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南宗初显(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魔教南宗之地

    黑色幽暗的大之上,圆柱竖立在一道长廊之间,中间立着一人多高的铜制竖立牛油巨烛大灯,将整个堂照耀的光亮。.灯架之上精雕细琢得都是一些虎豹猛兽和各种奇形异珍的动物,显出一股原始狂猛气息。

    在这森森幽然的堂上,巨大的油灯照耀下,前方的高台上有一把长约三米的宽大座椅,在座椅两旁竖着两个粗大的铜柱上面各自放着一头猛虎和另一种不知什么名称的猛兽头颅,栩栩如生,互相对视,显得狰狞猛恶。

    一张白色巨大的虎皮披在这张三米长的座椅上也显得绰绰有余,一个形巨大又显得有些魁梧的人正坐在上面,犹如山岳和黑渊。

    堂下的灯光照不到他的脸上,看不出具体的形貌。在他的旁各自站着一名着黑色衣袍的人,一动不动。

    这时,只见下面走上来一个人,材高瘦如同竹竿一般,着一黑衣,面目显得有些诡秘森,却有些失魂落魄,正是被萧寒大败侥幸逃走的魔教南宗双使中的夺魄使。

    只见夺魄使走到台下,便跪倒在那里,对上面所坐之人恭恭敬敬说道:“属下参见南宗主大人!”

    坐在上面座椅上的那个形巨大的人听了,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语声低沉,缓缓的问道:“我要你们寻找的那块玄铁令,你们找到了吗?”夺魄使听了这句话,也不由额头微微出了一些冷汗,声音有些微微颤抖:“属下和追魂使两人本来已经追查到了玄铁令的具体下落,是落在了一个名叫萧寒的年轻人手上,可是怎奈那人武功实在厉害,我们在和他相斗过程中追魂使丧命在那人手下,连我也被击伤没有夺回玄铁令,属下这次办事不力,请求宗主大人开恩!”

    坐在上面的南宗主听了他的话,微微的“嗯?”的一声,睁开了眼睛微微露出一丝精光,微微扫视过下面夺魄使一眼,夺魄使感受到宗主大人的目光,心中不由有些战栗不安。

    过了一会儿,南宗主看着跪在下面的夺魄使,鼻子轻哼了一声说道:“我差你们两人一起去办事,竟然连一个人也对付不了,难道你们不知道找不回来玄铁令的后果是什么吗?”

    夺魄使听了心中一冷,连忙说道:“属下知道办事不力,求宗主大人开恩,以后属下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办宗主大人安排下来的事。”

    南宗主坐在那里依旧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对立在旁的那两个着黑色衣袍的人说道:“你们都下去吧。”那两人听到宗主的吩咐,不敢丝毫耽搁便走了下去,离开了这里。

    夺魄使跪在下面,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没有顺利的完成差事,宗主大人要如何处置自己。

    南宗主依旧坐在那里,这时在上面缓缓的说道:“你起来吧,我有另外的事安排你去做。”夺魄使听了心中大喜,立刻站起来视向坐在上面的宗主说道:“多谢宗主大人开恩,不知道宗主大人安排属下做什么事,属下定当竭尽全力去做。”

    坐在上面的南宗主看着他,只是缓缓的说道:“你们双使死了一人就剩下你一个又受了伤,现在只有你自己,对我来说还能有多少利用的价值?在我这里,南宗里面从来不需要失去利用价值和用处的人存在,那你现在就做最后一件有用的事,去充当我边宠物的口粮吧。”

    夺魄使听了脸上神立即一变,这时一旁大黑暗处隐隐的显出两个血色巨大的动物双眼,在漆黑暗处渐渐的向他近过来。夺魄使大惊失色,有些颤抖得说不出话来,紧接着那形巨大在黑暗中带着血色眼睛的动物影,已经张开大口,悄无声息间吞噬掉了他的体。

    南宗主坐在那里,看到自己的宠物将属下夺魄使的体吞噬了下去,然后缓缓的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部。

    忽然这时,堂旁边另一处传来了一声女子的轻笑声音,“南宗主大人,盟主大人亲自交给你办的重要事你没有办到,竟然将怒气发泄到属下的上,实在是有失南宗之主的份呀!”

    南宗主坐在那里听到后那女子的嘲笑之声,头微微一转,眼睛视向坐在那里的适才说话女子,只见那女子着一紫色衣裙,后披着到肩头的长发,面貌长得也甚是美丽,只是一双眼睛带着深深的幽然之色,说不出的神秘。

    她坐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把半米长的竖琴,右手手指微微的抚摸弹着竖琴上的细长琴弦,发出轻微的琴音响声,居然散发出一丝的内力波动。

    南宗主似乎不愿多理会她的说话,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缓缓的说道:“玄铁令迟早会被我得到手中,用不到你多管!我自然会安排其他的下属追夺到玄铁令,这是我南宗的事,用不着你开口说话!”

