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与狼度过的童年(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木格看着妹妹,缓缓说道:“可儿,对不起!我刚才不该出手打你,可是这些东西虽然难以下咽,却是我们能活下去的重要东西,你不吃下去咱们就得最后饿死在这里,我宁肯要你含着眼泪吃下去,也不能看着你最后饿死在这里!在这里没有人能帮助我们,只能靠着我们自己努力活下去,现在是,以后也是,知道么?”

    可儿看着自己的哥哥,只见木格那一双眼中目光清晰的很,带着一股毅然坚韧的神色,才终于知道了他刚才的苦心,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留下来,看着木格,轻轻嗯的一声点了点头。

    旁边的狼群此时站了起来,看到两个人吃下了食物,似乎已经认同接纳了这两个不是同类的外来者,敌视眼神消散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认可温暖的感。在这里他们两人活了下来,而且从今以后,他们两人和这些狼群就是最亲密的伙伴,一起共同生存下去的同伴。

    过了几天,一行人走上山来,循着刚刚下完的大雪,步履缓慢的寻上了山来。

    可儿和木格忽然在山上的洞**里面,看见了走上来的这些人,可儿脸上忽然大惊说道:“哥哥,你看下面的人,这么多人,是追我们的人!”

    木格眼睛看向外面,冷然的脸上只有仇恨之色,就是这些人害得他家破人亡,父母全都死在仇人手中,现在对方竟然紧追不舍,追到了这里。

    “他们还知道我们在这个山上,哥哥,咱们跑不了拉,被他们抓住了肯定就没有命了!”可儿惊慌失措的说道,木格却是静静的注视向那些缓缓行上山来搜寻他们踪迹的人,一共大约不下十数人之多,而且全都是成年人,全副武装,他们两个人现在根本不是对手!和这些人对敌,只有死路一条!

    看到妹妹惊恐的神色,木格却缓缓的说道:“不要惊慌,可儿,记住,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如果我们不能将对方消灭在这里,就只能是我们自己死在这里,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出路!”

    可儿听了,看着他点了点头。

    木格站了起来,伸手找到一支坚硬的树枝,用自己怀中的小刀削成了一柄锋利的尖刺,然后又给了她一个,说道:“他们找上这里来,我们就趁他们不防备将他们全都消灭掉,杀死几个算几个!”眼中满是坚定神色。

    不久,这一行人果然走上山寻到这里来,发现这里有一处山洞便走向这里来,木格和可儿隐藏在洞**口草木之后,有两名大汉走了进来搜寻察看,等到他们刚刚进来时候,木格趁对方不防备,已经如同一头极为凶狠的狼般扑了过去,出手奇快狠辣,鲜血飞溅,惨叫声响起,用手中锋锐的尖刺先除掉了一人,随后的人发觉,立即出手抵挡住木格接下来的进攻,然后互相滚到地面激烈的搏斗在一起。可儿站在那里,手中拿着那柄尖刺,睁大了眼睛只是呆呆的看着,不敢出手。

    突然,那人一拳将压在上面的木格击飞,翻站了起来,正好看到立在那里的可儿,脸上狞然一笑拔出单刀就朝着她挥砍过来。

    忽然那人腿下一沉被人牢牢的抓住,原来正是木格又紧紧的拉住了他的双腿,那人挥起手中的刀把一下击打在木格的头顶上,木格额头鲜血如同小蛇一般的流了下来,但是他的眼神坚定不变,竟是浑不在意一把又掀倒了那人,互相又翻滚扭打在山洞之中。

    可儿立在那里看着,不知道该如何行动,此时木格和那个人在地上翻滚扑打,毕竟年龄小体不如对方强壮,被对方一脚踢翻,接着那个人翻而起又挥动起手中单刀,眼看就要砍到木格头上。

    那人手中挥舞起的单刀还没有落下来,忽然后感觉一阵剧痛,转过头一看,只见一个尖锐的木刺此刻已经深深的扎入进了他的后背之上,鲜血流出,握着那柄尖刺的人就是可儿,那人想不到自己会死在一个小女孩手上,接着体“噗通”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上,关键时刻,可儿出手救了自己的哥哥木格一命。

    这一刻,她深深的明白懂得,武功,实力,原来也是这么的重要!掌握了武功,获得了力量,你就不会轻易倒在对手的脚下,而倒在你脚下的只能是你的对手,这就是武功的含义。

    木格翻而起,抬起一脚踢飞那人尸体,这时外面人听到这里的声响便都奔到这里来,木格和可儿两人的力量,根本不是对手,现在只有死路一条!

