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天地盟 日月教(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月关儿擦洗梳理完,为了不打扰她休息便和陆青两人一起出去了,余下可儿独自呆在屋中上休息。.

    陆青走出来,看着闪电貂在自己怀中呆得久了,便放出去叫它活动活动,闪电貂脱离了陆青的怀抱,蹦蹦跳跳了几下形一晃,就顺着打开的屋门出去了。

    闪电貂出了屋子,形灵动,几下就窜到了外面草丛旁边玩耍,金黄色的毛绒绒子晃来晃去,一刻也没有安生,渐渐走得远了。

    闪电貂正玩得高兴,忽然这时听到旁边一个轻轻的呼哨声响起,于是转过头好奇的看过去,只见一个青色衣服的人缓缓正靠近到自己边,眼睛正好奇地注意着自己。

    那个人慢慢迈着脚步靠近闪电貂,边用呼哨声引逗着它,想把闪电貂引到自己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青城派的程志豪!

    原来这个程志豪贼心不死,竟然一人偷偷摸摸到了这里引逗陆青的闪电貂,原来自从那天晚上经过和木格、可儿一场血战,他在旁边亲眼看到陆青的闪电貂威力,实在想不到这么个小东西威力居然会这般厉害,一旦进攻向对手,就连那极为凶猛强悍的巨狼都奈何不得,看在眼中有说不出的羡慕感,当下暗暗已经窥探上了陆青的这个闪电貂。

    现在他碰巧见到闪电貂独自呆在外面玩耍,眼睛立即发出贪婪光芒,再也顾不上其他,就这么悄悄的靠近了闪电貂,想伺机抓到自己手中,将闪电貂占据己有。

    闪电貂听见有人呼哨声音,呆在那里扭转过了头,睁着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个不认识的人,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程志豪此刻见到闪电貂呆在那里,正睁着滴溜溜眼睛好奇的瞧着自己,毛绒绒的体,那一翘一翘的大尾巴,有着说不出的可,心中更加变得心痒难,目光神色更加贪婪,一步步接近了闪电貂那里。

    “乖乖,我的好乖乖!”他又轻声吹下口哨,接着嘿嘿一笑说道:“小家伙,快来我这里,给你点好东西吃!”说着,手里面拿出东西,想吸引闪电貂过来,同时一步步悄然靠近到了闪电貂的旁。

    闪电貂生机警,嗅了嗅鼻子,滴溜溜的眼睛瞧着他手中拿着的东西,又抬起头仔细的注视对方,尾巴摇晃起来。

    程志豪见到闪电貂这般精灵可,心下暗自更喜悦,得意一笑,等到靠近闪电貂,忽然腾出右手就要上去抓住它体。

    闪电貂的感应异常敏锐,似乎感觉到对方要对自己不利,突然尾巴再次局促不安的摇动了一下,这是发动袭击的前兆!

    对于这些细微的变化,程志豪根本没有放在心里,只想将闪电貂抓到自己的手中,成为自己的囊中物,他瞅准机会右掌忽然伸出,就快速的抓到闪电貂前,哪知道闪电貂的速度竟是比他还要快得多,只见金色的影一晃从自己眼前而过,紧接着就觉得自己伸出去的手掌微微的一痛,随后手掌连带着整条手臂,就变得开始有些麻木起来了!

    他心中微微一惊,赶紧缩回手掌看去,见到掌心有一个细小的伤口,淡红的创口处渐渐的有黑色血渗出来,知道自己不觉间已经中了闪电貂的剧毒,立刻大惊,连忙甩了下手臂察看,马上感觉这条手臂有些酸软无力,竟然半点力量也施不出来,没有想到闪电貂的剧毒竟然这么厉害,眨眼间就可以叫自己这个先天修为的武者,手臂中毒使不出半点内力,心下顿时变得惊骇无比!

    闪电貂击中程志豪以后,金色的影轻轻一晃就到了不远处,和他保持着十多米的距离,呆在那里,仍然睁着好奇的眼睛注视着他,似乎刚才的那一击根本不是它发动似的。

    原来闪电貂天生警惕,反应更是敏锐之极,平时除了陆青喂它东西之外,别的东西它都不会轻易去吃,适才突然看到程志豪伸过来手想要抓住自己,本能的为了自保,便向对方发动攻击后闪开十多米远,它这一攻击不要紧,剧毒立即沿着程志豪受伤的手掌心开始迅速蔓延至全,可是糟了大殃!

    闪电貂的剧毒厉害无比,不要说普通人,就算先天实力的武者如果粹不及防下中了它的袭击,也只能勉强抵抗住体内剧毒,若是拖的时间长了依旧免不了最终毙命的结果,可见闪电貂的剧毒威力!

    平时仗着在陆青怀中的宠,闪电貂表面上看起来精灵可,温顺听话之极,可是一旦它爆发出其不意的袭击,才能真正见识到它的恐怖之处!

