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北上行(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篍风 书名:笑傲前传
    萧寒三人刚刚离去,过了不多久,空中这时就落下来两道人影,一黑一白,分别持着招魂幡和夺魄棒,正是魔教南宗双使——追魂使和夺魄使。

    “桀桀,老大,那小子不弱嘛,竟然靠自己一人就压制住了整个金龙帮,嗯,金龙帮一被灭掉,这里的武林门派势力又要超过我们魔教统领下的江湖帮派势力了!不是个好事呀!”不远处一个黑色的人影对着旁一个白色人影说道,正是魔教南宗双使的夺魄使,脸上还带着些许森之色。

    又接着说道:“现在白文爷死了,金龙帮也灭了,这次你我两个人再拿不到那块最重要的玄铁令,不知道回去以后怎么跟南宗主大人交差!”

    “不管这些,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魔教如今势力掌控全天下江湖,就凭一个小子能翻得了天?不过这小子伤了我,我就非要他落到我手里好好折磨一番以消我心头怨气,他上带着的那块玄铁令才是我们最需要找的,不能杀了他夺得玄铁令,你和我回去见到南宗主大人也难免自难保!”说话的白色人影自然就是追魂使。

    夺魄使听了一点头,“对,不错,那才是我们的头等大事,这次咱们一定要找个机会将他们干掉不可,一定要夺到那块玄铁令!”说完两个人一黑一白两道影,又是飘忽间就向那里跟着而去。

    就在魔教双使离开之时,这时从不远处树林之后闪出来一个人的影,那人穿淡黄色衣衫,面目清朗,像是书生模样,大约有二三十岁。

    他看到南宗双使离去的影,脸上闪出一丝神色,缓缓说道:“玄铁令,难道就是江湖上一直所说的魔教玄铁令?”顿了一下又缓缓的说道:“这两人刚才提到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他们要寻找的目标,难道玄铁令在对方上,嗯,不得不去看看。”说完,又在这里稍稍一停顿,转便已经离去。

    ···············································

    萧寒他们离开安城继续上路,却不知道现在背后暗中还有其他敌人悄然跟随,随时伺机下手!现在除萧寒和陆青两个人以外,又多了月关儿,三个人一起共同踏向前往南岳衡山派路程。

    北上衡山,走出铁剑门,走出安城,开始了真正的天下之行。

    萧寒终于依照着他当初的心愿望,一步步向着自己当初的武者梦想前进。

    其时正是明朝正统朝时期,明英宗在位已经多年。

    明朝自当初明太祖朱元璋建元开国以后,历经明成祖永乐时期和随后的洪熙、宣德两朝,到现在大约已经有七八十年时间,经过前期这一时期数十年励精图治,到了如今的明英宗正统朝,当时中国国土疆域辽阔,国泰民安,实力强盛,正是达到了明朝前期国力最鼎盛时候。

    明朝起于当初元朝的辽阔疆域领土,其后又历经洪武朝和永乐朝两代不断的开拓版图,扩展疆土,虽然比不上元朝在中国历代最为辽阔疆域,但是明朝前期国土疆域也位居于中国历代各朝之中前列,尤其是这一时期,北方开拓的领土疆域变得更加广大。

    后来的洪熙、宣德两朝,虽然时间相对较短,一共只有十余年时间,但是继承前期的国运兴盛之势,到了如今的正统朝,关外、漠北、西域和西番等地都臣服归顺,四海升平,没有大患,明朝国力达到鼎盛。

    除了这些边疆塞外之地,在内地也划分出了明确的地理行政区域,行政区域一共分为两京十三省。

    两京分别是京师都城北京所直接掌辖的北直隶和留都南京所直接掌辖的南直隶,因为明初时候,由于明太祖朱元璋是由南方长江流域兴起发展而来,便立自己的根据地应天改为南京,做为都城。

    后来建文帝在位时期,朱棣在北方起兵,经过“靖难之役”起兵南下最终夺得帝位,就是明成祖,他在永乐时期又将明朝国都北迁移到北京,将南京做为留都,所以如今便由国都北京和留都南京分别直接管辖周边广大地区,当时称为南北两直隶。

    除了南北直隶,其他地方的十三省称为布政使司,实际上相当于今天的行省机构,分别为山东,山西,河南,陕西,四川,湖广,云南,贵州,江西,福建,浙江和广东,广西,另外还包括有今天东南亚越南、缅甸一带部分地区,可以说,这时期的疆域正是达到了最辽阔时候。

    萧寒和陆青现在前要去往的地方,就是衡山派!

