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武功组合技(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燕行看来毕竟行走江湖多年,对于当今大陆武林势力分布形势,知道得比较详细,便对他详细说出来。.

    “萧少侠可能有所不知,就是因为魔教在当今江湖的势力实在庞大,所以下面才会拥有许多分支势力掌控各地,多不胜数,遍布整个天下!据江湖上所说,在如今魔教总教的势力下有四个分支势力,分别位于江湖上的东、南、西、北四地分别掌控一方,在咱们南方武林掌控势力的就叫做魔教南宗,势力十分庞大厉害!占据的势力范围极广,咱们如今的整个中南武林一带基本上就全都处在魔教南宗的掌控势力范围下,据说在南宗中高手如云,有不少江湖成名人物,如今这个害的我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就是属于魔教南宗势力中的人物,在江湖上号称叫做‘青眉虎’,而且也是位居于‘南宗五虎’其中之一!”

    “青眉虎,南宗五虎?都是些什么人物,也是魔教里面不一般的人物吗?”萧寒心中好奇又问。

    “我知道南宗五虎的名头,听说分别叫做什么追风虎、奔雷虎、笑面虎、双击虎还有个叫做什么青眉虎的,好像个个都是江湖上凶神恶煞般的人物!武功也都是十分厉害,对不对?”陆青在后面接着说道。

    燕行听了她的话点点头,“这位姑娘说得不错,这五个人都是魔教南宗首领下面的得力人物,个个在江湖上都是横行一方,不好对付之辈,祸害我们正派武林多年。那个毁了我镖局,害我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五个人里面的那个排在最后的青眉虎。此人和我仇深似海,我本打算带着手下逃生的几个兄弟和魔教人拼了,可是怎奈魔教的势力太厉害,就凭我们这几个人根本没有一点报仇希望,现在又被他在后面一直紧紧追杀不放,所以这才一路躲避对方追杀,一路前往衡阳我的一个朋友家寻求托庇!现在不想在这里能和几位偶然相遇!”

    听得燕行只是寥寥的数语说完事的大概,萧寒这才知道他们几个人的份具体来历,也知道了他们一行人和南宗势力结下的仇恨之深,听他说的话,只怕对方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还会一路直到追杀掉他们才肯放手罢休,所处的形势,也甚是危险!

    他虽然不知道事的具体起因经过,但是就从那个什么叫做青眉虎的,不仅摧毁燕行所开的镖局不算,还杀光他全家老小并且还要将他们赶尽杀绝,就从这一点就看得出对方的心狠手辣,毫不留

    再加上之前魔教南宗双使,因为想要夺取自己上玄铁令袭击自己,双方一场大战结下的仇怨,又害得自己妹妹萧雨如今下落生死不明,这些仇恨本来就使得他心中对魔教的人充满了仇视愤恨,现在听完燕行的话,更是满腔的怒火,徒然生起。

    “又是魔教南宗的人,就算势力再大也不能这般无法无天,做这等伤天害理之事!”他拍的一声,重重拍了下桌子气愤说道。

    燕行听了他的话,心中的怨愤也被激了出来:“是啊,这魔教南宗一向就自居是江湖邪派,同我们天下武林正派公然为敌,不知道做过多少伤天害理、为祸武林江湖的事,杀害了多少正道武林人士,咱们只要是正派出的人遇到魔教人,就应当人人得而诛之!”

    这时,他后那个刚才冲撞过萧寒的鲁莽汉子,走过来说道:“萧少侠,刚才是小人的不是,无故得罪了少侠,希望少侠不要见怪,我现在这里给你当面赔罪了!”说完就是直接跪下,对着自己“砰砰砰”地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下萧寒等人倒是大出意料,他虽然刚才出手好好教训了这人一番,心中也并未多在意,现在见到这汉子当面赔罪,豪直爽,倒是有些暗自喜欢,心头没有了一丝怒气,反倒是颇为看好面前这个口直心肠的汉子,见那汉子还是不起,伸出双手将他扶了起来。

    适才这汉子虽然不敌自己,但是他的武功水平至少也是武师层次的水平,以他的武功手在地方普通镖局也应该算得是好手了,旁边立着的那个燕行武功应该要比他还高,看神色气度也应该至少是个大武师层次的武者,他平生也喜欢行走于江湖上的学武之人,心下现在已经对他们颇为好感,没有了冷然之意。

