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青字九打 城字十八破(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青城派位居南方四大剑派之一,剑法武功自然非比寻常,萧寒如今最擅长的就是在铁剑门所学上乘剑法武功“铁剑诀剑法”,现在自然也能拿出自己剑法与对方有名的青城派剑法,互相做个比较,肯定受益匪浅!

    燕行也是久经江湖的人,听得对方报出了自己的来历名号,想不到竟然是西南武林中青城派的人,难怪适才能一招将自己的手下兄弟险些击倒在地,一剑可以将自己轻易击退挡开。。其实他和手下这些兄弟也是行走于江湖武林多年,人人都算的上武功好手,但是现在,同出青城派这般名门大派的学武弟子一相比较,自然不能相比。

    他也不想轻易得罪青城派的人,毕竟青城派在西南地界中声望实力强大,可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燕行又心愤自己兄弟伤在对方手下,于是集中全力,单刀施展出自己的成名武功“燕子刀法”首先一招单刀直进,夹着有些飘忽轻灵的势头,大刀力道不失沉稳进攻向对手,占据先机!

    那青衫男子见到燕行的刀招来势,右手微微一动,长剑剑直尖细,白色剑光一闪,剑招出去已经同进攻而来的燕行手中单刀相交在一起。

    萧寒对这青衫男子的手中剑法甚是感兴趣,当下也不先着急上前,在旁边目不转睛看两人相斗,但见他手中用的长剑不仅剑尖细,而且折而不弯,似乎甚是有韧,一柄长剑剑尖此时穿来插去,如同一条敏捷的青藤蛇般缠绕相斗在燕行的刀下,招数甚是奇妙独特。

    正所谓,同道知同道,萧寒现在最擅长的武功就是《铁剑诀》剑法,精通剑法武功的变化,此刻亲眼看到这名青城派的青衫汉子所施出的剑法招式,感觉更是深刻,看得更透彻,剑法施展出来同自己的“铁剑诀剑法”一样轻灵灵活,十分锋锐,但是相比较不同的是,多了快疾精准的攻击,但却少了自己“铁剑诀剑法”中的坚厚沉稳气势,他数招间就已经清楚的看出了,对方剑法的优势特点以及相比较劣势不足的地方。

    “果然是好剑法,不愧是出自像青城派这等名门大派的剑法武功,只从这剑法招式上看,燕大哥就已经不是这个人的对手,青城派剑法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不知道,这个人他所施出的这剑法叫什么名字?”

    “寒哥,这是青城派的沧江剑法,擅长于变化和袭击对手,这剑法也很厉害,算得上青城派中有名的剑法!”清脆悦耳的声音就在旁响起,正是陆青的声音,她认识这名青城派弟子所使用的到底是什么剑法。

    “沧江剑法?”

    萧寒坐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瞧着对方剑法招式,这时开口问道:“青妹,你认识这个人现在所使用的剑法?”陆青嗯的点点头,“寒哥,我认识。这是青城派的沧江剑法,曾经名震于西南武林一带,这剑法据说尤其最擅长于剑招快疾变化,施出来快疾精准,很是厉害,可是江湖上一种不可多见的上乘剑法!”

    萧寒哦的一声,点了点头,心道:“青妹果然出不凡,还是她知道的比我要多,以后有什么看到不明白的,就多问问她。”

    萧寒和陆青讨论着对方的剑法,坐在旁边的月关儿却是对此完全一窍不通,她本来就完全是武功门外人,哪里能懂得了一点,只好坐在那里,眼睛关注着场上的相斗变化。

    青衫男子与燕行两人斗到十多招之后,尽管燕行的“燕子刀法”刀招沉稳,不失灵活闪动,甚是不弱,但是怎奈同对手的一柄长剑所施展出的“沧江剑法”实在差距太大,到了后来,面对着对方快疾多变的剑法袭击进攻,渐渐抵挡不住。

    他回手接挡住了对方一招,却不料对手的剑招迅疾一变,从一个出其不意的方位已经刺到了他的右侧,燕行万难抵挡心中大惊,连忙一个闪后退,施出全力用手中的单刀抵挡住,那青衫汉子这时脸上冷然的一笑,随手长剑剑招又是一变,“沧江剑法”中一式剑招施展出,“扑”的一声已经刺伤了燕行的手臂,幸好没有伤到要害,但是鲜血飞溅而出,燕行左臂受了不轻的伤。

