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衡山十大核心弟子(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萧寒当初在铁剑门时候,曾经听铁剑门主对他说起过衡山派的核心弟子,略有所闻。.

    衡山派雄踞南方武林,占据中南武林第一大门派地位,自然声威强盛,门下弟子人数众多,如今外门内门正式弟子加起来少说也有近千人,在内门弟子之中武功高强的更是多不胜数,武功出色的,达到大武师和先天境界的高手也是屡见不鲜。

    不过为了在数量众多的内门弟子之中,挑选出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衡山派又从门下所有内门弟子中选出了五十名主力弟子。

    这还不是最后的挑选决定。

    然后,在这五十名最优秀的弟子之中,再由衡山派掌门人亲自从其中挑选出最优秀的十个人,这十个人就是衡山派最有名的十大核心弟子。

    能够入选这十大核心弟子,首先最基本的条件就是需要个人武功至少达到先天境界水平,此外还有很多要求,可以说,这十名核心弟子,乃是整个衡山派之中最为优秀的学武弟子。

    为核心弟子以后,就有资格能够学习衡山派中最优秀的武功,甚至包括衡山派镇派之宝——最厉害的五路神剑剑法。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到当今衡山派之中武功最高的五个人,这五个人乃是整个衡山派之中,武功修为最高的五人,其中就包括当今衡山派掌门人。

    刚才郝静恩话中提到衡山派有祝融、天柱、石癝、紫盖、芙蓉五路剑法,而这五个人中,就是每人掌握一路剑法,剑法武功修为高深莫测,而衡山派掌门人历来掌握的就是这五路剑法中最高深的祝融剑法,其余四人分别掌握其他四路剑法,五个人共同组成了如今衡山派实力最强大的基石,合并号称为“衡山五剑”名震天下,乃是衡山派中权力地位最高的领导人物。

    而只有这十名核心弟子,也就是衡山派十大弟子,才拥有资格接受这五人的最高深剑法传授,这可是所有衡山门下弟子最梦寐以求的目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能够真正接受这五个人亲自传授,不管是学得那一路剑法,也代表自己以后有能够接受其传承,成为门派领导人的可能!

    所以,这十大核心弟子,乃是所有衡山弟子切向往的最高目标!

    想不到现在眼前的这名龚延亮,就是这十大核心弟子之一!

    他在十大核心弟子中排名第五位,虽然还没有得到那五路剑法的传授,但如今也是先天巅峰武者,实力非同一般。

    他的武功,可绝不比先前在衡阳,被萧寒三拳两脚轻易收拾掉的顶尖大武师朱正明,为门派最优秀的十大弟子之一,自然绝对有骄傲的资本!

    “比试什么,剑法么,既然要比,那就出剑吧,何必这么多废话!”萧寒面色平静,依旧毫不在意。

    龚延亮见到他竟然敢无视自己的份挑战,心中顿时大怒,再不多说,手掌伸出长剑,一剑直接刺向对方,带着劲猛力道。

    “果然不凡,又是一个先天巅峰高手!”萧寒眼神闪烁,一出手就已经看出对方的武功实力,先天巅峰武者,的确可以算的上武功高手了。但是在他的眼中,现在,先天实力的武者也已经对他构成不了多大威胁了!

    手腕轻意抖动,长剑随即而动,“铁剑诀剑法”直接一招出击,剑锋带着丝毫不弱于对手的锋锐也是直刺过去,双方长剑相交,较量起剑法武功。

    龚延亮所用的剑法虽然不是衡山派最有名的五路剑法,不过这剑法也十分厉害,叫做“九段剑”,讲究招数进击,层层递进,也是一不弱的剑法,依照他的修为和这“九段剑法”施展,就算比上铁剑门主也不会差距多少,可惜,他面对的对手,乃是现在最精通剑法武功的萧寒,在萧寒的“铁剑诀剑法”下,他没有一点取胜的机会!