    燕行说道:“萧少侠,适才听得你们几位是要去衡阳,我们几人也正好要去衡阳,咱们正好可以一路上结伴而行,万一遇到了什么突发况,也好可以互相有个照应!你看如何?”萧寒三个人一路上徒步而行,他心想在这里又遇到了投意合的武林同道,能一同上路前往衡山派那也不错,在路上多认识几个人那也是好的,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当下,燕行一行和萧寒几人结算帐走出小茶馆,到了外面他对萧寒说道:“萧少侠,我燕行一向也喜欢像你这般年少英杰的人,你如果不嫌弃的话,在下痴长你几岁便叫你一声兄弟,我就叫你一声萧兄弟如何?”萧寒听了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那也好,我就称你一声燕大哥了!”

    燕行神色爽朗,见到他答应了便哈哈的一笑说道:“那甚好,你们路上是徒步行路的吗?”萧寒点点头,陆青抱着闪电貂在他后,微笑对燕行说道:“我们没钱买马,所以就都是步行走路了,你们是不是嫌我们慢了?”

    燕行呵呵的一摇头,“那倒不是,我正好这里还有几匹余马,现在你们一人一匹骑着上路倒也正好,咱们就一同骑马行路更能及早到得衡阳。”萧寒和陆青、月关儿三人看去,见到旁边客栈旁正拴着数匹好马,都是高体壮,想是燕行等人的坐骑。

    原来,燕行一行人当初从镖局中逃出时候为了尽量躲避对手的追杀,多带了数匹马出来以当备用坐骑,好路上加快赶路,现在萧寒三个人没有马,正好可以分得他们每人一马共同上路。

    陆青眼眸闪烁一眨,高兴的说道:“那太好了,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骑过马了,当初还是爷爷带着我出来的时候骑过马,现在终于又能骑上马行路了!”脸上说不出的兴奋。

    月关儿却是呐呐的立在一边,脸上带着微微的犹豫,看着旁边比自己子还要高的高头大马,不免有些胆惧发憷,心道:“我怎么上马啊,以前我从来没有骑过马。”她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农家女子,只会在家干活,素来少见世面,又哪里会骑这般高头大马,看到旁那鼻子里正微微喷着白气的高头大马,四蹄微微磨蹭着地面,心下微微还有些惴惴,不敢走上前去。

    陆青见到她的难为神色,就知道月关儿不会骑马,脸上悄然的一笑,眼眸一眨,计上心来。

    萧寒倒是没有意见,有了马他们行路就变得更快方便了,能更快达到衡阳,于是当先走过去,也不客气便选了一匹青色大马,轻轻的拍了拍马的脖颈,笑着说道:“我就选这匹马,青妹,月姑娘,你们也各自挑选一匹。”

    陆青眼珠动着,扫视了这些马,就已经有了目标,选了这些马匹中唯一的一匹白色骏马,那白马生的高体健,神俊不凡,四蹄如印,骠坚厚,一看就是少见的好马。

    燕行当初匆忙从镖局逃出离开的时候,都是挑选的精壮好马,尤其这匹白马最是神骏有力,外表不凡,没有料到对方却是识货的,一下挑中了这匹好马,心想这个姑娘的眼光倒是不错,先前他一直所骑的就是这匹好马,当下笑着说道:“这位姑娘好眼力,一下就看中了我们这里面这匹最好的马,那这匹马就由你来骑吧。”

    陆青呵呵的一笑,“谢谢燕大哥!”她出背景不凡,对马也是很了解自然一眼就看上了这匹脚力最好的马,当下带着闪电貂,欢欢跳跳的走到了那匹白马的旁。

    呆在她肩头的闪电貂,先迅速“嗖”的一下轻轻的窜到了白马上,趴在白马的脖颈鬃毛边,睁着乌溜溜眼睛好奇的看来望去,陆青则将自己背上的银匣和随物品放到了白马的鞍子上,向萧寒轻笑了一下说道:“寒哥,我选这匹马了,可要比你选的那匹马好得多了,看我有眼光吧,呵呵!”

    燕行立在那里看着,脸上笑着说道:“这位姑娘真是好眼光,这匹马可是我们**来这些为数不多精壮好马之中最出色的!这马就归你骑吧。”

    陆青听了微笑说道:“那就谢谢燕大哥了!”这时回头,却看到一旁月关儿依旧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瞧着面前的几匹马,有些不知所措,心中又是一乐,对着她微笑道:“月姐姐,你也选来一匹马自己骑骑,燕大哥可是很大方的!”