    那女子听了呵呵的一声笑,说道:“我可不敢得罪南宗主大人你,我不过是为了提醒你,盟主大人对我们的吩咐,若不是我用琴声暗算了当初得到这块玄铁令的月教长老,你以为这块玄铁令能最后落到我们天地盟的手中么?”

    南宗主听了依旧冷哼的一声,缓缓的说道:“那个拿着玄铁令的月教人若不是先中了我一掌受伤,你以为你会轻易得逞吗?你只要在这里好好的看着就行了,总有一天我会把丢掉的那块玄铁令拿到手中,你要记住,这里是我们南宗的地方,不要以为盟主大人信任你,你就能够随便对我指手划脚,凡是敢对我指手画脚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那女子听了冰冷的眼睛之中出了一丝闪动,顿了一下,柔声的说道:“我自然不敢对堂堂的南宗主大人指点什么,不过你要知道,最后还是让那个受伤的月教长老将玄铁令带着逃了出去。若是找不到那块玄铁令,盟主大人怪罪下来,你和我都逃不了责任!但是不要忘了,到了那时候,盟主大人是信任你的话,还是更信任我的话?”

    南宗主目光冷厉一闪,森冷说道:“你想恐吓我么,惹我不高兴的人,就算是盟主大人手下,我也会叫他尝尝我的手段厉害!”

    那女子柔声呵呵一笑,“那你随便,宗主大人,你就算在这里敢动手要了我的命,我也奈何你不得,不过你就等着盟主大人对你的惩罚吧。莫非你这个南宗主也想违抗盟主大人的命令不成,呵呵呵。”竟是有恃无恐,手中轻抚的琴音又是一阵若有若无的声**动,和说话语声缠绕在一起,些许幽谧。

    “盟主大人!?”

    南宗主听她说到这里,先前的凌厉气势不由立即有些软弱下来,似乎听到那女子所说的“盟主大人”这个名号,也丝毫不敢再发作什么,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除了知道用盟主大人来压我,还有什么本事?没有你,我们南宗也能从月教的手中夺回玄铁令!这个丢失的玄铁令我一定会找回来的,你就在这里等着瞧吧。”

    他说罢,收起低沉的嗓音站了起来,右手轻轻的一挥,旁的宠物就悄然离去,接着他也走了下去,头也不回的离去。

    那女子注视着南宗主离开的巨大座椅,依旧脸上冷冷的一笑,坐在那里,右手伸出纤细手指又弹了一下琴弦,竖琴发出的幽然声音在整个堂上轻微的回着,良久不绝。

    ···································

    萧寒、陆青、月关儿和燕行一行人一路快马行路,路程走得更快,自从大败前来追夺玄铁令的魔教南宗双使之后,一路平安无事,众人白快马行路,夜间就找到合适的客栈旅店投宿歇息,休养马匹,距离衡阳越来越近。到了衡阳,衡阳附近以北就是如今在中南武林赫赫有名的衡山派,门派所在之处。

    越距离衡山派越近,萧寒的心中期待就越多,衡山派这个坐落于中南武林之中拥有数百年武学历史的门派,长期占据着中南武林地界第一门派的地位,甚至就算与当今天下整个武林其他大门派相比,也毫不逊色。

    衡山派历代的武学高手更是人才辈出,不论是占据武林名位的重要影响力人物,还是隐居于山野江湖的名宿高手,出衡山派一系的多不胜数,这样深厚的积累的武学底蕴,绝对不是中南武林其他门派所能相比的。

    就连铁剑门主当初就是从衡山派之中走出来的,后来靠着自己的武功,独自开创铁剑门,如今也成为一门派之主。所以,能够进入衡山派学武,这对于每一个拥有武功追求梦想的人来说,绝对是更快提升自己武功实力,实现自己武学梦想的好地方。

    铁剑门主亲笔写书信将萧寒推荐往衡山派,自然就是想将他推到更高层次的武学门派中得到真正的锻炼和培养,以便后能够真正冲出中南武林地域限制,走向更加广阔的整个天下武林和江湖,扬威铁剑门出弟子的名声!

