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步出东南(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萧寒更是心动,自从当初自己离开铁剑门,这一路前往衡山派而来。.

    先后经过与安城金龙帮大战,力斗南宗双使,击败青城派大弟子程志豪,相斗南宗木格和可儿,以及最后一场大战以奔雷虎为首的强大南宗势力,每次战斗都是强敌纷出,面临严峻战斗考验,不过最后都依靠自己的实力不断击败劲敌,一路杀了过来,无人轻易能够阻挡!

    虽然战斗形势险峻,但无疑每一次都大大提升了萧寒的武功历练和实战经验,经过这些锻炼,不仅令他的战斗信心大增,而且武功修为也不断进步,如今已经突破了大武师层次进入到先天境界,整体实力提升一大步。

    这是萧寒初出江湖,从一个默然无闻的年轻武者逐渐走向真正的武功强者,尤其在他亲手击败了武功达到宗师境界的南宗高手奔雷虎之后,更是信心十足,此刻的战斗气势正是达到高涨。

    可是现在突然遇到这么一个陌生人出手阻挡住自己,而且刚一出手就将自己击退占据上风,他如何能够忍耐得住。

    见到那人出手把笑面虎抓到了自己手中,笑面虎曾经出手伤了陆青,萧寒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人的,当下心中更加恼怒,眉头微皱,脸色寒冷,手中的长剑终于再次出鞘,大喝一声,剑光闪动,一式铁剑诀剑法“山林空啸”施展出来,剑锋如同冲破山林阻挡的呼啸风浪,直刺向对手。

    那名青年男子见到这招剑法,脸上不由微微一动,笑道:“好剑法!”左手仍然拿着笑面虎体,右掌轻轻挥动,手指点出,直接挡住了剑锋!

    萧寒没有料到对手出招十分巧妙,避重就轻,空手斗自己手中长剑,直接闪避开剑锋,手指先点到了自己上要害处。见到面前的对手武功也不弱,他心中的斗志更加昂然升起,形后退闪避开对手的点击,手中剑势依旧不停顿,三十六式“铁剑诀剑法”连续施展而出,剑法锋锐,夹着沉稳凝重力道攻击到对手面前。

    萧寒自从师出铁剑门,一路前往衡山派北上而来,屡屡击败劲敌,从来不曾轻易落到下风,这次也自然不肯认输,手中的“铁剑诀剑法”招招间不断隔,一气呵成地攻击向对方。

    铁剑诀剑法,讲究就是一旦施展出来,就是一鼓作气,间不容隔,连续而来的凌厉锋锐之势直到将对手完全击败,否则绝不轻易罢休,这就是这剑法的武功宗旨所在!

    如今这剑法招式在他的心中早已经炉火纯青,熟练之极,那股连续不断的锋锐进攻之势,就连旁边观看的黄真秋和可儿等人看了都暗自惊叹不已,自问如果换成是自己,绝对轻易抵挡不了一两招!萧寒施展的“铁剑诀剑法”威力实在太强,旁观所有人目光都被他的剑法吸引住,在那里注目观看。

    对面那青年男子依旧神态沉稳,毫不为所动,眼见到萧寒剑法迅速快疾,锋锐凌厉,剑锋分从几个不同方向刺到他前,脸上神态自若,又开口称赞一声:“果然是好剑法!”突然间右掌五指并拢,如同剑势,挥动旋转运使出招数,虽然手中没有兵器,却如同运使出另一高明的剑法招数,见招拆招,两个人互相不多时交手了十数招,不分胜负。

    萧寒此刻更加心中惊奇,见到对方以掌作剑,空手出招,接挡还击,招招精妙,丝毫不落自己下风,似乎在剑法领悟上更在自己之上!更重要的是,对方掌势来路中透发出一股非常浑厚的内力,这股内力竟然十分浑厚!

    这下他的心中更加有些吃惊,若说对方的招数精妙,那也有可原,或许对方也负精妙的武功,但是对手施展出来的内力却是绝对错不了的,虽然看起来有些轻描淡写,但是力道却十分沉浑厚重,带着一股精妙有力感觉,将自己剑招内力压制住,没有还手余力。

    要知道,现在萧寒运使在剑法上的是自己的元珠内力,可是这人的内力似乎一点不差于元珠内力,甚至更超许多,此时,他才明白到今天遇到了真正的武功劲敌,只是不知道对方施用的究竟是什么武功。

    陆青等人在旁边见了,也都是微微吃惊,没有料到萧寒同此人交起手来,相斗了数十回合,处处被对手压制在下风,占不了优势!