    “不愧是衡山门下十大弟子,论起武功修为和剑法招数,已经超过那个青城派大弟子程志豪许多,不过,他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手中铁剑诀剑法,毫不停顿,全力进攻向对方,瞬间双方就是十余剑交击而过。

    龚延亮斗了十多招,渐渐心中吃惊,想不到对方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毫无出众之处的年轻人剑法也竟然这般厉害。萧寒此刻剑招变化,“咣”地一声,剑锋撞击在对手龚延亮的长剑上,将对方立即击退出数步,轻松取胜!

    龚延亮也只十余招过程,就被萧寒轻松击败!

    周围跟随在大弟子龚延亮后的一众衡山弟子,先前有些骄傲的脸色上露出吃惊的神,想不到武功如此优秀出色的门派大弟子,会败在对手一个普通无名的年轻人手下。

    郝静恩和陆青见到萧寒赢得干脆利落,脸上都露出微笑,“好剑法!”郝静恩轻轻一笑,陆青则抱着闪电貂,十分高兴,“寒哥,赢了!”

    萧寒依旧手持长剑,拔立于原地,视向对方,冷静沉稳,一言不语。

    龚延亮想不到会败在他的手下,心中恼恨,忽然这时伸出右手放在嘴唇边,仰头长声吹啸一声,长啸声传到远处,直接抵达上面的衡山派建筑所在,不一会儿,就有更多的衡山派弟子疾奔而来,从四面八方迅速聚集到这里,显然是龚延亮刚刚发出长啸声召集过来更多的衡山弟子前来助阵。

    紧接着,通往上面的台阶道路就出现了数人影,看样子也都是衡山派弟子,一共大约有五六个人,这些人法十分轻灵,速度远超后面的其他普通弟子,一看就是武功不低。

    这几人听到刚才大弟子龚延亮发出的长啸声,立即循着声音赶向这里而来,形纵越闪烁间,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龚延亮的边,后面大批门派弟子也随着赶到这里,此刻到这里的衡山弟子越加显得众多,至少也有五六十人,全部聚集在这里狭窄的山路小道上,竟是显得十分拥挤。

    闻讯赶到龚延亮边的这几个人,穿都是和他一样的衣装,气势派头也十分相像,一共有六个人,分别是四男二女,边佩带长剑,显得英姿不凡。不用说也知道这几人不会是一般普通弟子,应该是门派之中最厉害的核心弟子。

    见到对方短短时间又有这么多强劲同门帮手到来,萧寒和郝静恩也不开始凝神相对。

    尤其是站在那几名衡山核心弟子最前面的一人,材长得高大直,宽阔面庞,眉毛笔直,却不手拿长剑,只是双手背负在后,眼睛视向下面的萧寒和郝静恩等人,隐隐带着一种威势,更强于先前的核心弟子龚延亮。

    果然不错,过来的这六人都是如今衡山派门下核心弟子,加上先前的龚延亮,一共是七大核心弟子,这七个人都是衡山派十大核心弟子之中的人物,可谓势力强盛。而出现最前面的这人,年龄大约三十五六岁,名叫紫川海,乃是门派排名第三位的核心弟子,在这七人中武功最高,他现在后包括龚延亮在内的六名核心弟子,以他为首紧紧站成半圈,对视向下面几人。

    紫川海这六名核心弟子听到被龚延亮召到这里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适才听到龚延亮的讯号,立即带领其余的弟子迅速赶到这里,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待见到面前萧寒几个人时,不由微微一怔,开口问道:“龚师弟,发生什么事了,这几人是什么人,是上咱们衡山派有什么事吗,为何惊动这么多人出动,我还道出了什么大事!”语声沉稳老练,显出他做为门派第三大核心弟子的风范和实力。

    龚延亮败在萧寒的剑法下,自然心中不甘,便将刚才的事简单对他说了。

    紫川海听了“嗯?”的一声,眼神不一动,立在那里注视向对面几个人看了一下,“竟然会有这种事?是谁的武功竟然这般高强?”接着开口问:“是你们打伤我衡山门下的弟子么,刚才出手打败了龚师弟的人到底是谁?”

    萧寒傲然立在那里,听了他的话,缓缓开口道:“这都是我做的!这个人是衡山门下核心弟子不假,可是仗着武功威势也小瞧我们,所以,刚才我也不得不叫他稍稍吃点亏,知道我的厉害!”

