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七位组合技 北斗七星(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剑阵中的六大核心弟子内力依靠阵型运转,同时将自己的内力输入进紫川海体内,如同七个人内力全都聚集起来,联手发出威力最强的一击,正是这个“七星剑阵”最强大的进攻绝招——武功组合技“北斗七星”!

    不错,这次又是武功组合技!

    七位一体的武功组合技,北斗七星!

    当初萧寒第一次遇到的组合技,就是魔教南宗双使联手施展出的“地狱幽冥”,威力已经十分强悍,曾经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若不是他拥有元珠内力的保护,只怕当初早就陨灭在对方手下了。.

    今此刻,想不到在这里,他又见到了另外一个武功组合技,就是现在衡山派“七星剑阵”绝招——“北斗七星”!

    这也是一个典型的武功组合技,类似于南宗双使的“地狱幽冥”

    不同的是,这次是七个人联手施展的七位一体组合技,而不是两个人,将剑阵所有人内力联合在一起,共同发挥出攻击威力更要超过“地狱幽冥”很多。

    只不过,人数越多,武功组合技施展的难度就越大。

    七星剑阵的“北斗七星”乃是衡山派镇派绝技之一,这七大核心弟子虽然武功不弱,但还未完全掌握其中的精奥,饶是如此,此刻施展出来,再配合紫川海手中的“石癝剑法”招数,威力瞬间大增,直接轰击向对手。

    七名核心弟子全力施展出这一绝招以后,内力被瞬间抽空,立即感觉全一阵酸软无力,这可是他们联手的最后一击,也是最强一击!如果能够击败对手,就获得最后胜利,若不能击败对手,余下来的七人内力大耗,更是不可能抵挡住对方进攻。

    郝静恩和萧寒在看到“北斗七星”施出来时候,就已经心知不妙,齐齐纵而上接挡!

    萧寒不用剑法,元珠内力凝聚左臂,浩然刚猛的拳风直接硬碰硬地抵挡上去,郝静恩则左掌斜掠,右掌缓缓在前划出圆圈,九十二式中更精深的一式“如封似闭”施展而出,紧跟着萧寒的刚猛拳风而去。

    衡山派镇派绝技“北斗七星”非同小可,直接迎对上萧寒爆发的元珠内力和郝静恩的“如封似闭”招数,剧烈碰撞!

    “轰——”地巨响,气流微微波动,掀起巨大的震,七大核心弟子全力施展出的武功组合技“北斗七星”虽然十分厉害,可是仍旧被郝静恩的“如封似闭”直接化解掉大半威力,余下的劲力也被他双掌接着抖动,再次轻松地化解掉。

    紫川海七个人面色大惊,万万料不到自己七人最强的绝招,竟然会被对方一人这般看似轻松完全化解掉,不过他们没有太多惊讶的时间,紧跟面前到来的就是——萧寒爆发出的刚猛拳风,呼啸而来,势道凌厉威猛!

    “不好,快抵挡!”紫川海脸色大变,急忙大声喊叫道,七个人仓惶间举手抵挡,可是萧寒的刚猛拳风直接呼啸而过,形转动间,拳风化成七道,一个不拉的攻击到对手面前,“碰、碰碰、碰碰碰”连续声响,七名核心弟子全部被他击倒在地,就连武功最高的紫川海也没有闪躲过萧寒这一迅猛攻击。

    紫川海、龚延亮等人面色难看,脸色苍白,险些呕出血来,有几人抵挡不住拳劲,哇哇的不由吐出血来,衡山派七大核心弟子,最后惨败在对方手中。

    紫川海武功修为最高,勉强忍住口剧痛,扶着草地站立起来,可是腿脚软动,又摔倒在地。他脸上仍旧掩饰不住内心吃惊,想不到自己七个人会全部惨败,而对方两人现在毫发无损地呆在原地!