    衡山派当时位置处于明朝内地的湖广,为湖广布政使司所辖,湖广所辖的范围大体上包括了今天的湖北、湖南两省,地域广大,基本上快涵盖了当时的整个中南武林之地。萧寒最初所在的铁剑门位于湖广省南部,虽然衡山派所在的衡阳城也在湖广省境内,但是相距路程却是不近,加上三人又是徒步行路,山路地形崎岖不平,所以也不是短时间数天之内就能赶到。

    幸好萧寒离开铁剑门的时候,铁剑门主送了他不少路上所用的盘缠,加上陆青本来上带着不少银两,所以尽管现在又多了月关儿一个人,但是一路行来也不用发愁路程费用。三个人都是轻行装,月关儿此时跟着他们两人离开了安城以后,也将原先自己的衣装稍稍整改便于路上行路,换了原先的青帕衣衫,依旧是穿一浅白色衣装,原先头上的青色头帕除去了,将一头发丝整齐梳理起来,俏美丽韵味不变,却又稍稍多了一些干净利落的气质。

    月关儿脱去以前的农家朴素打扮,一干劲利落的行装,却反而更加透露出一股简练婉约,俏美柔婉的气质,甚是独特!她跟随在萧寒、陆青两人旁,一路前行,向北行走。

    行了两天路程,这天到了一处地方,这里崇山峻岭,正是南方典型常见的山原丘陵地区,周围都是青山绿水,云雾缭绕,中间夹着通往南北行路的商道官路,一路行走来,边可以不时的欣赏周围的山水风景,一路上清风吹动,空气清新,都觉得心中舒爽不已!

    月关儿小时候从乡下被人带到安城中,就从来没有出去过安城,此时跟随着萧寒和陆青两人离开安城,远程跋涉,一路北上,缓缓行走在这山峦叠嶂之中的南北官道大路上,见识到外面更加广阔的天地,看着周围的山山水水和呼吸着边包围的清新爽然空气,心中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感觉。

    萧寒也是从未来到过这么远的地方,此时走到外面的世界,才亲体会到外面的环境和山水人文风景,心中也是一阵说不出的迷醉,暗暗的说道:“难怪以前在铁剑门,大师兄曾经给我看过那本《游侠列传》中所写的那些自古以来的侠客武者,都喜欢行走闯在天下广阔的天地环境之中,那份独特惬意和潇洒舒畅,的确不是没有亲眼见到的人所能体会到的,现在我也算真正体会到了这种感觉!”他想到这里,不由对司马迁《游侠列传》中记载的那些古代侠客武者,更加心生仰慕向往之

    三人一路顺着官道大路前行,中午时分,空气中的清新和湿润渐渐的被光冲淡了,上被阳光照得一阵微微的温暖。走了一上午,三人都感到有些疲累,于是就在山间大路旁边找了一家歇脚的小茶馆,休息了下来。

    这种小茶馆并不算大,条件也比较简易,但是位于南北通行的官道大陆旁边,过往的行人做为平时歇脚休息和吃法喝水的落脚之地,所以生意也倒红火,光临的客人也不少。

    萧寒三个人在小茶馆中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在桌子旁坐了下来,不一会儿马上就过来有小二前来招呼,他们简单的点了些饭菜和清茶,店小二听了马上答应着过去了,不一会儿就端着一壶茶水送了上来,放到桌上对他们三人说道:“几位,一路行来想必定是口也渴了吧。这是本地最有名的绿茶叫小毛尖,清心提神,滋润喉咙,养神解渴,最适合行路赶路的人喝了,你们慢慢品尝!”

    萧寒坐在那里,依言喝了一口清茶,的确感觉清新爽口,舒适不已,心下暗自喜欢,微微点了点头,陆青和月关儿两人也都喝了茶,他又听得店小二说话也甚是有礼貌,于是便开口问道:“小二哥,不知道这里距离衡阳还有多远,大概还得多少行程?”店小二说道:“几位客官,你们是要去衡阳,莫非不是去衡山派不成?”

    陆青在旁边听了,不由轻轻“咦”的一声,好奇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要去衡山派呢,我们又没有开口告诉你?”

    那小二脸上笑了一下说道:“几位一看你们装束打扮,我就知道是学武之人。在衡阳那里最有名当然就是咱们中南武林中的衡山派了!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向往那个地方。”萧寒听了他的话心中感兴趣,接着问:“你不练武,也知道衡山派的名声?”想不到一个路途边普普通通的酒馆小二,也知晓如今衡山派在中南武林一带的地位和名望,由此足可见当今衡山派在中南一带的影响力如何。

    那小二嘿嘿的又一笑说道:“几位客官这就不知道了吧,莫看小人不是学武之人,可是也见过不少南来北往的人,知道的事自然就多一些。只要是在咱们中南武林一带,有谁不知道衡山派的名望啊?那可是咱们中南武林所有学武者的向往之地,我看你们几位也是着打扮不凡,就猜到你们去衡阳定然也是要去往衡山派!”说完又是嘿嘿的一笑。

    “哦?听你这么说,咱们这里竟然还有不少人也都想前往衡山派?”

    小二点了点头,这时向另一边,嘴巴一伸对他说道:“您看,那面坐着那几位刚才过来的人,好像也是要前往衡阳去的,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要上衡山派!”