    铁剑门主对他的这番恩,虽然比不上当初亲自将元珠赋予到他体内的人,武功自然也相差甚远,但是对于萧寒来说,这份表面看似淡然的关切和恩,绝对也是他以后不会轻易忘记的,当初在铁剑门自己彷徨低落之时,是这位掌门给予了自己关照,重新激起了学武的切期望,自己才能坚持到后来,并且还将最得意的武功《铁剑诀剑法》和当年亲手所用的长剑传授交给自己,推荐自己前往中南武林首位衡山派,这份意虽然没有用丝毫言语表达,可是依旧令人难忘。

    对于萧寒,这一个从微薄之处起的武者来说,甚至是当初不可能实现自己心中梦想的人来说,正是这位铁剑门主,给予了他一个最起码的对于自己武者梦想的勇于追求,一个属于自己对于武者的理解和体会,有了他的鼓励,自己也许才会在这条武者道路上后一直勇往直前,哪怕是有进无退,也无怨无悔吧。

    想到这里,他在马上,心中却是思潮涌动,当初没有多少人关注和在乎自己,可是不代表这一生就没有真正心中在乎和关心自己的人,至少到现在,也有不少人关心和留意着自己,对自己寄予了希望,那位真正赋予自己元珠的人,铁剑门大师兄,陆青,萧雨还有铁剑门主,虽然人数不多,至少有这几个人心中关心着自己,给予自己真心帮助,只要有了他们的鼓励和帮助,这就足够了!

    对于萧寒来说,如果没有当初这些对自己最重要的人,他也许不会走到现在,对于他们的帮助,自己唯有在武者前进的道路上尽自己全力走得更远,才会令他们感到欣慰。

    此时他拿起那封藏在怀中的铁剑门主亲笔书信,看着上面写着的凝重飞扬的大字,神采飞扬之中却不乏一股凝练稳重,如同《铁剑诀》剑法一样,眼睛默默的注视着这封书信,内心却是一阵起伏不定的波澜,心道,不管以后如何,我始终都记得自己当初是从铁剑门中走出来的,是一名铁剑门的真正学武弟子!

    “萧兄弟,前面还有不长的路程,咱们估计就能到衡阳了,先稍稍歇息下如何?”这时旁的燕行,开口对他询问道。

    他心中思绪被燕行的话带回来,微微一点头,然后对众人说道:“那咱们就在前面找一家休息的客栈,先停下来休息一下。”燕行和陆青等人听了,都点头说好。

    众人找到了一家临近路面的小客栈,下马来正准备舒缓奔波劳累,忽然这时后面的大路上传来一阵疾奔的阵阵马蹄之声,马蹄声激烈震,掀起路边阵阵飞尘,不多时已经距离这里越来越近,马上人的衣着面貌变得越来越清晰,正是朝着他们所在地方直接奔驰而来。

    燕行一看,突然脸上神大变,接着说道:“是,是一直在后面追杀我们的南宗人追上来了,他们是魔教南宗的人,大家快赶紧准备抄家伙抵挡!”他旁跟着的几个汉子听了立即形立起来,脸上神也都是十分紧张,立即伸手拔出了边的长刀,暗自戒备,如临大敌一般!

    萧寒和陆青等三人听了也不脸上神一动,他听得魔教南宗的大批人手追赶到这里,倒是有些好奇,除了南宗追魂夺魄双使,他还从未真正见到过出南宗的人什么样子,不由转过头视向那里,稳坐不动,但见对方来的速度甚快,转眼之间,大路上数十骑快马就迅如风雷般,已经奔到了面前。

    马上的人,一共大约有二三十人,着红色衣袍,只从他们的骑马形和动作,就可以看出来这些人武功手,人人都至少是达到武师水平的人,其中甚至不乏大武师水平的人,单就是这一股力量就不得不叫萧寒他们暗中警惕了。这些人论起数量,虽然远远不及当初萧寒在安城所遇到的金龙帮人马数量,但是要论起他们的武功水平,却要比那些普通江湖帮派出的马匪强盗厉害的多了!

    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完对方,就见到在最前面的一头高头大马奔到他们面前,马上骑着一个穿黑色衣袍的人,见他右手伸出呼啸一声,后其余的人马已经迅疾之间奔过来,绕过了呆在那里的萧寒等人周,先团团将他们连人带马全都包围了起来,不露出一丝空隙让对手脱逃,这份来势和行动甚是干脆利落,丝毫不乱,可见这些南宗的人手水平十分不弱。

    就从这一点,萧寒就已经心知虽然此时过来的这批出南宗的人,数量虽不如当初安城金龙帮的人马,但是素质和武功水平要绝对远远超出对方,每个人都是劲敌,配合十分默契,微微心道,就凭现在面前这股势力就不是燕行他们几个人所能抗衡的,难怪这些出于魔教南宗的人,在中南江湖上会如此赫赫有名!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