    他脸色不住一阵灰败,在衡山派门口脚下,众多门下弟子面前,武功最高的自己七名核心弟子被全部击败,实在大损门派的颜面。可是,他经过交手,更加明白对方这两个人武功的确不弱,实在不好对付。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今在这里毁我衡山颜面,就不怕我们衡山派以后找你们算账这件事吗?”他冷然盯视向对方。

    萧寒立在那里,瞧着他缓缓开口:“若不是你们先前依仗衡山派名门份,要和我们在这里决斗,又怎么会现在惨败在我们手下,这是你们咎由自取。其实我也是来上衡山拜师学艺的,后咱们或许还有机会见面,你们不服可以尽管再来挑战我!”

    他说完,也不理会呆在那里的紫川海等人,转后的郝静恩说道:“郝大哥,今和他们的较量就到这里,咱们改再上衡山,现在走吧!”

    郝静恩听了点点头,小南等三人已经走了过来。

    五人见到击败了衡山核心弟子,也不再在这里多做停留,转向外走去。

    周围观看的衡山各弟子却是立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瞧着他们五人,纵然有上百人,也不敢阻拦自动闪避让开一条道路,让他们直接下山去了。

    “上衡山拜师学艺?这么说,难道,原来刚才那个年轻人是前来投奔我们衡山派的!”紫川海却呆在那里,眼睛忽然亮起,微微一动。

    五人直接下得山来,途中再无阻碍。

    刚到山脚,忽然这时旁边斜刺里窜出来一人,上前就紧紧抱住了萧寒的右腿,大声说道:“师父,师父,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真的想拜你为师,求你一定要收我为徒!”

    萧寒定眼一看,见到这人不是别人,却正是那个阿牛。

    只见他此时空着双手,上挑着的货担不知丢在哪里,紧紧抱着自己的右腿,眼巴巴地抬头眼望自己,眼神满是恳求之色。

    他不由眉头微微一皱,脸色冷,“怎么又是你?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我根本不想收你当徒弟,赶紧让开!”

    “不,师父,我是诚心想跟你学武功,当一个武者,求求你,今天一定收我当徒弟,要不然我不走!”阿牛瞧着他,倔强的说。

    萧寒目光骤冷,他实在不愿看见这么个人。

    眼前的这个阿牛虽然材生得黝黑壮实,可是却有些呆头呆脑,反应稍憨,以他的个自然不会喜欢这样的人,别说他根本不想收什么徒弟,就是要收徒弟也绝不会收这样的人,视着阿牛,话声已经变得有些冷然不耐烦,“你到底走不走开,再在这里多做纠缠,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可是,阿牛就是那么紧紧地抱着他的腿,跪在那里,“师父,你打我我也不会走,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真的想跟你学武,以后也当个武功高强的人,不叫别人小看我,师父,你就收下我吧,求求你了!”

    “你撒不撒手,我最后再问一句!”萧寒可没有任何耐和他这么纠缠,面色沉下,准备就要动手。

    “寒哥,别出手伤了这人。”陆青立在旁边,这时眨眨眼眸,瞧着这个呆在面前的阿牛,“寒哥,这人看样子也是真的想跟你学武功,也没有别的什么恶意,咱们不理他就是!”

    萧寒本待要动怒,听了她的话才缓和下来心,又注视了跪在自己面前的阿牛一眼,冷淡说道:“我对你已经说过了,你不适合学武,我也不想收你这么个徒弟,你还是别在这里多做纠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阿牛见到他还是不肯答应收自己当徒弟,眼神露出一阵失望,依旧跪在那里,双手抓着萧寒,“师父,你为什么不肯收我,是嫌弃我笨么?阿牛答应你,后学武一定会勤修苦练,尽心尽力的,绝对不会坠了师父你的名声,求求你就收下我吧,刚才我在山上偷偷看见你大败衡山派高手,心里面实在羡慕的很!”

