取胜对手。

    紫川海衡量了一会儿,心知自己已经不是萧寒的对手,若是在今天众多同门众目睽睽下再次输在他手下,尤其是在三位掌派面前,那可丢不起这个人。

    萧寒听了视向紫川海,不由微微一笑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却是信心满满,斗志升起,已经手持长剑从原地走了出来,就要准备再和他在这里一对一来次单挑战斗!

    上官云峰三人拭目以待,准备仔细观看这场比试较量。

    哪知道,紫川海在那里想了想,忽然走到上官云峰面前,开口说道:“掌门,实在惭愧,弟子曾经和萧寒在山下亲自交过手,对他的武功清楚了解,现在承认不是他的对手,就不用再当面动手比试了,算他通过考核就是!”

    “什么?!”

    他此言一出,旁边站立的众多衡山弟子不都是一片哗然,有些动。

    在场的都是衡山最优秀弟子,至少也是主力弟子,听到这名在本门武功威望甚重的第三大核心弟子,还没有和萧寒开打就承认不是对手,哪怕他们平时修为定力了得,也都是一片耸动,人人心中感到有些吃惊!

    “嗯?”坐在那里正暗自闭目养神的方归天,双目突然微微睁开,视向立在那里的紫川海和萧寒两人,料不到紫川海会主动弃权,不战自败,首先承认不是对手!

    上官云峰和**淑也是微微惊奇,他们深知紫川海的武功水平,想不到就连本门之中第三大弟子,初级宗师修为的紫川海都会自承不是萧寒的对手。

    此时,衡山大厅众人目光都注视向依旧站立在那里的萧寒看去,见他仍然脸上神色平静,气态沉稳,没有什么改变,视向他的目光不有些稍稍变化,再也没有了刚开始的轻视神色。

    难道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外表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的年轻铁剑门弟子,会这般武功高强,就连本门第三大核心弟子都不是他的对手?!

    方归天知道紫川海不会无的放矢,说出没有根据的话,也不会胆惧和萧寒战斗。他不肯轻易和萧寒对战,只能说明,这个面前的年轻人确实武功比紫川海更胜一筹!他倒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依照他的经验资历也少见这种景,不由眼神微微眯起,再次仔细扫视向昂然立在那里的萧寒,有些疑惑不解。

    这时,忽然后的一人声音缓缓向他说道:“师父,这名外来的年轻人,弟子倒想前去瞧瞧他的武功到底如何!”

    方归天回头看去,见到说话的人,正是立在自己后的最得意弟子——衡山派第二核心弟子,“天柱剑法”的亲传弟子,名叫戴玄!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