    黄真秋和可儿不由也将目光视向了那人,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何来历。

    萧寒的剑法威力,他们可都是亲眼目睹过的,曾经在同南宗武者激战之中,剑招瞬间爆发击毙十余名大武师武者,一招斩断先天巅峰高手的手臂,可是如今在这大堂客厅上,却不敌对方的空手应对。

    “以前我总认为凭借自己的剑法锋锐,就可以击败所有对手强敌,可是遇到真正的内力高深对手,剑锋再锋锐凌厉也一样要被对方牢牢压制,毫无一点用处,看来,内力的修为对武功十分重要,天下之大,原来真正的武功高手是这般厉害,自己还是差得很多!”

    萧寒目光沉凝,心中却想着,直到现在才明白到“天下博大,人外有人”的体会,于是连忙收起先前的自傲不肖,全力凝神出手战斗。

    笑面虎委顿着被人一手提着子,一边观看着现在两人相斗,先前没见那青年男子出手,想不到他的武功这般高强。

    陆青伤势稍好,这时观看心道:“和寒哥交手的这个人武功好厉害,竟然能够空手抵挡住寒哥的铁剑诀剑法,看他的武功招式用得也很巧妙!”

    萧寒见到被对手压制在下风,心中一股好胜心不住激而起,绝不服输的念头升腾而出,口气海处的内力本源开始旋转起来,内力勃发而出凝聚到右手长剑上,顿时剑锋增长到三米,锋锐凌厉,剑尖颤动间在半途急变,顿时化为三道剑影迎面袭击向对手!

    两人斗到这时,不再是刚开始的试探交手,而是真正武功相斗,至少萧寒已经将自己武功威力真正发挥出来了!

    哪知道,对方也甚是反应灵敏,依旧拿着笑面虎体,迅速手掌一换,内力同时也激而出,“撕、撕、撕”三道指风从手指尖随即弹出,直接触碰到他发出的三道剑锋,“蓬”——地三声空气爆鸣,竟然轻易化解掉他的这三道剑锋进攻。

    萧寒心中暗暗吃惊,在之前的所有战斗中,哪怕是当初刚刚出在铁剑门不会内力,他的战斗方式都是倾向于全力进攻,以锋锐不可阻挡之势,一举攻破对手防御,后来的“铁剑诀剑法”也是沿袭了铁剑门主的那锋锐凌厉剑法风格,倾向侧重于进攻,只要剑法出动,就是一鼓作气,勇不可挡,直至全部攻破对手防御,击败对手。

    在之后的数场大战之中,他将这种战斗方式发挥到了极限,凭借自元珠内力支撑,他现在的进攻威力十分强悍,就连追魂夺魄双使和奔雷虎这等南宗高强武者,都轻易抵挡不住他的全力进攻。但是没有想到今天在这里,居然会被这个人连续看似轻松地化解了所有进攻,就连他一贯平静沉稳的心绪,都不生起微微波澜!

    三十六式铁剑诀剑法全部施展完,仍然不能奈何对手一点,战斗到这时,萧寒心中急躁也不由升起,目光闪烁,再次凝聚内力,全部贯注到手中长剑上,长剑剑顿时变得不仅锋芒凌锐,而且微微透出一股隐隐的气流波动。

    眨眼间,萧寒手臂猛然抖动,一股凌厉的剑劲气流迎面攻击到对手面前,这次可是他全力出手。

    “嗯?这是剑气!”

    那青年男子见了,眉头立即微微一轩,心道:“这次倒是有意思,不太好对付了!”

    他依旧形不怎么变动,一手抓着笑面虎体,一掌伸出来,五指张开与发出的那道剑气,互相正面碰撞在一起,“蓬——”地剑气四散纷飞,萧寒不住抵受不了反冲力量,脚下摩擦着地板平平划出去两米,直接撞在后的桌椅。

    “寒哥!”陆青现在和月关儿在一起,两人见到他被对手击退,不由十分担心,连忙担心叫道。

    那人却依然一手稳稳地拿着笑面虎,一边立在那里瞧着他,显得气态沉稳,这时脸上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刚才的那道剑气,果然厉害,已有领教!”

    萧寒此时呆在那里,脸色冷峻,一言不语,目光变得更加凝练盯视向对方。

    对面的青年男子依旧拔而立,一袭天青绸衫,拔,眉目俊朗,带着一股少有的飒爽轩昂之气。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着这个家伙?”萧寒见到别人阻挡住自己杀笑面虎,如何能够甘心,森然盯视向面前这名青年男子,脸色更冷。

    哪知道那青年男子不答,却微微一笑反问他,“你们是什么人,刚才你们这么多人围攻一个上带伤的人,无故取其命,似乎放到哪里也说不过去吧。”

    “这是我的事,哪里用得着你在这里多管闲事,废话少说,赶快将这个人交回来!”萧寒丝毫不理会对方问话,只是冷然盯视对方,沉声开口。

    那青年男子又笑了出来,“你倒是气势十足,你让我交过来我便交过来,不过我若是不肯呢?”

