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人兽血战(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两人不由暗暗心惊,在以前不管是什么对手,只要在他们两人的合力围攻下,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这次,为了能够顺利完成南宗主的吩咐,两人不敢有丝毫疏忽,特意还将自己最得力助手狼群带了出来,为的就是能够一举消灭对手,将玄铁令夺到手,顺利完成南宗主交待给他们的任务。

    他们一直追踪对方下落,满以为趁着夜间发动出其不意的袭击,充分发挥狼群的袭击能力,再加上两个人亲自出手,肯定能够轻而易举的消灭对方,可是却没有料到现在的战斗局势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面对萧寒的凶猛进攻,两个人斗志再凶悍,也不由的暗自微微心惊,武功威力渐渐变得衰弱下去。

    此时,萧寒那双冷静沉稳的目光,微微透出一股锋芒凌锐之意,竟是无人能敌,无人可挡,“铁剑诀剑法”全部威力,已经在他的手下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

    若是现在铁剑门主此时处这里亲眼见到,定然也会心中暗暗惊叹不已,他现在对于“铁剑诀剑法”的掌握运用,已经丝毫不差于当初亲创出这剑法的铁剑门主,再加上元珠内力的支持,现在他发挥出的已经非常接近铁剑门主的剑法威力了,达到先天巅峰境界水平!

    “铁剑诀剑法”看似名字平淡无华,但是其中深深蕴藏着一股对于剑法的渴望,展露自锋锐凌厉的气势,又带着坚厚刚韧的风格,真正施展出来,就如同萧寒手中的那柄长剑一般,凌锐之势不弱于锋利铁剑,坚厚刚韧不差于精钢精铁,在普通的剑法上展露出自无限的光彩。

    不管是任何普通平凡人,只要继承这股意志,即便手拿最普通平凡的铁剑,也会将自最坚韧不断折的气势,迸发展现出来!

    这便是“铁剑诀”的精奥所在。

    如今,在萧寒的手中,同样的长剑,同样的剑法,同样的运使发挥,仿佛隐隐间他就是,当初那个与他年轻相仿,曾经满怀一腔**血闯江湖之时的铁剑门主,亲自施展出这饱含自己心血的得意剑法,只是锋锐和坚韧之意更超过铁剑门主。

    若是铁剑门主能够此时亲眼看到,萧寒施展出这剑法真正威力,想必心中也该十分高兴,就算在他们两人之间,并没有丝毫的师徒名分,也足可以令他心满意足了!

    因为萧寒在这“铁剑诀”上继承了当初他所走过的武者道路,沿着他当初曾经走过的脚步继续向前走去,铁剑门主如何不会心中感到欣喜。

    当初他独自站立在大师兄墓碑之前,聆听铁剑门主教诲的景,又展现在眼前,难以忘怀!此时,一股凌锐的光芒从他的眼中绽放出来,在这一刻,手中的长剑将自己的剑法威力发挥到极致,似乎不管面对何种对手,都会将对方击败,取其命,无往不前,无往不利!

    木格先前一直冷酷眼神中,终于也不住显出一丝惊慌,大声叫道:“可儿,对方进攻太厉害,你快闪到一边!”话还没有说完,剑光已经迎面来到了他的面前,锋锐的劲风感觉,已经微微割痛了自己露在外面的肌肤,他立即形闪动,如同一头最矫健敏捷的豹子一般,悄无声息间连后退出数十米,才算堪堪躲过了萧寒剑势进攻。

    可儿也同样形闪烁,躲过进攻,不敢再靠近这里。

    木格站在大树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立在下面的萧寒,脸上冷然一笑说道:“就算你的剑法再厉害也伤不了我,嘿嘿嘿,就叫我手下的同伴,再陪你们玩玩怎么样?”说完,一声唿哨,四周的狼群蠢蠢而动,凶猛疯狂的一起扑击过去。

    萧寒脸色不动,手中的长剑一式“横扫千军”施展而出,剑锋瞬间扩展至三米远范围,当初他在安城大败金龙帮人马时候,就曾经施展过这一招,尤其是对付大队数量的目标,所不同的是,那次对手是人群,这次对手是狼群!

    白色的剑光再次划破夜间山林的黑寂,接着就是不绝于耳的野兽惨叫哀号之声,阵阵起伏,就连站在大树之上观看的木格,也听起来感觉分外难受!

    在萧寒突然爆发激的这一式剑招下,许多狼群都被剑光撕裂体,皮毛骨头鲜血飞溅,四散纷飞,如同下了一场血雨般,令人心惊!