    忽然这时,两道巨大的灰色影扑了过来,直接冲向了这些人,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数人丧命,只见有两头十分罕见体庞大的巨狼出现在面前,那狰狞的双目和凶悍之极的兽,从未见到过,是两头恐怖异常的巨狼!

    在惨叫哀号之声中,这些人一个也没有能逃过巨狼凶残的獠牙利爪,眨眼之间横尸遍野在白色的雪地上,令木格和可儿两人看到了,觉得不寒而栗!

    他们不知道,这两头巨狼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及时救了他们的命,一时间有些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忽然这时,一个无比高大魁梧的躯,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体的强健浑然天成,充满力量的躯没有一丝瑕疵,在白皑皑的雪色照耀之下,犹如一个庞大的黑影挡在洞口之前,仿佛山岳巨石!就连先前悍猛恐怖的那两头巨狼,此时也收敛乖乖的站立在此人后,显得十分温顺。

    木格看到这个人的气势,不知该用什么来形容,呆呆的望向对方。

    那个人迈着极为稳健的脚步走入到洞**之中,黑暗光线显现不出这个人的面貌,无比魁梧高大的躯,竟然连这个山洞都显得有些容纳不下,只有长长的头发披散在后,给人一种不怒自威,原始狂猛的感觉!似乎这里所有一切野兽生灵,全部都在这人的掌握之中。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魔教的南宗之主!

    木格和可儿看着他,都心中感到一阵说不出的害怕,木格紧紧的抱紧了自己妹妹,吃惊的看着对方。

    这时,南宗主一双深沉巨目,视向呆在自己脚下两个微弱颤抖的生命,那股居高临下,庞大的气息几乎要压迫得两个人喘不过起来,木格看到妹妹柔弱的样子,虽然不知道此人是谁,但还是鼓起勇气挡护在妹妹面前,注视向南宗主的双眼,竟然不肯示弱。

    南宗主立在那里,不由眼神微微一动,伸手撤去了刚才的巨大威压,缓缓开口问道:“你们两人,难道不害怕我吗?”

    “害怕,但是为了保护我妹妹,不管你是谁,也休想伤害我妹妹!”木格脸上兀自带着额头留下来的血,开口说道,可儿更是呆在他的后,浓浓大眼睛中充满了惊惧神

    “嘿嘿嘿······”南宗主听了他的话,仰头长笑,“有意思,你凭什么就为了你后那个女孩,敢于对抗我的威势,我倒想知道。”

    “因为他是我的妹妹,是我现在边最亲的人。”

    “嗯,最亲的人?”南宗主眼神微微一动,又看了他一眼,缓缓开口,“原来是这样,那么我若是肯给你们出路,你们会不会对我感恩戴德,将我看成你们最亲的人,以后为我全心全意办一切事?”

    木格微微一怔,却听到南宗主这时又缓缓开口:“我会让你们两人以后成为实力强大的武者,凭着自己力量改变你们的命运,任何人都不会威胁到你们,你们愿意不愿意?”

    “实力强大的武者,凭自己的力量改变一切?”

    木格心中念道,面前这个人的声威气势,就如同是顶天立地的绝顶强者一般,自己早就被对方的气势完全的吸引震慑住了,就是这个人出现才救了他们的命,倘若能跟随在他边会得到更多帮助,这个人就是自己以后一生追随的人物,只要能跟随他,自己就能够变得强大起来,后成为一名实力强大的武者。

    他立即带着后的可儿,拜倒在南宗主面前,说道:“我们两个人愿意永远跟随在你的边,办一切事!”