    月关儿听了,脸色更加晕红,立在那里,却是摇了摇头:“我,我不会骑马!”

    陆青看见她的样子,心下更是一乐,捂住嘴偷笑,接着说:“月姐姐,没事的!你只要试一次就会了,骑上马行路的感觉,真的比起走路来更爽的,又轻松又惬意,你试试就知道了,呵呵!”月关儿听了,手足无措,又是立在那里摇了摇头。

    萧寒已经知道她不会骑马,便道:“青妹,不要再和月姑娘开玩笑了!她不会骑马,你就带着她,你们两个人同骑一匹马好了!”

    陆青听了便嗯的点点头,又是微微一笑:“我只是逗逗月姐姐,那我就和月姐姐两个人一起骑这匹马得了,反正这匹马脚力最好,带上我们两个人也没事的。”说完,将随东西放好,于是先帮助月关儿骑上马然后自己又上去,和月关儿两人同骑一匹马,这白马的确甚是出色神骏,背上带着她们两个人也异常活跃,丝毫不受影响。

    其他的人见到她们先上了马,于是也都纷纷上马,然后一起飞奔疾驰着离开了这里。

    他们这一行人刚刚离开这里不久,后面这时就从半空中飘忽而下来两道人影,一黑一白,一人手持巨大的招魂幡,一人手拿巨大哭丧棒,带着股冷森森的煞气,宛如鬼魂游,不是别人,正是追魂和夺魄双使,这两道影盯紧了离开的一行人马,形飘动丝毫不落于马疾行的速度,紧随不舍,向前方紧追而去。

    萧寒和燕行一行人骑着快马一路沿着官道大路,向北行去,此时有了快马,行程的速度比原先他们步行行路要快得多了,顺着山陵地带的大路,一路快马加鞭前行。

    陆青和月关儿同骑一匹马,月关儿坐在前面,陆青紧贴在她后驾着马,陆青本来喜欢骑马行路,驾着那匹白马和萧寒骑的那匹马并肩而行,燕行几人骑马紧跟在后面,一行人过了这段笔直的官道大路到了前面,道路变得渐渐崎岖起来,山路越发的有些颠簸,于是将速度减缓下来。

    众人行走到一片树林的道路旁,萧寒忽然感觉到一阵微微的冷风吹过面颊,心中微微的一动,自从他体内有元珠内力的辅助以后,元珠和他体融合所化的内力本源直觉感应,比其他人要更加敏锐得多,觉得有些不妥,正要准备开口说话时,忽然众人的头顶上方就是一阵劲风飘过,两道飘忽不定的影已经来到了面前,影还没来到就是一阵桀桀嘎嘎的怪笑声来到,让人听到心头不由有些森森,毛骨悚然的感觉。

    萧寒和陆青两人,自然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心中一惊,知道正是当初的追魂夺魄双使,再次来临!

    追魂夺魄双使一露面,就动作毫不停顿,激起内力,向被阻住去路的一行人迎面发动进攻。

    两道影一前一后,已经分别夹击向众人,紧接着前面一个巨大带着劲风的招魂幡和后面一个力道威猛的哭丧棒,就同时攻击过来,将围在中间的人马全都笼罩住,配合的可以说是巧妙无比没有一丝纰漏,并且劲力凶猛无比,众人被突然袭击得有些措手不及!

    不用说也知道,自然就是早就一直盯准萧寒多时,伺机下手的魔教南宗追魂夺魄双使来到,立要今天在这里一击至对手于死地,出手冷酷无

    萧寒知道这两个人武功的厉害,立刻大声叫道:“小心,大家下马!”当先已经形一纵离开马背,手中的长剑随即而出,抵挡住了前面攻击过来的招魂使手中的巨大白色招魂幡,金属撞击声响起,阵阵火星四溅,劲风激,正是萧寒手中长剑与对手手中的巨大招魂幡狠狠撞击在一起。

    双方刚一上手,就是全力相搏,劲道威猛!

    萧寒感觉到剑上传递来的对方强劲内力,心中不由微微一动。

    追魂使脸上桀桀的一怪笑,声音透出森森冷:“小子,上次你伤了我,今天在这里遇到我们,你就乖乖的被我们束手就擒吧,否则这次会叫你死得更惨!嘿嘿嘿!”说着,巨大的招魂幡一晃之间,更加变得迷离人眼,带着一股力道威猛又有些捉摸不定的来势,再次已经袭击到他的前。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