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较量衡山内外门弟子(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突然这时不远处,城中传来数声尖锐呼哨,声音响亮悠长,断断续续急促一阵向这里而来,似乎是有什么人听到变动赶向这里。。

    还被萧寒提在手中的李海听了,心中不由暗自一喜,知道发出这声响不是别人,是门派下的内门学武弟子,显然是发现了这里的意外况,正在迅速集结人手向这里赶过来查看。

    陆青和小南、月关儿三人也听到这阵声响,视向刚才传出呼哨声响的地方,疾奔的脚步声迅疾来向这里,不一会儿就见有十数道影出现街道中,全部都是轻装劲束,一看其形和动作,就知道是负武功之人。

    萧寒和郝静恩两人,凝目注视向疾奔而来的这些人,只见这次过来的这些人虽然只有十多人,人数要比先前的外门弟子少,但是个个都穿劲装,服饰颜色基本一致,动作沉稳矫捷,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物,不用说,自然都是衡山派内门学武弟子!

    这十数名内门弟子行动迅速,不多时就飞奔到了这里。

    奔走在最前面的人,是个大约三四十岁的汉子,材高大,肩膀稍稍宽厚,目光沉凝,看上去至少也是个大武师实力的武者,在他后的十余人,也个个至少是武师级别的人。

    这些人虽然只是普通学武弟子,但是这股势力,至少要超过先前那二十多名外门弟子不少。

    他们刚才见到这里有况发生,便迅疾赶到这里,此刻见到那个李海正被萧寒牢牢拿在手中,其余外门弟子倒了一地,走在最前面的那名汉子目光微动,稍稍审视了立在那儿的萧寒,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竟然在我们衡山派眼底下闹事,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赶快放下你手上那人,否则有你好瞧!”

    萧寒却是脸色淡然,没有开口,目光迎面视向了对方。

    ································

    “你是什么人,敢多管我们衡山派门下的事!”这名材高大的内门弟子开口,有些气势汹汹问道,右手一挥动,后的十余名衡山派内门弟子就四下散开,围拢在这里。

    萧寒自然还不将这些人放在眼中,缓缓道:“我叫萧寒,来自安城,是铁剑门弟子!”

    “铁剑门?”那名衡山内门弟子听了,知道是个地处比较偏僻的武学门派,当下也不在意。

    这人名叫朱正明,是衡山派内门弟子,资历也算比较高,顶尖大武师水平,负责带领其他内门弟子照看外门一些事,以应对紧急况,此时见到这个陌生年轻人居然敢在衡阳这里,对衡山派外门弟子大打出手,自然不能置之不理,怒声说道:“就凭你一个小小门派弟子,也敢在这里随意出手殴打我们外门弟子,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乃是我们大名鼎鼎衡山派所在之地,在这里你也敢这般明目张胆挑衅,今天我倒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萧寒冷然一笑,“大名鼎鼎?小小门派?那又怎样,大名鼎鼎是要天下人信服的,不是以此依仗欺压人的,就算是衡山派,那又如何?”

    朱正明料不到对方会这般说话,见对方不将自己门派放在眼里,大怒不再多说,一声“上!”后带领的人便立即包围而上,马上有两名衡山内门弟子侧向绕到萧寒旁,刚刚伸手过去,就被一拳“碰”“碰”两声击中口部位,打得直接倒退出几步。

    其余的数人都被他的威势震慑,稍稍向后闪开来。

    萧寒依然一手拿着刚才的李海,一手空拳,拔不动,昂然而立。

    “好,果然有两下子,怪不得敢在我们衡山派面前闹事,让我来会会你!”朱正明是这群弟子带头人,武功最高,当下脚步向前踏出,拳招击来。

    萧寒从对方拳招,看出他的武功倒是不弱,也能和燕行的武功相当,眼见拳招到来,左手微微圈动击出,同样拳头“碰”地一声,硬对硬地撼到他的拳招上,朱正明立即不住腾腾地向后倒退好几步,用力才稳定住脚步,脸上惊讶,想不到对方的拳劲居然这般强猛。

    他接着大喝一声,右腿扫向对手下盘,拳风击向上路,萧寒微微一笑:“好招数,有两下子!”形向上腾空纵越而起,闪过两下进攻,右手长剑依旧不出,直接将手中的厉害甩了出去,空出双手,只伸出左掌轻轻按在朱正明的肩头上,内力悄然吐放。

    朱正明只觉得肩头一阵巨大压力,右肩不住向下沉,还没反应过来,迎面一拳又已经来到面前,碰的一声击中他口,朱正明闷哼一声,又退出两步,差点一口血呕出,脸色苍白,眼神更是吃惊,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干脆利落,两三招交手下来就将自己打退。

