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衡山十大核心弟子(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郝静恩视向陆青,心道:“这个陆青妹子,天烂漫,快言快语,倒是刚才说得对方一时无话可说了!”

    龚延亮是衡山派核心弟子,地位显赫,哪里轻易受过别人这般辱骂,自然不能忍耐心中大怒,立即手中剑光闪烁一招刺过来,迎面被一股劲风挡住,原来正是萧寒在旁边长剑出手,两人长剑相交撞击,龚延亮竟然有些抵挡不住对方的来势,不住向后倒退出一步。.

    萧寒却昂然立于原处,跨出了一步,丝毫不动。

    紫川海立在那里,见了眼神微动,他只从刚刚一招交手上就看出,龚延亮的确不是萧寒的对手,对萧寒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凝重了。

    陆青看到他又将龚延亮进攻击退,心中高兴,脸上欢笑。

    亲眼见到萧寒击退龚延亮,紫川海的目光这时候才变得有些凝重,视向萧寒,看来这个年轻人果然有两下子,不是一般之辈!可是,这里是衡山派,如何能叫这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在这里大肆惹事,毫无顾忌,否则堂堂的衡山派颜面何在。

    “哼!好剑法,果然有两下子,让我来看看你有多少能耐!”说着,他佩带的长剑同样亮出,手中长剑已经一招直接刺向对手。

    萧寒见到对方的剑招来势,就立即知道不一般,随即凝神接挡。

    紫川海为堂堂衡山第三大弟子,武功高强,比龚延亮都要胜出许多,自然要在同门面前一展手,立要出手就将对方彻底压制住,所以他一出手使出的就是自己真正武功,竟然施展的就是衡山派之中赫赫有名的“石癝剑法”招数!

    “这是衡山派最有名的五路剑法之中的石癝剑法?”郝静恩一眼已经看出来,眼神微微一动,暗自留意。

    萧寒的剑尖已经同紫川海手中长剑交到一起,双方剑锋相触,他感觉到对手出招沉稳,劲力不弱,于是三十六式“铁剑诀剑法”全部施展而出,这剑法可以说是他现在最擅长的武功,在以前的战斗无往不利,靠着剑法招数的精妙,击败了不少劲敌!

    至少,剑法对剑法,他也不会吃亏!

    可是这次,对手不是一般的人,紫川海初级宗师境界的修为和手中施展的“石癝剑法”合在一起,威力瞬间大增,要超过先前的龚延亮剑法威力数倍。他的剑法招数不仅也十分精妙有力,而且沉稳之中带着些许重压气势,竟然招招克制对手的“铁剑诀剑法”,几个回合交手下来,萧寒锋锐凌厉的剑招攻势处处被对手破去,反被压制在下风!

    萧寒第一次见到自己的“铁剑诀剑法”被对方用剑法压制在下风,不由心中有些惊奇,“这是衡山派的什么剑法,竟然这么厉害!比先前那个人施用的剑法高明多了,实在是不好对付!”

    紫川海的“石癝剑法”一出,处处展现出衡山派真正高深剑法的独特之处,萧寒的铁剑诀剑法尽管十分精妙,可是比起“石癝剑法”来,差距实在太大!

    “萧寒,对方的剑法可不是一般的武功,乃是衡山派之中最有名的‘石癝剑法’,衡山派最厉害五路剑法之一,你千万要小心了!”这时候,郝静恩清朗的声音立即在旁边提醒他。

    “这就是‘石癝剑法’?衡山派最厉害的剑法之一,果然名不虚传,铁剑门主传授给我的剑法也相距甚远,看来这次在剑法招式上是绝对比不过对方了,那就索比拼内力!”他心念急转下,手中的长剑已经和对手交击了十余招而过,紫川海乃是初级宗师修为,就算是比拼萧寒最擅长的内力,也同样不会轻易落败,两人一时间不分胜负,相斗有二三十招!

    “哼哼,只不过顶多是先天水平的人,还想在我面前显摆!”紫川海数招与他交手而过,就已经清楚他的武功修为,只不过顶多是初级先天水平,手中剑法也完全比不过他施展的“石癝剑法”威力,这样的人能够在自己手下支撑十招都是不错!