    可儿和木格两个人,万万料不到他的一剑威力如此厉害!

    萧寒催动元珠内力,运使在自己的剑招之上,只不过是普通力量爆发,可是他手中施展出的剑锋,就从平时一米立即扩展至惊人的三米范围,只要刚才处在这范围之内的狼群,不管是什么,全都被凌烈的剑光撕裂成为数段,顷刻间全部毙命在剑下。

    这就是元珠内力爆发的厉害!

    萧寒的内力经过一次小小的喷薄爆发,渐渐的回复下去,在他体内继续缓慢的运转,酝酿着更加惊人的勃勃生机。

    就连最悍猛凶残的那两头巨狼不由也停了下来,看到自己的群体大片惨死在敌人的手下,狰狞的巨目更加散发出一股嗜血的气息,转径直同时扑击向了立在那里的萧寒。

    萧寒回过头来,眼中冷光闪过,“这些畜生,现在来得真好!就是这两个最难对付的野兽,伤害了这么多人命,今天就过来吧,绝不会叫你们这些不懂人的野兽存活在我的剑下!”

    立在那里的可儿,知道萧寒剑法厉害,这两头巨狼体虽然强大坚韧,也未必能够抵挡住,立即大声叫道:“不要过去进攻那个人!”

    那两头巨狼甚是听她的话,体一顿,居然硬生生的停止了对萧寒准备发动的攻击,可儿眼睛一动,接着对这两头巨狼叫道:“先攻击那个穿青色衣服女的,杀了其他的人,最后再围攻这个人!”右手一伸,指的正是立在那里的陆青!

    萧寒见到陆青处境危险,哪肯干休,刚刚拔步,突然这时候后的劲风袭到,正是从大树之上急速跃下来的木格,手中的弯刀和他的长剑再次碰撞在一起,冷然嘿嘿一笑,对他:“你想救你的同伴,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木格一上来就是一阵猛烈的进攻,萧寒伸出长剑稳稳的化掉他的进攻,却被他拖住,一时间不能去救陆青,不由心中勃然而怒,记挂着陆青的安危,内力再次勃然而发,汹涌的内力从手中的剑尖奔腾出来,眨眼间又是七八头狼毙命在剑下,连木格也不敢正面相抗,急忙向后一跃闪躲过去。

    可是,陆青现在却面临两头巨狼再次凶猛扑击。

    她立在那里,却是并不如何惊慌,凝神待敌,闪电貂也同时在她上电而出,已经阻挡住一头巨狼。

    她趁着这个空隙,右足一划,银色链子刺再次闪动而出,只听得“咣”的一声尖锐声响,她的链子刺正好与可儿的手中尖刺,互相碰撞在一起,将对手的尖刺击退回去,只要稍差一点,境况就险极。

    靠着自己临危不乱的出色手,陆青连续抵挡住了巨狼和可儿的凶猛进攻,不过此时,因为连续施展武功绝技,内力消耗甚大,她也不由微微喘着气向后退了几步,形慢了下来。

    这时闪躲不过,右肩已经“碰”的挨了可儿一掌,轻声闷哼,子向后退了一步,伸手扶住了自己右肩。

    可儿冷笑又是一掌紧跟着击过来,料定陆青闪躲不过她这招,忽然觉得自己腹部被人一点,全立即酸软无力,原来是先前陆青趁着自己受了她一掌同时,同时也伸出右手点中她腹下**道,只是仓促之间力道不足,不过饶是这样,也叫她一时间使不出力气来。

    陆青眼疾手快,忍着右肩剧痛,左掌一招将可儿击飞出数米远,两个人同时飞向后倒退。

    靠着自己随机应变和闪电貂的帮助,陆青独自化解了凶险的处境,忽然旁边一个灰色动物影又突然扑过来,来势凶猛,竟然又是一头狼!她坐在那里微微喘着粗气,看见迎面扑来的这条恶狼,却是一时缓不出手来抵挡。

    眼看那头恶狼就要扑到面前,忽然这时,旁边一根棍子迎面击打过来,直接狠狠抽打在凶猛扑来的狼头部,直将那头狼打得惨声嚎叫,体飞到数米外草地上,不停地翻滚哀号!

    陆青微微一怔,不知道是谁在这关键时刻及时出手救了自己,抬起头注视过去,只见一个优美婀娜的形出现在面前,一淡然纯朴的月白色衣装,面貌长得俏柔婉之极,眼睛正关心的看着自己,兀自双手握着一根适才痛击飞那头恶狼的木棍,不是月关儿又是谁?