    他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个看似普通的蓝衫年轻人,武功了得,自己远不是对手,于是不再和其单打独斗,便一声呼喝,带领后十数名内门弟子全部围攻而来。

    郝静恩立在那里,心知这些人绝不是萧寒对手,有心想看看他们如何交手,只是和陆青等人在旁边观看。

    萧寒见到对方全部围攻向自己,目光闪烁,依旧空出双手,也不用剑,有心想施展锻炼下自己的拳脚功夫,双拳挥动,施展出自己惯用的那在铁剑门所学的“中南五行拳”招数虽然普通,却运使得拳风呼呼声响。

    这“中南五行拳”虽然拳法招数普普通通,威力一般,相比较并没有他的“铁剑诀剑法”的凌厉和威势,更远远比不上他的“奔雷三连击”和“极速移形”绝招威力,但优点就是对于内力消耗少。现在萧寒内力修为已经不低,再加上对于拳法运使更加熟练,也是招招拳风横生,力道强猛,威力不俗!

    不多时已经与七八名衡山派内门弟子交手有数招,左拳摆动,右掌横扫,拳掌相交,击退了数人。紧接着形向后微微一缩,内力凝聚双拳,稍稍释放,内力透着拳招而出,“碰、碰、碰”将三人击飞出去,那三名内门弟子都是体向后,狠狠摔到在地。

    萧寒的拳招和气势,施展出来就像运使“铁剑诀剑法”一样勇猛无比,这些衡山派内门弟子虽然武功不弱,但是怎能抵挡住他的进攻,不多时又有四五人中了拳招倒退而出,最后只余下带头的朱正明,这个顶尖大武师还在和他相斗。

    见到此时面前只剩下一人,他心中更无所忌,双臂摆动,拳劲透体而发,双拳凝聚起来的拳风呼呼声响,两三招就将这个朱正明牢牢压制在下风。

    郝静恩在一旁仔细注视着他的拳法施展,心道:“萧寒的武功果然不凡,他的拳招运使也是十分熟练,尤其是蕴含那股刚猛直进的气势,显得锐不可当,现在他和我的主要差距是在内力修为和武功经验上,假以时,他也必定能成为我的强劲对手,若是我们再相互比试较量武功,恐怕我就没那么轻易胜得了他!”目光微微而动,暗自点头赞许。

    朱正明在衡山派学武多年,武功修为达到顶级大武师,距离一点就能跨越进先天高手行列,武功基础自然也是扎实无比,在衡山派普通内门弟子之中,也算不弱。

    可是他现在拳招,每次同萧寒的拳招相碰撞一次,就被对方强大冲击力向后冲击倒退一次,每次都是不住倒退好几步,脸色变得苍白潮红,幸好他修炼到大武师层次,体内重要脏腑都锻炼得坚韧许多,勉强能够受得住这般巨大压力,不过饶是如此,他现在也有一种不住口气血,逆向而上的感觉。

    虽然要说真正的内力修为,萧寒现在达到初级先天水平,比他高不了太多,但是那种十分强悍的爆发力可绝对远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萧寒倘若真正全力爆发,先天境界武者都会抵挡不住,甚至就连当初武功达到宗师境界水平的南宗高手奔雷虎,都轻易抵挡不住他的进攻威力,虽然他现在也只是用普通的中南五行拳法,内力不曾全部释放,不过拳风一招招接着迎面而来,进攻到对方面前,朱正明也是有些吃不消,抵挡不住。

    萧寒最后一招拳风直接击破朱正明防御,一招将他直接击飞出十数米远,子“碰”地重重摔落在街道场地,朱正明“哇”的一口鲜血从口中呕出来,受了内伤,幸亏他武功不弱,没有受到致命伤害,否则换成其他人,非受重创不可。

    一众衡山内门弟子,又被轻而易举地击倒在地。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包括先前被萧寒击伤的数十名衡山内外门弟子,此刻全都集拢在一起,眼神吃惊地瞧着他,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多人都被对方一人击败,毫无还手余力。

    朱正明摔落倒地一时站不起来,有两个内门弟子走过来扶起了他,一人连忙对他说道:“师兄,这个人武功太厉害,咱们都不是他对手,还是赶紧回去向门派禀告去吧!”

