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步出东南(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视向笑面虎的男子穿一天青色衣衫,腰间束玉带,材生得轩昂直,标致协调,面貌长得十分俊朗,五官端正,相貌堂堂,看起来大约有二十五六岁年纪。。

    “那人是出魔教人?南宗是这里的什么门派,难道也是魔教属下的?”那男子听到适才的话,脸色有些好奇,不由轻声低语道。

    他旁无人,只有坐在对面的一名年轻女子,看上去年龄约有二十岁左右,穿淡蓝色衣衫,下衬着紫裙衣摆,面貌竟然也生得十分清秀美丽,显得秀美脱俗,听了开口对他说道:“听说如今在中南地界除了衡山派外,还有另一个宗派势力名声响亮,叫做南宗,据说是当今魔教的属下势力。以前不曾来过中南这里,所以我也不太清楚。”语声清晰,显得清淡柔和。

    那青年男子听了点点头,眼睛又注视了坐在那边的笑面虎一眼,便转过头去不再言语。

    他轻轻放下手中拿着的茶杯,对面前的年轻女子说道:“记得当年我跟随师父初学武艺时,师傅也曾经跟我大体介绍过天下的门派分布况,他曾经说,当今天下整体分为两派,一个是正派,另一个是邪派,邪派便是魔教势力,只是以前我也不曾亲自见到过出魔教的厉害人物。”

    年轻女子听到这里,眨眨眼睛,开口道:“是啊,当初我跟随我师父的时候也曾经听说过魔教在东南武林的名声,只可惜咱们东南地界地处偏僻,不太知晓了解临近中原江湖武林上的形势变化。”

    “嘿嘿嘿,你们没见过真正出魔教的厉害人物,老子我现在不就是一个叫你们看到的么?”忽然旁边一阵冷笑声响起,正是另一边的笑面虎声音,他此刻坐在那儿,眼睛视向坐在不远处的这两名开口谈论魔教的不相识陌生男女,又问道,“东南武林地处偏远,自然及不上我们中南地界的影响,想了解我们魔教的厉害还没有机会。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这里明目张胆的谈论我们南宗名号,看你们倒是也了解一些武林江湖形势,莫非也是学武人不成?”

    那两名年轻男女刚才只顾互相谈话,不觉说话声音稍大了一些,没想到却让坐在旁边的笑面虎听到,这时听到旁边有人开口出声,不由转头视去,只见对他们说话的人正是笑面虎,此刻正坐在那里,背靠椅背,手中拿着一杯水酒,眼睛却微微的眯起来,神态谨慎地仔细盯视向面前的两人。

    笑面虎听得对方议论,便凝神仔细注视向面前的这两人,眉头微微皱起,不知对方是何来历。

    坐在那里的青年男子,听了他的话倒是微微一怔,随即轻声一笑,开口朗声对他说道:“刚才我们二人无意间听到阁下说话,只是心中略微有些好奇谈到一些事,被兄台无意间听到了,呵呵呵,倒是有些对不住了!我们两人也只是随意谈谈,并无他意,兄台请便。”

    “随便谈谈?我们南宗的名号和魔教声威,也是你们两个人说谈就能随便谈的?”笑面虎听对方一席话把刚才说话推得干净,不仅心下更有些疑惑,冷然凝视向对方,嘿嘿一笑,紧接着问,“你们竟敢在这里谈论我们魔教南宗,有什么用意,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那青年男子微微一笑,却不回答他的话,又转过头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二人只不过是随意开口谈谈,没有他意,这位兄台,你多虑了!”

    笑面虎却不相信,这时视向呆在那名青年男子旁边的蓝衫女子,目光微动,又嘿嘿的一笑道:“随意开口谈谈,哼哼,我们魔教南宗人也是你们能够随意开口谈的,不过,我看你边的这位姑娘倒是漂亮的很,嘿嘿嘿,这位姑娘,你要肯开口告诉我芳名,那我就不介意了!”他先前一直被人追杀,在山间丛林之中仓惶逃命,如今到了这里终于能够躲过危险歇息一口气,这时看见坐在附近的这两名年轻男女着打扮不凡,长相出众,心也轻松起来随意开口几句,兀自拿起手中酒杯又喝了一口,眼神眯起,露出冷笑调侃之意。

    那两名年轻男女听了他刚才的话以后,互相对视了一眼,倒是并不以为意,青年男子目光盯视向他,轻声一笑,缓缓地说道:“是吗,那不知道阁下的名字怎么称呼,在这里倒要请教了!”