    月关儿这时丢下了手中东西,走过来伸出手扶住她的子,关心开口问道:“陆青妹妹,你,你没有事吧?”脸上还带着微微的恐慌神,似乎刚才也被吓得不轻,陆青眨了下眼眸,看着她柔柔弱弱的样子和脸上兀自还带着的惊慌神色,真的想不到刚才那一棍狠狠抽飞恶狼她是怎么打出来的,不过的确是月关儿适才在关键时刻出手救了她。

    “月姐姐,适才你的那招打得真准啊,幸好是你及时出手相救,要不恐怕我就遭殃了!”陆青对着她微笑开口

    月关儿脸上还带着微微的潮红,还是仍然有些心中胆惧,心想现在这么危险她还有心开玩笑。

    看着月关儿一脸关心的神色,那一张俏柔嫩的脸颊两颊纷飞,还微微喘着粗气,陆青“扑哧”的一声,坐在那里竟然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月关儿想不到现在危险时刻,她还能笑出声来,一时间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惊讶的看着她,“陆青妹妹,你怎么了啊?现在你还能笑得出来么?”

    陆青笑着对她开口:“月姐姐,刚才你真的好勇敢,那一棍子抽飞恶狼的样子就像是个负武功的女侠客一般,英气勃发,真是太美丽了,像寒哥一样帅气!”

    “我,我···”月关儿听了,支支吾吾的道:“我可不是什么会武功的女侠客,我什么都不会,更比不上萧寒大哥,只是刚才见到你那时候凶险的不得了,来不及多想就随手捡起东西打了过去···”说到这里,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后怕神色。

    陆青却是微笑着拉住她的手,心中感谢她适才及时出手相救自己。

    月关儿虽然不会武功,不过当初在安城家中时候,平时所干的体力活也不算少,长期的劳动也使得她体健康优美,虽然力气说起来自然比不上男子,但至少也不是那种柔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家女子,只是她生有些柔弱,能挑得起一担沉沉的稻米,却不敢伸手去抓一只满院子乱跑的鸡,更别说杀鸡宰牛的活了,因为这个,当初不知道曾经被刘家婆婆骂过她,打过她多少次。

    如今在这里,她无武功,又柔弱无力,只能是别人倾力来保护的对象,危险时刻,陆青为了保护自己,义无反顾地毫不退缩独斗恐怖巨狼,她自己却一个人立在那里,想跑不敢跑,想打不敢打,还要别人费力来保护自己,似乎在这里只有自己是最没用的人,一个只能累赘别人的人。

    当初在安城因为这个,不知道她被自己家婆婆骂过打过多少次,说她没有用,折辱过她多少次干不了事。在她的印象中,除了小时候自己的父母和后来的阿达哥,几乎没有人说过她能干什么,赞赏她会干什么,似乎在别人的眼中,她从来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是的普通女子。

    对于这些,她也从来没有要想到去改变什么,因为在她的心中,能够安安稳稳不违背自己心愿过完这一生,就是最好的事。哪怕她心中也想着像其他的女子一样,用轻巧的手做自己最喜的刺绣,心里面只能永远默默记着喜欢的那个阿达哥,却不敢开口说出。

    等到她遇到了萧寒和陆青两人,三人一路北上,相识感益加深,才稍稍改变一些,不过她还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依旧柔柔弱弱,含蓄委婉的月关儿。

    只是当她看到陆青适才遇险的那一刻,不自觉的生出一股内心勇气,毫不犹豫地捡起木棍上前出手,直接狠狠地抽飞恶狼,就连陆青见了都暗自有些惊讶不已!

    对于月关儿来说,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是什么武功高强的女侠客,不过刚才自己及时相救陆青,至少证明了自己不是这里唯一没有用的人,至少要比呆在旁边只顾自保的青城派大弟子程志豪要强,这就足够了!

    “月姐姐,你刚才真的好出色,那抡起棍子抽飞恶狼的姿势,就像当初西文达大哥一样帅气!”月关儿听了心中一动,连忙伸出手扶住陆青,说道:“陆青妹子,先不用说这些了,你没事吧?”正要伸手扶她起来。

    忽然这时,旁又是几声风响动,月关儿扭回头,吓得脸色又变白了,风声嗖动,可儿重新站立起来的影和另外一头凶悍巨狼形,这时又出现在她们两人面前,一步步走近过来。

    月关儿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面前那头恐怖狰狞的巨狼神,脸色煞白,心头“扑通、扑通”颤抖直跳,可还是没有退缩,索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去看对方,心道:“今天死就死在这里吧,不管怎么样,我现在也不能离开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