    南宗主昂然立在那里,看着两人,满意地点点头。

    倒是很看好这两个年纪尚幼的人,后便将自己的武功传授给了他们,将他们培养长大,那两头巨狼本来是在南宗主手下驯养的,为了增强两人实力,他便把这两头巨狼也让木格和可儿两人带在边。

    以后,木格和可儿两个人就和这两头巨狼相处在一起,形影不离,关系亲密之极,随着一天天的长大,渐渐成为南宗主的得力心腹手下,他们带领狼群纵横呼啸,自由活跃在山间丛林之中,无往而不利,没有任何人和野兽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已经真正变得强大起来,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两个柔弱无力在风雪之中挣扎求生的人,当初的往事,已经如风雪般隐藏在他们的记忆深处。

    思绪回到现在,萧寒和陆青等人听完可儿的缓缓叙述之后,才渐渐的明白了她和木格两人的出来历和以往所经历之事,却能听得出,在他们不断成长的道路上,蕴含着多少的酸痛艰辛之意!

    这种独特的经历不仅深深包含着他们的感,也感染了在场听着的其他人。

    月关儿没有料到这个看起来极为凶悍野的魔教女子,当年的经历竟然会比自己还要更加坎坷艰辛,其中的一步步成长深刻着不被人知晓的艰难苦痛,看着眼前这个叫做可儿的女子,心中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隔膜,只有心酸之意。

    陆青抱着闪电貂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可儿,早不记得当初被她出手击伤自己的仇恨了,心中一阵怜悯同

    就连燕行先前一直痛恨她是出魔教的人,想要取她命为自己兄弟报仇,现在也不仅心下微微恻然。

    萧寒在那里听完,心中一阵感触:“武者,她和那个叫做木格的人,原来也都是武者,为了争取自己的生存而努力着,对于他们来说,只有变得更强,成为实力更强的武者,才能够更好的活下去,实在令人有些感叹。”

    陆青看向他,“寒哥,这个可儿姑娘,还有她那个逃掉的兄长,其实也都十分可怜,若不是有人命令他们这样做,他们也不会这般的肆意去伤害其他人命吧!”

    萧寒点点头,深以为然,注视着可儿,却缓缓的说道:“你说的不错,但是因为这样便可以依仗自己的武功去乱杀伤无辜,那天下还需要什么武功,需要什么武者。那些被他们杀死的人,难道不是也平白无故的丢掉了自己的命吗,对于他们来说,难道他们没有自己的生存渴望和追求么?”

    可儿听他说到这里,便有些惭愧的低下了自己头,过了一会儿淡淡的说:“我不怪任何人责罚我们,我们做了就是做了,我们生活在这个世上,本来就是为了完成宗主大人交待给我们的任务而活,就算自己付出命,也不会违背宗主大人对我们当初的深厚恩!不论是我,还是木格,我们都是!”

    陆青听了,看向她:“可儿姑娘,如果现在你的那位什么宗主大人,还要命令你来杀我们夺到玄铁令,你还会毫不犹豫的下手么?”

    可儿听了,抬起头视去,见到陆青黑色眼眸正瞧着自己,一阵犹豫不决,似乎心中在挣扎想着什么,“只有你们不将我和木格,当做毫无感的野兽一般对待,你们不伤害我,我也自然不是毫无感的人,不会再难为你们。不过就是不知道我哥哥木格,他会不会放过你们,他向来是对宗主大人的话,丝毫不会违背的!”

    陆青和萧寒互相对视了一眼。

    萧寒微笑对她说道:“可儿姑娘,你能有这个想法,证明你不仅不是什么毫无感的人,而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子。只是别人交待给你的命令无法违背,现在你和我们倾心交谈互相理解,不会再为难我们。但是你的哥哥未必就会和你一样,何况上面还有交待给你们命令的那个人,这些都是很自然的事,没有关系,只要听到你这般说我就放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