    程志豪心中大意,毫不知,大大低估了闪电貂的厉害,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捕捉到闪电貂,自己却受袭击中了剧毒。

    此刻毒素迅速的沿着他全血液侵袭向脏腑,饶是他武功高强,此刻额头上也是一阵冷汗流出,受到袭击的那条手臂以眼可以看的速度,紫黑色顺着手臂不断向上攀升,快到了心脏要害处!

    “妈的,这个小东西竟然这般厉害,只是不小心被它咬了下,居然会伤得这么严重,现在手臂上连一点内力也使不出来啦!”程志豪暗自仓惶叫骂,满头大汗流下,再也顾不上管闪电貂,瞪着眼睛看向手臂,此刻整条手臂已经完全被剧毒占据,酸软无力不能施出丝毫力气,“咣当”一声,手中握着的长剑也跌落在地,双腿一曲,半跪在地面上,脸色显得苍白无力!

    “妈的,你个小畜生!”程志豪脸上愤怒,却再也支持不住,体摔倒在地上。

    闪电貂再也不看对方,影如金色闪电一般,回到了屋中,跑回到了陆青的旁。

    “貂儿,回来吃饭了!”陆青柔声音一召唤,闪电貂稳稳落在她的怀中,对击伤程志豪事浑然不觉,只顾陆青喂它吃什么东西。

    倒霉蛋程志豪却躺倒在地面,体僵直,脸色由先前的苍白变得铁青,被闪电貂咬中的手臂变得全部乌黑发紫,适才他还能勉强靠着自己内力抵挡体内的剧毒,可是现在已经越来越顶不住剧毒侵害,等到别人发现他倒在这里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段,若是换成普通人早在这段时间丧命了。

    萧寒看到他这般模样,疑惑问道:“这个程志豪怎么了,难道是中了谁的毒手了?”

    燕行这时对他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刚才我们发现这个家伙的时候,就看见他倒在这里,全抽搐,脸色黑青,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样子好像是中毒了!”

    陆青抱着闪电貂,看见了却心中微微一动,心知他是遭到了闪电貂的毒手,内心有些疑惑,“貂儿虽然剧毒厉害,但是平时从来不会主动攻击别人,除非是遭到有人侵袭,难道是这个家伙看中了我的貂儿,想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捉到貂儿,结果却反而被貂儿误伤咬中,那倒是他罪有应得,怪不得别人!”

    月关儿瞧着程志豪现在的痛苦挣扎模样,不也是眼神微动,心中有些怜悯。这个程志豪毕竟也是堂堂的青城派大弟子,武功不低,一副飒爽干练的姿态,却没有料到现在他会变成这个样子,脸上变得逐渐紫黑,面部的肌阵阵的抽搐,眼睛望着众人说不出话来,只是发出阵阵听不清的口音。

    萧寒皱了一下眉头,也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变成这样,仔细看了看,忽地转过头来,“青妹,我看他的样子很像被闪电貂咬过以后中毒的样子,是不是刚才他被闪电貂袭击到了,才中毒变成这样!”

    陆青眼神一动,抱着闪电貂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看不像,刚才咱们两个人呆在屋子里面,貂儿只不过自己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谁知道是不是这个青城派人吃错什么东西毒药,才变成这个样子。”言语下,竟是有些漠不关心。

    她自然不会轻易为这个程志豪解毒,因为心知此人与萧寒有间隙怨恨,若是他后回到青城派,说不定萧寒和自己还有多少麻烦,心想,现在正好,他在这里不明不白地死了更好。

    萧寒却不这么想,对她说道:“青妹,我看他像是中了闪电貂的毒,你抱着貂儿给他先解了毒再说!”因为闪电貂的毒甚是奇特,在解除毒的时候,也同样需要它方才能解除掉上的毒素,只是这个方法只有陆青自己一人知晓,她从小将闪电貂养大,熟悉得很,自然知道用闪电貂如何施毒解毒的方法,并且也只有她才能够让闪电貂这般去为人解毒,就算是萧寒也不会。

    “青妹,快先帮这人解了毒,晚了估计他就没命了!”

    陆青听了,却嘴唇微微一撅,子向旁边闪开,根本不想为程志豪解毒。

    这时的程志豪虽然肌抽搐,不能开口说话,但是却能够清清楚楚的听到萧寒和陆青的说话,眼睛巴巴的视向了立在那里的陆青,看着她那张美明艳的脸庞,眼光露出的满是乞求之色,还带着临到死前对生命的无比渴望,虽然没有说出来一句话,叫她看见了,却也是不由心中微微一动。

    是的,谁都珍惜自己的生命,到了临死反而更加会有对生的渴求,程志豪为一个青城派弟子,自然也同样不例外。

    陆青怀中抱着的那只闪电貂,也正好奇的用滴溜溜的小眼睛望着程志豪,似乎完全不知道刚才的罪魁祸首就是它自己似的,陆青不驱使它为人解毒,闪电貂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施毒再救人。