    紫川海听他话语有些冷然傲慢,眉头一皱,不由又仔细注目视向他,见他年纪轻轻,顶多才二十岁模样,居然可以一个人打败自己门下的龚延亮师弟。他们都是门派的核心弟子,互相之间的武功最了解,龚延亮的武功他可是清楚的很,绝对不弱,在十大核心弟子中排名第五位,先天巅峰实力,萧寒如果能够击败他,看来的确不是一般学武人物。

    便又问道:“你是哪个门派下的弟子,居然敢在这里出手打伤我们衡山派门下的弟子,要是你今不说个理由出来,恐怕你们不好轻易能离开这里。”他说话虽然还算客气,但是语气听起来就不是那么的温和友善了,带着质问之意,不由得对方不回答。

    萧寒听了他的话,目光露出冷意,和对面这人目光针锋相对,不露丝毫示弱,“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们是不是因为这个人刚才败在我的手下,现在过来这么多人,想要仗着人多向我们兴师问罪,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

    紫川海听了轻哼,自信一冷笑道:“我乃是衡山派门下十大核心弟子之一,排名第三位,宗师境界的高手,哼,这个实力,难道对你还不配吗?”

    “宗师境界高手?”萧寒心中微动,这个人居然武功又比刚才的龚延亮还要高出一个阶层,宗师境界武者,虽然只比先天巅峰看起来只多一个阶层进阶,可是武功实力相差已经好多,这个,他心中清楚的很!

    面前这个紫川海,可绝不是一般的人物,乃是衡山派数一数二的学武弟子。他的武功不仅达到初级宗师境界,而且他所学的剑法,就是当今衡山派最厉害的五路剑法之中的“石癝剑法”!他的修为,配合他所学的剑法,这份实力和地位,就是对于萧寒和郝静恩来说,也不得不让他们引起注意。

    的确,衡山派第三大核心弟子,而且还掌握衡山一路神剑剑法,这个份实力就算放在整个中南武林之中,都是要引起轰动的!

    “你们无缘无故上来我们衡山,是前来干什么的?”紫川海沉声问道。

    萧寒脸色冷傲不回答问话,冷然注视向他,“衡山大的很,又不是属于你们衡山派一家独居占有,我们自然想上来便上来,碍你们什么事,为何要告诉你说?”

    紫川海是何等份人物,看他这个闯上山来的陌生人,居然傲慢的不肯老实回答自己问话,脸色变冷,怒气顿生。

    立在他旁的龚延亮心中不忿,这时大声叫道:“你是什么东西,我师兄刚才问你话,你居然敢不老老实实回答,是不是不想轻易回去了?”

    他刚说完,旁边一个清脆柔声音就紧跟出来:“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出口骂寒哥,这里地方这么大,谁说就是属于你们衡山派的地盘了,狗嘴先骂人,简直欺人太甚!”陆青听他开口辱骂萧寒,自然压抑不住心头怒火,立即开口大声回骂对方。

    龚延亮听到陆青居然开口回骂自己,不由微微一怔,随即脸色露出愤怒,“我是衡山派的核心弟子,你刚才竟敢骂我,是不是想找茬子,活得不自在了?”

    陆青可不管他是不是什么核心弟子,管他是什么人,冲着他轻哼一声,“你说这里的地方全都属于你们衡山派,那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把这整座衡山搬走到你家里去吗?你大声对这山头喊,看它应你么?你凭什么说这里就是属于你们衡山派的,不能叫别人随便走动,真是蛮不讲理,狗嘴强词夺理!”说话依旧毫不客气。

    “你,你···”那个龚延亮听了,脸色更是气的发青,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先前输在萧寒手下,这时又被陆青开口回骂,心中怒火憋得快要撑不住,脸色铁青。

    陆青见到堂堂的衡山派核心弟子都被自己气得说不出话来,不由微微一笑,站在萧寒旁,抱着闪电貂冲他做个鬼脸,得意的又笑笑。

    小南和月关儿见了,感到有些忍俊不,捂着嘴轻轻笑了几下。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