    他一个后步急踏,闪过了对方的另一招,捂住自己的手臂形急速向后退去。

    “想逃,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那青衫男子脸上冷笑一闪,手中的长剑剑锋一变,锋利的剑尖夹着快疾无比的招数眼看就要刺中到燕行上的要害,这时关键时刻,旁边突然有白色的剑光一闪,只听得“咣”的一声,响亮争鸣的金属交击之声,从旁边而来另外一柄长剑已经准确的格挡住了他的进攻,接着长剑上的力道反而将他击退出数步,正好解救了燕行的危机。

    出手相救的人正是萧寒,适才他施展出的正是自己铁剑门的“铁剑诀剑法”!

    那青衫男子见到自己马上击中对手的一招,竟被别人出手阻挡住,不心中也是微微吃了一惊,看向立在那里的萧寒。

    萧寒立了起来,这时手中握着已经收回去先前击出去的长剑,一双眼睛对视向对方,脸上的神色冷静淡然,实在想不到先前那一招同样凌厉准确的剑法就是从他手中击出的。

    青衫男子不由又上下打量了他一遍,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究竟是哪个门派的?”“我名叫萧寒,来自中南武林地界铁剑门门下弟子!”萧寒话语,说得斩钉截铁!

    “铁剑门?以前到没有听说过。”青衫男子心道。

    “不知道这位青城派的兄台,姓名怎么称呼?”他缓缓开口问道。

    那青衫男子听了,也不敢有所轻忽,说道:“我名叫程志豪!”

    不错,这个程志豪,就是如今赫赫有名的青城派弟子,位居于门派下十大核心弟子行列,是青城派大弟子之一,武功也是不凡,先天境界实力,擅长青城派的“沧江剑法”

    这个青城派的程志豪,看了看眼前立着的萧寒,见他年龄不过顶多二十岁,比自己还要年轻,可是刚才那一剑出的却是这般凌厉,丝毫不弱于自己,不由又看了他一下,脸上冷然的一笑说道:“适才这位萧兄弟的剑法招式我看也不弱,不过还没有真正领教你的高招,看来阁下擅长施用的也是剑法武功,那就让你来真正领教我的几招青城派的沧江剑法如何?”

    萧寒就是正要试试他这青城派的“沧江剑法”到底如何,当下不多说,只是说道:“那就开始吧!”

    程志豪没有料到,他居然说开始就开始,脸上微微的一愣随即恢复了冷笑,轻声的一笑,右手的那柄尖细直的长剑又伸起来,准备再出手,萧寒也不耽搁,手中那柄坚厚锋锐的长剑也伸了出来,双方即将就要开始一场真正的剑法武功比拼。

    萧寒缓缓的伸出了自己手中长剑,注视着对面立着的程志豪,心道:“都说青城派和衡山派的剑法可以并列为南方四大剑派行列,我们铁剑门地处中南武林偏僻之处,以前孤陋寡闻,不被多少人知道,今天我就用这掌门亲自传授于我的铁剑诀剑法,真正的来领教一下,赫赫威名的青城派上乘剑法到底如何?”

    程志豪却立在那里,眼神凝视着对手,看着萧寒心道:“铁剑门?怎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莫非是中南武林的其他门派,这小子的剑法看起来也倒是不弱,但是想赢得了我手中的沧江剑法,那是不可能的,再怎么说我可也是青城派中名副其实的大弟子份,断然不会输在他的剑法下!”

    陆青目不转睛的瞧着立在那里的萧寒,只觉得每次看到这般冷静淡然面对向对手的萧寒,看着他那种临危不乱,冷静镇定的气态神,就会有说不出的喜欢,真是帅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眼睛眨了一下,微笑着道:“现在的寒哥,真是帅也帅呆了!”

    月关儿坐在那里,眼睛注视着萧寒,看着他专心致意对敌向对手的样子,不想起了心中的西文达,默默的心道:“要是阿达哥现在还活着的话,也会像萧大哥这般英气勃勃的立在这里,像一个真正的武者模样,那该有多好!”