    见到陆青就是不肯,萧寒眉头微皱,又催促道:“青妹,若不再快点给他解毒,只怕他支撑不了多久!”他虽然和这个程志豪有很大嫌隙,但是毕竟对方也是一名武者,他并不想看到对方就这么被自己眼睁睁瞧着死去,不出手相救。

    “他不是我的貂儿咬得,谁知道他吃错了什么东西自己中毒,我救不了他!”陆青干脆子又轻轻扭了一下,看也不看对方。

    萧寒见到她不肯施救,也毫无办法。

    程志豪听到陆青最后说的话,眼中露出绝望,剩下一口气息撑不住,死在闪电貂的剧毒之下。

    一名青城派大弟子就这么死在众人眼前,死在闪电貂的剧毒之下,陆青暗自松了一口气,心知若是青城派知晓这件事后,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说道:“寒哥,这人死得也可怜,咱们埋葬了他,省的被外人知道他死在这里!”

    程志豪份可不是青城派一般弟子,为青城派门下有名的十大弟子之一,也算得上是青城派和西南武林中少有的年轻才俊人物,如今眼睁睁的死在他们面前,虽不是确切死于他们手上,也是和他们脱不了干系,再加上先前一行青城派弟子因为萧寒的缘故全都死在魔教人手上,就凭这些,就足以让势力强大的青城派不能够轻易放过他们。

    萧寒生执着,又自认无错于对方,自然不会将这些放在眼中,也丝毫不惧倘若被青城派知晓这件事,会寻找自己什么麻烦。

    陆青却不这么想,知道这件事一旦被青城派知道,对萧寒不利,便正好在这里安葬程志豪,了结这件事

    至少也让青城派的人,后找不到借口寻事。

    吩咐给燕行等人办事,萧寒又回到了房中,想到程志豪就这么眼巴巴让自己看着死在眼前,不知为何总是有些遗憾的感觉,觉得他的死多少和自己有些干系,陆青在旁边看见他的脸色,知道他还在为这件事有些耿耿于怀,心道:“寒哥放不下这件事,不过为了寒哥后着想,今就让我承担了这件事,当了这个见死不救的坏人罢,只要对寒哥有利,那就好!”

    “青妹,闪电貂刚才是不是能够解他上受到的毒?”陆青听了,知道他已经明白自己心意,便轻轻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寒哥,看来还是瞒不了你的眼睛。”

    萧寒转过来,视向了她。

    “寒哥,你是不是在心里面埋怨我心肠狠毒,刚才见死不救!”陆青视向他。

    却见到他走过来,伸出双臂轻轻抱住了自己,微微一笑:“我怎么会怪你呢,青妹,你是我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人,你是为我着想才这么做的!”

    陆青轻轻的依偎在他怀中,听到他口中柔和的语音,心中一阵欣喜甜蜜,抬起头看着他,“寒哥,你真好!若我们让这个人活下来,他肯定以后不会对你善罢甘休,青城派虽然远在千里,可毕竟是名门大派,咱们轻易惹不起,后对你来说总是不必要的麻烦。行走在江湖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少了,对自己总好安全一些!”

    萧寒看着她那美丽动人的容和对自己的一片关心,感动不已,心想就算这个世界塌下来又有何妨,除了陆青,在自己心中没有别的更重要,“我总是一副当初在铁剑门养成的武者心,不曾忘记铁剑门主和大师兄曾经对我的教导,不肯轻易放弃一点武者的尊严和心意,就算惹了天大麻烦,只要不愧疚自己内心就感觉无怨无悔。反而是你心思更柔和细密,处处懂得为我考虑,青妹,这一生活着能遇到你,才是我最大的幸福和快乐!”

    陆青听得他说的真切,脸上欣喜不胜,活色生香,微笑着说道:“寒哥,若是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选择,我也只会选择能够和你在一起,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我心中也乐意的很!”

    萧寒听了更是激动不已,看着她那红芬芳的脸蛋,细如秋水涟漪一般的眼眸,那份说不出的动人美丽,以及环绕在自己边的遍体香,心中不住又是一,飘然如到九霄云外。

    他正想张开口再说些什么,忽然这时旁边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你们两个别再在我面前这样了,我看着不流鼻血,一会儿也要吐了!”

    两人微微的一怔,转过头向那里看去,见到原来是可儿。

    她端端正正坐在那里,眼眸正盯视着他们,脸上带着一种难以说出的表,原来刚才两人只顾说话,倒连旁边的可儿也给忘了,不住都是有些不好意思。

    陆青脸上白皙的肤色,微微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更增美柔动之,看向可儿,微微一笑说道:“可儿姐姐,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刚才我们倒是把你给忘了!”

    可儿轻哼一下,“你们两人刚才那般亲,忘乎所以,连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自然早将我放在旁边熟视无睹了!”

    萧寒和陆青听了,只是相视一笑,无话可说。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