    萧寒等人听了,不由顺着向旁边看过去,只见坐在他们里面靠着东面的一处桌子旁正坐着几名汉子,长得高大魁梧,都是穿普通行走江湖衣衫,一举一动间手也显得有些矫健,一看便也知道像是学武之人,萧寒虽然和对方素不相识,但是知道对方也是出学武,不由心中好奇一些就多看了几眼。

    这时,坐在那里的一名穿浅蓝衫汉子,也正好眼睛瞅见了坐在那里的萧寒几个人,见到一个二十岁左右模样的蓝衣青年坐在那里,正自看向这里,不由心中有些不耐烦,随后大声叫道:“看你的看,老子的脸上有什么东西么,也叫你这么看!”说话有些粗鲁,一看就是火爆脾气的人。

    陆青坐在萧寒边,本来只是微微有些好奇瞧瞧,却听到坐在那边的大汉突然对他们口出脏话,不眉头微微的一皱,立即就要站起来发难质问对方。

    萧寒却目光一冷,面色没有丝毫波动,轻轻伸手阻住了她,“寒哥,这人真可恶,咱们在这里又没有惹他们,为何要开口骂咱们?”陆青有些气愤愤的道,眼睛怒视着对方,萧寒不愿多计较,强自压下心头怒火,缓缓说道:“算了,青妹,不理他们就是!”

    陆青听了,却又怒目注视了那对面汉子一下,轻哼的一声坐了下来。

    月关儿见了,坐在那儿不也有些好奇,注视向那边。

    那名先前开口对萧寒出言不逊的汉子眼睛一动,仔细看看此时正坐在萧寒旁的陆青和月关儿,对旁的人笑着说道:“大哥,你看那小子旁边坐着的那两个年轻女子,倒是长得不错!尤其是那个坐在左边的穿着月白色衣服的小娘子,那脸蛋长得更是可人,啧啧,真是不错!”

    月关儿眼睛眨了眨,一时不明白对方说话指的是谁,猛一醒悟才知道原来那个汉子是在说自己,顿时脸上一阵红色羞晕,不敢再抬眼向对面看去,却显得更加惹人柔美,那汉子见了脸上更是带着吃惊,缓缓的说道:“啧啧,那个小娘子真是越看越顺眼,实在是太俊俏惹人了!”

    萧寒听到那人口中有奚落月关儿的口气,话语有些肆无忌惮,眼睛又是动了下,视向对方,露出一丝冷气。

    “放你的狗,我们在这里好端端的坐着,你干嘛要刚才出口骂我们?”清脆悦耳又有些柔的说话,正是陆青的声音,她站起怒视那人,“看我们好欺负是么,姑娘非得待会儿给你点颜色瞧瞧!”说着,就要拿起自己背上所背的银匣,取出竖弓!

    原来是她却再也忍耐不住了,大声开口说话,就要张弓搭箭给对方点厉害。

    那汉子听了陆青的话,也不着恼,反而嘿嘿的一笑说道:“我刚才开口骂的是那个不长眼的东西,干你们两个女子什么事?”

    “老三,住口!少惹嘴皮子祸,引得不必要的路上麻烦!”这时,他旁坐着的一个人,突然开口说话阻止他说下去。只见那人也是着蓝衫,生得五官端正,年龄约有不到四十岁带着一股爽朗干练的劲头,一看就是个常走于江湖外面的人,似乎是他们这几个人中领头大哥。

    先前那汉子听了他的话以后停下口中的话,于是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可是已经晚了,萧寒脸色仍旧很平静,不过他转过头,那双清澈眼睛瞟了那汉子一眼,黑色的短发下眸子淡然平静中,却有一股淡淡的锋锐隐含在里面,直向对方的眼眸中。

    “你才是不长眼的狗东西,竟然骂寒哥!”陆青听了更是气愤,“青妹,不要跟他说那么多!”萧寒伸出手阻止住了陆青,眼睛又望了坐在那里的汉子一眼,缓缓开口问道:“这位兄台,不知道在下刚才如何得罪了你,一而再的口出脏话,可否先说个理由,否则待会儿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以他这种平静的话,已是很忍耐了!

    那汉子本来被喝止就不敢再说什么了,但是见到这时萧寒亲自开口问自己,眼中明显不带善意,自然也不会轻易服软,脸上依旧是一副漫不在意的神,缓缓的说道:“谁现在再看老子,老子骂的就是谁!”

    他话音刚落,只听得“碰”的一声,一支短箭嗖地,已经带着劲风直接牢牢的插在了他们那几个人吃饭的桌子上,短箭来势甚急,却准确无误的中桌子正中茶壶的壶嘴之上,没有一丝误差,钉在那里短箭尾巴兀自摇晃不已,显得劲道也不弱。

    这一下出手不是萧寒,却是陆青,陆青心中恼怒这人一再对萧寒口出不逊,如何还能忍耐的住,立即拿出竖弓,一箭已经到了他们的桌子上示威!若是瞄准那个汉子,他现在哪里还有命在?

    坐在那里的其余几人,也没有料到陆青的术居然这般迅速准确,心中也都是微微的一惊。

    坐在那里的那名中年汉子注目瞧去,又见到陆青一淡青色衣装,面容生的柔美丽,年龄最多也不过十六七岁,想不到竟然负不俗的武功手,心下倒是有些感到意外。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前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