    萧寒缓缓的说道:“你先出手吧,算是我对刚才趁你不备出手相让你的一招。”

    程志豪听了眼中微动,嘴角微微冷笑,心道:“正好,那我就先出手了,别怪我手下不留!”突然手中的长剑剑一动,剑尖带着一股快疾的劲风就中宫直进,刺到了萧寒面前,微微凌厉的剑气已经扑面而来,“果然厉害,起招式中就深藏着变化!”萧寒心中一动,右手同时一挥,手中的长剑随即出招,迎击向对手的来势。

    铁剑门“铁剑诀剑法”对青城派的“沧江剑法”

    果不其然,程志豪的剑招到了中途立即一分为二,夹着左右飘忽的气势进攻过来,施出的剑招颇为熟练,的确不弱!

    “沧江剑法”本来源于青城派所在的四川川西有一条巨大的澜沧江,称为沧江。元末明初之时,有一名出于青城派的侠客亲来到了沧江之巅,眼望向巨大滚滚而去的沧江之水,激雄浑,令人心旷神怡,再加上由于沧江两岸山原高高矗立,地势起伏,巨大的落差使得滚滚奔腾江水的快速流动声势,竟然超过宽阔江面形成的奔腾流动气势,亲眼观看到沧江的气势,由此所感,后来创出一流传于后青城派之中的上乘剑法——就是如今的“沧江剑法”!

    这“沧江剑法”不仅擅长于快疾精准,而且在剑招奇异变化之下,也深深蕴含着剑法的沉稳和奔腾气势,如同流动十分迅速却又深蕴大江大河奔腾纵横气势的沧江江水一般,绝对是青城派乃至西南武林中有名的剑法武功。

    只是如今的程志豪虽然达到初级先天层次修为,还远未达到当初原创者的武功和剑法境界,只注重剑招的迅疾快捷,却忽略了剑法中本来的纵横激之意,相比较真正的“沧江剑法”威力已经大打折扣。

    不过饶是如此,现在程志豪这“沧江剑法”中施展出的快疾狠辣之意,已经颇有成就,就连萧寒一时间都不敢直接硬抗他的剑招进攻!

    萧寒心中一动,“掌门传授我的这铁剑诀剑法,曾经说,剑法的锋锐凌厉中还要不缺内在的坚稳浑厚,这样才能做到锋锐而不易断折,真正发挥出剑法的威力,如今正好再好好体会一下掌门对我所说的深意!”当下手中的长剑剑招一变,原先的锋锐凌厉之意不减,但是更多了一层凝重沉稳的坚韧之气,招招接挡住程志豪迅疾刺过来的“沧江剑法”招式进攻,一时间,一青一蓝两道人影穿梭来回,两柄长剑“咣咣咣咣”的不间断交击着,让人有些看得眼花缭乱!

    斗了一阵,程志豪的剑招进攻逐渐变缓,但是萧寒的剑锋却是丝毫不变,铁剑诀剑招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一式“飞燕穿云”长剑剑尖如同穿梭于云间忽隐忽现的飞燕一般,直刺到程志豪的面前!

    程志豪万料不到这招如此厉害,有些抵挡不及,连忙回闪躲。

    萧寒眼睛却是冷锐光芒一闪,如同长剑剑尖透出的冷锐之意一般,剑锋夹着浑厚又凌厉无比的劲道,立刻突破了程志豪在面前施出的防御剑招,层层突破,最后直接来到了他的前,就连他手中的“沧江剑法”招式也来不及施展,一道鲜血飞溅出,紧接着“咣”的一声,他手中的长剑就掉落在地。

    若是在此时,萧寒手中的长剑紧跟着一招追击,程志豪也要毙命在他的剑下!

    眼见到对手并没有进一步追击,要了自己的命,程志豪心中一阵后怕和冷汗,眼睁睁的瞧着自己掉落在地的长剑,缩回手腕不敢再出手,没有想到以他的武功,施展出自己最得意的青城派“沧江剑法”竟然也会败在对手手下,若不是对手适才并没有存心想取自己命,只怕自己已经毙命在对手剑下了。

    一旁原先那些自信十足,脸上有些不可一世表的众青城派弟子,见了也都是心中十分吃惊,没有料到在门派之中排名前十位的门派大弟子程志豪,手中的上乘剑法也会轻易败在了对手手下,虽然有些人心中不愿服输,但是谁都知道,这次出来的这些人中,只有程志豪一人是青城派大弟子,没有人武功是他的对手,连他先前也输在了萧寒的手下,更别说他们这些人了!

    “寒哥赢了!”陆青眯着眼睛在一旁,高兴笑着拍手叫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