    笑面虎坐在那儿,依旧手中拿着酒杯,有些悠然自得,脸上得意嘿嘿笑着,“这位姑娘还没有告诉我,到底叫什么名字,你们刚才不是很对我们南宗很感兴趣吗,只要告诉了我,我就告诉你们两人一些想知道的事,嘿嘿嘿嘿!”

    他哈哈笑着,洋洋得意顺手又拿起一只桌上鸡腿啃起来时候,忽然只见眼前银光微动,两枚银针不知道如何已经扎在了他正咬着的那只鸡腿上,十分精准,分毫不差,出手的正是刚才坐在对面那蓝衫紫裙的年轻美貌女子,动作快捷,自己竟然没看清楚她是究竟如何出的手。

    笑面虎立即脸上一惊,连忙甩手扔掉手中的鸡腿,形像触电一般向后退出数米离开桌面,脸上再也不见刚才的冷笑调侃神,他料不到对方那名年轻女子竟然也负武功,自己在这里又无意撞到了墙上,只是小心谨慎视向对方,唯恐对方再对自己出手。

    那蓝衫年轻女子并未言语,只是坐在那儿仍旧冷然瞧着他,不再接着出手。

    笑面虎不过刚才只想随意调侃对方几句,并未在意,却没有料到对方武功倒是不低,心下立即变得更加谨慎起来,不敢再像刚才那般随意托大。

    “你们是什么人?敢对我偷袭动手,你们知道老子是这里威名赫赫的南宗里面人物么,还敢刚才出手袭击我!”他这时看向适才对他发银针攻击的年轻女子,外表有些色厉内茬。虽然他是先天巅峰武者,但是现在武功全失,没有丝毫抵抗对手的资本,只从刚才对方的出手就知道她的武功绝对不弱,顿时警觉起来,再也不敢丝毫大意。

    那青年男子脸上神色却不动,视着他:“这位兄台,何必这般惊慌,适才听到你是出这里南宗教派的人,中南地界的南宗教派乃是魔教势力之下,当今魔教可谓名声遍布天下,谁都有耳闻,只可惜在下出偏僻,没有真正见识过出魔教的英雄豪杰人物,今正好有缘分,不如咱们坐过来到这里,一起详细谈谈如何?”

    笑面虎听到现在这男子竟要他过去说话聊天,却再也不敢上前,头像拨浪鼓摇了两下,看这两名年轻男女姿不凡,负武功,不似是魔教一派来路,很有可能是出正派武林的人物,此刻居然要问自己关于魔教的事,如何能轻易过去,“你们是什么人,我和你们两个人素不相识,为何要和你们过去谈什么关于魔教的事!”

    那青年男子又轻声一笑,说道:“素不相识,过来坐这里互相谈谈,不就互相熟识了么?”

    笑面虎哪里有闲雅致跟对方谈天论地,他料不到自己刚刚摆脱了危机,无意中在这里又惹上麻烦,当下眼珠转动,知道对方不肯轻易放过自己,忽然一推面前的桌椅,形立即向后倒退,飞快逃跑向门口。

    坐在那里的蓝衫紫裙年轻女子见了,开口问道:“这个人要逃了,要不要出手抓住他?”

    还未说完,笑面虎速度不减,已经飞快地跑到了酒店门口,就要夺门而出。

    正好此时,门口又从外面走进来一队人,他只顾奔逃没有看清楚前面的人,冷不防就和对方结结实实撞了个满怀,立即向后倒退跌出四五步,差点栽倒在地,忍不住心中勃然大怒:“你的,走路也不长眼睛,你的狗眼看哪里了,撞到老子也不知道!”

    “你骂谁的狗眼撞到你上了!”对面的大汉听了沉声开口问他,怒目视向他。

    “骂你个龟儿子,快给我闪开,别挡住你爷爷的去路!”笑面虎刚刚说完,抬起头看向对面的数人,这一看可不要紧,脸色立即就呆住了,就连先前出口骂人的嘴角肌抖动都僵硬在那里,微微抽搐着,竟然说不出话来。

    ··································

    只见走进来的这行人大约有七八人,有男有女,其中走在最前面的人年龄二十左右,一蓝色劲装,黑色短发,拔,面貌冷峻,不是萧寒却是谁?

    此刻他双臂上还抱着陆青,闪电貂则趴在陆青肩头上,边跟着的就是月关儿、可儿和黄真秋等人,和自己刚才迎面撞个满怀的大汉就是燕行,笑面虎没有料到这些人居然也走得这么快,跟自己前脚后脚到了这里,并且现在不期相遇,真是冤家路窄,实在是有缘!