    萧寒的目光冷意煞气更是厉害,干脆不再跟对方说那么多,他今是决不会放过这个笑面虎的,自从自己真正获得元珠以后,这是第一次被人折辱在手下,心头愤怒压制不住,就要准备上前再次出手!

    旁边一个轻柔的声音叫道:“寒哥,你等等!”正是陆青的声音,眨眨黑色眼眸瞧向他。

    萧寒听到她的叫声这才暂时停下手来,陆青现在被月关儿轻轻扶着,关心的眼神视向他,眼下已经知道对方那人武功实在高强,萧寒不是对手,担心他再相斗伤在对方手下,“寒哥,我们和对方素不相识,刚才的冲突也是一时误会,反正那个人也被你打的残废,跟死了也没多大区别,咱们就饶了他一条命罢,免得和对方再互相争斗,落得误伤!”

    陆青心也十分聪明伶俐,从刚才两人的交手中,看出来对方那人武功不低,担心萧寒在和对手相斗中受到误伤,便想阻止双方再相争斗。

    可是依照萧寒的心,他怎肯轻易认输在别人手下,刚才在这人手下吃亏,自然不会善罢甘休,“青妹,此人是打伤你的罪魁祸首,我今天不取了他的命,决不罢休,谁敢阻挡我,就让他倒在我的长剑下!”说话竟是气势十足,带着昂然斗志,毫不示弱。

    那青年男子见到他适才虽然在自己手下吃亏,却丝毫不受气馁,战斗意志反而更加高昂,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心中不由有些钦佩,便转过头说道:“小南,你且先看着这个人!”说着,将自己手中夺到的笑面虎交过去。

    他旁的蓝衫女子嗯的一声,便站起来,走过来替他看护住了笑面虎。

    那名青年男子对视向萧寒,这时伸出手行了一礼,语声清朗,开口道:“今在这里遇到这位兄台也算有缘,在下见兄台也是气势高昂,武功手不凡,不知道怎么称呼?”

    萧寒目光冷淡,听了只是缓缓说道:“我的名字叫萧寒!”

    “萧寒?”那人听了微微一笑,点点头,接着说道:“在下名叫郝静恩,今在这里幸会了!”

    ······································

    原来这名青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郝静恩,他旁的那名蓝衫紫裙年轻女子,自然就是小南。

    自从当初他们两人离开莆田到了远华山,在山上寻找郝静恩的师父无虚子不见,然后便一起暂住在山间小镇,湖畔竹林旁边,不知觉过了有多半年的时间。

    在这些时,两个人白跟着阿生和小云两人一起劳作,闲时采摘莲子,洗剥莲藕,带到附近乡镇上去卖,有时泛舟湖上,在小舟上听弹琴曲。到了晚上,就在茅屋湖边生起火堆,烤着东西,与阿生、小云一起聊天闲谈,编弄东西,子过得十分舒心惬意,竟然不知觉间,时间过得飞快,还未恍惚反应过来,已经是大半年时间过去。

    郝静恩在这里和小南两人一起呆得久了,渐渐觉得有些无事可做,时光清淡,心中开始渐渐思念起当年恩师无虚子,便想再次拜访寻找恩师。

    自从当初他学武下山拜别无虚子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师父的面,时间久了,心中越发开始思念恩师深,却始终不得见师父颜面,内心未免总有些郁郁不欢,小南和他相处得久了,如何不知晓他的心,于是便向他提出建议,两个人一起出来,再去外面四处寻访无虚子踪迹。

    郝静恩听到小南的提议,立刻心中精神大振,同意她的想法,于是两人又在这里呆了数以后,便暂时辞别了阿生和小云,说要到外面四处游历,正好可以借机会寻访郝静恩当初恩师无虚子的踪迹。

    阿生和小云两人听了,欣然同意,并且为他们准备好了外出行礼,简单的准备一番,郝静恩和小南两人便告别了阿生和小云,离开了那里。

    刚开始,郝静恩满怀着兴奋期待,盼得可以寻找到师父,可是无虚子向来在外面四方游历的惯了,山间云海,乡村野镇,说不定在哪里,天下之大,让他们两个人现在上哪里找去,在东南一带兜兜转转了一个多月,却是一点收获没有。

    郝静恩心甚是失望,沉默不语,便对小南说想再到当初他在远华山上跟随师父学习武功的地方去看看,或许无虚子会在那里,小南听了却对他说道:“师父向来行踪不定,云游四海,咱们以前在远华山上久等不见,如今这么长时间都寻访不到他的踪迹,说不定他老人家现在处在远方何处,不曾回来,咱们就算现在再上远华山也未必能见得到他。”

    郝静恩一听也是,师父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定然是远行游走,游历到天下四方,要是出了东南地界,放眼整个天下,谁又能知道他现在到底在何处,忽然只觉得能够寻找到师父的机会更加飘渺茫然,不出声长叹,有些失望。

    看到他失望的神,小南却是暗自心中微微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