    萧寒脸色冷淡,“原来你是看到我在别人面前大展神威,才如此急切想跟我学武,哼,我数到三,你再不走,就别怪我再不对你留!”

    立在旁边的郝静恩、小南、陆青和月关儿,此时都看着他和阿牛。

    萧寒数到三,阿牛也没有离开,依旧抱着他体不肯放开,眼睛只是死死地瞧着他,充满了渴求和不甘神色。

    萧寒说到做到,数过三声以后,本待要随意一脚踢开对方,阿牛就算长得再健壮敦实,也绝对挨不过他的一脚之力。可是他看着对方,右脚轻微稍动,却踢不出这一脚。

    阿牛兀自死死抱着他的右脚,左手衣袖伸出来往鼻下擦了一把,眼睛依旧是死死地望着他,脸上兀自还带着被衡山外门弟子殴打落下的淤青伤痕,虽然这时一句话不再说,但却更加显得迫切,露出倔强神

    这股有些倔强的眼神,隐隐让他感到和当初铁剑门的自己,安城的西文达倒是有些相像。

    萧寒冷然的眼神中,微微一动。

    他立在那里没有动,看着阿牛,本来以他的武功简简单单一脚之力就能将阿牛踢个筋斗,叫其不能翻而起再扰自己,却不知道为何始终踢不出这一脚,只是眼神依旧有些淡漠地注视向对方。

    阿牛抱着他的腿,也眼睁睁地瞧向他。

    “我说过了,你不适合当一名武者,你只看到了学武人的风光,却没有瞧到他们的艰辛。你不了解学武人,我不会收你的,这是最后警告你一次,要是你还不听,伤了你那就不怪我了!”

    阿牛看着他,“我不怕,我虽然比不上别人,但是我能吃的了苦,不怕学武吃的苦,我是真的想要跟你学武,你想踢我就踢吧,我就是被你踢死也不会离开!”

    陆青和月关儿瞧着阿牛,眼睛有些微微吃惊。

    小南看了看他,又转而视向立在那里的郝静恩,郝静恩注视着此刻跪在那里向萧寒执着恳求的阿牛,心中微微一动,想起以前也曾经有个小男孩像阿牛一样向自己这般恳求拜师学艺,那个男孩叫做林远图,他的那股渴望眼神和现在的阿牛一模一样,后来却被自己亲自带上了福建南少林寺,只是如今那个男孩又在干什么呢?

    只不过,那个叫做林远图的男孩,论起资质相貌,可要比眼前这个阿牛出色的多了,自己当初都不愿轻易答应收他为徒,何况现在的萧寒呢?

    他不语,立在那里,看萧寒如何处理这件事

    阿牛见到对方不肯轻易收自己为徒,虽然勉强恳求,但心中也是有些越来越失望,他知道自己资质平庸,一无是处。对方却年纪轻轻,武功造诣远超自己,如何会收他这么个便宜徒弟。

    他忽然灵机一动,终于有了聪明主意,见对方两男三女,始终相随相伴上山下山,定然是侣逃不了拉,眼睛立即瞅向立在萧寒旁的两名女子,见到其中一名女子年龄相较成熟些,生得姿容撩人,秀美窈窕,材合宜,穿着月白色衣衫,显得朴素雅致,年龄也和萧寒相仿,于是灵机一动立即便扑到那名女子前,大声叫道:“师娘,师娘,你替我给师父说说,求他答应收我当徒弟,求求你了!”

    月关儿忽然见到这个年轻汉子直接朝着自己扑过来,冲着自己叫师娘,叫她替他求,心中却是吃了一惊,连忙向后退开两步,不显得有些脸色羞红,吞吞吐吐地说道:“你,你这是,我,我不是,不干我事,你,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你师娘!”

    阿牛“咦?”的一声见到自己认错了人,抬起子,搔搔头皮,有些茫然不解。

    郝静恩和小南立在那里,见到他的窘样,不由都微微笑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