    紫川海试探到对手的实力,心下再无顾忌,内力提升,手中的“石癝剑法”忽然一变,夹着沉厚气势压倒对手面前,要一举击败对手。

    萧寒这下亲自体验到对手的实力,不愧是衡山门下第三大弟子,自己现在无论是剑法招数,还是内力修为都相差对手许多,再也不敢丝毫怠慢,心念微动,运使出元珠内力,口内力本源开始快速运转,蓬勃浩然的内力气息迅速开始遍布全,长剑剑锋瞬间扩展到三米,同紫川海沉厚的“石癝剑法”猛烈地相碰,沉闷的金属交击声响起,两个人的手臂都是感觉到微微发麻,不由向后各自退出两步。

    “咣”的清脆响亮一声,只见紫川海手中握着的长剑,剑断折成两截。

    适才两人发挥真正实力相拼,劲道太猛,萧寒运起元珠内力,施展的“铁剑诀剑法”正面相抗住紫川海的“石癝剑法”进攻,两柄长剑剧烈交击,他手中的长剑可是当初铁剑门主亲手所赠的宝剑利器,坚韧锋锐,没有受到影响。可是紫川海手中的普通长剑就立时受不住,断折成两半,旁观众人见了都是脸色微动。

    周围的众多衡山派弟子想不到,萧寒竟然能够迫退衡山派门下堂堂的第三大弟子,虽然刚才两人交手后都是各自退出了一步,没有分出胜负,可是紫川海长剑被对手震断,自然在外人看起来,已经稍逊对方一筹。

    众目睽睽下,堂堂的衡山派第三大核心弟子,被一名普通的年轻小子震断手中长剑,紫川海如何能忍耐的住,当即勃然大怒,“原来刚才你是手中兵器占了上风,哼,你敢折断了我的长剑,就是在这里挑衅,轻蔑我们衡山派,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能耐,来人,给我再来一柄剑!”

    他后众多衡山弟子不敢怠慢,有人飞上来,交给他一柄剑。

    陆青跟着说道:“刚才是公平交手,谁也不占谁便宜,是你的宝剑和武功不行,在我们面前输了一筹,凭什么说是我们在这里没事挑衅,侮辱你们衡山派?”

    她刚才的话若是说对方宝剑不行,那也就罢了,可是提到武功不行,紫川海这堂堂大弟子听到,自然心头更加恼怒难平,大声喝道:“凭你们也敢小看我的石癝剑法,给我看招!”说着,长剑夹着劲风再次砍到对方面前,这次是全力出手!

    这“石癝剑法”果然名不虚传,剑法势道沉稳,而且夹带着浑重的气势,如同山岩巨石般拥有千斤力度,非同一般!

    萧寒目光微闪,就要出手迎击。

    忽然这时,一股掌风迎出来,接挡住了紫川海沉猛劈来的这一剑,紫川海只觉得对手随意间出手,一股柔韧劲力就完全化解了自己攻势,心中一惊,他脸色微变,向后退出一步,见到出手的这人,正是适才站在萧寒边的那个青衫男子,看对方也不过是二十五六岁年龄,超不过自己,想不到武功竟然这么高强,轻易一出手就化解掉自己刚才全力施展的“石癝剑法”招数,显然武功远在自己之上。

    这下他倒是不得不心中谨慎了,面前的萧寒就是劲敌,想不到在对方人中居然还有一个不曾显露的更厉害武功高手,眼神惊讶视过去。

    郝静恩知道衡山派位居中南武林多年,声威实力绝非一般,他们几个人其实并无什么想冒犯衡山派的意思,担心误会越闹越大,最后不好收拾,这才出手阻拦住双方动手,走上前伸手行了一礼,对紫川海说道:“这位衡山派师兄请慢,我们几人今天上衡山派来,并无什么恶意,刚才不过是大家一时误会,还望不要在意!”