    见到此刻对方数人都冷冷视着自己,笑面虎额头一阵冷汗冒出,心头都止不住的颤抖,尤其是当他看到萧寒的时候,那张平静淡然的面孔,冷峻向自己而来的目光,叫他心中感觉到恐惧不已,不是他的胆子太小,而是萧寒当初给他的威慑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死里余生,才从萧寒手下逃出来,一条手臂和武功全废的代价就是拜此人所赐,现在只有一个字,怕,很怕!

    心中暗暗叫苦,我的妈,我的个乖乖,老子今天可走大霉运了,现在前有人堵截,后有人要动手,哪里都逃不了,今天再让这小子遇到我,老子就是上带着十条命也得死这里了,仓惶间他什么都顾不上,拔起脚步就想从旁边夺路飞奔逃跑。

    “哪里逃,还想跑!”燕行大声吼道,立即踏出脚步追上。

    “寒哥,是那个逃跑的人,抓住他!”陆青在他怀中大声开口叫道。

    可是他还没有跑出十步,就猛然眼前影晃动,有人落到面前稳稳挡住他的去路,定眼看去,不是萧寒是谁!

    笑面虎顿时心惊魂飞,连忙后退两步,目光惊惧地视向对方。

    萧寒这时依然抱着陆青,便轻轻放下她双脚落地,目光冷意闪烁,如同利剑般投到他眼中,冷冷道:“狗贼,我看你还能逃到哪里,今天叫你又落到我手上,看我怎么处置你!”

    笑面虎最惧怕的就是他,走投无路,索呼的一拳向他虚晃一记,趁机就要向外逃去。

    “拍”的轻声一响,萧寒已经牢牢握住了他的拳头,丝毫不松,叫他子不能动弹半点,目光冷意又是一闪,只听得咯咯咯的骨头碎裂声响,笑面虎哎呦哎呦的惨然叫出声来,子不由剧痛得缩了回去,他的左拳骨头被萧寒不动声色间用力握碎,疼痛深入骨髓,右手骨骼竟完全被萧寒握碎。

    此人不仅十分狡猾,诡计多端,骗得月关儿放走他,更是伤害到陆青的死对头,萧寒自然不会对他留一点

    这时,在旁边观看的青年男子和蓝衫女子两人见到这般景,也都不由眼神微微一动。

    笑面虎右臂被折断,左拳又被人将骨头握碎,等于是双手被废,任他本领再大也施展不出什么谋来了,紧接着萧寒右手伸出,抓拿住他的口反向甩去,内力贯注于手臂上,力道十足,将他如同丢沙包一般狠狠地掷在地面,只听“哇”的一声,笑面虎就算体肌再锻炼结实也不住这般劲道,鲜血直接从他口中狂涌喷出,雨点般洒向空中,神立即委顿下去,全酸软无力,被萧寒拿着像纸片一般四肢耷拉着呆在半空,再无半点还手余力。

    萧寒脸色冷峻,这次再不会留他命,剑光闪烁,就要一剑取了他的命。

    这时,只听旁边有人忽然开口道:“且慢,先留下此人命!”接着一股掌风已经迅速挡在他的长剑之前,同时伸出右手抓住擒获在他手中的笑面虎体,及时出手阻挡住他,救下笑面虎一命。

    萧寒眼神不一动,视向及时出手阻挡住自己的这人,见是不远处附近的一名青年男子,并不相识。

    见他一天青色衣衫,眉目俊朗,正视着自己,年龄约有二十五六岁,不知道是谁。

    萧寒突然见到有人出现拿住了自己要杀死的人,哪里肯依,目光冷然,大声喝道:“你是谁,少管闲事,给我放下了他!”

    那青年男子听了他的话却脸上微微一笑,缓缓开口:“我若不放手呢,留人命,切勿轻易伤人命。”萧寒哪里会听他的话,“那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形晃动,内力凝聚右拳,呼啸一拳已经轰击到那人前。

    那青年男子立在原地,似乎想要对他说什么,忽然看到迎面而来这股内力刚猛的拳劲,没料到对方说出手就出手,眉轩微微一动,说道:“这招拳法倒是不错!”右手拿住笑面虎,形微动,左手化掌而出,两人拳掌相交,掌风已经化解掉萧寒的拳劲。

    萧寒没有料到自己发出的刚猛有力拳招,竟然被对手一掌不经意的消解掉,不起一点作用,心中微微一动,接着又被对手反向一掌击退两步,笑面虎子脱离自己掌握,这时已经被对方轻松地夺回拿在手中。

    旁观众人见到那名青年男子竟然能够在一招之间,击退萧寒,将他刚才手中牢牢掌控的笑面虎夺到自己手中,也都是大大出乎意料,有些惊奇。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