    朱正明受伤,心中又惊又怒,眼见到今在大街众人注视下,衡山派这么多弟子竟然惨败在一个年轻人手上,门派颜面大失,却不敢过多说什么,看着萧寒,“你到底是什么人,铁剑门怎么会有你这么武功高强的人,你今天敢在这里出手公然挑衅我们衡山派,就不怕我们门派威势吗,你等着瞧,我们走!”说完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和旁衡山内门弟子起离去。

    趴在地上的李海等人见到,就连内门弟子都被对方动手打跑了,他们这些武功更不济的外门弟子,哪里还敢在这里呆着,慌忙紧跟着狼狈逃窜而去。

    不一会儿,在这里的衡山派人,竟然全都走得干干净净!

    街道上围观的众人目光纷纷视向立在那里的萧寒,嘘喻不已,议论纷纷。今,他在街道上大败众多衡山派弟子,实在是叫人大开眼界,惊奇不已。

    萧寒却脸色平静,也不追那些逃走的衡山派弟子,转走了回来。

    “寒哥,”陆青和月关儿见他取胜,心中最高兴,走到他旁,“他们都是衡山派的人,你今天在这里得罪了他们,是不是会影响到以后你加入衡山派的事?”

    “是啊,萧寒大哥,那些人我看也都厉害的很,现在被你打走了,他们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月关儿也开口,心中担忧,“我们不是说要进衡山派的么,现在是不是得罪了他们,咱们就进不去了?”

    萧寒摇摇头,却微微一笑,“月姑娘,青妹,你们不用担心,咱们本来就是为这些无辜挨打菜农出气,没有什么做错的,就算是偌大的衡山派,也不能随意让门下的人这般肆意放纵,欺压平民,否则,它还哪里对得起这个中南武林第一大门派的威名,若是上面的掌门或者其他人连这个道理也看不明白,我看就算衡山派武功再高,也用不着我去投奔学习了!”

    “嗯。”月关儿听了,觉得他说得有道理,点了点头。

    陆青眼眸微笑,心中暗想,“寒哥武功这么高强,又为他人打抱不平,就算是遇到衡山派的人也不肯轻易被对方折服,这才是有大侠豪杰的风范,真是越看越像我爹爹了,真好!”

    “呵呵,萧寒兄弟,原来不仅你的剑法使得不错,想不到刚才就连拳掌武功也这么出色,如果我没有看错,刚才你的拳法应该是中南五行拳吧,能够将这样普通拳法施展到这种威力,也是很难得了!”

    郝静恩也和小南走了过来,微笑着说道,“刚才我看你那一番出手真是干净利落,拳招精妙,相信后你一定会武功快进,定能大有所成,中南武林能够有你这样年轻出色的学武人,很是难得!”

    萧寒脸色平静,“郝大哥,你过奖了,我的武功还比不上你,否则先前在酒楼也不会败在你的手下,这点区区,算不了什么!”

    郝静恩朗声一笑,看着他,“你还是记得先前折辱在我手下的事,不肯甘心是不是?”

    小南听了他的话,也不由得视向立在那里的萧寒。

    这时,陆青和月关儿两人也视向他们两个。的确是如此,毕竟不久前,他和郝静恩两人初次见面互不相识的时候,曾经激斗交过手,最后败在郝静恩的手下,萧寒亲自交手,对方武功很有体会。以他不肯服输的格,自然不会轻易甘心,虽然现在两人已经相熟,可是在他的心里面,仍然不免有些耿耿于怀。

    听到郝静恩说出话来,他顿了一下,缓缓开口道,“若说我的心中,真的不介意刚才败在郝大哥手下,恐怕也是违背自己真正心意的话,我现在只希望尽快提升自己的武功修为,等到有一再能和你一交高下,比试武功,分个输赢!”

    小南听完,眼睛看了看立在那里的郝静恩。

    郝静恩视向她,“小南,你可还记得当初我在东南武林时候,你师父曾经要与我比武一决高下,当时我以后辈份挑战你师父,两人曾经大战一场,印象深刻,令人难忘!想不到今在这里,又能遇到再次向我提出挑战的人,此刻乍一回想,往事如风,真是有些感慨!”小南听了,眼睛微动点点头,他说的人就是自己的师父,当初那名扶桑蒙面刀客,知道郝静恩心中也对她师父十分敬佩,又想到自己师父早已离开人世,不有些默然。

    郝静恩想到这里,颇为感叹,转而视向萧寒,“你能有这个心意,那是很自然的,谁人不希望自己能够强过别人一头,超过自己的对手,每个学武人都有自强的念头。不过,我看你不仅拥有学武人的自强心意,更能有兼济相助他人的心意,今更不轻易畏惧在衡山派这等大门派威望下,这点却是难得。萧寒,武者自强不弱固然是第一位,可是也不要忘记了武者的襟是什么,这一点也很重要。”

    萧寒听了他的话,眼神一动,暗自也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