    紫川海却看着他冷然一哼,“想不到你们这里还有武功更高的人藏着没有出手,今定然不能叫你们小看我们衡山派武功,你们几个,一起跟我上来,要他们见识见识我们衡山真正厉害武功!”

    刚说完,在他后的六名核心弟子便全部围拢而来,每人都是抽出兵器长剑,“蹭蹭蹭”地长剑亮出,剑光霍霍,对准向立在那里的郝静恩和萧寒一方人,双方气势顿时又变得紧张起来。

    郝静恩见到衡山派弟子不肯善罢甘休,对方七人这般无礼,竟然要联手围攻向自己,眉头不一轩,心头有些怒气生出,立在那里注视着对手的举动。

    萧寒却一步跨出,冷然道:“我倒要再见识下你们还有什么厉害武功!”郝静恩伸手一拉住他的肩头,轻声说道:“咱们仔细看看他们有什么举动,先不着急!”

    这时,以紫川海为首的七名内门核心弟子,站成一行,队形微微向两边伸展变动,似乎这七个人要一起发动什么联手进攻!

    “这是我们衡山门下有名的剑阵,叫做‘七星剑阵’,你们若是能今破得了我们这七星剑阵,那我就心服口服,叫你们过去这里不再阻拦!否则,有你们的下场好看!”紫川海沉声说完,紧接喊一声:“开动剑阵,两边速动,以我为中心,开始运转剑阵!”

    七名核心弟子在紫川海领头带动下,迅速之间就布好了剑阵,各自站立于自己的方位,剑招运使,隐隐间剑阵已经开始形成。

    “这是什么,是衡山派的剑阵?”萧寒眼神微动。

    “七星剑阵?曾经以前听说过,看来果然有些玄妙之处!”郝静恩也凝神注视向对方变动说道。

    紫川海带领后六名核心弟子,终于施展出最具威力的绝技,七人一起组成剑阵,这“七星剑阵”乃是衡山有名的武功,至少需要七个人才能运使,现在由七名核心弟子共同组合,一旦形成剑阵,威力则大增!

    衡山派七大核心弟子要与人比武争斗,消息迅速地传遍了整个衡山,短短时间内,整个门派都得知这件事,一时间沸沸扬扬,在山上的大批内门弟子,乃至外门弟子,争先恐后地来到双方要相斗的空旷场地,围拢观看,人数越来越多,最后完全占满了通往上下的台阶通路,在这里一时间人头攒动,黑压压约有数百人。

    郝静恩和萧寒站在最前面,与紫川海为首的七大衡山核心弟子互相对持。

    围观的衡山弟子虽然人数众多,却眼睛齐齐注视站在场地中间的人,并没有大声喧哗说话,都只是凝神注目瞧着。

    小南和陆青、月关儿三人稍稍退到后边,她们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人过来观看,只短短时间便增加这么多人,至少也充分展示出了衡山派的旺盛人气。

    三个人只望着在场中的萧寒和郝静恩两人。

    郝静恩见到今这一战不可避免,倒是心更显爽朗,自从当初告别福建莆田少林寺,一直到现在,除了跟萧寒两人刚刚相遇时候的相斗,从未真正出过手,想不到今天能够再次和别人好好的尽相斗一番,视向他,“萧寒,我也好久没有遇到过这般相斗的大场景了,那今我们两个人,就在这里好好领教一下衡山派武功,联手大战一场你看如何?”

    萧寒自然不会拒绝,开口干脆答道:“好,我们两个人就今天一起联手大战一场!”视向对面的七大衡山核心弟子,表竟满是充满了期待。

    郝静恩微微一笑,朗声开口向对方,“我们两人此次来并非是有意寻贵派事,既然双方要在这里相斗一场,那咱们互相今重在切磋武功,并不是生死相斗,点到为止,还望各自手下留!”

    萧寒却昂然拔立在原地,手持长剑,冷然盯视向对手,伺机就要准备出手进攻。

    “刚才我们两人还没有分出胜负,现在就分出胜负吧!”他凝视向对面站在首位的紫川海直接开口,说着形晃动,剑锋已经挥出竟然抢先进攻,一招直刺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